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9,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學佛釋疑(三)第128集
由 正光老師開示:藏傳佛教是正統佛教嗎?(七)
學佛釋疑(三)影音連結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

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正覺同修會所推出一系列的電視弘法節目,這個節目名為《三乘菩提之學佛釋疑》,裡面有很多子題,今天所要講的子題是「藏傳佛教是正統佛教嗎?」

上一集已談到《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三句當中的第二句「悲為根本」。《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將真心加以物化、相化成曼荼羅,說那是真心的表徵,本身是不如法的。

接下來這三集談的是《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的三句當中的第三句「方便為究竟」。所謂的「方便」,就是密教行者所謂的三密:身密、語密、意密,此三密亦稱為三方便。如善無畏在《大日經疏》卷1說明:「行者以此三方便,自淨三業,即為如來三密之所加持,乃至能於此生滿足地波羅密,不復經歷劫數,備修諸對治行。」善無畏已經很清楚告訴大眾,如果密教行者透過三密的修行,未來必能獲得《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三密的加持,此生可以滿足地上菩薩的波羅蜜。由此可知,這三密也就是三方便,對密教行者很重要,那是成就地上菩薩乃至成就佛地功德的修行方法,離此三密,無法成就地上菩薩的功德,乃至佛地的功德。

這一集將談三密當中的身密,也就是密教把打手印當作是實相法。如善無畏在他的《大日經疏》卷14所說:「此中身密者,即是諸印,如四重大漫荼羅一一本尊各有密印。若觀此身印,即知此尊所表祕密之德,隨類上中下差別有無量種也。」善無畏已經很清楚表示,所謂的身密就是手結印契,密教行者如果能夠手結印契與諸佛菩薩相應,未來能夠成就種種悉地。在說明手印之前,應該事先說明密教在手印的一些基本施設以後,才知道手印的內容;如何打手印?以及如何與密教所謂的佛菩薩手印相應?限於時間的關係,僅說明密教手印的基本施設,知道這些人為施設後,再來看《大日經》卷4所說的手印以及《密續》所說的手印,都會很清楚了知而無所疑惑。

密教手印的基本施設有三種:手、掌、拳,那就是兩手、十二合掌、六拳。手的部分,密教行者稱左手為定手,右手為慧手。也就是將佛教所謂的定與慧這兩個名相套在兩手上,然後再將兩手的五指從小指往大拇指方向開始,將地、水、火、風、空五輪依序套入,也就是小指配地輪、無名指配水輪、中指配火輪、食指配風輪、拇指配空輪。所以當兩手攤開的時候,小指因為靠近地面分配地輪,大拇指靠近天分配空輪,地輪與空輪之間依序而分配之,所以無名指配水輪,中指配火輪,食指配風輪;左手之定手既如是,右手之慧手亦復如是。乃至密教行者,將五輪配五種顏色,譬如地是黃色,地輪配黃色;水是白的,水輪配白色;火是紅的,火輪配紅色;風輪有黑風之稱,風輪配黑色;虛空是藍色,空輪配青色。

掌的部分有堅實合掌、虛心合掌、未敷蓮合掌、初割蓮合掌……等十二種。

拳的部分有蓮花拳、金剛拳……等六種。由於密教的手、掌、拳非常複雜,限於時間的關係,無法一一詳細說明,僅介紹兩種手印。

譬如毘盧遮那佛在《大日經》卷4所說的:「大慧刀印如下,復舒定慧二手,作歸命合掌,風輪相捻,以二空輪加於上,形如朅伽。」也就是將左手之定手,右手之慧手,作合十歸命掌;然後二手的食指折曲,兩指甲相碰觸,再以兩拇指傾壓兩食指端,它的形狀好像是一把劍的樣子,也就是說,《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的朅伽。

又譬如毘盧遮那佛在《大日經》卷4所說的:「法螺印如下:復以定慧二手,作虛心合掌,屈二風輪,以二空輪絞之,形如商佉。」也就是將左手之定手,右手之慧手,作虛心虛掌,兩手中間呈中空狀;然後屈二手的食指繞置於二手的大拇指上,它的形狀像法螺的樣子,所以法螺印又名商佉印。然而密教創造出這麼多的手印,到底有何意義所在?也是大眾所要探討及了知的部分。

一者、在佛世,釋迦世尊不注重打手印,而是重視三乘菩提的追求,尤其是佛菩提,這也是 佛以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的最主要原因。經文如下:「舍利弗!云何名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諸佛世尊,欲令眾生開佛知見,使得清淨故出現於世;欲示眾生佛之知見故,出現於世;欲令眾生悟佛知見故,出現於世;欲令眾生入佛知見道故,出現於世。舍利弗!是為諸佛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妙法蓮華經》卷1)所以說,釋迦世尊為眾生宣說三乘菩提,就是開、示、悟、入佛的知見,要讓眾生成就三乘菩提,尤其是佛菩提。不會如《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要如何打手印才能成就密教所謂的佛道」。

二者、打手印必須經過一段時間與空間的過程,是為行陰所攝;尤其是打手印是為色陰所屬的行陰部分,都已經落入虛妄不實的五陰中,怎麼會是《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的實相法呢?既然《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已經落入生滅不已的行陰中,煩惱尚且一絲一毫未斷,又怎麼可能謊稱打手印能夠斷俱生身見、證涅槃、清淨自心、圓滿十地乃至成佛呢?

譬如《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在卷4說,打手印能夠斷俱生身見如下,頌曰:「此大慧刀印,一切佛所說,能斷於諸見 謂俱生身見。」《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妄說打大慧刀印能夠斷俱生身見。然而斷俱生身見,要觀察這個色身我乃是四大極微所成,本是有生之法,未來一定要壞滅,所以是生滅不已的法,而且是虛妄不實的法。行者透過意識如實詳細觀察後,確定它真實虛妄,意根也接受這樣的看法,因而斷了俱生身見,不再將色身當作是真實我;乃至斷了戒禁取見、疑見,成為聲聞初果人。所以說要斷俱生身見,要從色身虛妄下手,而不是如《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妄說打大慧刀印,就能夠斷俱生身見;因為打手印仍然不離行陰,俱生身見分明未斷故。由於《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妄說打大慧刀印可以斷俱生身見,乃是不如實語,讓眾生很容易造下大妄語業,而與三乘菩提越走越遠了。

又譬如《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在卷4妄說打手印能夠證涅槃如下,頌曰:「此名為勝願,吉祥法螺印,諸佛世之師,菩薩救世者,皆說無垢法,至寂靜涅槃。」《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妄說:「打商佉印也就是法螺印,未來能夠證涅槃」。然而能夠證涅槃,乃是行者具足定力、慧力、福德三資糧後,於參禪時一念慧相應找到一切有情的真心,因而有了三德來莊嚴其身。哪三德?就是法身德、般若德、解脫德。

所謂的法身德,就是指菩薩透過參禪的方式,找到從本以來不生不滅的真心如來藏之所在,祂有真如性──真實性與如如性,可以為參禪者分明覷見。

所謂的真實性,就是指真心從本以來就在,不是不存在,不是如常見外道、邪淫外道所說的:意識心是常住法;也不是如斷見外道所說:沒有一切有情真心如來藏存在;更不是如虛空外道所說:真心在虛空。這個真心在一切有情身中,祂無形無相、附物顯理,為參禪者發現祂真實存在。

所謂的如如性,是指真心如來藏對六塵不動,不論是悲歡離合、貪染喜厭等等,祂都不動於心,離種種覺觀;能為參禪者現前觀察,祂從本以來就如如不動。不是如常見外道、邪淫外道所說:要將意識心處於一念不生、不起心動念而說祂如如不動;也不是如斷見外道所說:一切都是緣起性空、一切都是性空唯名;更不是如虛空外道所說,祂在虛空而如如不動。

由於參禪者如實親證,一切有情身中的真心如來藏,因而發起了法身德,可以印證十方佛菩薩開示,一切眾生悉有佛性。

所謂的般若德,就是找到真心如來藏所發起的智慧功德。這樣的智慧,連二乘的阿羅漢都無法思議及想像,更何況是凡夫所能了知。為什麼?因為阿羅漢僅能現觀蘊處界虛妄,不能現觀能生蘊處界背後的真心如來藏,也無法發現能生蘊處界的真心如來藏,與蘊處界同時同處配合運作。由於二乘人僅能現觀蘊處界虛妄,不能現觀真心如來藏真實存在,其智慧怎麼有可能與雙照蘊處界及真心如來藏同時存在、同時運作的菩薩相比呢?既然二乘人都無法思議菩薩智慧,更不用說連二乘人的智慧都不如的凡夫們,又如何能夠了知菩薩不可思議的智慧境界呢?

所謂的解脫德,就是解脫於三界生死的功德。阿羅漢能夠斷盡三界煩惱現行,而入無餘涅槃,解脫於三界生死。可是菩薩不僅能斷盡三界生死,而且還斷盡阿羅漢所不能斷除的煩惱習氣種子隨眠,以及斷盡阿羅漢所不能斷除的所知障;不僅真正解脫於三界,而且還能證二乘人所不能證的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無住處涅槃。由此可知,菩薩有三德,二乘有一德;解脫德是三乘共道,法身德與般若德不共二乘。

然而《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妄說打手印能證涅槃,表示他連我見也未斷,更不說能證得三德當中任何一德了。既然自己不知又不證,又如何冀望教導他人而知而證涅槃呢?由此可知,《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的是顢頇語,以此來誤導眾生,相將入火坑也。如果《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真的知道打手印能證涅槃,為什麼在《大日經》所說的菩提心,也就是識大,會落在常見外道所說──能觀的意識心呢?乃至將真心加以物化、相化成曼荼羅,而說此曼荼羅就是實相法。既然落入常見外道中,以及將真心加以物化、相化成曼荼羅,於其後而說打手印能夠讓行者證涅槃,又有何真實可言呢?所以說,《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妄說打手印能讓人證涅槃、圓滿十地乃至成佛,實不可取。

然而密教打手印的內涵,已經充斥了整個佛教內,只是佛弟子不知道這是密教的手印而已,將這些手印視為佛菩薩的手印繼續在佛門使用,在此不忍心眾生被誤導,因此有義務將此事加以陳述,以免密教行者用來誤導善良而且無辜的佛弟子們。

譬如大日如來專有的手印,密教行者稱之為智拳印。說明如下:兩隻手,不論是左手或右手,一隻手握拳,另一隻手的食指從握拳的這隻手下方插入,這樣的手印就是大日如來的智拳印,它代表男女雙身成就的意思。為什麼?當你將兩手分開時,拳頭的部分代表0號,食指的部分代表1號,這代表1號的男性性器官插入0號的女性性器官裡,也就是男女雙身成就的意思。像這樣的手印所代表的意思,又有哪些人知道呢?唯有密教行者,以及知道這些手印真實內涵的人而已,其他的人不知道。請問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當你知道大日如來智拳印的真實內涵時,你會怎麼想呢?你一定會覺得很不清淨,不是嗎?

又譬如密教另外一個手印也混入佛門裡,這個手印也是佛教徒常用的手印,那就是問訊。當行者雙手合十彎腰後,原有的合掌的手印,在腹部變成密教所謂的毘盧印,也就是密教行者所稱呼的毘盧遮那佛入定的手印,那就是右手在左手之上,屈二手的空輪風輪,也就是屈二手的拇指食指,其四指的指尖相接觸呈中空狀,有相當幅度的向上翹起,起身後,以此手印在眉間接觸,再於胸前恢復雙手合掌的相貌。這個毘盧印所打的相貌,如果你仔細瞧的話,會發現那很像女性的性器官,不是嗎?身為佛弟子們,敢在佛菩薩像前打這樣的手印嗎?顯然不敢嘛!因為身為真正的佛弟子們,不敢在佛菩薩面前打這樣的手印;唯有密教行者,認為那是清淨的手印,因為他們的法義、手印等,本來就是以男女交合為基礎所發展出來的,叫他們不打男女雙身的手印,那才怪呢!

在此呼籲佛弟子們,不應該再使用密教不清淨的手印,更不應該在佛菩薩像前打不清淨的手印,以免褻瀆佛菩薩,非但沒有增福反而獲罪,何其冤枉哉!若以修學佛法及修集福德於先,卻獲罪於後,豈不是很悲哀?

既然不打這樣的手印,應該改打法界定印,也就是面對佛菩薩像雙手合掌,彎腰兩手成法界定印,右手的慧手在左手的定手之上二空輪的拇指相接觸,此手印即是佛陀入禪定所結的手印,有時又稱為彌陀印;起身後,雙手合掌立在眉間,再將雙手合掌放在胸前。像這樣的手印,沒有任何不清淨的意思,是為光明清淨的手印,也是正覺同修會所使用的手印。也希望佛弟子們,改用清淨光明的手印,千萬不要再使用密教不清淨、不光明的手印,以免未增福於先,卻獲罪於後,何其冤枉哉!

最後作個結論,《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妄說打手印能除罪、證涅槃、清淨自心、圓滿十地波羅蜜乃至成佛的說法,是為不如實語。因為打手印之身密,都已經落在行陰當中,屬於色陰當中的行陰,俱生的我見身見尚且不能斷,更何況能除罪、證涅槃、清淨自心、圓滿十地乃至成佛呢?所以說,《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的乃是不誠實語,誤導眾生非常嚴重!有智慧的佛弟子們,千萬不要再被《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美麗的謊言所矇騙,以免與密教行者共同造下破佛正法的共業,那可就不好了。既然藏傳佛教傳承於《大日經》毘盧遮那佛打手印的方法,可以證明藏傳佛教根本不是正統的佛教

說到這裡,時間剛好到了,今天就講到這裡,敬請各位菩薩下次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學佛釋疑(三)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