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7,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三乘菩提綱要第44集
由 正禮老師主講 :「大乘是佛說-大乘非佛說的錯誤」

第44集:大乘是佛說 之二

──大乘非佛說的錯誤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上個單元,三乘同聞大乘經典裏面,我們已經舉證了《阿含經》裏面,已經有描述佛陀在說二轉法輪的般若經典;而且我們同時為各位比較,從部派佛教之後所發展出來的所謂祕密大乘,或者是從部派佛教之後才創作的密續,它的說法非常紛歧,乃至它的經典已經沒有人要引用來作為實修的依據。可是《阿含經》跟大乘經典還是我們目前修學大乘佛法的唯一依據,因為大乘經典跟《阿含經》所說都是屬於法界實相的內容,所以是永遠不會變動的。這個單元,我們就要來跟各位介紹“大乘非佛說”的錯誤。

各位來修學佛法是想要學得智慧,您想被一些錯誤的說法誤導嗎?我相信各位一定不願意被一些錯誤的說法誤導,所以今天要持續跟各位介紹“大乘非佛說”的一些變相說法,而且舉出它是什麼樣的錯誤。“大乘非佛說”這個主張是從部派佛教傳出來的,一直到近代才又有人重新從日本學術界裏面把它提出來,所以後來一些佛教的僧侶又跟著在說“大乘非佛說”。可是我們知道,當我們來觀察所有主張“大乘非佛說”的人以及他們的主張的時候,我們可以發現一個規則,也就是說,凡是主張“大乘非佛說”的,他一定是不主張實證的!也就是說,會主張“大乘非佛說”的關鍵還是在於實證的問題;也就是說,當他發覺:“我這麼聰明,結果我不能實證,那一定是沒有第八識如來藏。”他就變成這樣子了。

可是我們知道,大乘菩薩如果實證了第八識如來藏的時候,他是同時實證了聲聞初果,所以說當他實證了不生不滅法的時候,同時他也分清楚了生滅的法跟不生不滅法的分際。相反的,如果說二乘人,雖然他不實證不生不滅的如來藏,可是他一樣要把生滅法的邊際分出來,所以說他還是要知道有一個不生不滅的如來藏存在,才能夠讓他所實證的生滅法的邊際非常清楚。因為如果說二乘人不承認有第八識如來藏,他會落入所謂的斷見;也就是說,他會認為法界裏面沒有不生不滅的法,那他就不能確定生滅法的邊際,而且(斷我見、我執以後)會落入斷滅空,就落入斷見了。相反的,如果他雖然承認有不生不滅的法存在,可是他不以如來藏,不以這個真實心當作不生不滅法的話,他就有可能把生滅法的一部分,或者是想像中的不生不滅法,當成是所謂的真實心,想像成真正的不生不滅;這樣他就沒有辦法把想像的、這些不真實的生滅法斷除掉,他就會變成所謂的常見。所以說,二乘人雖然他不實證不生不滅的如來藏,可是他一定還要承認有如來藏的存在,來作為他實證生滅範圍的對比,這樣才能夠稱為中道──二乘人的中道觀。如果他不承認如來藏(常住)的話,他一定會落入斷見或常見,所以二乘人一樣要承認有第八識

現在正覺同修會,因為 平實導師的率領和幫助,已經有四百多位明心的菩薩可以實證如來藏,而且也有十數位的菩薩眼見佛性,能夠實證如來藏特有的一些佛性,所以我們今天挺身出來,為各位證明如來藏確實真實存在,所以我們能夠來證明:“大乘非佛說”確實是錯誤的。我們也在各地的共修處為各位開設禪淨班,來教授實證的方法,我們歡迎各位來同修會共修。可是同修會的 平實導師並沒有授權任何學生或弟子─不管早期後期都沒有授權─在外面教法、傳法,所以請各位注意這個問題,以免受騙上當。

我們繼續探討“大乘非佛說”的一些變相說法。譬如說,有些人主張以考證的方法來研究佛法。事實上,考證的方法是錯誤的方法。因為我們知道,所有的考證都是考證古物,或是考證一些文字;可是我們知道所有考證出來的這些東西都是一些物質,一些書面的東西,所以說它都是生滅的東西。我們從來沒有看到有人可以考證出不生不滅的法,從來沒有這樣子(考證出來)。所以不生不滅的法只能實證,凡是用考證的方法,我們就可以知道他採用了錯誤的方法,他有可能就會主張“大乘非佛說”。

也有人主張用文字比對的方法,譬如說,有人會說:「《阿含經》裏面的《中阿含》都沒有講到菩薩,《雜阿含》裏面也沒有講到菩薩,所以說沒有大乘的菩薩。」可是他們的這些主張,不管用考證,用文字比對,他的方法就是希望能夠把經典全部推翻掉,乃至也要把《阿含經》推翻掉。也就是說,他又不主張實證,又不主張各位來相信經典。那要相信什麼呢?就是告訴各位:我們只要相信他就好了。可是這樣子符合道理嗎?因為我們修學佛法是要探討法界的實相,也就是說,我們自然界裏面有這些物質,那我們人、生命、或一切眾生也是自然現象的一部分啊!我們研究物理、化學時,我們要用科學的方法;那研究生命呢?也應該要用科學的方法才對!我們研究物理化學,都是用做實驗的方式來驗證它,我們研究生命的實相,也應該用實驗的方式,用實證的方法來驗證。

我們可以想像:如果有人研究物理、化學,結果他用考證的方法;研究物理、化學,結果他是用文字比對的方法;如果用這些方法來研究物理、化學,我們能夠接受嗎?所以說,這些都是不符合道理的,因為那都不是真正在研究所謂的科學。所以佛教所說的是生命的科學,既然是生命的科學,它一定是可實證的,絕對不是用考證的,也不是用文學的方法,也不是用文字比對的方 法,那一些統統都是錯誤的方法。

而且他們的目的是要推翻所有的經典。因為在《中阿含》裏面有提到 彌勒尊者,所以說在《中阿含》裏面,雖然沒有提到菩薩,可是它對於菩薩都尊稱為尊者,為什麼呢?因為菩薩也實證解脫果。既然菩薩也實證解脫果,所以在《中阿含》裏面也把菩薩稱為尊者。所以在《阿含經》裏面的《中阿含》就把 彌勒菩薩稱為彌勒尊者。《雜阿含》裏面確實也沒有菩薩這兩個字,可是在《雜阿含》裏面是把菩薩稱為「大士」,為什麼呢?因為菩薩一般是以在家相為主(譬如文殊、普賢、維摩詰)。所以說,所謂的“大士”就是指一個偉大的士大夫,一個偉大的士夫。也就是說,因為菩薩的智慧廣大、心量廣大,而且悲心廣大,所以他是個偉大的士夫,所以稱為「大士」。(有些阿含部經典中)雖然不用菩薩的名號,可是因為菩薩還有其他的功德,所以稱為「大士」,也稱為尊者。但在《長阿含、增一阿含》裏面就都稱為菩薩,這樣才符合道理啊!(因此他們藉口某些經中沒有說到「菩薩」這個名詞,就主張“大乘非佛說”,是沒有根據的。)

事實上,“大乘非佛說”還有其他變相的說法。譬如說,有主張「人間佛教」的。他說佛法只適用在人間,因為在《阿含經》裏面都說 佛可以度化一個世界,我們現在就只看到我們現在的世界,而且只看到人間,所以說佛法只適用在人間,沒有十方佛,也沒有十方的菩薩,所以他們主張「人間佛教」,而且也主張「沒有極樂世界」,也否定諸佛的淨土。可是如果我們來觀察《阿含經》,《阿含經》已經說到了諸佛。我們現在來舉一個例子,譬如說,在《長阿含經》卷12:

【舍利弗白佛言:“我于過去、未來、現在諸佛心中所念,我不能知,佛總相法,我則能知。如來為我說法,轉高轉妙,說黑、白法,緣、無緣法,照、無照法。”】

在這個(阿含部的)經典裏面就說到:有過去現在乃至未來諸佛。既然有談到現在諸佛,表示現在除了 釋迦牟尼佛之外,還有十方諸佛。而且既然有十方諸佛,十方諸佛也要傳給候補佛位的菩薩;所以既然有現在諸佛,那必然也有現在的十方菩薩。而且它裏面也有講到未來諸佛,怎麼叫作未來諸佛呢?因為未來諸佛就叫作菩薩。如果是聲聞和緣覺,都不可以稱為未來佛,為什麼?因為定性的聲聞跟定性的辟支佛,他都要入無餘涅槃。如果說實證了二乘菩提,他迴心大乘,那就成為菩薩,成為未來佛;所以未來佛,所說實際上就是菩薩,就是十方菩薩!所以我們從這裏就可以知道,在阿含經典裏面已經說到諸佛了,而且在這裏面,舍利弗說“佛總相法”,他可以知道。雖然諸佛心中所念,所憶念的種種法,他還不能知道,可是諸佛的總相法,他知道;因為舍利弗還沒有成佛,他不能詳知諸佛心中所念,可是佛說實證的總相法,他知道。

那什麼是總相法呢?經文說有“緣”、“無緣”法,也就是說,“緣”就代表了因緣法,就是生滅法,這個因緣法、生滅法就是總相裏面的一類法;另外的“無緣法”就是說有一個法,祂的本體是沒有因緣法這些生滅的特性的,所以這就是不生不滅法。也就是說,在 佛所親證的法的總相裏面,有一類是生滅法,有一類就是不生不滅法。因為這個緣故,佛就實證了所有生滅法跟不生不滅法的所有的內涵,這就是佛的總相法。

也就是說,如果有人告訴我們:他的佛的所證,超越了釋迦牟尼佛;乃至他們可以即身成佛。我們就要問他說:那 釋迦牟尼佛,祂實證了生滅法的所有內容,也實證了不生不滅法的所有內容。如果說你的佛,他所實證的超越了 釋迦牟尼佛;那我們應該問他說:你的佛除了實證不生不滅法之外,除了實證生滅法之外,還實證什麼法呢? (否則怎能說是超越了 釋迦牟尼佛?)顯然,在法界裏面,除了生滅法和不生不滅法這兩大類之外,沒有任何第三類的法。我們就要問他說,你即身成佛所實證的是什麼法呢?(他們就無法回答了。)

所以我們從這裏就可以知道,佛,祂有總相法,那就是生滅法跟不生不滅法。祂完全實證了!所以說《金剛頂經》否定了 釋迦牟尼佛的成佛,我們就要問他說:這個密續裏面或是祕密大乘,它所實證的法還有什麼,而可以來超越 釋迦牟尼佛呢?如果他舉不出來,那顯然他所謂能超越 釋迦牟尼佛的這個佛,是個虛妄想像的佛,而不是一個真實而能夠實證的佛!所以我們應該要用這樣的觀點,要用法界實相的總相內容,來質問主張即身成佛,乃至說他的佛的證量超越了 釋迦牟尼佛,所有主張這些的人的說法。所以我 們從這裏就可以知道,“大乘非佛說”並不如理作意。

在人間佛教裏面,他會否定十方諸佛,他也否定極樂世界喔!而且他們因為否定極樂世界,所以他們也不相信 阿彌陀佛(的存在);而淨土法門,一切的法門都是念佛,可是他們就把“阿彌陀佛”─原來是念佛法門的問候語,見面再見都用阿彌陀佛互相打招呼或者說再見─改掉了。如果我們問他說:有沒有不生不滅法?他會說有。我們問:有沒有第八識呢?他也會說有。可是我們問他說:什麼是不生不滅的法?他會說:意識是不生滅。他會這樣說。結果他還是否定掉第八識如來藏的不生不滅,因為他主張的是意識不生滅。可是我們都可以來驗證:我們每個人在晚上睡覺的時候,就會把意識滅掉。因為意識滅掉之後我們才能夠休息,那個時候就叫作睡覺。如果意識再重新生起,我們又了知了外塵的時候,那就叫醒過來,因為意識又重新生起了。所以睡覺這個法,就是依於意識的滅除,所以我們說睡覺;依于意識再重新出生,我們說“我們醒了”。從這個道理我們可以驗證:如果有人主張意識是不生不滅的,事實上他就是在主張“大乘非佛說”。所以“大乘非佛說”有非常多的變相說法。而這些變相的說法非常多,我們都應該要仔細的來分別。

除了這個之外,還有人主張“大乘非佛說”,而且他還主張:“佛陀就是阿羅漢”,“阿羅漢就是佛陀”。因為他們說,在《阿含經》裏面,在二乘的經典裏面說阿羅漢是究竟涅槃,因為入了無餘涅槃就是究竟涅槃,所以他們認為佛陀就是阿羅漢,阿羅漢就是佛。所以他們也主張說:「既然如此,阿羅漢就是佛。」那 佛陀的相貌就應該像阿羅漢一樣,是剃頭著染衣,是沒有髮髻的;他們在做佛像的時候,也會把佛陀的形像變成沒有髮髻的。可是在阿含經典或是在大乘經典裏,事實上 佛陀祂是以菩薩身分成就的,所以說 佛陀是有髮髻的。因為這代表了菩薩的法道是以在家為主要的法道,而菩薩也可以示現出家。所以說 文殊、普賢也都是帶髮修行,乃至勢至、觀音這些大菩薩們也都是以示現在家相為主要的身相,他們也可以示現出家相,出家相是種種身相中的一個相。可是這些主張“大乘非佛說”的人,他們就是要把這個出家相,當成唯一的一個相貌,來取代 佛陀的三十二大人相;所以他們所做的佛像,就沒有髮髻了。那我們也可以來驗證一下,事實上他們的說法也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在《阿含經》裏面就已經說 佛陀跟聲聞是不一樣的,有種種差別。我們來舉一段經文,在《增一阿含經》卷49:

如來十力俱足,此十力者,非聲聞、辟支佛所能及逮,轉輪聖王所不能及,世間群萌所不能及也。如來四無所畏,在大眾中,能獅子吼,轉於梵輪。】

經文就說到 佛陀不是聲聞跟辟支佛所能夠及逮的──不是聲聞人跟辟支佛所可以趕得上的,也不是轉輪聖王所能夠趕得上的,也不是一切的眾生所能夠趕得上的。因為轉輪聖王只是世間的國王,他只有世間的福德;聲聞跟緣覺可以實證解脫,所以他有出世間的福德;可是 佛陀是怎麼樣?祂是具有世間跟出世間所有的福德,乃至祂的智慧是超出一切的聲聞跟辟支佛,也超出一切的轉輪聖王跟一切的眾生。所以說 佛陀有十種力,祂是一切眾生所不能及,一切二乘人所不能及的。佛陀還有四無所畏,也是一切眾生所不能及,也是聲聞、緣覺所不能及;所以佛陀有四無所畏,可以在大眾中無畏的說法。可是聲聞緣覺,如果在一個大乘的法會裏面,菩薩在說菩薩法的時候,也就是說菩薩在說第八識的實證的法的時候,在那個場合裏面,聲聞跟緣覺會有所畏,他會有所畏懼;因為第八識不是他所親證,所以他會畏懼,他不敢有任何的意見可以發表。

所以我們(由《阿含經》這一段經文的記載)可以知道,即使在菩薩所說的大乘的法會裏面,二乘人他都不能無所畏了,那何況他能夠在 佛陀面前說法呢?他是不可能的。所以從這裏我們就可以知道,把 佛陀的相貌變成是沒有髮髻,變成是出家的相貌,也是不符合道理的,(這樣來造佛像其實)也是代表他在主張“大乘非佛說”。所以我們知道,修學佛法是要修學智慧,各位菩薩在修學佛法時想要被誤導嗎?我相信各位是不願意的!所以接下來我們的下一個單元就要由另外一位親教師,跟各位介紹佛菩提之不共二乘。歡迎各位繼續收看,阿彌陀佛!

三乘菩提綱要與影片連結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