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7, 2018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三乘菩提綱要第51集
由 正偉老師主講 :「雙身法佛法-下集」

第51集:雙身法佛法(下)

──修雙身法藏傳佛教不是佛教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阿彌陀佛!

今天我們接著上次的內容,繼續來為各位講說“雙身法佛法”的第二個部分。上一次我們講到了:坦特羅(譚崔)原本是印度教中的一種方法,滲透、進入了佛教,在這種行法當中,他們相信要在性交中去體悟到真實的本心;然後呢,先由師父跟女弟子行淫,行淫完之後把流下來的男女淫液─紅白菩提─放在男弟子的舌頭上,師父就把這一位女眾交給徒弟,再讓男女徒弟彼此開始行淫;師父還會告誡他:這就是偉大的大樂幸福,要直到他證覺成佛,都要在這個大樂幸福當中。在《一切如來真實攝持續》裏面,(譚崔佛教)甚至提到了要男女輪座的雜交,以及與野獸女或者是夜叉女之間的交合。

聽到這兒,各位認為到底這樣的(譚崔佛教─傳到後來成為現代的藏傳佛教)男女雙身法,是不是真的佛法呢?心中是不是已經有了明確的答案了?我們可 以很確定的是:這個法不是 釋迦牟尼佛所傳授的佛法,它的內涵也違背了 世尊所交代的戒律。所以坦特羅(譚崔)佛法,雖然它自己說它是獨立於三乘佛法之外、高於三乘佛法,它除了有自己的經續和論著之外,還施設了自己的戒:十四根本墮戒,認為它超勝了三乘佛法當中(的戒律),所以它不受三乘佛法戒律的約束。

接下來,我們先從解脫道說起。解脫道的修證,總共分為四果、四向,也就是四雙八輩。能證初果位,在解脫道中就算是聖賢之人;若不能證得,就是凡夫。初果的證得是以斷三縛結為條件,二果的證得是以斷我見加上薄貪瞋(為條件),三果的證得是斷盡五下分結以及發起初禪為條件,四果的證得是以斷五上分結,也就是斷盡見惑與思惑為條件。那我們來看看(藏傳佛教雙身法的修行。(藏傳佛教)不論是自己一個人用觀想明妃的方式,想像自己和女子交合,然後一樣一樣的想像清淨的脈輪生起大樂;或者是以真實的行為一邊自淫而一邊觀想與明妃交合─只要不使精液洩露─這個叫作法手印。或者是男女雙方真槍實彈上場,甚至是一位男生配上八位女生的輪座雜交;在《密續》裏面還提到人獸雜交,或者是人與夜叉女、修羅女的交合,都是一樣的道理。

藏傳佛教雙身法從開始到結束,都是用自我的意識心去體會種種的覺受,完全在自己的意識心上去體驗自己所生的內相分,有為有相的境界法,不離識陰;把境界法中所生起的覺受,當作是真實的大樂,這正是用“我”去體會“我所”,以我執與我所具足的和合運作作為它的目標;這樣的想法與做法,正是我見熾然,為外火與內火所燒烤,我見並未因此而淡薄,也更不可能因此而滅除;更何況以身體強烈的覺受為依止,只會增長身見的執著,所以身見也不會因此而淡薄、斷除。這樣子,就算是(藏傳佛教雙身法的行者真的能做到二六時中都在這個交合、性交的大樂之中,離二乘初果的斷我見卻是越來越遙遠;就好像說,想要熄滅大火卻抱著薪材投下去,慾火尚且熄不了,更何況是身見、我見要斷除?這是永遠做不到的!所以二乘的初果和初果向,也就永遠不可能證到;無法證得初果,就不可能得到二、三、四果。

在慧學方面,身見、我見斷不了,就不可能斷五下分結,更不可能斷五上分結(三果與四果的實證就不可能實現)。再來,男女淫欲之法只存在於欲界之中;而且在欲界天中,越往上的天,則男女的淫貪就越淡薄;到最後僅僅是握手而笑、相視而笑,已經沒有男女二根相交的事情了。而欲界法是越往下,淫欲越粗重,例如夜叉、畜生道的淫欲最為粗重。那各位來想一想:一直讓自己在二六時中保持著淫樂的粗重覺受,這是欲界哪一個層次的法呢?(藏傳佛教雙身法的行者,日日夜夜都在觀想這個深重的淫樂,未來又會往生到哪一個地方去呢?到了色界,沒有男女之相,也沒有男女之事,無色界甚至連身根都沒有了;就算(藏傳佛教雙身法行者真的做到了四喜四空具足的發起,也只是將欲界法發揮到最極致最粗重,根本和色界、無色界、甚至是欲界的清淨天境界都互相違背,那這個(藏傳佛教雙身法究竟是屬於三界中的哪一界呢?修(藏傳佛教雙身法的人,常常說自己未來要往生到銅色吉祥山、烏金淨土、赤色淨土,說那個地方的大地是如同被火燒過一樣的紅土,在那個地方的人常常實行著(藏傳佛教雙身法交合的事情,那個地方的女子美豔、男子粗魯,性好男女之事;那各位判斷一下:這又是三界中的哪一界?一定是欲界嘛!那是欲界的什麼地方呢?這樣子明白了嗎?

聲聞的二果叫作薄地,是說對於欲界愛已經淡薄了,初品與中品的欲界貪已經不再現起了;到了三果則是完全斷除了欲界愛,所以初禪會不求自得,有了初禪之後才有能力求證二、三、四禪。讓自己常住於男女雙身淫樂的境界當中,這樣正是跟聲聞二果與三果相違背,所以它(的淫樂覺受)不會是二果或三果的境界。而且(藏傳佛教)不但不斷除欲界愛,反而長時間的沉醉在淫樂之中,那不但初禪發不起來,連未到地定、欲界定都與這個深重的淫樂法相違背;尚且無法遠離欲界,那色界的二、三、四禪,無色界的四空定,跟這一個(藏傳佛教雙身法就更不相關了。所以呢,這個男女雙修的(藏傳佛教雙身法在定學上面的位置是在哪邊呢?

再來看看戒學。二乘法中特別重視嚴守佛戒,如同守護自己的眼睛,不可以有方便;如尾生之信約(不移的信約),寧可捨身來守護淨戒,這一點在《阿含經》中的記錄有很多。二乘法的戒律當中,不論是五戒、十善、八關戒齋、式叉戒、沙彌沙彌尼戒、比丘比丘尼戒,都把邪淫(或邪淫)列為不可懺的重罪;一旦具足犯了,那就是重戒成立,叫作斷頭罪;要懺摩得到清淨,很難。那麼修(藏傳佛教雙身法,讓自己二六時中都沉醉在男女的淫樂之中,有犯意、有犯行、犯行也具足成就,這是不是極重罪成立呢?

雖然坦特羅佛法藏傳佛教)說只要不出精就不算犯罪了,但是這個說法符不符合 佛所說的呢?我們來看看一個戒經裏面有關的 佛的裁示:有一位在家施主,施主的兩個小孩和畢陵尊者很投緣,平時畢陵尊者來托缽的時候,兩個小孩常抱著尊者的腳玩耍;有一次兩個小孩被賊人偷走了,正好畢陵尊者來托缽,施主夫婦就哭著把這一件事告訴了尊者,尊者聽了之後笑著說:「不要緊,不要緊,到後面的房間去找一找就好了。」然後尊者就用天眼看到了賊人正帶著這兩個小孩,在恒河上要坐船逃離,於是畢陵尊者就使出了神足通,轉眼之間就到了船上;兩個小孩一看到師父來了,就很高興的如同像往常一般就抱著師父的腳遊玩,於是尊者又瞬間順勢的把這兩個小孩子帶回家中的房間,最後施主很高興的就在房間裏面找到了兩個小孩。

但是這一件事情被僧團中少欲知足頭陀長老知道了,認為賊人把小孩偷走,而畢陵又把小孩偷回來,這樣子畢陵違犯了偷盜戒,為此舉行羯磨。於是 佛就問畢陵說:「當時你是懷著怎樣的心去做這件事呢?」畢陵回答:「我是以慈心去取回小孩,並沒有起偷盜之心。」於是 佛就判決,那這樣子畢陵不算違戒。所以違戒與否,最重要的是起心動念,因此(藏傳佛教雙身法的修行,在二乘的戒律中已經是具足的犯下了邪淫的不可懺重罪(因為他們是刻意起心動念要邪淫的)。就算是在菩薩戒裏面─菩薩戒又叫作菩提心戒─起了故犯之心,就已經是犯罪了,不管是用觀想的明妃,或者是真槍實彈的來行(藏傳佛教雙身法,都是違犯菩薩邪淫的重罪;在經上說,就算是修證到三賢十地,犯了這樣的重罪,也是一切盡失啊!所以這件事情不可不慎重再三。

在大乘的佛菩提道當中,菩薩的修行分成五十二個階位,最初的十信位修足對真如如來藏的信心具足,相信自己身中一定有這個真如如來藏;初住到六住是外門修集六度波羅蜜多,七住悟明心性,得證如來藏;三乘經律中,無論哪一本經典,佛都沒有開示說要用(藏傳佛教雙身法的方式來利益眾生、建立福德。世尊只有一再的告誡要止息殺、盜、淫、妄諸業,這一些罪業在世間法上尚且有大罪,在佛法中更是重罪,犯了就會造下未來要長久出生於三惡道裏面的不可愛異熟果,如同漫漫長夜無有光明。

行者守護這個不邪淫戒,應當要像守護自己的眼睛一樣。從初信位到六住位,修學(藏傳佛教雙身法,都違背了 世尊所交代的菩薩六度,它純粹只是惱害眾生、破壞淨信之法。而菩薩的七住位證悟如來藏的先決條件,也是戒定慧滿足,以菩薩的六度萬行為前導,才有機會在善知識的幫助之下,悟明心性──破本參,證得真如第八識阿賴耶識。如果不能夠悟得如來藏,就一定沒有辦法進入內門修六度萬行,接下來的十行位、十迴向位、十地,都不可能達到。

藏傳佛教雙身法能不能夠讓我們證悟如來藏呢?(藏傳佛教雙身法的修證,始終都是在意識心領納觸塵、法塵相上面,起深沉的覺受,頂多就是在這個覺受上面去領納我們的覺知心乃是靈明覺了之性;縱使能夠做到在受大淫樂的同時也能常寂常照,仍然是妄心的細分──意識心微細的部分;祂還是意識心,祂不是真如。坦特羅(tantra)假佛法背後的哲學基礎,雖然也有主張在行(藏傳佛教雙身法的時候去體悟如來藏,但是終究是找不到如來藏,所以呢,只好錯以意識、意根、妄心的細分,當作是如來藏

我們來看一下一位 宣稱已經證悟如來藏的教派領袖所說的話,在他的書上這樣子講:“如果禪定只是在傳授本覺之後繼續讓它流動,我們又如何知道什麼時候才是本覺,什麼時候不是呢?我問過某某仁波切這個問題,他簡潔的回答說,如果你是在一個不變的狀態中,那就是本覺。如果我們不用任何的方式去支配、操縱或執著,我們的(覺知)心只是安住在純淨本有覺察力的不變狀態中,那就是本覺。如果我們有任何的支配、操縱、執著,那就不是。”這一段話正是掀出自己的狐狸尾巴讓別人看。真如無知無覺,沒有純淨,沒有覺察,六入不會。我們的妄心也無法安住在純淨本有覺察力的不變狀態中,因為妄心的本身就是不斷地在改變。從這一段話,就曉得這師徒二人都錯把妄心的細分當作是真心如來藏,最終還是落回了意識心中(未斷我見)。所以坦特羅(tantra)假佛法裏面,不論是主張六識論還是主張八識論,它們的實質都沒有辦法證悟第七識和第八識;又因為重罪障道,所以不可能和如來藏相應。

到這一邊,我們可以得到一個結論,就是(藏傳佛教雙身法的修行,與解脫道相違背,與佛菩提道也相違背。不但如此,因為(藏傳佛教雙身法的修行 已經犯下了世、出世的重罪,未來還得要往生於三惡道中;所以想要藉由(藏傳佛教雙身法的修證,來求證二乘初果或者大乘的證悟,都會因為重罪障道的原因而無法做到。修習 (藏傳佛教雙身法的人,常常喜歡說自己的這個法獨立於三乘佛法之外,乃是 佛只對具緣弟子的秘密傳授。

這一句話有沒有可信性呢?除了前面的理證、教證,我們再來看一看 佛出生於人間,先後說法用三轉法輪來度眾(的實情):先說解脫道,再說佛菩提道;先教弟子證得解脫生死的能力,再迴小向大求證圓滿的佛菩提道。三轉法輪的教法前後一貫,相互呼應,由淺入深,毫無滯難的地方;無智之人(達賴喇嘛)不解佛意,就會說 世尊前後法教有所違背。如果能夠值遇善知識為他解說,他才知道原來所有的佛法都是以真如實相心為貫穿之繩:在阿含時期,為眾生隱覆說如來藏真實、常住、清涼、本際的道理;到了二轉法輪,為眾生說證悟如來藏總相智與別相智;最後三轉法輪,則為眾生說如來藏中細微的一切種智的道理。由凡夫位至阿羅漢,到地上菩薩、等覺大士、妙覺大士,乃至於成佛的修行,世尊都完整的宣說,無一遺漏;如此化緣圓滿,才能夠入大般涅槃,所以三乘佛法就是唯一佛乘。然而(藏傳佛教雙身法的修行,從一開始到最後的結果,全部都與解脫道相違背,與佛菩提道相違背,與三乘佛法完全相抵觸,這會是 世尊所秘密傳下來的法嗎?

不但如此,在《楞嚴經》中 世尊也已經預記了:在佛入滅之後,將會有這樣子的邪法壞我的佛法。真正的秘密法門,乃是如來藏真心與妄心不同的這個秘密,也就是大乘佛法實證如來藏的秘密;(這個實相的祕密)甚至是不共於二乘解脫道,只有對六住圓滿的(菩薩)弟子宣說指引。那這個秘密到底是什麼呢?就是如來在靈山會上拈花微笑,唯有金色頭陀迦葉能夠了知的秘密。

在這兒,我們必須要呼籲所有的佛弟子盡速的離開 (藏傳佛教雙身法,不要被它外層的糖衣所迷惑,在糖衣裏面裝的是鋼刀利刃。在家弟子修行這個法,尚且是違戒的地獄重罪,更何況是出家法師!我們曾經親耳聽到佛教用品店 的老闆說:「(藏傳佛教雙身法的銅像,很多都是被出家師父給請走了。」請問:出家師父把(藏傳佛教雙身法像放在禪房中,到底是要做什麼呢?想到就不禁令人腳底發涼(佛教的前途岌岌可危)。最後我們來唸一則 2006年發生在臺灣的(藏傳佛教雙身法醜聞報導,是一位佛門女尼,被一位住持活佛性侵害。在媒體上的報導:

【他將女尼推倒在床,強壓在她的身上,露出性器官想強暴她,女尼哭著回憶說:“他簡直是禽獸,我愈掙扎,他就愈興奮,甚至前後抖動,似乎很享受那種感覺。”】這一段尼師的自白,當時新聞非常的大,是真是假,就由各位觀眾自己判斷。這樣的事情不是現在才有,在中國從元朝開始,明朝、清朝一直 到明初、到現在,始終都在發生。各位仔細地想一想,這樣的事情真的是佛教修行的法門嗎?如果是的話,又為什麼會出這樣的事情?想清楚了,我們就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今天的課程當中,為各位講說了(藏傳佛教雙身法佛法的第二個部分;請各位聽完之後仔細的去思考,可能這一段會對各位造成很大的震撼,也可能過去各位就是在實修這個法門,或者很仰慕這個法門,請將它跟 佛陀所說的三乘教法─三乘的戒定慧─拿來比對:這個法究竟是不是佛法?那麼今天我們的課程就講到這邊,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三乘菩提綱要與影片連結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