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4,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宗通與說通第101集
由 正緯老師開示:密宗(一)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今天我們繼續來跟大家講,《宗通與說通》「第七章、各宗地位略判」裏面的密宗的部分。我們在講這個章節的時候,一樣我們強調,就是說它的重點是希望大家不要侷限在一宗一派的修證,而是要全面性的修證佛法

我們接下來就先來看看密宗的背景。密宗其實是印度最晚期的佛教,它最主要是以這個「眞言」立宗,就是咒語,持咒語來立宗的,所以叫作密宗;另外一個名字叫作真言宗,真言就是咒語的意思。這個最早可以推估到西元大概是四世紀的時候,出現了專說咒法的《孔雀明王經》。這個《明王經》主張口唸咒語,內心統一,並且在嚴格莊飾的土壇裏面去供養諸尊,然後並且按照一定的儀軌去修法,號稱如此就可以產生不可思議的力量,這是當時出現的所謂《孔雀明王經》。到了七世紀——三百年後,繼續又出現所謂的《大日經》跟《金剛頂經》,形成一個獨立的宗派,又稱為「金剛乘」。這個「金剛」其實是它借用佛教的名相說是金剛乘,其實這個金剛跟我們《金剛經》裏面的金剛是八竿子打不著一邊的,差非常非常多。八世紀的後半葉,金剛乘又融入了印度教的學說,逐漸轉化了,形成所謂的「無上瑜伽密法」,強調《金剛頂經》中的「大樂」說,用大樂來修行。之後傳入西藏的密宗,就是從這裏開始傳入的。

如果我們講到了密宗在中國,據說龍智在八世紀初的時候,把密法傳給善無畏跟金剛智兩個人;那唐玄宗的時候,善無畏跟金剛智先後將所謂的胎藏部跟金剛部的密法傳入中國。那這個部分,其實在唐玄宗之前的時候,之前在唐太宗時期的時候,就已經有跡象可循了。因為帝王在成就了非常偉大的帝國的霸業之後,剩下來的一定都在想如何的去延長壽命,能夠逃得過將來死的這一關;所以在帝王的階層免不了的都會尋求一些長生不老、延長壽命的這些法門。所謂的這些密法就是乘虛而入,迎合了帝王的喜好,所以從唐太宗開始,其實就已經有跡象了,到唐玄宗時正式的傳入。當這個所謂的密法傳入中國之後,接下來就有所謂的不空法師,他是依止剛才我們說的金剛智出家,其後他也回到南印度,去蒐集一些密教的書籍;回到中國以後,專門把這些密教的書籍,翻譯到中國來、介紹到中國來。所以他在中國被稱為是四大的翻譯家,不過不空所翻譯的都是密教的典籍。那中國的密宗,在不空的時期發揚光大,許多的歷代的帝王都禮敬密宗,常常把密宗的這些僧侶,把他尊為是「帝師」。這個是由於我們剛才講的,結合帝王為了要延長壽命,然後就訴諸各式各樣的咒法,這個是有它的因緣在的。

唐代的密宗祖師,除了剛才講的不空之外,還有所謂的一行跟惠果。其中惠果是不空的傳法弟子,他也是建立所謂的「金胎不二」,也就是金剛部跟胎藏部不二理論的人。這個金胎不二的理論,後來又由惠果的弟子空海帶回日本,成為「東密」的開山的祖師。除了向日本傳之外,這個金胎不二的這些理論,也是透過陸路有傳到朝鮮去,也是成為朝鮮密宗的開啟的契機。

密宗後來在唐武宗「會昌法難」以後式微。一直到元朝的時候,由於政治的因素,帝王開始尊崇藏密,從西藏地區再度引進密宗,所以那個時候中國的密宗,才開始又再興盛起來。因為元、明、清三代,帝王也是因為崇信密宗的這些門人,跟之前唐朝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情況幾乎都如出一轍,不外乎是希望藉由這些法術,來達到了某些成效,所以這些帝王都非常崇信。因為這樣的關係,相對的臣民百姓也都因此而跟著有許多人信密宗。所以其實在中國地區,我們說元、明、清三代,可以說密宗在中國地區廣為發展的一個時期,就是元、明、清三代。

至於說西藏地區密宗的演進有它的歷史在,我們這裏先不管它。但藏密主要分成四大派,也就是一般所說的紅、花、黃、白四大派。這個四大派的勢力可以說透過政教合一的制度,控制了全部的藏地,自從達賴喇嘛出亡印度之後,教法也是隨著出亡向世界各地擴散。近代有法尊法師參學西藏,也譯出了數部的藏密的這些書籍;那同時也都有台灣的法師,有致力於所謂的「顯密融合」。台灣在於密宗這個信仰它的一個轉捩點,應該是1997年的3月,那個時候達賴喇嘛來台訪問,掀起了密教在台灣發展的熱潮。

接下來我們再看看密宗修法的大原則,就是密宗法門特別重視事相儀軌的傳承,而且必須要經過「上師」正式灌頂傳授才可以學習。要學密的人首先就一定要修滿十萬遍以上的「四加行」,這個四加行按照密宗的說法是四歸依、大禮拜、獻曼荼羅以及金剛薩埵百字明咒唸誦,這個四加行總共要十萬遍以上。當然,各位菩薩如果您在解脫道的修行已經有所心得的話,您馬上就會發覺這個「四加行」,跟我們真的在佛經上面看到的「煖、頂、忍、世第一法」的這個四加行,修行起來是非常非常不一樣的,可以說是南轅北轍。好,這裏我們就先不提了。密宗講究的是四加行修行圓滿之後,上師才會依照他的根器傳授密法。

密宗主要的教義大概可以分成四項:第一個就是「即身成佛」,再來就是「曼荼羅灌頂」,再來就是「金剛瑜伽」,再來就是「護摩」。這四項範圍我們沒有時間一一去看,因為我們在《宗通與說通》部分,最主要應該是要根據經文的部分,依照密宗的典籍,直接讓大家——各位菩薩們能夠知道密宗典籍的不如理作意之處,而不是去看,直接去看這些教義的部分;所以我們在這裏就先把這些教義部分跳過。

我們說密宗主要的經典有三個經典:一個叫《大日經》,也就是《大毘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另外一個叫《蘇悉地經》;另外一個叫《金剛頂經》,這三部經典是密宗所依持的經典。我們就按照《宗通與說通》的內容,跟大家來解說這三部經典的謬誤的地方。

首先我們來看看《大日經》。在《大日經》卷一裏面有這樣的記載:「法離於分別,及一切妄想;若淨除妄想,心思諸起作,我成最正覺,究竟如虛空。」(《大日經》卷一)從這一段《大日經》裏面的文字,我們應該就可以了知,這個《大日經》其實是以覺知心淨除了妄想,就把這個境界當成是「最正覺」。可是我們也知道,這個境界其實就正是《楞嚴經》所破斥的外道「五現見涅槃」。所以,無怪乎常常有許多的人,動不動就喜歡把《楞嚴經》歸類為非佛教正式的經典,其實那恐怕還是因為《楞嚴經》本身,對於這方面不如理作意的謬誤,是直截了當的破斥。

接下來我們再來看看《大日經》另外文字寫說:「佛說一切空,正覺之等持,三昧證知心,非從異緣得。」(《大日經》卷一)好,這裏面很顯然的,這裏面講的一切空,正是我們前面所說的曲解的空義;它不是以真心如來藏空性當作是空的義理,所以這裏面其實是嚴重誤會了般若的空性

接下來,我們繼續再看到《大日經》的卷三裏面繼續說:「諸有所分別,悉皆從意生(請注意「從意生」);分辨白黃赤,是等從心起(請注意「從心起」)。決定心歡喜,說明內心處,真言住斯位,能授廣大果。」(《大日經》卷三)這個很明顯的是以為「意」能夠多所分別,那這個意呢,指的恐怕又指向的是什麼?是我們的末那能多所分別。然後又把「心」講成說能分辨白、紅、赤等,其實這個道理很明顯的就是把覺知心——意識分別的覺知心,把祂當作真如了,所以才會說「分辨白赤黃,是等從心起」。因為在《大日經》的這個部分,心所指的實際上是真心,所以就明白的表示它認為真心是能夠分別白黃赤的,也就是說它把覺知心、意識的分別覺知心,把祂當成了真心了。

接下來再來看看《大日經》卷六,裏面有一個說護摩偈,裏面說到:「燒除妄分別,成淨菩提心,此名內護摩,為諸菩薩說。」(《大日經》卷六)這個講的道理其實也很明顯,就是要把所有的一切妄分別都燒除了之後,就變成了「淨菩提心」。那就等於是要燒除覺知心的妄想分別性,一旦把這個妄想分別性給除去了之後,就會轉變成清淨菩提心,這個叫作「內護摩」。其實這個誤會也大了,因為覺知心的體性就是分別,祂的本性是如此;那覺知心是永遠不可能因為妄想分別性抹除之後,就變成清淨菩提心了;因為那是覺知心的本性,那是覺知心的定義。

再接下來,《大日經》其他的部分所說的,關於說作手印啊、持真言啊,能夠讓人斷除了俱生身見的話,那更是很離譜的!因為所謂的斷俱生的身見,乃是阿羅漢的解脫果;這個解脫果依照 佛所說的《阿含經》的教示,必須要依照蘊處界的觀行,確實觀行之後,才能夠成就斷俱生身見的功徳,並不是由作印、持明所能成功的。所以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各位菩薩可以看到,《大日經》裏面講的事情,實際上是直接跟 佛所說的《阿含經》抵觸了;無怪乎有一些修密宗的人,往往就是說密宗的經典高超於其他的經典,所以所謂的《阿含經》當然就不要去看了。這個道理其實我們看一看應該就能夠了知了,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大日經》本來所說的道理就跟《阿含經》抵觸,所以要叫你修習《大日經》的人,當然就不希望你去看《阿含經》。那至於說《大日經》裏面揭示的道理,是不是真的就有超出了其他經典——我們說三藏經典所描述的這些功德境界呢?只要你認真去看的話,您就會發現:一點也沒有!因為《大日經》所描述的,純粹都是意識的境界而已;這個意識的境界在我們正規的經典裏面,還都是第一波就應該要斷除的事情。

接下來我們繼續從《大日經》再來往前追溯。那正因為《大日經》裏面有提到所謂的《金剛頂經》的這個字眼,所以我們應該可以知道說,《大日經》再往前追溯的話,就是所謂的《金剛頂經》。那麼《金剛頂經》呢有幾項的譯本,不過大同小異,我們就直接來看看,這些經文裏面有哪些地方是有問題的地方。

譬如說在《金剛頂經》裏面的文字裏面有講到:「觀想自心如月輪,以是月輪為菩提心。」或者是說呢,再來呢:「觀月輪中有金剛,即以之為一切如來普賢心金剛,如是行者即名一切亦成大菩薩。」接下來又進一步的觀行,那這個觀行,一路靠著這樣觀行,這個「菩薩」到後來就因此成就了「究竟佛」,而後說種種變化。這個是《金剛頂經》卷上說的,從一開始的觀想,觀想自心有如月輪,觀想自心的月輪是菩提心;然後一路觀想,一路觀想到最後,就觀想成為「究竟佛」了。

然而,我們真正有修習佛教正法經典的菩薩們應該都可以判斷的,這些觀想的法其實都是在我們的意識境界裏面在打妄想;這一些法門成就的頂多只是凡夫的鬼神妄想,跟佛法是一點關係都沒有。也就是說,你要斷我見,不是光是靠觀想就可以斷我見的;你要成就菩提果,也不是靠觀想都能夠成就的。所以像這樣子的觀想的方式,連別教七住菩薩怎麼樣破參明心都還遠遠不及,這個根本就還在凡夫位裏面。所以,我們用這裏來看《金剛頂經》這個所述的境界,實在有一些是慘不忍睹。

那接下來,在《金剛頂經》的卷下裏面,也是一樣繼續描述著用觀想來成就所有的一切。這個跟我們剛才講的道理一樣,觀想是沒有辦法來成就的,因為觀想就是我們意識覺知心在那邊打妄想。

《金剛頂經》經末又講了一句,我們認為是需要嚴重看待的一句話,這個文字上面說:「由此真言,設作無間罪,謗一切如來,及方廣大乘正法,一切惡作,尚得成就一切如來印者,由金剛薩埵堅固體故,現生速疾隨樂得一切最勝成就,乃至獲得如來最勝悉地。」(《金剛頂一切如來真實攝大乘現證大教王經》卷一)

這一句話,我們認為是疑惑非常非常的大!因為這裏面講的就是,依照這樣的觀想,那假使你作了無間的罪,哪怕是謗一切的如來、謗一切的正法,按照這樣觀想修行的話,也同樣可以成就一切的「如來印」,同樣可以成就最勝的如來的「佛果」。那因為這樣的道理,所以萬一如果有學人信受這樣的道理的話,那麼很簡單地,這些人就會隨意的、敢隨意地誹謗世尊——釋迦世尊及所有的佛教正法;反正他作了誹謗的事情,會毀除正法的事情之後,只要又坐下來在壇城裏面觀想,好像這樣子就可以一樣的免除這些罪業,同時一樣地成就。這樣子的結果,就會讓我們的正法漸漸的壞滅。當時在這個印度地區,最後佛教會滅亡,由密宗的法道取而代之,它的道理跟這一句經文所鼓勵密宗的學人大膽的謗法、大膽的壞法,這個因緣是有極大的關係的!

除了《大日經》跟《金剛頂經》之外,另外我們看到的《蘇悉地經》所說一樣的,《蘇悉地經》所說的,都是所謂的鬼神、手印、持咒、求有為等法,跟佛法完全沒有關係。乃至於後來的《一切如來真實攝大乘現證三昧大教王經》,這個經文很長——我們發現很多密教的經文都是很長很長——那這個經文呢,乃至於教授學人要從事所謂的「祕密印智」,其實就是「雙身法」;並且號稱如是修雙身法,就能夠成就金剛法界,就能夠成就念佛三昧。各位想想看,這樣子以雙身法號稱能夠成就念佛三昧,這是多麼荒唐的一件事情!這樣子不管是從理或從實質修行來看,都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既然密宗的《大日經》跟《金剛頂經》偏邪至此,所以我們可以想像到的是說,這樣子的一個偏邪的這些經典、三個經典,怎麼能夠依照這個經典拿來立宗派呢?它的這個宗派,其實我們根本就不能把它放在佛教裏面,因為它都是意識妄想的,並且到最後是誘導學人走向邪門外道去了,所以這個都是「邪密」,怎麼能於佛法中立宗呢?

再來,至於說這個「密」,在佛教裏面有沒有「密」這件事情呢?有的,佛教裏面有身密、口密跟法密;那它們的內涵呢,我們下一次再跟大家來分享。

我們最後還是要提醒大家:不應該再分開來再立宗派了,而是要回歸一乘佛教的全面性的修證佛法,這樣子的話才能夠真正地提昇自己的修行的境界。

今天就講到這裏。

阿彌陀佛!

宗通與說通線上閱讀(會隨著弘法進度新增章節)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