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8, 2017
   
字型大小
Share this

第一目 「四依法」皆依實相心如來藏之體性而建立

佛法並非如外道法僅是一種想像出來的哲學思想或是理論,而是依真實心如來藏實證之真實可修、可證之法。如聖彌勒菩薩在《瑜伽師地論》卷七O中云:【復次有三種法:一、聞法,二、行法,三、究竟證法。又外道法是顛倒說,所有禁戒非可現見,依止邪願修梵行故,所有等至有熱惱、非究竟,不能趣究竟,不能出離故,共諸外道故,共諸異生故。諸佛正法與彼相違,是真善說是可現見,乃至智者自內所 證。】故 世尊說法四十餘年,無非是指月之指,欲諸佛子真能由聞、思、修、證而悟入佛道,而非僅是依文解義,故古德常云:「依經解義,三世佛怨;離經一字,即同魔說。

因為 佛所開示之二主要道中,解脫道是依蘊處界之無常、苦、空、無我而說,較容易經由現前觀察而瞭解,但是佛菩提道所依止之真實心微妙甚深,連二乘阿羅漢都無法知曉,何況是凡夫外道的喇嘛教宗徒。故 世尊於經中多處提及四依法,是欲修學大乘佛法者的重要依止,所言之依義、依智、依了義、依法,皆是依於第八識真實心之體性而說,已得自內證之菩薩聞之,皆能實際現前觀察與體驗,並非如同哲學一般只是思想;其餘學人未能證之,則只能落在情思意解上而各執己見、相互責難。如《大方等大集經》卷29中,世尊開示云:【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有四依法亦不可盡,何等為四?依義不依語、依智不依識、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依法不依人。

云何依義不依語?語者若入世法中而有所說,義者解出世法無文字相;語者若說布施調伏擁護,義者知施戒忍入於平等;語者稱說生死,義者知生死無性;語者說涅槃味,義者知涅槃無性;語者若說諸乘隨所安止,義者善知諸乘入一相智門;語者若說諸捨,義者三種清淨;語者說身口意受持淨戒功德威儀,義者了身口意皆無所作,而能護持一切淨戒;語者若說忍辱斷除恚怒貢高憍慢,義者了達諸法得無生忍;語者若說勤行一切善根,義者安住精進無有終始;語者若說諸禪解脫三昧三摩跋提,義者知滅盡定;語者悉能聞持一切文字智慧根本,義者知是慧義不可宣說;……語者稱說三寶無量功德,義者三寶功德離欲法性同無為相;語者說從發心至坐道場,修集莊嚴菩提功德;義者以一念慧覺一切法。舍利弗!舉要言之,能說八萬四千法聚是名為語,知諸文字不可宣說是名為義。

云何依智不依於識?識者四識住處,何等四?色識住 處、受想行識住處;智者解了四識性無所住。識者若識地大水火風大,智者識住四大法性無別;識者眼識色住,耳鼻舌身意識法住;智者內性寂滅外無所行,了知諸法無有憶想。識者專取所緣思惟分別;智者心無所緣不取相貌,於諸法中無所悕求。識者行有為法;智者知無為法識無所行,無為法性無有識知。識者生住滅相,智者無生住滅相。舍利弗!是名依智不依於識。

云何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不了義經者分別修道,了義經者不分別果;……不了義經者說生死苦惱,了義經者生死涅槃一相無二;不了義經者讚說種種莊嚴文字,了義經者說甚深經難持難了;……不了義經者若說我人眾生壽命養育士夫作者受者,種種文辭,諸法無有施者受者,而為他說有施有受;了義經者說空無相無願無作無生,無有我人眾生壽命養育士夫作者受者,常說無量 諸解脫門。是名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

云何依法不依於人?人者攝取人見作者受者,法者解無人見作者受者;人者,凡夫善人、信行人、法行人、八人、須陀洹人、斯陀含人、阿那含人、阿羅漢人、辟支佛人、菩薩人,一人出世多所利益多人受樂,憐愍世間生大悲心,於人天中多所餘潤,所謂佛世尊,如是等名佛依世諦為化眾生故作是說,若有攝取如是見者,是謂依人。如來為化攝人見者故,說依法不依於人,是法性者,不變、不易、無作、非作、無住、不住、一切平等,等亦平等,不平等者亦復平等,無思無緣得正決定,於一切法無別無異,性相無礙猶如虛空,是名法性。若有依止是法性者,終不復離一相之法,入是門者觀一切法同一法性,是故說言依一切法不依於人。舍利弗!是名菩薩摩訶薩四依無盡。

上述經文處處皆已證實,是依第八識真實心之體性而說四依法,其義理及辨正將自下章起細說。但執著惡取空、無因論的藏傳佛教應成派中觀外道,對大乘經義聞之不解,卻大言不慚自謂懂得佛法;依於文字而自創與佛法無關的法義內容,反指責真見道之菩薩不懂佛法,顛倒若此,果真是末法時代也!

第二目 唯有證悟的菩薩能真依「四依法」——只能以意識思惟的佛教學者絕無法真正依止

依《大方等大集經》中所說之「義者,解出世法無文字相;義者,知涅槃無性;義者,善知諸乘入一相智門;義者,了達諸法得無生忍。知諸文字不可宣說,是名為義;智者,內性寂滅外無所行,了知諸法無有憶想。智者,心無所緣,不取相貌,於諸法中無所悕求;智者,知無為法,識無所行,無為法性無有識知。智者,無生住滅相。」等等,無不是在形容第八識實相心之體性,但以其體性甚深微妙,尚未實際證悟、未具般若智之凡愚眾生,乃至於能出三界之聲聞大阿羅漢,亦皆無法了知其真實義,唯有實證如來藏心之菩薩方能證知。

如般若系經典之《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一:【佛告舍利弗:「於汝意云何?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一日修智慧,心念我行道慧益一切眾生,當以一切種智知一切法,度一切眾生。諸聲聞辟支佛智慧,為有是事不?」舍利弗言:「不也,世尊!」「舍利弗!於汝意云何?諸聲聞辟支佛頗有是念:我等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度一切眾生、令得無餘涅槃不?」舍利弗言:「不也,世尊!」佛告舍利弗:「以是因緣故,當知諸聲聞、辟支佛智慧,欲比菩薩摩訶薩智慧,百分不及一,千分百千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聲聞、辟支佛之智慧,尚且完全無法與菩薩摩訶薩相提並論,於初證悟如來藏之七住賢位菩薩前亦開不得口,何況能在已經通達之入地菩薩面前開口說法?由聲聞、緣覺對於法界實相盲無所知,故大乘法中名之為愚人,何況尚未證得二乘見道之世間凡夫如多識仁波切藏傳佛教諸師,縱有世智辯聰、世間學位,即使能獲得世俗人之敬重,卻完全無法臆測聲聞見道斷我見之內涵,何況能臆測菩薩所證佛菩提道之內涵,皆因其未能證得實相心,未具般若智慧之故。

所以,多識仁波切於書中所舉之諸多所謂學者專家之言,因均未證悟實相心,只能如多識仁波切一般從世俗凡夫知見來臆想佛法內涵、評論佛法,根本不足為證,因為無論如何思惟言說,皆無法離開戲論的緣故;但因多識仁波切文中之胡言亂語、無根毀謗,將會遮障有緣人實證佛法,致使末學不得不加以辨正,藉此救護藏傳佛教諸多學人,乃至救護多識仁波切


1沈宗濂、柳陛祺著,柳曉青中譯《西藏與西藏人》第一版第一次,中國藏學出版社(北京),2006年7月,頁35。

2徐麗華著,《藏傳佛教探秘》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巴蜀書社(成都),2001年5月,頁 201~202。

3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著,陳琴富 中《譯,藏傳佛教世界-西藏佛教的哲學與實踐》初版八刷,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台北),2004年10月,頁110。

4達賴喇嘛著,《達賴生死書》第一版第五次印行,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台北),頁 157。

5杰瑞米.海華法蘭西斯可.瓦瑞拉編著,靳文穎譯,《揭開心智的奧秘》初版,眾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台北),1996.6.30,頁274。

6同上註,頁146~147。

7達賴喇嘛著,《達賴生死書》第一版第五次印行,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台北),頁157。

8《供養上師法—樂空雙運》再版,妙音佛學叢書(台北),2002年12月, 頁176。

9 杰瑞米.海華法蘭西斯可.瓦瑞拉 編著,靳文穎 譯,《揭開心智的奧秘》1996年6月初版,眾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頁 71-72。

10達賴喇嘛,《般若與佛道次第》,台北、福智之聲出版社,2005 年 6 月二 版,p.088。

11平實導師著,《狂密與真密》第一輯,初版六刷,正智出版社,p.199。

12平實導師著,《狂密與真密》第一輯,初版六刷,正智出版社,p.208~209。

13平實導師著,《狂密與真密》第一輯,初版六刷,正智出版社,p.201~202。

14平實導師《狂密與真密》第一輯,初版六刷,正智出版社,p.270。

15達賴喇嘛十四世著,黃啟霖 譯,《圓滿之愛》,80 年 9 月 1 日初版一刷,時報文化出版企業有限公司,頁 149。

16平實導師《宗通與說通》,初版十刷,正智出版社,2000 年 12 月,頁 203~205。

17這個順世外道,與藏傳佛教喇嘛教的宗旨完全符合,我們看《丁福保佛 學大辭典》的解釋條:【(流派)順世者,梵名路伽耶 Loka^yata,Ca^ka。 是教祖也。出生年代雖不明,然較釋迦出世似少在前。其主張以否定聖教,拒絕道德徒,滿肉體之欲望為目的,唱極端之物質的快樂主義,故稱為順世外道。】藏傳佛教喇嘛教亦是如此,喇嘛活佛們為了極端滿足「無上瑜伽第四喜」肉體淫樂慾望,以此「滿肉體之欲望為目的」而勤修雙身法,此乃標準順世外道也。

18平實導師,《宗通與說通》,正智出版社(台北),2000 年 12 月,初版一 刷,頁 293-294。

19《大正藏》冊二,《央掘魔羅經》卷二,頁527,中16~下15。

20平實導師著,《狂密與真密》第一輯,初版六刷,正智出版社,p.64~65。

21本書已全文上網,提供學人免費線上瀏覽,請讀者至下列網址閱讀或下載:http://www.a202.idv.tw/a202-big5/BOOK2012/BOOK2012.HTM

22平實導師著,《正法眼藏-護法集,》正覺同修會,1996年10月,初版頁頁428-429。

23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陳琴富譯《藏傳佛教世界》1997年8月,立緒文化,p.201。

24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陳琴富譯《藏傳佛教世界》1997年8月,立緒文化,p.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