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2,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三乘菩提綱要第50集
由 正偉老師主講 :「雙身法佛法-上集」

第50 集:雙身法佛法(上)

──修雙身法藏傳佛教不是佛教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在前面一集,正光老師為各位介紹了佛法中的六識論與八識論,並且為各位證明了世尊住世時,從一開始初轉法輪的《阿含經》,到最後入涅槃前的《大般涅槃經》,佛所教授我們的都是八識論,也就是我們人有八個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與真如阿賴耶識。從最早的時期,佛說“意、法為緣生意識”,“非我、不異我、不相在”,“涅槃真實,有本際,非斷滅”,一直到了三轉法輪,為我們詳細的解說真如如來藏的總相智、別相智、以及成佛的一切種智。

三乘佛法裏面的一切法道,全部都是由真如(第八阿賴耶識─如來藏)所出生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其實都是如來藏的妙功德性(詳見《楞嚴經講記》,台北.正智出版社)。反過來說,如果因為自己無法證得第七末那識與第八阿賴耶識,就污蔑說:「佛只說過人只有六個識,第七識和第八識是佛方便說。」甚至說為是後人偽造的,這樣子就會使得佛法成為外道的斷滅論,產生了無量無窮的過失,也就會像太虛大師所說的「使得佛法變得支離破碎了」;而且自己也因此犯下了謗 佛、謗法的最重罪,自己都還不知道!所以 佛所說的完整的佛法,以及我們實際上可以去證得的,就是人有八個識,每個識都有自己的功能差別;前面的七個識是妄心,因為祂們是由第八個識阿賴耶識所出生的。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第八識阿賴耶識,這就是我們的真如、 如來藏

今天我們所要講的題目則是:雙身法佛法。也就是(藏傳佛教)男女雙修行淫的這個法,它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在開始內容之前,我們先來唸兩段所謂佛門(藏傳佛教)中大師的著作,給各位聽聽看。雖然很難唸,但還是要讓各位知道事實的真相。第一段:【一個男人變得有多熱情,一個懂得技巧的女人就會以同樣的熱情摸他、抱他、向他展示乳房,並使得他陶醉得連文字都難以言傳;她呻吟不斷的吻,而男人對準她的胸部及下半身擁抱她,以完全陶醉的方式裸裎相對,拋棄了所有的羞怯,以燃燒的熱情、性感的臉;她看著他怒舉的陽具,用手撫摸它,讓他醉倒吧。】

可能各位很難相信這是一個佛門(藏傳佛教)中號稱大師級的人物,所寫出來的著作與提倡的實修法門。書上介紹這一位法師說,他曾經幾次在大辯經的法會上辯才無礙,連著名的辯經師與首席教授,都曾經被他辯駁得啞口無言。也許各位會認為:「那只是一個特例吧?」那我們就來看看下一則,這是一位教派的領袖,名聞世界:印度佛智所撰《文殊聖語》。這本書裏面提到:【我們的身體結構與四大,即使是在凡夫的層次,在睡覺、打哈欠、昏厥與性高潮的時候,也會自然的體驗到明光的微細層次,這顯示我們自身具有可以進一步探索的潛能。在這四種狀況中,進一步發展最佳的機會是性交。】

他還說道:【依據《密續》的解釋,樂的經驗得自三種狀況:一是射精,二是精液在脈中移動,三是永恆不變的樂,《密續》修行利用後兩種樂來證悟空性。】聽到這邊,我想請大家想一想,覺得以上的說法是正確佛法的修行,請舉手;覺得這不是佛法法門的,請舉手。這種借由男女的性行為,想用異性的身體,藉由性行為中種種的覺受來幫助自己修道的方法,其實在很早之前,在佛世之前就已經存在於印度教的教派當中,想要用這個方法達到與大梵合而為一的境界。對佛教來說,這種法(是佛陀所破斥的)叫作外道法,它不是佛弟子所應該修學的;修這個(藏傳佛教雙身法也不能夠使我們斷結證果,它不能使我們證得在解脫道當中四向四果的任何一個果證(反而會落入五陰中而永遠無法斷我見),而這個(藏傳佛教)男女的雙身法也不能使我們證得菩薩五十二階位當中的任何一個階位。

兩千五百多年前,世尊在世的時候,為我們解說了三乘佛法,也就是解脫道與佛菩提道。在初轉法輪的時期,佛陀先為弟子解說聲聞道和緣覺道,弟子依止 佛所說的教法,而能夠證得初果、二果、三果、四果,能夠除去我見、我執,斷盡見惑與思惑而成就四果阿羅漢,有能力不在三界之中出生,而進入涅槃。到了二轉法輪與三轉法輪時期,由於弟子對於自己能夠證涅槃、能夠解脫生死,已經不再有所疑惑,也生起了對佛、對法、對僧團的大信心,所以 世尊開始教授佛菩提道,告訴弟子們唯一佛乘的道理,使得大部分的弟子都能夠迴小向大,不但以涅槃為目標,而且更要以成就圓滿佛道來發願。所以,佛在世的弟子們,有的可以證得解脫果,有的能夠證到大乘見道,有的可以入初地,有的可以成就八地等等,也就是佛弟子依止著 世尊所傳授的三乘佛法─二主要道─來修行、斷結、證果。三乘是聲聞乘、緣覺乘與菩薩乘,二主要道就是二乘的解脫道與大乘的佛菩提道。

佛入滅以後,漸漸的,弟子們或者入涅槃,或者追隨 佛往他方世界;,住持在這個世界的聖弟子很少,僧團中賢聖僧逐漸的凋零,斷結證果的正法也逐漸消失,於是(聲聞解脫道)就進入了所謂的部派佛教。部派的山頭林立,百家爭鳴,佛法漸漸變成了一種無法實證的玄學;要證得聲聞菩提初果乃至於四果變得越來越不可能。而修學佛菩提道的弟子們,大部分是屬於在家眾;願意住持在這個世間的勝義菩薩也越來越少,他們從 佛滅後,一開始就不能苟同那些只選擇宣說二乘法的聲聞僧團,所以在(五百結集的)七葉窟前,他們喊出了“吾等亦欲結集”。但是由於在家菩薩分布在各行各業,各有世間的身分、工作與業務,他們並沒有像聲聞僧團一樣有固定的組織和供養,這些菩薩後來變成了小團體的弘法,有一些大菩薩則遠走到印度各地,特別是在印度的南方。這一些散播在各地主持大乘菩薩法的小團體,雖然與(聲聞法的)十八部派共存於當時,但是菩薩們僅能自保,度化少少的有緣人,這也就是後來被龍樹菩薩稱為各地的“瑜伽師”。

(聲聞)部派時期,由於賢聖僧人數漸漸的減少,解脫證果的法也逐漸消失,再加上此時印度教婆羅門教的教派勢力越來越大,這些印度教的教派其實一直都是與佛教共存,在民間一直是最大的宗教。(聲聞佛教)部派的僧眾就開始引入印度教中各種的教法,例如像眾天的事奉、咒語等等。又例如像“俱緣思想”(prasangika),這個本來是印度教奧義書裏面的一種思想,一種方法論,一種辯論的方法,專門在對方的理論上去找出缺點而不必提出自己的見解,這樣子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沒想到這種方法論被引進(聲聞)部派佛教以後,卻成為一種神兵利器,可以縱橫在這一些沒有實證、沒有正確知見的人群(聲聞凡夫僧)當中,後來竟成為傷害佛門中最深重的應成(派)中觀思想,連在兜率天宮的 彌勒菩薩在《瑜伽師地論》裏面,為了這件事情都有很長的篇幅來導正佛弟子這個思想錯誤之處。至於後來(聲聞凡夫僧)佛護論師全面採用這種思想,當作是佛法中的第一義諦,這已經是很後面的事情了。

漸漸的,印度教派中坦特羅思想與教法(男女性交的雙身法),也叫作譚崔思想(tantra),也開始被引入(聲聞)佛教(而且後來漸漸滲入大乘佛教凡夫僧中)。坦特羅思想的核心,簡單來說,是說眾生的本性如同時間之獸,它沒有起點也沒 有終點,透過很多的行為,例如(藏傳佛教)男女交合的性高潮可以體悟到這個本性。我們來看一些印度坦特羅思想的圖片,各位就會比較清楚。坦特羅思想很快的就被一部分無法證悟第八識和第七識的佛弟子所採用,認為說我們的意識心就像這個時間之獸一樣是不會斷滅的,是常住不壞的;並且也漸漸的將這一個坦特羅(tantra)的修行方法,也就是男女雙修法門引入了佛教

為了要能夠融入佛教,所以開始有了一股新的思想,將坦特羅的思想、坦特羅的實修方法再加上世間諸般學問,像地理、風水、冶金之術、繪畫、藝術等等等,轉寫為佛教中的《密續》。書中的主角呢,也由原來的梵天、毗濕奴跟他的妃子們之間的嬉戲,轉變成為「佛陀世尊」與「佛母」們之間的男女交合。例如《密集本續》,最早可能在西元初,也就是龍樹菩薩之前的時代就已經出現了;這本書在中國宋朝的時候,部分被翻譯成為中文,叫作《一切如來金剛三業最上秘密大教王經》,被(不知究裡的編輯群)收入大藏經裏面。後來的中觀師們因為不明白解脫道的道理,也無法實證第七識與第八識的存在,所以就越來越信受這種坦特羅式的佛教; 又因為坦特羅的這種修行方法根本完全違背了 佛所制定的戒律,不論是五戒十善、解脫道的出家戒,或者是大乘道中的菩薩戒,坦特羅的修學方法都是違犯了其中的重戒,譬如說邪淫戒、妄語戒,甚至是殺生戒、偷盜戒、酤酒戒;所以行坦特羅修行的佛弟子,必須在聲聞乘、獨覺乘、菩薩乘三乘佛法之外再立一乘,而且要表明這個新立之乘超越了原有的三乘佛法,高過了三乘佛法,也高過了 釋迦牟尼佛所說的佛法,所以必須冠上“秘密”這個字,稱為秘密的佛法,也就是說,在 世尊所傳授的二乘法(Sutrayana)以及般若波羅蜜多大乘法(Pramita)之外, 另外成立了一個新的派別:金剛乘(Vajrayana),或者叫Mantrayana。

這些有別于傳統三乘佛法的新「佛法」,依著它們的內容與時代,又被分成四個部分:作部、行部、瑜伽部以及無上瑜伽部,而坦特羅佛教著重在第四個部分。第八世紀的(六識論)中觀師寂護,就曾經邀請了坦特羅佛教盛行的地方─烏金那國的蓮花生─一起入西藏弘法,這就是代表了(六識論的)中觀學派與坦特羅佛教的融合;而寂護的弟子獅子賢,以及再傳的弟子們,在這些中觀師的著作當中,更是將佛教(凡夫僧)的(六識論)中觀與坦特羅的行法作了進一步的結合。

一直到了十一世紀,這種(六識論的)中觀派和坦特羅思想的結合,在學術上被視為印度佛教中最後一次大型的運動;最後一位箇中的高手叫作護無畏,在西藏,他甚至被當作是「阿彌陀佛」的化身而受到崇拜。最後一個教法的系列,就是時輪金剛教法(Kalacakrayana);它宣稱這個教法是 佛陀在馱那羯桀伽(Dhanyakataka)這個地方所傳授宣說的,完全將本來是在印度教裏面坦特羅性力教派的法門搖身一變,到這個時候就變成了 釋迦牟尼佛所傳授的秘密法門;而這樣子結合後的思想,主導了後來的西藏佛教。(六識論的凡夫)中觀師們同樣也成為坦特羅佛教中的大師,例如像毗魯巴Virupa,他本來是佛教那爛陀大學裏面的一分子,但又是《愛欲夜摩利經》的註釋家,也是坦特羅「佛法」(譚崔)的實踐者;他秘密的修行喜金剛法,與「無我母」修雙身法性交。甚至連龍樹菩薩也被說為是坦特羅佛法的大祖師,因為有一本非常重要的論著叫作《密集五次第論》,就被說(謊指稱)為是龍樹菩薩的著作。

這種新出現的坦特羅佛法藏傳佛教),它的特色一定承襲著印度教的重點,也就是非常重視祭祀禮儀,想用有形的、通俗的、複雜的儀式來取代過去「抽象」的般若思想;雖然在佛教裏面本來就有一些這種儀式,但那是世俗法,是為了誘導大眾進入佛法的一個方便手段,它的本身不是道;可是到了坦特羅佛法(譚崔)時期,神秘複雜的儀式本身就被說成是:只要我們透過實踐這樣的儀式,身口意三密合一,不用修六度,不用修智慧,不用累積福德,不用漫長的菩薩道修行過程,就可以使人剎那之間轉變像本尊佛菩薩一樣,所以叫作即身成佛。舉個例子,在《如意輪總持續》中,講說這個法的男性要在睡覺之前想像自己的身體就是嘿魯嘎,也就是佛陀的身體;然後就這樣子沉沒在空性當中,也就是入睡了;當他醒來之後要把周圍的環境看成是佛的清淨壇城,然後朗誦皈依文以及發願文之後,要想像自己就處於、就好像佛陀正在和他的配偶瑜伽女正在男女交合的極樂狀況,說這樣子的(譚崔)性交就是最高的幸福大樂。

再舉個例子,在《喜金剛本續》裏面,中文譯本叫作《大悲空智金剛大教王經》,這一本密續一開始就講到了佛陀喜金剛和佛母正在性交,在性交中得到了空性的禪定,用中觀派的哲學─六識論的哲學─當作是禪定理論的基礎。修這個法的人呢,他得要觀想他的面貌是喜金剛,是十六歲的青年,他的周圍有八位天女,他自己正在和東畢天女交合著,而其他的天女圍繞在旁邊,唱著金剛歌,讚頌他(性交)的行為。歌詞的內容是講說,讚揚吃、喝、調情、作愛等等;然後講到這一位行者他拋棄了一切的分別心,不去想像任何事物,拋棄了貪欲、虛妄、恐懼、忿怒、羞恥以及睡眠;講到在這樣的交合當中,雙方在性交的興奮與經驗(中)流下的男女淫液被叫作明點,被叫作菩提心,被叫作紅、白菩提。說淫液是世俗諦,而性交中的大樂則是勝義諦。最後還說到了:一個行者應該不斷的要用這種方式修男女雙身法,才能夠和真實諦相感通,所以一位男行者他應當要在一切的日常生活當中始終想念著他的無我母,也就是他的交配物件;因為在性交當中所體會到的自然歡樂、大樂(Sahaja),就是空性,就是正覺,就是有情眾生生命的根源;宇宙就是這種大樂構成的,有與無的顯理也是由它而生的。而這樣的修行方法,一開始是要由這位行者的師父先和這位女性行淫修(譚崔)雙身法,然後把流下來的淫液交給徒弟品嚐,再把這位女性交給徒弟,然後徒弟再和這位女性行淫;師父還會告誡他:「你應該當要記住這一個偉大的大樂幸福,直到證覺成佛。」我們今天前半部(雙身法佛法)的課程,先為各位介紹到這邊,也請各位仔細的思考看看:這到底是不是佛說?

三乘菩提綱要與影片連結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