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1, 2018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三乘菩提綱要第41集
由 正德老師主講 :「二乘所證果德」

第41集 二乘所證果德

─二乘聖者只斷見惑思惑現行,不必斷除習氣種子

─二乘聖者未破無始無明,不證涅槃中的本際如來藏

涅槃就是如來藏恒不變異,無漏無為的中道法性。如來藏是阿賴耶識,不是意識心,以及解說了菩薩所證涅槃所得的智慧。這一集要為大家解說的是三乘所證涅槃之異同。首先我們來探討二乘所修證之果德:聲聞所知、所見、所現觀的法,都是局限在現象界五蘊十八界、生滅有為的內容;他們所修證的道,是趣向於解脫三界生死的解脫道;他們所斷的煩惱,是繫縛於三界分段生死的煩惱;他們所證的果,是解脫於三界生死的解脫果。我們來探討聲聞四果的修證。

聲聞四果指的是:初果須陀洹、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和四果阿羅漢。聲聞乘的學人修證解脫道,一定要先斷我見。斷我見指的就是要能夠真實了知五蘊的內涵是無常、苦、空、無我的,同時還要能夠真實的現觀自身的五蘊是無常、苦、空、無我的。從無常這邊來說,自己的色蘊是四大所成,所以有生老病死的變異現象。

受蘊指的是眼根觸色塵所生的受,耳根觸聲塵所生的受,鼻根觸香塵所生的受,舌根觸味塵所生的受,身根觸觸塵所生的受,以及意根觸法塵所生的受。這六種受裏面又有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由這十八個受聚合而成這受蘊。受蘊都是要依據六根觸六塵,又有種種受的變異,所以受也是無常。

想蘊指的是眼根觸色塵所生的想,耳根觸聲塵所生的想,鼻根觸香塵所生的想,舌根觸味塵所生的想,身根觸觸塵所生的想,以及意根觸法塵所生的想。「想」就是了知:由六根觸六塵所生的了知,而藉由六根觸六塵的變異,才有這些了知,所以想蘊也是無常。

行蘊指的眼根觸色塵所生的思,耳根觸聲塵所生的思,鼻根觸香塵所生的思,舌根觸味塵所生的思,身根觸觸塵所生的思,以及意根觸法塵所生的思。然後藉由六根觸六塵所生的思以後去造作,所以這個行蘊也是無常。

識蘊需要藉由眼根觸色塵才能生起眼識,耳根觸聲塵才能生起耳識,鼻根觸香塵才能生起鼻識,舌根觸味塵才能生起舌識,身根觸觸塵才能生起身識,意根觸法塵才能生起意識(這六識即是識蘊)。要藉由六根觸六塵才能生起六識,而生起以後?那變異,所以識蘊也是無常。

觀察了五蘊的無常以後,了知五蘊是無常,所以五蘊是苦。因為無常的法必然有生死的現象,有生死的現象就受到生、老、病、死,以及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陰熾盛苦所含攝,也受到了苦苦、壞苦、行苦三苦所含攝,所以五蘊是苦。

五蘊是無常是苦,所以五蘊是無我;因為無常、生滅、變異、有生有死,沒有真實性,沒有辦法常住,所以不是真實我。而五蘊是無常、是苦、是無我,要藉由因緣才能出生,最後必歸壞滅;因此說五蘊是無常、是苦空、是無我的。聲聞乘的學人,要能夠真實現觀自己的五蘊,是這樣無常、苦、空、無我以後,斷除了我見。斷除了我見以後,必然能夠斷除疑見。這裏所指的斷疑見,指的是對於五蘊沒有真實我不會懷疑,對佛所說的解脫三界生死之苦,到達苦的邊際就是清涼真實的、不生不滅的本際不會懷疑。同時對於善知識解說佛法,是否已經斷了我見、是否真實清淨,也能夠抉擇而沒有懷疑。

斷了我見、疑見以後,必然能夠斷除戒禁取見。斷戒禁取見就是:修學解脫道者要依止於佛戒,以及依止於斷我見的智慧,來修除這個繫縛在三界生死的身口意貪愛之行,而不會去執取他人所設施的,與解脫、斷我見、斷我執的智慧無關的戒相。例如說以不倒單為戒來求解脫,或者說以要經常打坐為戒來求解脫,或者說以五根受種種苦為戒來求解脫。這些戒相都與斷我見、斷我執的智慧無關。所以,已經斷了我見、疑見者,不會再執取這些與解脫無關的戒相,這叫作斷了戒禁取見。

那麼斷了我見、疑見、戒禁取見,就成就了斷三縛結的初果須陀洹(功德)。三縛結指的就是三種繫縛在生死的結,能夠斷除了以後成就初果。初果人就依止於這個斷我見的智慧,來修除、來降伏對於五蘊我的貪愛以及我所的貪愛。我所貪愛就函蓋了色聲香味觸法、財色名食睡以及眷屬等等我所的貪愛。經過了降伏,慢慢地就成為薄貪嗔癡的二果斯陀含。

二果人持續依照 佛的教導,修學四念處、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聖道等三十七道品,來斷除對欲界的貪愛;以及在貪求欲界法中,因為求不得、愛別離所產生的嗔。斷除了欲界的貪愛、嗔以後,離欲而發起初禪,成就了三果的阿那含,斷了五下分結。所說的五下分結,就是說三界中以欲界為下分,要能夠解脫於欲界的繫縛,就要斷除這五種下分結。這五種下分結,指的就是三縛結中的我見、疑見、戒禁取見,以及欲界貪、欲界嗔。

三果人斷除了五下分結以後,持續依止於四正勤、八聖道、五根、五力而成就四念住以及七覺支,持續地斷除三界中的貪愛,持續斷除我執的貪愛煩惱,最後能夠斷了五上分結,成就了四果阿羅漢,能夠證得有餘涅槃。所說的五上分結,指的就是三界中以欲界之上的色界、無色界為上分;想要能夠解脫於色界、無色界的繫縛,一 定要能夠斷除這五種上分結。這五種上分結指的是色界愛、無色界愛、我慢、掉舉以及愚癡。

所斷的色界愛,指的就是斷除意識心對於四禪中境界的貪愛;所斷的無色界愛,指的就是斷除意識心對於四空定境界的貪愛;所斷的我慢,也就是說不再生起一念說有我解脫了;所斷的掉舉,是對於五蘊不再生起種種法相分別,而不於五蘊中一一法生起我以及我所的念頭;所斷的愚癡是對於三界中的五蘊沒有真實我,而三界中諸行都是無常,都能實證而沒有無明。所以斷除了五上分結成就了阿羅漢,而且能證得有餘涅槃

這裏所指的有餘涅槃,指的就是那個清涼、真實的本際,祂已經沒有含藏出生後有五蘊的煩惱種子了;可是(捨壽前)仍然有現在五蘊還沒有毀壞,所以稱為有餘涅槃。阿羅漢捨報以後證無餘涅槃,這個無餘涅槃不是說五蘊不再出生了叫作無餘涅槃,指的就是這個涅槃本際祂不再出生五蘊——這個涅槃本際就是本來自性清淨涅槃如來藏,不再出生五蘊以後的自住境界。所以聲聞四果最後證得解脫,他是以智慧斷除了三界的我見以及我執等貪愛而證得解脫。

接下來我們要說的是緣覺辟支佛果。緣覺乘的學人所現觀的是十二因緣法。他們現觀一切的身口意行都是依止於五蘊十八界的因緣而有,而五蘊十八界卻是因緣所生法。例如,名色要依止於識而有,有了名色以後才有六入,有了六入以後才有觸,有了觸以後才有受。因為樂受所以產生貪愛,因為苦受所以產生嗔恚,因為不苦不樂受而產生了愚癡。由這個貪嗔癡而造作了繫縛在三界後有的身口意行,所以會有後有的五蘊來出生,有五蘊出生了才有老病死、憂悲苦惱等苦。所以知道十二因緣一一有支都是“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的,沒有一法有真實自性,沒有一法能夠常住。因此了知必定要有一個能夠出生名色的識,這個識得要是不生不滅的。這個 就是佛在《阿含經》所說的“齊識而還,不能過彼”的入胎識。

因為名色、六入、觸、受都是這個入胎識所出生的,這些名色、六入、觸、受,不能超越入胎識,不能離開入胎識而存在。由於入胎識出生了名色、六入、觸、受,所以才有五蘊身出生的法相。有五蘊身這個出生的法相,才有老病死憂悲苦惱等法。所以說,以這個入胎識為首的十因緣,才是十二因緣流轉的根本,才是十二因緣流轉的實相。而這個緣覺乘的學人也知道了這個十二因緣法的無明的內容。所說的無明指的就是:不知道過去世的名色是由入胎識所出生,也不知道這一世的名色是由同一個入胎識所出生,未來世的名色也是同一個入胎識所出生;而入胎識所出生的名色、六入、觸、受卻是苦果,不知道是苦果而在受用中貪愛。

這兩個無明,緣覺乘的學人破除了以後,不再對名色、六入、觸、受,生起我以及我所的見解。因為不是真是有,不是真實自在的,那麼依止於斷我見的智慧,不再對名色、六入、觸、受起貪愛,而能夠斷除對於名色、六入、觸、受、貪愛所生的一切身口意行。不再造作貪愛名色、六入、觸、受這個身口意行以後,就不會再有五蘊後有的煩惱,就不會再有後有五蘊的出生。而後有五蘊不再出生,就不會有老病死憂悲苦惱等法,所以就能夠還滅了十二因緣的流轉。

所以緣覺乘的學人因為依止於這個斷我見、斷我執的智慧,能夠還滅了十二因緣的流轉,證得緣覺辟支佛果。而緣覺辟支佛他並不是因為把十二因緣一一有支滅了,叫作證得涅槃;而是入胎識本來存在,不再出生後有五蘊才叫作涅槃。所以緣覺乘緣覺辟支佛並沒有實證入胎識的存在,可是祂卻知道這個入胎識是不生不滅的,祂是涅槃本際。所以他能夠斷除了我見我執,然後捨報以後入無餘涅槃。這個無餘涅槃指的就是入胎識不再出生五蘊,不再出生名色及名色引生的六入、觸、受等法,而獨存的解脫境界。

那麼聲聞以及緣覺辟支佛,他們所現觀的法,都是現象界的蘊處界法,以及蘊處界的緣生緣滅的法。而他們所修的是出離於三界生死的解脫道,所斷的是繫縛於三界生死的煩惱障,所證的是解脫於三界生死的解脫果,不是佛菩提果,是佛法中有上的果德,不是無上的果德。而聲聞阿羅漢以及緣覺辟支佛,不證涅槃本際,不知 佛意;因為他們不知道 佛陀是以如來藏的本來自性清淨涅槃而施設二乘解脫的,而于四阿含中,佛皆以「清涼、真實、本際、如、根本識、入胎識」來指出,有一個恒不變異的常住法。但是不知道 佛意的聲聞阿羅漢、緣覺辟支佛,捨報以後就入無餘涅槃。此時他們的佛菩提種就成為“焦芽敗種”。

《勝鬘經》中勝鬘夫人就說:阿羅漢、辟支佛言得涅槃,則是佛方便。因為他們不知道 佛來到人間,開、示、悟、入給眾生佛法所示出的法,是無上正等正覺佛法。而為了這個畏懼生死之苦的二乘人所施設的這種方便,最終指出的也是(含攝在)成就佛道的法中。可是二乘人他們因為畏懼生死之苦,所以他們在捨報以後入了無餘涅槃,沒有五蘊存在了。而阿羅漢以及辟支佛是依止於這個五蘊來施設說有阿羅漢、有辟支佛,可是五蘊滅了,不再有五蘊在三界,那阿羅漢、辟支佛就不見了(就沒有阿羅漢辟支佛能證得涅槃了),所以說沒有阿羅漢、辟支佛證得涅槃。「說阿羅漢、辟支佛證了涅槃」,這是 佛的方便施設,這是勝鬘夫人所說的真意。

但是說阿羅漢、辟支佛沒有證得涅槃,這不是在譭謗阿羅漢、辟支佛,也不是在譭謗 佛,而是以大乘佛法的真實義,以 佛的本意來說阿羅漢、辟支佛。其實他們不知道:這涅槃的本際就是本來不生不滅的如來藏,祂的本來自性清淨涅槃。而阿羅漢、辟支佛他們證的解脫、斷了我見我執所證的解脫,只是在顯示如來藏的本來自性清淨涅槃,因此他們並沒有證得一切功德。而如來藏所含藏的無量無邊的功德,阿羅漢、辟支佛並沒有成就、沒有實證,因為還有習氣種子未斷,還有所知障隨眠未斷。所以勝鬘夫人說:阿羅漢、辟支佛所證的解脫是有過失的解脫,不是一切種清淨的解脫。因為他們習氣種子不能斷、所知障隨眠不能斷。可是要斷習氣種子,要斷所知障隨眠,只有實證如來藏菩薩,能夠依止于一切種智的修學─修學道種智、修學佛菩提智─只有佛菩提智能夠斷除習氣種子,能夠斷除所知障隨眠,最後成就大般涅槃——不住生死、不住涅槃的大般涅槃,成為沒有過失的究竟解脫。同時把如來藏所含藏的一切染汙種子都完全去除,成為清淨無漏的法種,成就一切種清淨的解脫。

這裏我們說,只有菩薩能夠真知佛意,知道聲聞阿羅漢所證的是方便道。因為在《法華經》中,以舍利弗為首的一千兩百位阿羅漢也跟我們證明這一點說:這個解脫道只是佛道中的方便道而不是究竟道。因為在佛道上來講,最後要成就的是無上正等正覺的佛道的修道,而不只是出離三界生死—就像聲聞阿羅漢一樣—把自我滅了不在三界現行;可是所餘的是只有如來藏的本來自性清淨涅槃,一切種種功德法都無法顯發。所以這個聲聞阿羅漢在《勝鬘經》中被勝鬘夫人呵責,說阿羅漢、辟支佛所得涅槃只是 佛的方便(施設)而已。

那麼在我們正覺所學的法裏面,我們也一直在說阿羅漢、辟支佛沒有證得涅槃。這個意思並不是在否定阿羅漢、辟支佛沒有修證解脫道,而是說:從真實理來說,入了無餘涅槃以後,就沒有法在三界現行了;五蘊不再現行時,就沒有「法」在三界現行了;既然沒有五蘊,哪來的阿羅漢?哪來的辟支佛呢?(還能有誰證得涅槃呢?)所以這個道理其實是非常的深遠,一定要了知解脫道的道理是什麼?解脫道的依止是什麼?

解脫道的依止,就是如來藏的本來自性清淨涅槃。可是如來藏祂是本來無我的,祂不會主動來出生一個五蘊身在三界中。所以,我們瞭解了這個二乘人所證果德的內涵以後,就知道二乘所證果德依止的根本,還是如來藏的本來自性清淨涅槃。而這樣的果德不是佛法中的究竟果德。

那麼下一集,我們要為大家解說大乘菩薩所修證的果德。在這個部分,我們就可以知道,佛法中的修證如何是究竟的。已經知道解脫道只是方便道了,那麼我們在下一集中,就可以完全了知整個佛法中解脫道以及佛菩提道的相貌。

三乘菩提綱要與影片連結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