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2, 2019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宗通與說通第104集
由 正文老師開示:禪宗在佛法中之定位(二)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要繼續跟各位來分享「禪宗在佛法中的定位」。

我們上一集有講到說,禪宗的開悟是悟得這個第八識如來藏心。悟得第八識如來藏心以後,不能說一悟即至究竟佛地;因為悟了以後,還有悟後所要修學的十住、十行、十迴向乃至於十地的這樣子的一個果證必須要去完成,才有辦法經過這樣子的一個佛菩提道的修學,透過別教的大乘的修學,才有辦法因為這樣子的修學完成究竟佛果;所以不能說一悟即至佛地。那也就是因為這個樣子說,禪宗所悟的這個真如心,祂並不是真常唯心。也就是說,在悟的時候其實祂還不是真常唯心,因為他還沒有到佛地;因為他還沒有到佛地,所以說祂所含藏的這些種子,都還會有變異;還會有變異,祂就不是真常。但是這個心體祂是真常的,這個心體是真常,可是祂心體裏面所含藏的這些染污種子,乃至於所有一切有為法的這些種子功能,這部分都還沒有究竟圓滿,還沒有變異成熟,所以這一部分還沒有能夠圓滿佛果,所以祂不是真常。

也就是因為這個樣子,所以禪宗所悟的這個真心,從佛菩提道的角度來講的話,其實祂還不是真常唯心。如果說禪宗是真常唯心的這樣子的人,很顯然他是一個淺悟者,要不然就是一個未悟者,才會說禪宗它是真常唯心。也就是,因為禪宗開悟的知見,或是說禪宗悟後修學的這樣子的一個佛菩提道的道路,是這麼的重要;所以如果未悟的人如果沒有隨已悟的善知識來修學佛法,那一定會對禪宗產生誤解的,如果沒有跟隨善知識來修學佛法,那一定會對禪宗產生誤會的。

譬如說,有人主張「未證如來藏也可以契應甚深般若」,有人主張說「其實要悟般若的話,也不一定要證悟如來藏」。這個是外行人說的外行話!這種人很顯然是對佛法他是不瞭解的,這個其實是癡人說夢話。譬如有人說:「不用到台北市,我就能夠上101,不用到台北市,我就能夠上101大樓。」這個是天方夜譚,因為101大樓就在台北市裏面;也就是說,當你要上101大樓,一定要進到台北市。禪宗證悟的這個如來藏,其實就是菩薩修學般若智慧的一個開顯的一個最基礎的地方、最基礎的一個開始,所以沒有入到如來藏門,絕對不可能契應甚深的般若。這個就有如剛剛所說的,這個癡人說沒有進到台北市而能夠上到101大樓一樣。所以像這樣子的人,一定會墮到意識的境界裏面去;像這樣的人一定會這樣子的一個妄生知解、這樣子的一個妄見、這樣的一個邪見,就墮到意識境界裏面去。他會以一念不生的時候的朗照覺知性為真如,他以為我們一念不生的時候,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樣子的一個朗照的覺知性的這個意識心就叫作真如。但是這個還是意識心啊,這個並不是真如,這個只是意識心的另外的一個變相。

那有的人會以為說,初醒的時候無妄想心這個率爾初心(我們剛初醒位的時候,因為還沒有進入微細的思惟,或是說還沒有進入我們要去思惟做什麼事情,或行住坐臥這樣子的一個行止的時候,這樣子的一個無妄想心),就以為這個初醒的時候的這個率爾初心、這個無妄想心這個是真如。但是這個率爾初心一樣是意識心,這個一樣是意識心的作用,這個都不是禪宗祖師所悟的真如;這個是世俗人所說的我,這個是外道梵我神我所說的我,因為這個意識心就是世俗人所堅持、世俗人所執著的這個意識心的我。這個意識心的我其實就是五蘊我,這個五蘊我其實最主要、執著最嚴重的,其實就是我們這個識蘊。也就是說,因為有這個識蘊的我,所以會去執著我們這一切。這個識蘊的我,最主要最主要的就是這個意識心;識蘊讓眾生最迷惑的、讓眾生最執著的,就是這一個意識心。

這個意識心也是外道梵我神我所說的我。外道梵我神我之所以會有這樣子的一個觀念,之所以會有這樣子的看法,也是因為外道無法知道這個宇宙根源、宇宙萬法的本源;所以透過意識心去思惟,說有一個梵我、有一個神我能夠去生出這個山河大地。那這個外道的梵我神我,它的本質也是這個意識心。這個我有分為外我,有分為內我:內我的部分,其實就是意識心的部分;外我就是我們執著外面有一個能夠主宰這個世界的一個我。能夠主宰這個世界的我,就稱為「上帝」;能夠主宰這個世界的我,有人把他稱為「老母娘」。這個主宰世界的我,其實是我們這個意識心所妄想施設出來的;這個我其實是我們聲聞初果所要斷的我見的我,這個我其實是聲聞初果所要斷的三縛結——我見、戒禁取見、疑見,這個我見的我。

這個我見的斷除,是要讓我們斷除輪迴;但是這個我,是讓我們進入輪迴的最主要的一個根源;所以這一個我其實是聲聞初果所要斷的我見的我,這個我就是聲聞初果所否定的意識心。聲聞初果必須要否定這個意識心的我,才有辦法依於斷除我見的功德,然後能夠發起斷除戒禁取見乃至於斷除疑見的這樣的功德。因為這樣子的功德,才能夠在解脫果上面次第的進修,經過薄貪瞋癡,斷五下分結,斷五上分結,然後能夠取證解脫果。

那十八界我全部都是與我們意識心的我有關係,這個意識心的我其實本身就是十八界所攝的,祂是無常變異、依他而有的法。這個法祂是無常變異的,這個法祂是依他而有的,依五蘊、六入、十二處、十八界——依緣而生。這個法必須依什麼而有?必須依如來藏、必須依意根而有辦法依次出生的。所以這個法祂並不是常住的,祂是依他起性的法,祂是依他而有的法,祂是無常變異的法。這個法是菩薩證悟如來藏的時候,就要斷除的我見;這個是聲聞初果證解脫果的時候,就要斷除的我見的我;所以這個我不是我們所能夠依止的我。

那另外有一種人他墮入了「誹謗見」還有「建立見」這兩種邪見。那什麼叫作誹謗見呢?誹謗見的意思就是說,他自己沒有辦法證悟、證得這個如來藏八識,沒有辦法證悟如來藏,那索性的就否定如來藏,就把如來藏把祂否定掉,說「沒有如來藏如來藏是方便說,佛沒有說如來藏」;所以因為這樣子的一個邪見,就主張,般若它是說一切法空。他說其實般若所說的是一切法空,但是般若所說的並不是一切法空;佛所說的一切法空,是在阿含四部裏面講的說「蘊處界諸法是一切法空」。為什麼?這個就是前面所說的,因為蘊處界諸法是依他起性,它沒有自體性,它沒有自體性所以是一切法空。但是般若並不是一切法空。所以,這種人主張般若是一切法空,這個就是誹謗見;這個會讓佛法會落入了斷見裏面,因為一切法空就落入了無常空。

我們說的蘊處界諸法,雖然它是一切法空;但是這些一切法是依於如來藏所生所顯,是依於如來藏這個般若心、這個如來藏心所生所顯。在如來藏心裏面,因為這些種子的變異,這些蘊處界諸法與如來藏的和合運作,所以說般若其實是非斷非常的;所以,般若它其實是非有變異非無變異的,因為這個樣子,所以說般若它是非一非異的。跟什麼東西非一非異?也就是說,其實般若跟五陰它是非一非異,這個我們在後面再作詳細的說明。所以,說「般若即是一切法空」的人,就會落入了斷見裏面。

這種人又會落入了建立見。因為這些人他有看了一些經典,他知道說,如果說一切法空,這樣子一定會被人家質問說落入了斷見;他又怕落入了斷見裏面,所以就順從了應成派中觀的邪見,另外立了意識細心為主體識,另外立了意識細心為持業種識。但是這個意識細心祂還是意識啊,因為意識細心不管是再怎麼細,祂都還是意識。譬如,有人說這個「廖添丁」,廖添丁這劫富濟貧就叫作「義賊」;義賊還是賊,義賊還是不脫離賊的本質。所以說意識心,你再加上意識細心,或是說極意識的細心,或是極極意識的細心,你再加幾個細心上去,祂都是意識的變相,因為意識有好多的變相。你執著這個意識的細心是我們的主體識,這樣子又落入了常見裏面,這種人又變成了建立見。其實 佛本來就說有一個常住的如來藏心,祂就叫作第八識,祂就叫作真如,祂就叫作般若心,祂就叫作中道心,祂就叫作實相心,祂就叫作非心心,祂就叫作無心相心。人家 佛早就已經講說,有這一個心祂是主體識,何必勞駕這些邪見的人再來建立意識細心為主體識呢?所以說,建立意識細心為主體識,這個就叫作建立見。

這樣子的人哪些人最多呢?這個就是應成派中觀邪見;應成派中觀邪見,就是依止著這樣的誹謗見跟建立見,所以墮於誹謗見跟建立見的斷常見裏面。那這樣子的過失,其實是遠遠大於錯悟以意識心為真如的常見外道者。也就是說,建立見跟誹謗見的人,這個過失其實是遠遠大於前面所說的,「執著一念不生的這個意識心為真如」的這個常見外道者。

祖師有說過「寧准常見如須彌山,不落斷見如芥子許」,就是這樣子的道理。因為如果你落斷見了以後,一定會讓已經很難證悟的這樣的一個禪宗的理地,已經讓眾生很難證悟的這樣的如來藏,因為這樣子而更少有人願意去修學。因為這樣子的緣故,一定會令般若宗墮於玄學,一定會令般若宗墮於玄學裏面的一個玄思、墮於學術的一個思惟裏面,會讓如來藏的義學理地完全斷絕掉,讓眾生沒有辦法真正的進入如來藏——開悟明心的一個境界,乃至於沒有辦法真正進入參禪,因為參禪的方向已經完全錯誤了。因為參禪的方向錯誤,就是導因於、就是來自於因為我們錯指意識心、錯指意識心的各種變相為常住心,乃至於落入了一切法空的邪見裏面。這個是非常嚴重的。

所以在《佛祖綱目》卷三十裏面這麼說:「禪宗學者,應遵佛語一乘了義,契自心源。不了義者,互不相許,如獅子身蟲。」(《佛祖綱目》卷三十)這裏就講得非常清楚了。也就是說禪宗的學人,也就是說想要修學禪宗的人,或是說已經證悟禪宗的這樣子的一個自心如來藏的人,應該遵從佛語契入一乘了義,這一乘了義所說的就是第八識如來藏心。這個了義心,也就是說一乘了義所說的,就是因為契入了如來藏心以後,所以才有辦法進入佛菩提道的修學,才有辦法進入佛菩提道修學以後,逐漸完成佛菩提果。這個就是一乘了義它真正的道理。這個了義心的根源,其實就是自心如來藏。也就是說,從悟了如來藏以後,才是修學佛法的一個開始,所以說「應遵佛語一乘了義,契自心源」,也就是說必須要契入自心如來藏的這個本源。修學禪宗的學人,必須要遵從佛語,遵從佛語入一乘了義,入一乘了義必須要先契入自心如來藏的這個本源。

不了義的人「互不相許,如獅子身蟲」。也就是說,誤解這個了義法的人,誤解這個如來藏心,誤解這個真如心,誤解這個第八識心的人,這個就是不了義的人。以不了義為了義,也就是說以意識心為真如,以意識心為常住不滅的第八識心,以意識心為常住不滅的如來藏,這個就是不了義的人,這些人他互不相許。

跟哪些人互不相許呢?跟這個執著一切法空的人,也就是說,前面所說的應成派中觀邪見的人。這些應成派中觀邪見的人,因為執著說般若就是一切法空,般若是一切法皆空;所以認為說一切法空就是了義,而如來藏其實是只是方便說;這個就是不了義的人。那這些執著意識心、一念不生的意識心為常住心的人,很容易落入了常見;執著一切法空的人,很容易落入了斷見。那這就是常見跟斷見的人,其實是互相的譏評的,這個就是猶如中國古人所說的「文人相輕」。其實這些文人根本沒有契入自心的本源,根本沒有契入這個一乘了義心,所以才會互相的譏評。

這些人不管你是執著著意識心常住不滅,或是說像應成派中觀邪見執著一切法空,這樣子都是像獅子身中蟲一樣,猶如獅子身中蟲吃獅子肉;佛法就是因為「獅子身中蟲」所破壞的,因為這些獅子身中蟲才會毀壞了佛法。所以其實佛法真正的毀壞並不是來自於外道,並不是來自於外面;佛法真正的毀壞是來自於,佛弟子自己不懂佛法,而且錯解佛法,而且因為錯解佛法以後誤導了眾生,所以才會因為這樣子造成佛法的滅亡。這樣子 佛在經典裏面說的,像這樣子的人就叫作「獅子身中蟲」:「獅子」所指的就是佛法,「身中蟲」所指的就是這些邪見。身中蟲所指的就是這些只有邪見的這些人,只有邪見的這些相似佛法的佛弟子;因為有這些相似佛法的這些人,所以才會造成獅子因為這些身中蟲的咬噬,所以才會讓獅子滅亡。所以,修學佛法,修學禪宗,必須是以這個第八識如來藏心為標的。而不能以錯誤的意識心為真如,不能以一切法空為般若;如果是這個樣子的話,就是獅子身中蟲。

禪宗的修學,如果不證悟自心如來藏,那一定沒有辦法會通般若的。如果不能會通實相般若,那一定會對三論宗,也就是對般若宗這個三論宗,一定會產生誤會的。因為三論宗還有一切宗門,全部都是以證悟自心如來藏為修行的一個根源;三論宗的法理、三論宗的道理,全部都是依著證悟自心如來藏所開顯的;那三論宗所說的其實就是在講般若中觀,那這個般若中觀其實就是依著自心如來藏、依著自心真如,才有辦法開顯般若中觀、般若實相乃至於般若別相;都必須依止著般若中觀,才有辦法有後面所修學的佛菩提道的諸種法相能夠產生;如果沒有這樣子的話,就不會有般若的智慧能夠產生。所以如果不證悟自心如來藏,絕對沒有辦法通於般若的;如果要通般若,一定要證悟自心如來藏

那我們今天時間已經到了,今天就先跟各位分享到這邊。

阿彌陀佛!

宗通與說通線上閱讀(會隨著弘法進度新增章節)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