Saturday, August 19, 2017
   
字型大小
Share this

正輝

朋友啊!你還在四處奔波嗎?為著家庭、為著事業,就像著蠟燭雙頭燒。

你曾怨歎,我這一生為啥歹命,早上日頭還未光就出門打拚,交際應酬為業績,茫茫深更未回厝,想要永遠比需要卡多。

朋友啊!人生海海,你咁知道,你要去何處?忙碌的身體裏有一個不為所動的心,還有一個穿越時空、今生來世跟著你到處忙碌又啞巴的心!你咁認識麼?

人生短短,黑白無常天天來報到,記得疼惜咱自己,4-25相招大家作夥來高雄巨蛋,瞭解人生大代誌,給自己在不安定的時代裏帶來新希望!

這是佛教正覺教育基金會為【穿越時空:超意識—4/25 高雄演講】所做的宣傳語,雖然現在 平實導師於高雄巨蛋的這場歷時五個多小時劃時代的闡述早已落下帷幕,而末學亦因為福德因緣不夠,沒能親歷現場恭聞,但是這件事情對於我的觸動卻是久久不曾停息……。

其實早在一月二十六日,末學就在《邁向正覺論壇》看到了吉祥菩薩貼文介紹425活動緣起以及相關的活動介紹,此間在網路上亦有很多師兄計畫著要去,但那時我並沒有生起也要去的動機;因為我覺得以我目前的經濟狀況不太現實,所以儘管有師兄一再相邀同往,我都拒絕了,而我們正覺學社的其他師兄,也都因為出自不同的考慮而無人決定要去。

時光悄悄流逝……大概在三月十日這一天的下午,通山的正泉師兄忽然給我發來一則消息,說是經過大陸同修的祈請,會裏已經同意改變原來425的安排,平實導師會在四月二十七日下午為大家親傳菩薩戒!與此同時,我們學社的正心師兄也將這個好消息帶給了大家,並相邀希望同往受戒。對於受菩薩戒,本來我們學社師兄是計畫在學完《優婆塞戒經講記》以後,再對《梵網經》十重、四十八輕戒等戒相有進一步的瞭解,才會考慮看看怎麼樣去受戒的;現在忽然將此計畫提前了半年左右,我真的有些措手不及;但考慮到這次因緣之殊勝,而且也尚有五十餘天的時間來準備,精進一些是應該可以準備好的;於是將此想法與我家同修溝通,沒想到同修百般不同意;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在三月十八日晚再次溝通無效後,我沖她發了很大的脾氣。當時我的心情無比複雜(寫到這裏,禁不住鼻子發酸……含淚續寫)我跪在客廳中佛菩薩像前,將菩薩戒本用嗚咽的聲音邊哭邊誦,驚得孩子跑出自己房間,為不知爸爸媽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不知所措;誦戒幾次,都因為我的泣不成聲而暫時中斷。同修可憐我,對我說:「你若實在想去,我也不攔你,但是我真的不支持你去!現在這個決定權給你,你自己看著辦吧,我能做到的就是不再攔著你!」我回答:「我必須去!明天早上我就坐火車到瀋陽去辦護照我戶口在瀋陽)。」

第二天,因為要趕火車,我很早就起來,並再次與同修溝通看她的意見,同修還是那個態度:「不支持,但是也不攔,自己決定。」說實話,現在同修雖然不攔著我了,可我辦護照得需要錢啊?不怕大家笑話,雖然僅需三百多塊錢,可當時她手裏僅有生活所需的一點點錢,還不知道是否能夠挺到我開工資,所以我也不敢開口向她要。於是我將由我管理的公款挪出四百元來,想等我開工資再補上,這樣我匆匆離家向火車站奔去。可是一路上我一直在做心理鬥爭:想著雖然她不攔我,但我這樣是不是太自私了?平實導師曾在《戒經講記》開示過:出家是大丈夫事,不該弄得家屬哭哭啼啼的!受戒也要先徵得眷屬的同意才好!於是幾次想掉頭往回走,可是我真的捨不得這個機會啊!學 導師的法有八年了,可是我連 平實導師長什麼樣子都還沒有看到過啊!這次去了不但會見到 平實導師,而且會聽到他老人家足足五個鐘頭的演講,而且還有得到上品的菩薩戒,而且……。所以我一定要去見 平實導師!我一定要受菩薩戒!(寫到這裏,眼淚不禁再次奪眶而出……我這樣的心情您能夠理解嗎?)於是我繼續往車站走,猶猶豫豫的排隊買完了票。在等待檢票的過程中,我想把我現在的複雜想法與正心師兄溝通,看看他是什麼意見;可是因為太早,師兄手機沒有開。沒有辦法,依賴不成,我也只能自己決斷了;經過反覆的思考,最後終於說服我自己還是放棄這個機會;因為我想到,受菩薩戒的目的是為了利益眾生,可是現在我卻是與自己因緣最近的同修法眷在結惡緣啊!而我這次挪用了公款又在犯盜!這根本就是違背了菩薩戒的精神,我這樣不配做菩薩戒子。而且現在我家同修不同意我去的理由,只是因為我們暫時沒錢;若是以後條件允許,那是沒問題的。而我自身是否因為做得不好,沒有感戒之德,或是前世也曾障礙過她,所以才會這樣?若因為我的自私而導致她退心,不再修學佛法,那我的過失可真太大了。

既然決定不去了,那我就得上班了(我想上車以後再向單位請假的,現在不用了),心不在焉的在單位呆沒多久,心中掛念正安、正蓮等幾位師兄今天辦護照不知順利否;於是電話溝通,得知大家正在辦理中;這下我又坐不住了,於是跑出來與師兄們匯合看看是怎樣的一個過程;因為假使我家同修同意,那麼在三月二十二日(週一)我去辦護照,還能有最後的一次機會!正與師兄們說我為何不去的原因時,哥哥打來電話,(我哥也是修學正法)問我是不是與我家同修因為去臺灣的事情鬧矛盾了,因為我同修將我的所作所為以及她的想法發資訊告訴我哥;哥哥感覺事態嚴重,故而過問一下,並將我同修給他發的資訊轉發過來給我看,勸我這次還是放棄吧!看過資訊後我再次堅定這次一定不去了,我要好好呵護我的同修菩薩,並打電話告知她我根本沒去瀋陽,是正常上班去了,現在正與師兄們在一起。

記得俗語有一句話說:「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因為當天晚上是我們每週共修的時間,所以我同修下午就回來的比較早,不免又談起這次的事情;沒想到我同修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她說她想明白了,不再障礙我,我可以輕鬆的去,而且開始計算到底實際需要多少費用的事情。我說:「我們兩個可以一塊去,或者妳去,我不去了,我真心支持妳去,我也是想通了的。」但是她說她這次一定不會去的,因為她覺得我才是最應該去的。如來藏的功德真是不可思議!

共修結束後,與師兄們談論起我們整個的事態經過,以及現在的決定與想法,大多數師兄都建議我放棄這個機會,因為感覺我同修的轉變並不是心得決定支持我去的,建議我最好是下一次再去,這次讓她去;不然就二個人都去,以免障道。

這樣事隔一天,在三月二十一日正心師兄打電話與我溝通,問我與同修現在都是什麼態度,我說還是上次的決定,是我去,她不去。師兄說他建議我們兩個都去,不然就是我同修去;她若是不去,建議我這次也不要去了;因為我和我家同修都是發願在此娑婆世界行菩薩道的,如果這次的矛盾不處理好,那未來世再相遇時,如何攜手共同護持正法呢?既對同修兩人都是遮障,也有違菩薩戒的實質精神,尤其我倆還是共同信受修學大乘了義法的同修菩薩眷屬。師兄又說:一會兒跟我家同修再溝通一下,如果我家同修還是堅持不去,那他就幫我做決定不要去了,問我答不答應?我考慮再三,最終還是含著淚同意了師兄的意見。等師兄將與我同修溝通後的情況與我轉達,並告訴我已經為我做了不去的決定時,那種感覺真的不好受啊!(正輝案:其實我同修當時是說同意我去的,是師兄觀察她的意根心裏真實想法並未真正想通,只是勉強隨順強迫自己而已,所以師兄忍痛作此決定,而他的痛心程度其實並不亞於我自己沒去上啊!因為在此之前他是一直都盼望我們能夠同行啊!)於此末學由衷感激正心師兄代我所作的決定,並當眾懺悔我往昔及今生對我家同修於身口意行所造的傷害之事,自責其心,永不復作!亦當眾發露懺悔末學往昔及今生有故犯殺生、偷盜、邪淫、妄語、酤酒、說四眾過、自讚毀他、故慳、故瞋、謗三寶之菩薩十重戒,自責其心,永不復作!願以此懺悔功德迴向給此次與末學一樣未能去受菩薩戒的家中同修與大陸一切同修,願大家在明年,乃至因緣成熟時能夠如願去受戒,皆得上品妙戒!

事實已成定局,正明師兄開導我說,我們這些去不了的師兄,應該懺悔自己往昔一定有做了不如法的事情,所以才遭此果報;並建議大家每天都懺悔和誦菩薩戒本,爭取能夠先感得下品戒。後來我與同修先商量好以後,又與我「正覺學社」無緣同去的師兄們溝通,大家在 平實導師傳戒的時間,在我家於佛前自誓受戒;師兄們表示同意,這樣大家便各自開始準備。而我與我家同修也開始每天持大悲咒懺悔,並誦菩薩戒本;並且兩人歡喜約定,爭取兩人明年 平實導師傳戒時,能夠同去受此無比殊勝的上品菩薩戒,永為菩薩道侶,互相提攜勸進,共同修學護持正法大城,令正法久住無憂!

經過這次的事情,對我和我同修的觸動都是非常之深,我能夠明顯感覺我同修已經在積極轉變之中,在驚喜的同時亦令我不得不再一次公開懺悔以前是太看輕了身邊的這位菩薩;末學自責其心,永不復作!並感謝佛菩薩加持,雖然最終我們只得感戒之善,但其實我們是撿到了一個大大的便宜!因為我們已經開始在用菩薩戒的精神實質來要求自己,用行動來莊嚴未來不久即將求受的勝妙千佛大戒!

菩薩於一切事之用心,理當惡事自向己,好事與他人;況乎攜手多年的同修眷屬,怎能忍心令她煩惱而獨自去求戒呢?又如何與這殊勝的上品菩薩戒的精神相符合呢?我如何去面見悲增菩薩的 導師慈父呢?這個經歷讓我對於自己又有了一次菩薩戒精神實質的、全新的洗禮,這種洗禮是從裏到外的,不是表面的那一種;我自己能夠明顯感受得到,我的精進心與菩薩性被激發了起來;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現在的心境與以前簡直是判若二人,不由讓我想起那一句:「還是舊時人,不是舊行履」,雖未同行,實已成就425之行也!

於此末學再次發願:弟子正輝發願盡未來際護持、弘揚大乘宗門了義正法。值此末法之際,弟子正輝發願世世以男子之身受生於人間不食肉的正法家庭,於摧邪顯正事業行之不倦,與諸同願同行諸同修菩薩共荷四擔,護持至月光菩薩出世,待燃盡 世尊最後一滴法蠟後,與月光菩薩眾等一起求生極樂世界。我願生生世世護持此願,祈求諸佛菩薩慈悲冥祐弟子圓滿此願。

南無本師 釋迦牟尼佛

南無 觀世音菩薩

南無 平實菩薩摩訶薩

南無正覺海會諸菩薩

正輝合十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結緣書城]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