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5, 2018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三乘菩提綱要第49集
由 正光老師主講 :「六識論與八識論意涵-下集」

第49 集:六識論與八識論的意涵(下)

──第七意識、第八意識都是意識

──第八識如來藏阿賴耶識,不是意識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上一集我們從經典及禪宗祖師所證悟的心體,來證明八識論才是 佛所說的正法,六識論是相似佛法;我們也從六識論的起源加以探討,乃是部派佛教的聲聞凡夫誤會 佛的真實意,就有六識論發生,後來衍生了兩個中觀派,第一個中觀派(自續派)墮入到常見,他們主張「世俗諦無、勝義諦有」;他們承認有如來藏八識,可是因為無法證得的關係,就將意識取代了第八識(屬於六識論者);另外一個中觀派(應成派),它本身墮入了斷見與常見,主張「世俗諦無、勝義諦也無」,所以不承認有一個根本心(第八識)存在,所以他們主張緣起性空,一切法無自性,可是怕被人說為斷見外道,因此反執意識心為真實法,所以就主張六識論,採用了六識,承認意識為一切染淨法的根本,說祂可以從過去世來到今世,從今世來到未來世,所以就成為常見外道,所以這個中觀派(應成派)具足了斷見與常見二道。我們也探討了六識論發生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這個心真的很難親證;因為難以親證,結果就產生了常見的中觀派,以及具足斷見、常見二見的中觀派。接下來,我們今天就 來探討六識論到底有何過失。

首先,六識是六根六塵相接觸(而生)的法,本身是被生的法(識陰所攝),本身就不自在,我們可以先從(祂的)外法的根源來加以探討。意根攜著第八識來投胎,第八識就可以執持受精卵;也因為第八識有大種性自性,祂可以接觸物質、攝取物質而長養這個五根身,有了五根身及意根之後就有六根了。由於眾生的需要,所以就由共業有情的第八識變現了山河大地器世間的外五塵,再由五根接觸外五塵而由第八識變現內六塵,有了六根與六塵相接觸的結果,識陰六識就出現了。識陰當中的意識,祂能夠分別萬法,所以就有萬法的出現,譬如說茶道、花道、電腦、飛彈等等;由於萬法是由意識所分別,意識卻為識陰六識所攝,識陰六識卻是六根、六塵相接觸而出生的法,而六根六塵都是從第八識出生,所以蘊處界及萬法都要以第八識為根本,所以第八識是萬法的根源。可是六識論卻只採取識陰六識,就使得整個佛法成為殘障的佛法,所以名為相似佛法

由此可知,六識是被生的法,本身就不自在。如果有人主張:“我在就自在啊!”就知道他(的說法)本身不如法,既然六識(識陰)是被生的法,本身就不自在,當然不是常住法,是生滅法,我們可以用幾個例子來說明。譬如在睡覺的時候,睡覺的時候意識斷了,前五識也斷了,唯有等到隔天醒來之後你的意識出現了──意識出現了,前五識也就出現了;由此可知,意識是可斷之法。如果有人主張:「在睡覺的時候,意識並不睡覺,否則怎麼經過人一叫就會醒來?」那你就知道,他對於世間睡覺的正理都不懂,更何況知道世、出世間法呢?

接下來談昏厥、悶過去了。譬如說,在後腦勺被人敲了一棍,就暈過去了,暈過去後你的六識就不見了;唯有等你醒過來之後,才知道剛才前面那一段時間確實是不省人事──六識全斷了。由此可知,六識是可斷之法。如果有人說:「昏迷的時候意識仍在,否則怎麼能夠認識死亡光明?」你就知道他是在胡說八道(根本不懂悶絕的意義)。接下來是正死位,所謂正死位就是指正在死亡的階位。也就是說,正當死亡的階位,我們的六識都是會斷的,這是世間人所知道的正理。乃至 佛在經典中也這麼說:「至命終時,意識將滅。」---《佛說大乘流轉諸有經》卷1

也就是說,六識都是會斷的。如果有人主張他的意識是不斷的,你就知道他的說法不如實。如果他主張:「意識能夠從過去世來到今世,從今世去到未來世。」你就知道他的說法不如實。或者有人主張:「意識卻是不斷的。」如果有人這樣主張,你就知道她的說法是錯誤的。如果(這種說法)出自於出家人的口裏,你就知道,那是誤導眾生的大惡業啊!

接下來(說)無想定跟滅盡定。不論經典與論典都說:在無想定與滅盡定的時候,意識都是可斷的。又譬如你在重度麻醉的時候,意識會斷;意識斷了,前五識就斷了;唯有等麻醉劑漸漸消退以後,你的意識才會漸漸的出現;意識出現以後,前五識才會出現。所以可知,六識(都)是可斷之法。如果有人主張:「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心就是菩提心。」那你就問他:「當你在重度麻醉的時候,你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心,到底到哪裡去了?」第八識真心是恒時在,不是有時在、有時不在;由此可知他們的說法是虛妄的。既然你知道六識論是虛妄的,六識與境界相應,所以經典裏這麼說:「意識者,境界分段計著生。」(《楞伽經》卷2)什麼是境界?就是說,與六塵相應就是境界。什麼叫作分段?譬如說你醒的時候六識在,你睡著無夢的時候六識就斷了,唯有等到隔天醒來的時候,你的六識才會出現啊!由此可知,意識不是恒常的,祂是一段、一段的。什麼叫計著生?也就是說,眾生因為不了知六識的虛妄,以為六識真實接觸外境,所以因這樣而輪迴生死而不知,這叫作“計著生”。

前面也談了這六識是境界法,既然是境界法,就不離受陰。受陰有三受: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苦受就是痛苦的覺受,違逆己心的覺受;樂受是指快樂的覺受,順己心的覺受;不苦不樂受是指既不順己心,也不逆己心(的覺受)。這我們可以從生病的例子作說明。當我們生病的時候,當然是苦受,絕不是樂受;可是當你去找醫生治療,依照醫生囑咐而用藥的時候,病情就漸漸恢復了;病情漸漸恢復的時候,就有樂受出現。然而你繼續用藥的結果,最後病情完全恢復了,那樂受就變成了不苦不樂受。所以從生病到痊癒的過程中,有苦受、樂受,也有不苦不樂受。由此可知,受陰是虛妄法。更何況受陰是依據前面色陰、識陰而有,前面色陰跟識陰是虛妄法,更何況是依于前面色陰與識陰和合而有的受陰,那當然更是虛妄法。接下來,(六識)既然不離受陰,當然也就不離想陰。想就是知,知就是已經分別完成;而且這個是變異的法,因為想陰是透過前面色陰、識陰、受陰和合而成,既然前面三陰是虛妄法,那依于前面三陰和合的想陰當然是虛妄法。同樣的道理,既然已經落入想陰,當然就不離行陰;由此可知,這個六識論(所知的範圍都)不離五陰啊!我們就知道,六識論本來就不是佛法

接下來,因為六識論(的)主張有境界(不能離開六塵境界),就使男女雙身法得到合理化與正常化了。我們要加以說明,什麼叫作“男女雙身法”?男女雙身法是印度的性力派用男女行淫的方法,套入佛法名相,混入佛門中,高稱是佛門的一支(藏傳佛教),其實本質不是佛門(而是外道)。那我們就來探討他(藏傳佛教)為什麼用男女雙身法混入佛門,具有佛法的名相呢?我們可以用三個例子來加以說明。譬如佛父與佛母。顧名思義,佛父與佛母就是佛的父親與佛的母親,可是(藏傳佛教)男女雙身法,他們卻主張是男女的行淫者;也就是說,他們(藏傳佛教主張)透過兩性交合可以使人成為究竟佛,故稱(修雙身法交合的男女)為佛父、佛母。乃至更荒唐的是,他們主張母女、姐妹、畜生女都可以受用。如果母女、姐妹、畜生女可以受用,這不是亂倫與失去人格了嗎?為什麼?因為(將)母女、姐妹受用,在世間法成為亂倫;世間法尚不允許,更何況是世、出世間法(中)呢?此外他們也主張,畜生女也可以受用,這不就是失去人格了嗎?既然是墮入亂倫以及失去人格,未來不是(要)下墮三惡道嗎?這個法怎麼會是清淨的法呢?

接下來,我們來看摩尼與蓮花。摩尼在佛法裏面叫作寶珠,也是清淨的意思;蓮花出淤泥而不染。可是在(藏傳佛教)男女雙身法裏面,摩尼跟蓮花指的就是男女的性器官(摩尼隱喻男性器官龜頭,蓮花隱喻女性器官),所以他們就偽造了(密續而編造)一個咒語(六字大明咒),這個咒語不超過六個字,可是裏面的內容就是談男女性器官(嗡嘛呢唄咩吽──喔!寶珠在蓮花上)。可是有很多的眾生不瞭解裏面的道理,都在受持讀誦。經過我們這樣的加以披露以後,希望眾生不要再加以受持讀誦了。

另外我們講菩提。所謂的菩提就是覺悟,有時稱為第八識,祂是心法;可是(藏傳佛教)男女雙身法就把它變成了物質法,而且還有顏色,稱為紅菩提、白菩提。那(藏傳佛教中)什麼叫作紅菩提、白菩提呢?也就是男女行者于行淫之時所流下的精液與經血。由於精液是白色的,流下的經血是紅色的,所以稱為紅、白菩提;而且他們還稱紅、白菩提為甘露(製成甘露丸),而且可以吃,(宣稱)還可以開智慧。你想,這法怎麼會是清淨的法呢?世尊可會用這種不淨法來度眾生嗎?

從這邊,我們就可以瞭解,(藏傳佛教)男女雙身法用男女行淫的方法套入於佛法的名相當中,最主要他們就是要成就樂空雙運、樂空不二(以外道法取代佛法)。什麼叫“樂空雙運、樂空不二”?也就是說男女在行淫的過程當中,以性高潮的時候能夠引起遍身快樂的覺受稱之為樂,然後觀此快樂的覺受(無形無色)名為空,這就叫作樂空雙運、樂空不二。你只要達到這種“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境界,你就成為報身佛了。可是這樣的法,與 世尊說法完全顛倒啊!因為世尊所說的法,祂不是(藏傳佛教)透過兩性交合而得的法,祂是透過三大無量數劫不斷的修集福德,不斷的修集智慧與定力而成究竟佛啊!由此可知,他們(藏傳佛教)的說法非常荒誕。你可以看出,他們(藏傳佛教)男女雙身法的佛像,都是男女抱在一起啊!所以他們所說的報身佛原來就是男女抱在一起(抱身佛)。

如果他們的佛像沒有男女抱在一起,那一定另有所指;後學曾經看到一尊佛像(藏傳佛教的大日如來),他打了一個手印,這個手印套用現代話來講就是“零號”與“一號”,也就是說“零號”與“一號”(的暗示。一手做出零號的模樣,代表女性器官;另一手做出一號模樣,代表男性器官;零號在上、一號在下,代表男女以坐姿雙身交合時,女性器官在上、男性器官在下的交合狀態),請問,世尊會用這作法來度眾生嗎?想想看就知道(藏傳佛教不是佛教)了!由於(藏傳佛教)男女雙身法所用的樂空雙運、樂空不二與人交合的結果就會造成下面的結果:第一個,他們落于識陰與受陰當中而不自覺啊!如果他們覺得可以達到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境界就稱為報身佛,那麼他們就成就了大妄語啊!(其實是識陰、受陰、色陰等我見都具足存在啊!)這個果報可是不可思議啊!

他們(藏傳佛教)也主張透過兩性交合當中可以有甚深的禪定,然而欲界的最重貪的男女貪尚且未斷,尚且無法發起初禪,更何況能夠發起四禪八定乃至大神通?由此可知,他們的說法非常的虛妄。如果有人(藏傳佛教)主張透過兩性交合可以發起甚深的禪定乃至有大神通,你就知道他的說法不如實啊!由於眾生不了知這個結果而被(藏傳佛教)男女雙身法所籠罩,所以他們不僅大量的捐輸錢財,並且與之(喇嘛們)行淫,所以就使女眾失身(失去貞節)了!乃至於他們處於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境界當中,說之為報身佛,也就是成就了大妄語業!這正是學佛人的悲哀啊!由此可知,六識論是無法讓人成佛的(因為都不離六塵境界)。

那我們現在就來探討八識論,它可以讓人實證三乘菩提,可以讓人家得到究竟佛啊!那我們可以從三乘菩提:聲聞菩提、緣覺菩提、佛菩提來分別探討。聲聞菩提是 佛的弟子以四聖諦為主旨,以四念處觀為觀行的法門,以八正道為實施的方法,進而觀察蘊處界,了知蘊處界虛妄以後,就把我見、疑見、戒禁取見斷了,成就了初果人;乃至於將我所執、我執斷盡,成就了四果的阿羅漢,所以他可取證無餘涅槃;未取證無餘涅槃的時候就可以證得有餘涅槃,所以他們證得兩種涅槃。那緣覺呢?他們是透過十因緣逆推,從生老病死憂悲苦惱等,往上逆推到名色的部分,他思惟:「究竟名色從何而來?」思惟的結果:因為另有一個識!這個識就是入胎識。由於這個入胎識能夠入胎、住胎、出胎,所以使得名色增長。(然後依十二因緣滅掉我見、我執)所以緣覺與聲聞菩提一樣,都證得兩個涅槃,一個是有餘依涅槃,一個是無餘依涅槃

那佛菩提呢?也就是透過參禪的方式,用見聞覺知心往離見聞覺知的方向去找到第八識,所以就證得了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由於有了總相智,然後修別相智,于別相智圓滿之後,就轉入到了初地;于初地滿心的時候,就可取慧解脫而不取證;也就是說他如果要取證無餘涅槃是可以的,同樣,他也可以證得有餘涅槃,可是菩薩不取證,所以繼續留惑潤生;到了三地的時候,快滿心時,他就修四禪八定、四無量心、五神通,可以取證俱解脫而不取證,還是繼續的留惑潤生;到了六地可以證得滅盡定,可以取證無餘涅槃而不取證;到了七地的時候,祂可以念念入滅盡定;(因為)這時候的心非常寂靜的結果,所以想要入涅槃;這時佛就出現了,傳授七地菩薩一個三昧,這個三昧叫作:引發如來無量妙智三昧。這個三昧勝過菩薩以前所有修學的三昧,所以菩薩就樂於修學而不取證無餘涅槃(轉入八地繼續修行)。

然後到了等覺的時候,一百劫修相好:無一時非捨身時,無一處非捨身處,所以不管內財、外財,祂都布施。布施的結果,百劫圓滿之後就上升到天上;到了天上,祂觀察人間的因緣,於人間的因緣成熟以後,祂就誕生人間,於菩提樹下一手按地明心,接著夜睹明星眼見佛性,就成為四智圓明的究竟佛!這就取證了無住處涅槃啊!所以從這邊可以告訴我們,佛菩提可以取得四種涅槃,聲聞、緣覺有兩種涅槃;這也告訴我們,唯有八識論才能夠讓人取證三乘菩提,也能夠讓人取證無住處涅槃啊,也就是成就究竟佛。所以從這邊可以告訴我們,八識論才是 佛的正法,六識論不是 佛的正法

接下來我們做個總結:六識是六根與六塵相接觸而出生的法,本身是虛妄法,不是真實法;祂是有境界的,因為有境界就不離受陰、想陰與行陰;然而因為六識論(被合理化)的關係,就使得(藏傳佛教)男女雙身法得到了合理化與正常化;因為得到合理化與正常化,卻無法使人親證三乘菩提,所以,六識論無法讓人證得三乘菩提,也無法使人成為究竟佛!唯有八識論才可以讓人證得三乘菩提,成為究竟佛,所以第八識才是佛的正法八識論才是佛的正法;六識論是相似佛法,不是佛法。限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裏,下一個單元由余正偉老師講 《雙身法佛法》,內容非常精彩,敬請各位期待,阿彌陀佛!

三乘菩提綱要與影片連結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