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6, 2018
   
字型大小
Share this

—楊壯遠—

非常莊嚴、讓人非常喜愛的 釋迦牟尼佛!佛龕裡所供奉的,中間是白色玉石雕琢而成的 世尊法像,左右兩旁則分別是 玄奘菩薩以及 觀世音菩薩的木刻法像,背後牆面上則是書寫了眾人熟悉的心經,屋內的左右兩邊的壁上也掛了數幅字畫;整個講堂讓人覺得非常的潔淨肅穆。在二○○三年四月的星期三晚上,我懷著有點忐忑的心情,第一次踏進了正覺講堂。

記得從很小的時候,心中就常懷著生死的疑惑;年紀漸長之後,對於神仙、靈修奇異之事總是非常的感興趣。一九九二年年初,十九歲的時候,經歷了第一場人生無常的衝擊;在某一天的早上,祖母以八十年走完了一生。從小就和她老人家同住在一起;大約在她最後三年的時候,由於一次的意外跌跤,她因此到終了只能或坐或臥在床上。對於那一段日子,到現在印象還是很深刻;在每次的上學日清晨,還不到六點的時候,我就要趕著出門搭通勤列車;而每次要出門的時候,我一定都會經過她臥榻的地方。就在她在世的最後一天的早上,我和往常一樣經過了房前,習慣性的往裡頭望了過去,發現她還在睡覺,但被子卻稍微被推開了些;於是我爬上了床,匆匆幫她把被子拉上之後就趕著搭火車去了。然而,晚上回到家之後才知道,其實在我幫她蓋被子的時候,她才剛離開世間不久。

頭七、出殯、七七,百日之後的某一日,家裡剛忙完了祖母的身後事;我靜靜望著原本她老人家睡覺的地方,心裡頓覺不勝唏噓。空盪盪的一片;原本在那裡的床已經被拆掉了,而熟悉的身影也突然不見了。雖然告別式上有很多人陪著一起送行,但終究這最後的一段路,她還是只能自己一個人走。而人走了之後,無論生前是貧或是富,無論是苦或是樂,這一世的一切彷彿是一道輕煙,飄向青天之後消逝無蹤;留在親朋好友記憶裡的,也像是平靜湖面上最後一道泛起的漣漪,很快的消失在遠方的水面上。

同年三月的某一日,也是祖母身後事剛忙完沒多久,突然有人在外面的門上塞了一本小冊子,我好奇的拿過來看;「即刻開悟」,封面上這四個大大的字勾起了我濃厚的興趣。從小時候懂事以來,自己一直都相信有鬼神的存在;信仰上是跟著父母一起崇拜佛教和道教的佛菩薩與諸神祇。對於「開悟」的認知,只有很模糊的認為它是修行的一個重要目標或者關卡;對於佛教的實質內涵則更是從未接觸過。雖然如此,心中卻存在著不知從何而來的認知:佛法是所有修行法門中境界最高的,其他所有的宗教都比不上佛教

《即刻開悟》那一本小冊子,是「清海無上師」所帶領的靈修團體所印行的刊物,主要目的是在宣揚「觀音法門」的修行方法:以觀看內在的光以及聆聽內在的聲音境界作為開悟的標的、修行層次高低的判斷依據。雖然這和以非有非無、離六塵境界相的如來藏作為標的之真正開悟,以及以覺悟實相智慧的深廣作為修行高低的真正判斷依據是完全的不相同;然而,由於當時正確的學佛修行知見非常的貧乏,只覺得這個「開悟」名字非常的吸引人,因此一頭就栽進了所謂的「觀音法門」。

那本小冊子當中有寫到,修學「觀音法門」的必要條件為守五戒,而且一定要吃全素,連蛋都不能吃;由於當時求法心切,所以幾天之後,尚未入門開始學法就毅然決然的吃起了全素;剛開始的時候只有稍微的不適應,作夢的時候會想要吃香腸;但是一週之後,吃肉的欲望就完全沒有了。父母一開始對於我的這個決定不認同,由於深怕有一天我會出家,因此反彈非常的激烈;但是我的心意非常的堅決,而後來也經過了溝通,瞭解了我並不會出家;在過了一段時日之後,漸漸的就不再反對了。雖然至今家裡仍然只有我一個人吃素,然而這十七年多來,要是家裡有開伙,母親一定會為我準備兼顧營養與美味的素食餐飲;這一點真是要非常感激她的疼愛與護持。

一九九二年七月,正式入門開始修學「觀音法門」。在一開始的「印心」傳法的時候,就體驗到了看到內在的光,聽到了內在的聲音;往後的日子之中,也看到了、聽到了許多的境界相;然而,這些和佛法中的智慧一點都扯不上關係,心中對於生死問題的煩惱仍然未解。同時,在修學的過程之中,也常常覺得應該還有更深的法,不單只有這些境界而已;因此一直非常的期待,希望清海師父在講經的時候會透露一些更勝妙的法。

在修學「觀音法門」的期間,除了在家用功努力看光聽聲音之外,對於道場的許多義工事務也是積極的參與。一直以來深植在心中的一個理所當然的觀念:修行除了自修之外,更要積極的護持道場、護持這個法。因此,從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六年的大學生涯期間,生活的重心,除了課業之外,其他的就是道業;學校的各種社團活動也因此無心參與,和一般的大學生生活迥然不同。

大學畢業之後,緊接著就是入伍服兵役。大約兩年的當兵時間,生活上雖然非常的辛苦不方便,但依然堅持不葷食。退伍之後,由於一直未能在這個修行法門上獲得更進一步的收穫(清海師父講經的時候,多數時間是在一般生活的話題上,對於真正如佛法上修行的實質內涵完全沒有提及),於是漸漸的對這個法門再也提不起興致;幾年之後在接觸到正覺的法之後,也就自然的離開了「觀音法門」的修行方式。

雖然「觀音法門」以看到內在的光、聽到內在的聲音作為開悟的標準,而自己也有這些境界的體驗,而且可以隨意控制看到或聽到自己想要的「高等境界」;然而很慶幸的,自始至終從未認為自己已經是開悟,也不敢妄言自己是證悟者。煩惱依舊,人生的迷惘仍然現前,毫無得到大智慧的喜悅與自信,如何能自欺欺人?

首次接觸正覺正法的因緣是大約在二○○二年的下半年,是透過我的太極拳老師的介紹。先是拿到了 平實導師的著作,而後大約過了半年之後就進入了正覺學法。早在一九九四年的時候,由於兩個人都是同在一個道場修學「觀音法門」,而他的太極拳功夫非常的厲害有名,加上自己一直也很想練武術防身健身;因此,經人介紹之後,就跟隨他學習武術功夫;過了一些日子之後,更正式拜師入門。在二○○二年的時候,太極拳老師早已先進入「正覺」學法一段時間。由於他向我們這些學功夫的弟子們,介紹讚歎這個法不錯;因此,當時自己雖然完全沒有正確的佛法知見,對於 平實導師的著作也只是覺得條理清楚,實際內涵一點都看不懂;但最後卻也是很期待歡喜的進入了「正覺同修會」。

早已冷卻許久的求法修道懇切之心,又再度被點燃了起來。來到「正覺講堂」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那一尊白色玉石雕琢而成的 世尊聖像,與一般佛像的法相很不同,我非常的喜歡。而隨著每週三晚上來到台北正覺講堂上課,經過親教師條理分明、次第深入的教授;自己佛法上的知見因此迅速開展,也越來越喜歡這個法。雖然自己家住苗栗,每次上課必須開車來回總共兩百多公里,上完課後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但從不覺得辛苦;而講堂的義工工作也是積極的參與。兩年半的禪淨班結束之後,順利參加了禪三,雖然第一次沒有過關,但緊接著在半年後的第二次禪三順利過關,獲得了 平實導師的印證。破參之後,智慧更是迅速的開展;自信之心自然升起,整個人生觀起了重大的改變;長久以來心中生死的疑惑、人生的迷茫,自此消逝不現。

回首這一路走過來的過程,深深感念佛菩薩冥冥之中的護持。一直有很深的感觸:其實早在呱呱落地的時候,佛菩薩的護念早已在身旁。從小到大、從入佛門前到入門後,其間經歷了許多的挫折、不如意與苦難,但總能在關鍵時刻得到慰藉、化險為夷。甚至能進入正覺、能破參,表面上看似是自己的努力、自己的用功,實際上絕大多數是靠著佛菩薩的加持、善知識的幫忙,否則自己何德何能可以闖過這些障礙、渡過這些難關而在最後能順利破參?

頂禮 本師釋迦牟尼佛

頂禮 十方一切諸佛

頂禮 十方一切諸菩薩

佛弟子正遠合十

二○○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子夜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結緣書城]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