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2, 2019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宗通與說通第110集
由 正文老師開示:法相唯識宗在佛法中之定位(三)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要繼續跟各位來分享說明的是「法相唯識宗在佛法中的定位」。

我們上一集有講到說,法相唯識宗它所悟的是這個唯識的第八識如來藏,所以它才叫作唯識宗,不能簡稱為法相宗。也就是說,所有的一切法,都是因為悟了唯識以後才有辦法開顯出來的。也就是說,所有的行者,譬如說禪宗或是般若宗的行者,他悟了以後,必須證悟的同樣是法相唯識宗所說的這個唯識心。而法相唯識宗所證悟的這個唯識,也是禪宗祖師所說的這個如來藏八識心,這個心也是般若宗所說的這個般若心、這個中道心。所以說禪宗、般若宗乃至於法相唯識宗,所悟的都是這個心。

那悟了這個心以後,才有辦法依著這個心,地地的這樣修行。因為悟了以後,發起了這樣子的根本無分別智;乃至於依止著根本無分別智慢慢的修學,能夠發起了後得無分別智;乃至於因為這個樣子慢慢的圓滿三賢位的修行,圓滿十住、十行、十迴向位的修行,完成見道位的通達;進入見道位的通達圓滿以後,入到了初地,才有辦法真正的修學一切種智,才有辦法真正的進入修道位。但是在進入一切種智的修學,也就是說道種智的修學這個修道位之前,其實就已經是跟隨著善知識,乃至於依止著後得無分別智,也就是說依止著悟的時候所悟的第八識心所開展的智慧、所發起的智慧,來完成這一部分的慧觀。

所以,不管是禪宗的行者或是般若宗的行者,悟後都是不能離開法相唯識宗的宗門正義的修行。如果沒有辦法依止著這個宗門正義的修行的話,就不能通達三乘教法,也不能完全了知大乘通教、別教的異同,也永遠不能進入初地。而悟後如果能夠依著宗門正義,廣修唯識妙理,就能夠入初地、二地,乃至未來世中成等正覺,能遍知一切法。所以說,此宗的教法是兼通宗門,從凡夫地乃至於佛地普皆含攝。

所以它不止是說依他起性、遍計執性的虛妄唯識門,而且它也廣說圓成實性還有三無性的真實唯識門。因為依他起性跟遍計執性的虛妄唯識門,其實就是唯識相所現的部分,也就是唯識法相所現的部分;而唯識法相的生顯、的顯出、的現出,都是必須依著圓成實性,依著本來就是三無性的真實唯識門的唯識性,也就是說依止著這個如來藏祂本具的體性,才有辦法顯現出虛妄唯識門。所以,不能隨著佛學研究者說「唯識所說的其實是虛妄唯識」;因為其實在經典裏面或者說在祖師的論典裏面,在講虛妄唯識之前,早已經闡述了真實唯識門。也就是說,虛妄唯識門必須依止著真實唯識門,才有辦法成立虛妄唯識門的觀行。

而這個法相唯識宗不但不能外於禪宗,不但不能外於般若宗,而且法相唯識宗也不應該自外於淨土行門。因為如果修法相唯識宗的法門而進入初地、二地乃至三地以後,可以依著淨土《觀經》所說往生極樂;而如果因為證悟了如來藏以後,依著淨土《觀經》所說往生極樂,依於 彌陀世尊慈悲攝受,在極樂世界能夠快速的速證八地;證悟了八地以後,能夠速返娑婆,廣度有情,廣度眾生,利益一切眾生。修學法相唯識宗,如果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也可以求生娑婆本土的色究竟天宮,色究竟天宮是世尊 盧舍那佛所住之地。也就是因為證悟以後入了初地乃至於入了三地,能夠依著這樣的功德往生娑婆本土的色究竟天宮,親見世尊報身 盧舍那佛,也能夠快速的親證八地,然後返回人間。

這個都是大心菩薩所生的實報莊嚴土,生到那個地方以後,能夠蒙得佛恩的加持超劫精進,所以能夠快速的獲得佛菩提果的果證,獲得這樣子快速的果報。這個其實都是因為證悟了法相唯識宗的這個宗門的這個宗的以後,由這個宗門的宗的次第進修,修學一切種智;乃至於依止佛的攝受,依止佛的慈悲攝受,再加上自己所修學的這樣子的一個智慧,能夠快速得到這樣子的果報。所以淨土行門也有這樣子的迅速、疾速的殊勝的功德;所以法相唯識宗的一切行者,也不應該自外於淨土行門。

因為淨土行門其實本身,以前古時候的淨土宗的祖師,其實大部分都是依禪入淨的。也就是說,其實真正的淨土宗的祖師其實大部分都是證悟了如來藏的;也就是因為證悟如來藏,才知道說淨土行門的殊勝。但是後來的淨土行門的一些修學人,就不一定有證悟如來藏的,所以對淨土行門與宗門之間的會通,並不是如實的了知。那不是如實了知以後,所以會有某一部分淨土行門的人會誹謗這個禪宗,那有一些狂禪的人也會誹謗淨土行門,這個都是不可取的。因為其實淨土行門與禪宗,其實還是以唯心淨土,也就是說以自心如來、自心彌陀為親證的最主要的一個標的。這個我們可以以 世親菩薩還有 龍樹菩薩祂求生極樂世界為借鑑,也就是說以 世親菩薩、龍樹菩薩求生極樂為我們效法的對象。

修學唯識必須要進入大乘的真見道,法相唯識宗通於各宗各派的證悟如來藏、證悟本心。也就是說,修學唯識如果你沒有進入大乘真見道的話,那法相唯識宗的宗旨跟宗理,就沒有辦法通於前面所說的禪宗的宗旨,沒有辦法通於前面所說的般若宗所通的宗旨;所以你要修學法相唯識宗的話,必須要真入這個大乘真見道位。那大乘真見道者如果能夠修唯識的正理,就能夠漸漸的通達三乘的法義,這個才叫作真正的修學唯識。而如果沒有證悟自心如來藏的人,如果他說是在修唯識正理,無法在唯識種智正理發起種種的勝解還有勝行;如果未證悟的人來修學唯識,頂多只能夠說是熏習,不能夠說修學唯識。因為修學唯識必須要悟得唯識、悟得如來藏以後,才能夠說叫作修學唯識,如果沒有證悟只能夠叫作熏習;如果作了錯誤的熏習而誹謗了唯識,那就連熏習也不是了,那就連熏習唯識也不是了。所以,如果未入禪宗證悟自心,一定會墮入意識的妄想,錯解唯識的正理。如果沒有真正像禪宗一樣證悟自心如來藏而來修學唯識的話,一定會墮入意識的妄想,會錯解唯識的正理。

這個在民國初年的時候,就有這樣子的一個諍論。也就是民國初年,有某學者叫作呂澂,有一個叫作熊十力,因為對於唯識的錯誤的見解,對於唯識沒有親證,所以落入了「性寂」還有「性覺」的諍論裏面。而呂澂所主張的就是性寂,那呂澂所主張的這個性寂,其實他是偏於二乘的我空,而不如實的知道這個二乘我空的真正的道理;而熊十力所主張的性覺其實是偏於法空的,他是不如實的知道法空的真正道理。而他們兩個人都沒有如實的了知法相唯識宗的真正的道理,所以才會生起了性寂還有性覺的這樣子的一個諍論。不過依大乘佛法的角度來看的話,雖然熊十力他本身不是佛教徒,但是他的見解超過呂澂,他的見解遠勝過呂澂;因為他所立的這個宗旨,他所立的這個立義是不墮斷滅空的,這個是比較符合三乘菩提的宗旨——雖然他是執著意識心的這個變相的這個部分,但是其實他是不落入斷滅空的。

而熊十力的問題,其實是因為沒有明心;而呂澂的問題,也是因為沒有明心。而若有明心的話,若是菩薩證悟藏識以後,也就是菩薩如果證悟如來藏以後,而進入法相唯識宗的宗門來修習種智妙理,就不會有呂澂還有熊十力這樣的性寂還有性覺的諍論的問題了。因為能夠清楚的照見本際,也能夠知道性寂其實是依著這個如來藏體而有,依著這個唯識體而有;而性覺其實是依體而起用的,性覺這個法相其實是依著唯識的這個體而起用的;兩者其實是非一非異,而究竟不離般若中道種智的道理。所以如果真正知道這個道理的時候,就不會落入了性寂與性覺的諍論。

而因為很多佛門外道沒有見道,而且又用意識妄想誣衊唯識種智為虛妄法,為不了義法;這個在佛門裏面,因為落入了佛學學術的研究,所以沒有真正的見道,這個等同於佛門外道。這個佛門外道用意識的妄想來誣衊唯識種智是虛妄法,所以才會說虛妄唯識,所以會誣衊為唯識的法是不了義法。那這些是哪些人呢?這個最嚴重的就是像應成派的中觀師。應成派的中觀師他否定根本識如來藏,說根本識如來藏說祂是緣起性空;那這樣子講的話,會斫喪了三乘佛法的根本,而且會讓三乘佛法墮於斷見外道論裏面。那這樣子會造成破法的嚴重果報,破法的果報、破法所造的這個惡業是無量無邊的。

而有一個老法師,因為著作大量的佛學書籍,但是他卻不信三轉法輪諸經所說的正理。為什麼呢?因為他繼承了月稱等人的邪見,用種種方便而否定如來藏唯識的真理。他為免別人問起他的時候,問他有沒有證悟如來藏,是否證悟自心的這樣子的尷尬,為了避免他自己沒有證悟的尷尬,就用部派佛教的發展來斷言唯識學是後起之說,而且廣大的著作諸書來否定唯識宗的宗門正義。像這樣都是還沒有通達宗門的人。

那這樣沒有通達宗門的人,怎麼能夠通達教門呢?因為教門其實是依於宗門而開展的。我們說「佛語心為宗」,也就是說宗與教,宗其實是這個教所要悟的一個標的,那教其實是佛透過語言文字所形成的對於宗的一個教法。也就是說,透過教門才有辦法來教導眾生如何去修行;但是教導眾生如何去修行的這些言說、這些語言文字言論,其實是必須依著宗門才有辦法開展的。所以如果沒有辦法通達宗門的話,怎麼有辦法通達教門呢?

宗教二門都沒有辦法通達,這種人卻著作了大量的書籍,譬如說他寫的《成佛之道》,寫了《唯識學探源》,寫了《如來藏之研究》,寫了《空之探究》,寫了《性空學探源》、《印度佛教思想史》等等。沒有證悟如來藏,沒有證悟宗門,而寫這些書,而來評論宗門正義,這個其實都是戲論。什麼叫作戲論呢?因為他所說的都不能契入第一義諦,所以他是戲論。因為他所說的是否定自心藏識,而外於佛所說的涅槃本際阿賴耶識,來說諸法緣起性空;如果外於涅槃本際阿賴耶識來說諸法緣起性空,這個就是戲論,佛說像這樣子的說法,這個就叫作「兔無角論」,所以叫作戲論。這個戲論又叫作言不及義,因為他所說的全部都是墮在戲論當中。什麼叫作「義」呢?為什麼會說他這個叫作言不及義呢?因為義就是藏識的理體,義就是必須要證悟如來藏這個真心。如果外於般若本際的如來藏而說一切法空,這個就是佛門中的斷見外道;這種斷見外道,因為不知道般若第一義是依自心如來藏而宣說的。

這樣子的邪見所生的種種戲論,都是因為沒有進入禪宗證悟自心,所以對於三論宗的宗義,對於三論宗所說的般若的宗義,還有唯識宗的宗義,會產生諸多的誤解。因為這樣的誤解以後,進而以語言還有文字著作成書、著作成論,這樣子就具足成就了誹謗,成就了謗菩薩藏的大罪;這樣子就成為善根悉斷,成為一闡提人,永遠不能實證涅槃。所以說,如果以一切法空,以一切法空來說這個就是般若第一義諦的話,這個就是戲論;進而以這樣的一個邪見來寫書、來謗菩薩藏的話,這樣子是會善根全部都斷除的,會成為一闡提人,這個是會造成未來世無量的地獄的果報。

如果想要修唯識宗門正義的人,要具足三緣;想要修學唯識宗門正義的人,要具足三種緣。第一個、已經在禪宗門內多世的證悟,信慧具足,這個叫作「本性住種性」;因為由無始以來,依附本識法爾所有無漏法為因,所以這個叫作本性住種性。第二個條件是必須要多世熏習種智,深心中真信有如來藏,這個又叫作「習所成種性」;因為由多世聞熏法界等流法,而熏成種子,而成為習氣的原因,成為這些善法種的原因,所以它又叫作習所成種性。第三個條件就必須要有福德,必須要有廣大的福德來親炙大善知識,隨學種智正理而實證之;所以,菩薩的福德必須要由多劫所集的福德資糧,由多劫修除性障所成的福德為最主要的因緣。

如果能夠具足這樣子三緣的人,那一世就能夠因為唯識種智的修習而進入到初地。像這樣的菩薩悟入唯識正理以後,大多是十生、百生乘願護法弘法的人,所以能夠世世開悟以後,就能夠自修自證唯識種智正理;再加上佛恩的加持,要到菩薩的三地並不是很困難的。要到菩薩的三地困難的是因為我們修學佛法搞錯了方向,所以沒有辦法真正的進入佛門的修學,進入佛門修道位,乃至於能夠進入初地、二地乃至三地。

所以由以上我們可知,唯識宗義在佛法中的地位是極為重要的,所以不應該否定唯識真義。而唯識的宗義也應該普遍存在於各宗各派的證悟者當中,不應該偏廢。而唯識函蓋中道般若,也函蓋了一切種智,所以不要像某些愚癡人,以言語誹謗還不夠,甚至又以書、論來否定之。這樣的愚癡人寫《成佛之道》、《唯識學探源》、《如來藏之研究》、《空之探究》、《性空學探源》、《印度佛教思想史》,來說「虛妄唯識,如來藏是方便說,如來藏是外道神我」,這樣子是愚癡人,不是真佛法中的法師,而是凡夫學者。所以,法相唯識宗在佛法的地位當中是這麼的重要,它所悟的跟所有的宗全部都是一樣悟這個如來藏;所以佛法是不應該分宗分派的,佛法是以悟入這個如來藏心第八識為最主要的標的。

好,我們今天時間已經到了,就跟各位分享到這邊。

阿彌陀佛!

宗通與說通線上閱讀(會隨著弘法進度新增章節)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