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7,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學佛釋疑(三)第130集
由 正光老師開示:藏傳佛教是正統佛教嗎?(九)
學佛釋疑(三)影音連結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

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正覺同修會所推出一系列的電視弘法節目,這個節目名為《三乘菩提之學佛釋疑》。裡面有很多子題,今天所要講的子題是:「藏傳佛教是正統佛教嗎?」

上一集已談到三密當中的「語密」,這一集將談三密當中的「意密」,也就是密教行者所謂的心作觀想,並將觀想所成的虛妄法當作是實相法,成為以幻修幻、把幻當真的最佳寫照。意密在密教修行的方法中佔有非常重的分量,不僅真言密教將意密納入身密與語密中,成為三密當中的一密,使得三密得以鼎足而立,因此密教行者稱此三密為三平等;而且也影響瑜伽密教金剛乘偏重於意密,乃至影響無上瑜伽密教拋棄了事部、行部、瑜伽部儀軌,完全著重於意密的修行,專顯內瑜伽最勝三摩地,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法可以超過它了。不僅如此,密教後來還吸收印度教的一些想法,譬如:拙火瑜伽、脈氣明點、性力解脫等,與意密相結合來成就無上瑜伽密教,於男女交合性高潮當中所產生的快樂覺受,並觀之無形無相而成就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報身佛境界。

又《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的意密觀想當中,曾提到兩個重點,那就是月輪觀、本尊瑜伽。而本尊瑜伽是心月輪觀想當中的一種,只是它比較複雜;在很單純的心月輪觀想當中再加上了蓮花、種子字的觀想,然後密教行者由月輪觀、本尊瑜伽而衍生出更複雜的觀想。譬如:種子字觀想、五字嚴身觀,乃至作為無上瑜伽密教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前方便。限於時間的關係,無法一一詳細說明,僅對密教觀想最基本的月輪觀來探討,就可以了知《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心作觀想的意密是實相法」到底如不如法了。

在密教行者觀念裡,月輪代表一切有情清淨的菩提心,所以透過月輪的觀想成就,可以證得一切有情清淨的菩提心。又月輪觀可分為兩種:一、是簡單的月輪觀,僅觀想心月而已。二、是比較複雜的月輪觀,也就是將月輪、蓮花、阿字種子字併在一起的觀想。前者的月輪觀,僅觀想月輪猶如明月而已,不僅簡單而且單純;後者的月輪觀比較複雜,是密教行者先觀想最簡單的月輪觀成就後,再觀想蓮華,其中蓮華、月輪都代表佛菩薩菩提心,最後再進行阿字種子字,或者佛菩薩本尊的觀想。在密教行者心裡,阿字是菩提心的種子,也是密教行者所要觀想的佛菩薩本尊,更代表佛菩薩本有的菩提心。如果觀想比較複雜的月輪觀成就,代表密教行者已經證得一切有情的真心,已證得佛菩薩本有的菩提心。所以說,月輪觀不論是簡單的月輪觀,或者比較複雜的月輪觀,都代表密教行者將無形無相的空性心轉化成有形有相的月輪。當月輪觀想成就,就已經是證得佛菩薩菩提心,這時候密教行者還要入我、我入才能成佛。所謂「入我」:就是觀想月輪,或佛菩薩本尊入我身。「我入」:就是觀想月輪,或佛菩薩本尊入我身以後,密教行者以這樣的狀態如是安住不動,而且還要觀想得非常清楚明顯,如果不是觀想很清楚明顯,未來無法成就密教所謂的佛身。這時密教行者還要繼續加強觀想,讓此觀想能夠非常清楚明顯;如果密教行者能夠這樣清楚明顯地觀想而安住,不再生起自己是凡夫眾生的下劣心想,應該堅決地、明顯地生起佛慢;認為自己就是佛,而以佛自居,能夠這樣,就是《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不僅已證得一切有情的菩提心,而且也成佛了。

又譬如:密教行者將一個阿字的觀想加以複雜化,觀想成五個字—阿、縛、羅、賀、佉—成為密教行者所說的五字嚴身觀,或者將諸種子字分布於全身而作觀想,因而成就《大日經》在卷5〈布字品〉第十七所說的觀想。《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也會說,密教行者不僅已證得一切有情的菩提心,而且也成佛了。由上面分析可知,月輪觀是密教所有觀想的基礎。瞭解月輪觀的內涵後,就能夠了知月輪觀在密教行者修行的方法中,佔有相當的分量,因為它能由此衍生出很多的法出現。譬如:衍生出本尊瑜伽、種子字觀想、五字嚴身觀,以及成就《大日經》卷5所說的〈布字品〉第十七的觀想等等。然而對真言密教行者而言,成就這些觀想之後那已經是佛了,密教行者應該明顯而堅決地生起佛慢想,幻想自己就是三身圓滿的大日如來;其中觀想出來的如來就是化身,能觀想自己成為如來的心就是法身,父母所生的生身就是報身。

然而對無上瑜伽密教而言則不如是,那還不是究竟佛,認為前面所作的種種觀想等等,那只是密法當中的生起次第而已,並未圓滿而且究竟,還有圓滿次第要成就;所以無上瑜伽密教行者,以觀想的生起次第為基礎下把它複雜化,透過脈、氣、明點、寶瓶氣、九節佛風之拙火瑜伽等,那洛六法的修練以及最後進行男女雙身法的圓滿次第。譬如:二灌的密灌、三灌的慧灌,才能成就無上瑜伽密教所說的三身圓滿的報身佛境界。又密教行者如果將月輪觀—不論是簡單的月輪觀,或者比較複雜的月輪觀—而觀想成就,就會成就密教所說的月輪三昧,解脫一切蓋障三昧成為初地菩薩了。如《大日經》的翻譯者善無畏,在他所著的《無畏三藏禪要》曾說:「作是觀已,即便證得解脫一切蓋障三昧,得此三昧者,名為地前三賢,依此漸進遍周法界者,如經所說名為初地。」(《無畏三藏禪要》)善無畏已經很清楚表示:密教行者如果能夠成就月輪觀,也就是證得月輪三昧、解脫一切蓋障三昧,成為密教所謂的初地菩薩了。

然而有智慧的佛弟子們一定很清楚知道,修月輪觀乃是修定法門,不是修慧法門,而且與證初地無關。為什麼?一者、修月輪觀乃是將心緣於一境,而這一境就是行者所觀想的月輪,還要觀想非常清楚明白,表示密教行者將意識心專心一意,處於所觀想的月輪上非常湛然,這樣的法門終究是修定法門,而不是修慧法門。所以有一位學者針對這樣的法門說得非常好:「身、口、意三密的修持,特別觀想的修持,是為了入定,梵語稱為三摩地,又稱三昧、三昧地。入定是密法修持的最高法門和最高境界。密宗一切法的目的就是為了入定。」(《密宗密法》新智出版社,頁20)在佛世有很多外道具有四禪八定,自稱是阿羅漢,佛終不說這些外道是阿羅漢。為什麼?因為這些外道雖然具有四禪八定,但這與修定有關,僅能伏煩惱,並不是與修慧斷煩惱有關。如果是阿羅漢,不管是三明六通的阿羅漢,或者是俱解脫的阿羅漢,或者是慧解脫的阿羅漢,他們不僅能夠斷煩惱,而且於壽命終入無餘涅槃而不再三界現身意;表示阿羅漢是以智慧入涅槃,而不是以定來解脫;如果是以定來解脫,慧解脫的阿羅漢根本不能入無餘涅槃。可是現見慧解脫的阿羅漢也能入涅槃,表示阿羅漢入無餘涅槃,是以智慧斷除煩惱的現行而入無餘涅槃,並不是以定來伏煩惱想要入涅槃。所以說,密教行者修月輪觀,乃是修定法門,不是修慧法門。既然是修定法門,尚且不能斷煩惱,當然比不上能斷煩惱現行的阿羅漢;更何況能比得上可以斷煩惱現行而不斷,故意留一分思惑潤未來生繼續修學道種智的初地菩薩。所以說,修月輪觀乃是將意識心制心一處的修定法門,而不是修慧法門,更不是密教行者所說能證初地的果位。

二者、要證得初地,須從菩薩七住明心見性開始斯有可能成就,在佛菩提道終究沒有所謂的菩薩不明心見性,而有初地菩薩的果位可得。為什麼?釋迦世尊在菩薩五十二階位當中已經很清楚開示,菩薩於七住明心以後才能成為位不退菩薩。如 釋迦世尊在《菩薩瓔珞本業經》卷1開示:「佛子!若不退者:入第六般若,修行於空、無我、人、主者,畢竟無生,必入定位。佛子!若不值善知識者,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退菩提心。如我初會眾中,有八萬人退。如淨目天子法才、王子舍利弗等,欲入第七住,其中值惡因緣故,退入凡夫不善惡中,不名習種性人。」經中已經很清楚開示:菩薩必須先明心見性,悟無生以後才能成為七住滿心位不退的功德。然而菩薩明心也不過是七住位圓滿而已,才剛剛成就位不退,尚未究竟圓滿初地菩薩的功德;應該以明心見性所獲得般若總相智為基礎,繼續進修菩薩悟後所應修集的差別智,讓它具足圓滿才能成為十迴向位滿心的菩薩,因而轉入初地中。也就是說,菩薩悟得一切有情真心以後,所發起的智慧為基礎,進修悟後起修的別相智,分別圓滿:第十住位如幻觀的內遣有情假緣智、第十行位陽焰觀的內遣諸法假緣智、第十迴向位如夢觀的遍遣一切有情諸法假緣智;於這三品心的智慧圓滿以後,再對大乘四聖諦四行觀,進行安立諦十六品心的觀行,才有智慧能現觀所證的真如智慧與所證的真如本身,其實不一不異而無分別,成就如是平等智觀,而遠離能取相與所取相的現行。這時真如與真如智平等平等,獲得初地入地心的真如智了,才能成就初地入地心的無生法忍果。反觀密教行者既不用明心,也不用證如幻觀、陽焰觀、如夢觀以及大乘四聖諦四行觀、安立諦十六品心觀行的智慧,僅作月輪觀就可以成為初地菩薩,真的很荒唐,而且也很離譜,也難怪他們成佛不需要經過三大無量數劫的修行,僅作月輪觀的觀想就可以成就大日如來所說的初地菩薩,乃至成佛了。

三者、這樣的修定功夫,遠不如正覺同修會所說的無相憶佛拜佛功夫來得細膩。為什麼?因為月輪觀是在打坐中修定,也就是靜中修定,縱使密教行者於靜中能夠觀想月輪非常清楚,終究是在靜中修定,不是在動中修定;所以下座經過一段時間後,因為定力的消失,而沒有任何定力可言。縱使密教行者修練能夠在動中有定,還不如正覺同修會無相憶佛拜佛功夫,鍛鍊出來的定力來得細膩及持久。為什麼?有兩個原因說明:第一個原因,如果按照同修會的規定,如實且積極地去作功夫,不到三個月時間,可以在日夜六時當中都有無相憶佛的功夫,唯除睡眠以外;也就是說,於鍛鍊無相憶佛拜佛功夫成就,不論在靜中或者在動中,隨時隨地都有定力持身。不像密教行者要花費很長一段時間,心一境性的觀想才有靜中的定力產生,並於靜中功夫成就,還要經過行住坐臥一段長時間的鍛鍊,才有動中的定力出現。代表密教行者,要花很長一段時間才有靜中及動中的功夫出現,遠不如正覺同修會所培植動靜一如的無相憶佛拜佛功夫。第二個原因,無相憶佛拜佛功夫,緣於憶佛念佛菩薩的無相故,心比較細膩。密教行者緣月輪有相故,心比較粗糙,就算密教行者能鍛鍊動靜一如的功夫,其定的細膩程度,也遠不及正覺同修會所修無相憶佛拜佛功夫來得細膩。

四者、觀想本來就是虛妄法,它不是真實法。如果將觀想當作是真實法,豈不是證明密教行者很沒有智慧,不是嗎?為了證明觀想本來就是虛妄,今以一個譬喻來說明:大家都知道現在的科學都可以到達火星去作科學研究,並且透過科學家所傳播的影像,可以知道火星有些地方到處是紅色的土地,而且也充滿了石礫。當一位密教行者在地球進行火星的種種觀想,而且觀想也成就了,表示密教行者所觀想的火星,有紅色的土地及石礫,而且觀想非常清楚明白,不是嗎?這時候,後學不免要問:「當你觀想成就了,你是在地球上?還是在火星上?」只要是正常的人都知道,觀想者仍然在地球上,不在火星上;可是密教行者會認為,他已經在火星上而不在地球上。為什麼?因為他們被錯誤教導,於觀想成就時,已經變成真的了,而且人已經在火星上而不是在地球上,這不是很顛倒、很愚癡嗎?

最後作個結論,密教行者透過月輪觀去觀想成就,再加上入我、我入,以及生起不再是下劣凡夫想的佛慢,自認自己是佛而以佛自居,乃是不如實語,誤導眾生非常嚴重。所以說,密教行者將心作觀想的意密當作是真實法,是在虛妄法中虛妄修行,再將此虛妄的法當作是真實法,不就是以幻修幻,把幻當真嗎?像這樣的結果,任憑密教行者窮盡三大無量數劫精勤地修行,最後還是唐捐其功,沒有任何結果可言,反而延遲了自己的成佛時程,不是嗎?更何況繼承《大日經》想法的藏傳佛教,再將此意密加以複雜化,衍生出本尊瑜伽、種子字觀、五字嚴身觀等等,又有何意義呢?還不如學顯教的菩薩們,腳踏實地來探究三乘菩提的實質內涵來得好。而藏傳佛教傳承《大日經》的說法,當然也是 釋迦世尊所說的外道法,根本不是佛法,也不是佛法的一支。由此可以證明「藏傳佛教根本不是正統的佛教」,有智慧的佛弟子們應該要遠離它們,以免自己也成為常見外道,而與三乘菩提越走越遠,乃至窮盡劫數仍然是具足我見的凡夫一個。

說到這裡時間剛好到了,這個單元圓滿結束,非常謝謝各位菩薩收看。

阿彌陀佛!

學佛釋疑(三)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