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1, 2018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三乘菩提綱要第53集
由 正偉老師主講 :「禪宗以證悟如來藏為標的」

第53集 禪宗以證悟如來藏為標的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在前面一集裏,正偉法師已經為各位宣說了大乘的入道見道就是親證如來藏阿賴耶識,而成佛也是依止著阿賴耶識。我們也瞭解了 世尊所說的佛法,從解脫道到佛菩提道,由頭至尾就是以真如如來藏來貫穿整個三乘佛法。二乘解脫道所入的涅槃就是滅盡五陰、十八界,滅盡妄心七轉識,而只剩下如來藏獨存的境界;說是境界,實在是無所境界,這就是入涅槃。但是阿羅漢只是斷盡了一念無明的見惑與思惑,至於無始無明上煩惱的部分,則是不證也不知;所以解脫道在整個佛菩提道當中,只是一個很小的部分,一個方便道。真正的成佛之道─要成就圓滿的佛果─滅盡一念無明,也滅盡無始無明。在整個佛菩提道中最重要的就是唯一佛乘的中心宗旨,也就是要證悟真如如來藏,然後轉依真如清淨的體性,一一親證真如如來藏的總相智、別相智;由真見道轉入相見道,然後圓滿一切種智,也就是親證、轉依如來藏的一切種子;這就是成佛之道,就是唯一佛乘之道。可以說,就是完全在如來藏的體性上面用功。

然而在我們還沒有證悟如來藏之前,要怎麼樣去尋找能夠讓我們證悟如來藏法門呢?雖然 世尊因應不同眾生的根性,傳授了八萬四千法門;但是每一個法門都是指向如來藏,門門都有可能親證如來藏。能夠證得真如的方法,就是菩薩六度波羅蜜中的般若度,這個就是屬於真正的禪法。念佛法門有念佛的禪法,修定有修定的禪法,華嚴觀有華嚴的禪法,唯識觀有唯識的禪法,這一些禪法統稱為如來禪。如果已經修行到六住位圓滿,該具有的智慧還有大乘了義正法中的福德,以及粗淺的欲界定、未到地定的定力都已經具足了,在這種情況之下,所差的就只是親證如來藏。那麼,能夠讓我們證悟如來藏,直指心性的教門就是 世尊特別為了具緣的弟子所教導的教外別傳──禪宗法門。由於這個法門,是專門針對前面所說的各方面條件都已經具足了,已經進入了菩薩六住位了,世尊所傳下的這一個特別的禪宗法門,就是可以指示六住位的菩薩,親證如來藏而進入七住位的善巧法門

那麼大家都知道,禪宗法門的起源(文字)記載在《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裏面;可惜在中國已經失傳了,要從日本回傳回來。這本經的說法因緣,是在 世尊已經接近涅槃之時,向著拘屍那城前進;世尊說,我今日涅槃時間已到,你們對法有所疑者,一一法皆可提出來問,不要再遲疑了。這時候大梵天王─也就是初禪天之天主─向前奉獻了妙波羅花,退坐一面;此時 世尊就拈起了一朵花,瞬目揚眉向大眾顯示;大眾都沉默無語,唯有金色頭陀迦葉破顏微笑,此時世尊就說:“我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即付囑於汝;汝能護持,相續不斷。”而迦葉也奉 佛的命令,向前頂禮佛足,然後退下。這就是禪宗法門的起源。

由大梵天王鋪陳了因緣,然後 世尊親自交付這個正法眼藏給金色頭陀,並且付囑說要將這個法一直傳下去,不要斷滅。各位知道,世尊到底交了什麼正法眼藏給金色頭陀嗎?爾後,禪宗法門,這個直指心性的教外別傳,就這樣子一直傳下來,傳到中國;一直傳到今天,傳到了正覺講堂的平實導師。在經裏面,佛接下來說:“諸佛出世,為一大事,亦復為眾生也。”也就是說,諸佛所以要出世弘法就是為了傳授眾生如來藏妙法這一件大事,“諸佛密意者以言辭而不可測度,何以故?是法非思量能解,即是唯佛與佛究竟法。汝等當知,以其言辭者,則每會隨宜之法也;不隨宜之法者,則不可言說。”

這是說:如來藏是諸佛的密意,用言語思量是沒有辦法測度如來藏的,為什麼呢?因為如來藏本來就不在思量的境界中,用思量,無法瞭解如來藏。真如是佛與佛才能究竟之法,你們應當知道言語文字所能包括的,是相對的隨宜方便之法;而如來藏是絕對的,不是隨宜之法,是無法用言語文字具足表達的。接下來,佛又說:「所言密意者,如上所言,不可測度,強而宣其法體者,非因非果,非修非證,非自得非他得,非自然得非因緣得,我昔日於覺樹證悟此旨,是故言唯佛與佛究竟法。」──《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

然後大梵天王就接著說:「唯然世尊!唯然世尊!如是密意者,一切修多羅 心體也,一切菩薩證是而成正覺世尊!日兮可寒、月兮可暑,正法眼藏,終無二語。」佛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言!梵王,如是能護持。」──《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這是說,佛又開示:「所謂如來藏的密意就是像前面所說的不是語言文字所能測度的,如果要勉強宣說,到底如來藏的法體是怎麼樣的?那就是如來藏祂不是因、也不是果,祂不是中間的修行、也不是最後的果證,祂不是藉由自己就可以得到、也不是藉由別人來得到,祂不是自然無因就得到、也不是從因緣法上而得到;我釋迦牟尼佛昔日在菩提樹下所證悟到的就是這個如來藏法,所以說,只有佛與佛才能究竟如來藏法。」大梵天王馬上就接著說:「正是如此啊!世尊!這個如來藏密意就是一切法教的心體,一切菩薩都是證得這個如來藏而能夠成正覺的。世尊啊!就算太陽可以變冷,月亮可以變熱,這個真如如來藏永遠是不變的,不會有二語(不會有兩種不同的說法)。」然後,世尊就稱讚大梵天王,並且要大梵天王好好的護持這個如來藏正法

到這邊,各位是否已經能夠明白了 世尊來人間傳授的成佛之道?這個佛菩提道也沒有什麼特別複雜的名目,就是如來藏法而已,所以禪宗要開悟的內容就是這個如來藏正法眼藏。然而這個如來藏,祂時時刻刻本來存在,祂從不隱藏卻也從不愛表現,所以在經上與會的十六國的國王就對佛稟白說:“我們想起來,過去對於這個唯佛能知能見,唯佛密意的如來藏,其實世尊您每次說法都用不同的言語,不同的名言在說如來藏。世尊您不曾隱藏不說,只是我們當時是那麼樣的愚昧,不能夠證得如來藏法,所以所有真正的佛法都指向著如來藏,只 是我們的條件不夠,又愚癡深重,因此就算如來藏像大象一樣走過我們的面前,我們還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而能導引我們與自己如來藏相遇最直接的法門,就是禪宗的明心見性、教外別傳之法。

接下來,要能明心見性的條件之一,佛說道:「一切眾生雖有佛性,要因持戒才能顯露;佛性種子者,戒之實性;因見佛性而戒復全,即得成阿耨菩提。梵王當知,戒不內不外,即無漏性戒也,凡有心、情者,悉皆無不住此性戒。」──《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 佛說到了:「一切眾生都有真如與佛性,但是要以持戒才能顯露。所謂佛性的種子就是戒的實性,如果能見佛性,持戒的功德就圓滿了,這樣子就成就了無上的菩提,梵王啊!真正的戒不在內也不在外,也就是轉依如來藏本來無漏性之戒,凡是有心、有情的眾生,皆是住於這個如來藏自性戒裏面。」一個證悟如來藏的人,他不需要再去求受各種人天戒、出家戒、菩薩戒,因為一個真正證悟的人,自然就得到了佛道的最上共戒,也就是轉依如來藏的清淨妙圓體性。他知道,一切佛所制定的戒律都是由道共戒所出生的,所以證悟如來藏的聖者自然就得到了最殊勝的戒律,也就是如來無漏性戒。講到這兒,各位是不是更能瞭解佛弟子持戒真正的意涵呢?

再來,佛稱讚了大梵天王,祂為末世佛弟子的眼目,把未來護持正法的責任交給了大梵天王,同時先預記了未來會有許多破壞正法的假名善知識。佛說,在他老人家滅度以後,天魔波旬會穿著如同像佛一樣的衣服,來壞佛的正法。這些天魔的化身會欺誑新發心的菩薩說:如來在世時,只有說過二乘的九部法要,從來不曾聽聞如來說過大乘方等諸經的一句一字。也就是告訴新發心的菩薩說:“大乘非佛說,只有二乘法才是佛所說。二乘法就是成佛之道,沒有如來藏可證,第七識和第八識都只是佛的方便說。”要不然就說(大乘經典)是後來的人假造的,然後講「入涅槃就是成佛,所以阿羅漢就是佛」……,等等等等。這一類的說法現在的確已經彌漫在整個佛教界,而且積非成是,劣幣要驅逐良幣。這些都是 佛早已經預記、預說的,只是眾生福薄,還是(盲從迷信而)讓這樣壞法的情況產生了。

佛特別強調:「若有不受方等經者,當知是人非我弟子,不為學佛法出家,即是邪見外道弟子。」--《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這篇經文講到這裏,大家應該都已經明白了:佛所說的正是現在佛教界中許多披著僧衣,穿如來衣、吃如來食,但是專門破如來法的人,口口聲聲說「大乘法不是世尊說的,大乘經典是後人偽造的,沒有阿彌陀佛, 沒有觀世音菩薩,沒有如來藏,沒有真如佛性可證」等等。雖然表面上現出了聲聞的出家相,其實如來已經預先說了,這些人是天魔波旬的化身,佛弟子應當要小心。

這種狀況在佛門當中一直都存在,只是現在特別的嚴重。自古至今真正證悟的人,永遠是佛門中的少數;甚至連禪門的內部,也充斥著這一類無法證悟如來藏,反過來譭謗真悟善知識的事情。例如南宋初期禪宗裏面臨濟正宗的法,傳到了克勤圓悟祖師,克勤的弟子當中有兩位最重要,一位是大慧宗杲禪師,一位是虎丘紹隆禪師。克勤大師一生弘法,不論去到哪一個名山道場,都會空著首座的位置等著大慧來就任;而且他將楊岐方會師祖的祖衣傳給了大慧,還親自寫了《臨濟正宗記》的法脈傳承卷,也交給了大慧,這都是代表了克勤指定了唯一正宗的傳人是大慧。

後來大慧因為得罪了奸相秦檜,被流放到南方,剝奪僧籍,限制弘法;後來師兄隆禪師的弟子應蓭禪師出世弘法,大慧此時身陷南方,但是聽到師兄的弟子已經證悟而出世弘法,自己被侷限在邊地,所以就以克勤首座、法脈主傳承者的身分,造偈贊許這一位應蓭師侄,甚至將楊岐方會祖師的祖衣托人送給應蓭師侄,目的就是為了幫助剛剛出世的師侄出世弘法順利,使得正法能夠得到弘傳。而應蓭與應蓭的傳人密蓭,也對這一位師叔、師叔祖甚為敬重,這些事情在當時都沒有任何的異議。

在大慧回來之後,特別跑去了天童山,拜訪正覺宏智禪師,宏智禪師出寺,直到野亭來迎接,表示他的恭敬之意。因為雙方都是真正的證悟者,只是求悟的方法有所差異;兩個人並且約定好:誰先捨報,則另外一個人就來幫他主持後事。大慧也批評了宏智禪師所用的默照禪,容易讓人落入定境、追求定法,就如同古德所說的是“坐在黑山下做那鬼窟裏的活”;宏智禪師也不能否認,因為事實就是如此。第二年天童宏智禪師無病而終,往生前寫了遺書送給大慧,大慧也依照約定,當夜趕來為他主持後事。

這些事情前前後後,都被記錄在當時的好幾本禪宗的歷史裏面。1998年五月,現代禪出版的《本地風光》月刊,登了一篇由某位知名的佛學院教授,以學者的身分寫的文章,裏面說到大慧嘲笑宏智(的侍者)是鈍鳥,而宏智拿了一個裝著棉花的木盒給大慧;後來大慧背上長瘡,就用這個棉花來塞住傷口;棉花用光了,大慧也就往生了。結果經由查證,整個故事根本違背了當時的記錄,是一直到了晚明時節才有個人的語錄,不是正式的史書上出現的。這位教授雖然名聞佛教學術界,當時卻忽略了學術研究最起碼的「廣覽文獻」,以偏頗不實的文章八卦的視角,去污蔑真正證悟的祖師,實在是一個學術界的遺憾。

在整個求證過程中,我們發現了(一件歷史事實):因為密蓭的後人已經失傳了如來藏正法,證悟的內容也轉變成為離念靈知心的意識心,所以對於大慧祖師所說的“法離見聞覺知”無法信受,因此轉成譭謗,創造出種種子虛烏有的故事來污蔑祖師大慧。這一些都還是身披僧衣、現聲聞相出家眾所做的事情;現在看到,還是令人不勝唏噓。只因為自己無法證得如來藏,就不惜以出家的身分犯下謗師、謗法、謗佛的重罪,這不正是現在佛教界中某些人的寫照嗎?

最後,雖然前面 佛在經中已經拈花微笑,把正法眼藏交給了迦葉,但總是難悟;所以這兒,我們也不能夠無言,到底開悟是悟個什麼呢?我們就請大慧祖師來為各位開示:

【時,杲年七十,雖老,接引後進不少倦,寺中長舉竹箆問僧曰:“喚作竹箆則觸,不喚作竹箆則背;不得下語,不得無語,不得於意根下蔔度,不得揚在無事甲裏,不得於舉起處承擔,不得良久,不得作女人拜,不得繞禪床,不得拂袖便行。一切總不得,速道、速道!”】

大慧祖師問說:「佛所交給金色頭陀迦葉的正法眼藏是什麼呢?速道,速道啊!叫它竹箆,不對;說它不是竹箆,也不對。」那你說:「我知道了,它叫作竹箆,也不叫竹箆。」還是不對!「那它不叫作竹箆、又叫作竹箆」,仍然不對。人間聰明才智所能想出來的答案,就這四個了,那你究竟叫祂作什麼?其實各位可以這樣子想,禪宗的玄妙就是如來藏的玄妙,不是我們智慧思量所能及的,所以不要用個人的才智思惟,認為這樣子就可以把如來藏想出來、弄清楚,那是緣木求魚。今天的課程當中,我們為各位介紹了禪宗的起源,並且為各位證明了禪宗所要證的就是如來藏──明心見性。下一次的課程當中,將會由正德老師再用玄奘法師所證八識的內容,為各位再詳細的宣說,為各位再詳細的證明:佛法就是證如來藏

三乘菩提綱要與影片連結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