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3,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宗通與說通第115集
由 正元老師開示:宗門的證悟不得違背教門(二)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

阿彌陀佛!

今天我們《宗通與說通》成佛之道這個系列要繼續講「第八章、宗教二門不可相離」的第一節,談的是「宗門的證悟不得違背教門」。上一次我們談到一些有關於 平實導師尊師重道還有破邪顯正的觀念以及作法;今天我們要繼續接著再談一些破邪顯正、救護眾生的重要觀念,希望大家對這方面能夠有正確的認識。

平實導師在《念佛三昧修學次第》這本書當中,曾經用不稱名的方式,來指出祂師父所謂「虛空粉碎就是開悟」並不正確;之後也陸續在很多的著作當中,都不稱名而敍述祂師父的錯誤之處;並且一一送達到祂師父的禪寺,希望他能夠改正誤導眾生的事業,並且停止抵制 平實導師所弘傳的正法。像這樣寫書並且寄贈給祂師父,一直持續了許多年。但是祂師父某法師卻一直不曾改變他誤導眾生的作為,並且他又去攀緣某宗派中某法王的邪法,使得某宗派的邪法氾濫於台灣;平實導師祂師父的推波助瀾之力,也可說是不算小的。平實導師既然已經開始公開評論其他的法師,也就不應該厚此薄彼,而應該要一視同仁,這樣才是佛子應該有的本分。也就是說,尊師固然很重要,但是相形之下,重道應該是更為重要的事。

某大德對於 平實導師所述說的正確法義,因為沒有能力作辨正,就轉而對 平實導師來作人身的攻擊。他說:「也不管某法師是否真悟,可是看到居士們不守本分,憑自己的淺薄見解,就對出家法師作無情的抨擊。」他並且勸 平實導師說:「不要再作批評之舉,此則是佛教之福也。」對於這些現象,如果我們詳細去作檢視的話,就會發現到一件事實,那就是:佛教之所以腐敗,法義之所以不明,外道見之所以滲入佛教當中,而不能夠回復到佛世的盛況,正是因為有像某大德這種駝鳥的心態以及崇拜僧衣的心態所導致的。

在這裏我們要認同一位導師級的法師的一個見解,那就是「批判的佛教」。他曾說:「有批判,佛教才能夠去腐生肌,自強不息。」某導師一生致力於教內的批判,著作非常的多,流通也很廣。我們推究他致力於批判的目的,無非就是想要去腐生新,希望能夠將佛教振衰起蔽。只可惜他一開始就受到某宗派中觀邪見的誤導,立足點就已經偏邪不正;而且他又沒有實際證悟教典的宗旨,所以他所批判以及建立的種種觀點,全部都違背了 佛陀的宗旨。我們固然常常公開提出他錯說佛法之處來加以辨正,然而我們並不否定他的動機是良善的。但是,我們也不因為他的動機良善以及他身披僧衣,我們就不批評他,應該是對的就說對、不對的就說不對;要不然佛教經典所要闡明的宗旨,將很快地因此沉沒,而沒有辦法彰顯出來;到後來就會積非成是,讓邪見普遍的被大眾所接受,正法反倒被大多數人所猜疑不信了。

我們除了認同某某導師批判的佛教之外,平實導師也極為認同昭慧法師她在《弘誓》月刊第43期當中所寫的一段話。她是這樣說的:「以批判的精神,回顧與前瞻:既然某某導師批評與挑戰了傳統,那麼也必須公平的接受當代台灣佛教其他聲音的批評與挑戰,而作如理如法的回應。所以他曾經也很磊落地將這些回應,結集成《法海微波》一書。面對這些批評的聲音,我們這些某導師思想的研討者、弘傳者,要負擔怎樣的角色?是不是要像傳統佛教的某些人,成為思想控制的『法西斯』?」

既然某某導師一生都在批判傳統佛教,那麼他的立論就必須要是正確的;如果有不正確的乃至有可能破壞正法的地方,也就應該虛心接受別人的批評;如果發現自己確實有過錯,那就應該快速而且公開的修正,不要再誤導學人,並且傷害傳統佛教,能夠這樣做的話,才是佛教之福。如果在檢查之後,覺得確實沒有過失,那麼他應該要再次作辨正,再出版《法海微波》第二輯,讓法義能夠愈辨愈明;因為這會使學人都能夠在法義辨正當中,來增長佛法知見,同霑法益。但是他們如果反過來學習法西斯主義,想要作思想的控制者,只許自己評論他人,卻不許他人依照教理來作評論的話,那可就不是佛教學人之福了。

再說,平實導師著作當中一向只作法義辨正,指出諸方大師在修證上的錯誤之處,並且顯示正確的義理;這麼做只是為了護持正法,並且提升學人的佛法知見水平,但是絕對沒有作人身的攻擊。所以,我們在此也同樣的期盼教界,歡迎對 平實導師所著作的書籍提出法義辨正,但是不要效法某大德這樣子作人身攻擊;因為作人身攻擊就失去了法義辨正的作用,而變成是意氣之爭了;這對於佛教的久遠流傳,並沒有實際的利益,作人身攻擊也不是佛教學人所應該做的事。大家可以去詳細檢查我們所作的種種言論,都是為了要救護那些被名師所誤導的學人。他們的徒眾實在不應該因為對名師個人的情執,而誹謗 平實導師不尊師重道;因為尊師固然重要,重道則是更為重要,所以我們一向都主張說:一切佛教弘法者所寫以及所說,都不可以違背 世尊聖教的真正旨意。

正因為有某大德對 平實導師作出了人身攻擊、混淆視聽的情事,所以我們不得不在這裏把 平實導師和祂師父之間的往事來略加說明,主要就是期盼佛教界當中的人,大家都不要再作人身攻擊;也期盼大家都能夠把 世尊法教的宗旨的長遠流傳,作為自己最重要的志願,不要讓邪知邪見混入到佛教中來,成為獅子身中蟲,由佛教的內部來腐敗佛教。所以我們在此衷心的企盼大家,都能夠支持批判的佛教的理念;因為善意的評論,才會是佛教內部最好的防腐劑啊!

我們如果深入去推究學人之所以會被誤導的原因,就會發現,主要就是在於大多數的學人不能夠如實的知解別教經典當中 佛陀的旨意。所以近年來,平實導師都是以註解別教經典來作為主要的弘法要務,就是想要讓學人們都能夠知道並且瞭解 佛陀的旨意,來提升他們的正知正見。雖然大多數的學人們不一定都能夠因此而明心見道,但至少可以逐漸引導這些有緣的學人回歸正道,不再被名師所迷惑、所誤導,而且也可以預先種下他們未來證悟的因緣。我們並不反對還沒有開悟的法師、居士使用一些方便法來接引眾生,但是重要的是不可以執著方便法而去排斥了義法;反而應該要虔心修學了義法,也應該鼓勵弟子大眾修學了義法,而不要故步自封,使得一生空過;因為只有了義法才能夠讓學人進入佛法殿堂當中,逐漸成就佛道。

此外,還有一類的名師這樣開示:「證悟的境界是說不出來的。證悟的人也不可以讓別人知道自己已經開悟,應該要善於隱藏;如果說自己已經開悟,那就是還沒有開悟的人。」然而我們知道,佛陀以及諸大菩薩,以及禪宗祖師們,都曾經為眾生們說禪說悟,難道這樣說,他們就都是還沒有開悟的人嗎?所以像這樣說的人,其實他們正是還沒有開悟的人;他們因為害怕別人去質問他「開悟了沒有」,所以才會故意說出這樣偏邪的話語來。

世尊在《菩薩行方便境界神通變化經》當中,曾經有這樣開示:【大德迦葉!菩提是無為,離一切數。……不可言說,非不可說。……非假名,非不假名。……菩提性爾。】(《菩薩行方便境界神通變化經》)我們由 世尊這樣的開示可以知道,證悟菩提並不是說不出來的,只是不在言語上面,也不可以為因緣還沒有具足的人來明說而已。修學般若禪的人,如果沒有辦法在一言之下就使學人來開悟明心,我們就會懷疑他是不是真悟的人。在佛世 世尊在說法的時候,會觀察眾生的根器,常會為善根福德因緣已經具足的眾生來說明宗門的密意,常常是在一言之下就有百萬人天都悟得了無生忍,哪裏有說不出口的道理呢?只是說不可以為福德因緣還沒有具足的人來明說而已。

為什麼 世尊這麼說呢?這是因為不允許密意被外道所竊取,也不允許信力還沒有具足的佛子聽聞到。例如,佛陀曾說:【若與法城作障礙者,為是大賊,毀壞法城,盜我密法向外道說;是人常來至於我所,我與共語,示其教法,不說密要。】(《佛藏經》卷三)因為如果為他們那些人明說密意的話,他們必定會生起懷疑,甚至誹謗、破壞如來正法,因此而造作了誹謗三寶的大惡業。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才不許為這些人來明說,並不是密意沒有辦法以一句話來說明清楚的。

還有一些悟錯的法師,每每喜歡這麼說:「言語道斷,心行處滅,所以明心開悟並不是言語之所能說出來的。」但是他這麼說,其實是顯示出他是悟錯了,或者根本沒有悟。開悟明心所證得的真心自身祂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的,然而這並不會妨礙妄心仍然是和真心在並行運作;意識妄心是可以很明確的用語言文字來指陳出「言語道斷,心行處滅」的真心的所在處,並不是沒有辦法明說的。我們經常闡釋這個道理,希望大家都能夠瞭解;只可惜信力還沒有具足,我見、我慢還沒有斷除的禪子們,仍然是沒有辦法信受,仍然堅持要將能知能覺的意識心,藉由修定的方法來進入沒有知覺的境界當中,而說這樣子就是「能所雙亡」,自認為這樣子就是開悟了,可以說是完全錯解了「能所雙亡」的義理。真實證悟的標的是不生不滅、不出不入的真如實相之法,但是不論任何的定境則都是意識相應的境界,都是有出有入、有生有滅之法;如果隨意的說這樣就是開悟,那就會成就了大妄語業的。

所以我們說,明心開悟並不是沒有辦法一語道破,甚至不需要用語言便能夠使學人在一剎那之間就相應去,而悟明本心。我們可以從歷代祖師引導學人的過程中,可以看到大多是像這個樣子——或者賞棒,或者大喝,或者鋤田擇菜,或者吃飯喝水,可以在一剎那間就讓學人得悟去;但絕不是把打坐進入到定境當中的無覺知狀態,當作是開悟。

每每有出家法師以開悟者的身分來說禪說教,著作禪學的書籍;但是所說的法卻是錯誤的,是牴觸經教,乃至於破壞以及曲解經教。因為他身披僧服的緣故,所以被誤導的眾生就會很多;他著作當中的邪見所產生的惡劣影響,也就會極為廣大以及深遠。所以一切真實證悟的人,看到這種情況就都不應該鄉愿,當作沒有看到,坐看佛法被這些人給破壞,坐看廣大的學佛人被邪見誤導而走向岐路,甚至造下大妄語等無間地獄罪。

所以我們說,經教的流傳非常的重要。尤其在末法時期的現在,我們看到的現象是,絕大多數的錯悟者,都說覺知心意識就是真如;只有極少數的證悟者,指證自身所證悟的阿賴耶識為真如。如果說現在沒有經教在世的話,一口難敵、眾口鑠金,那麼真實證悟的法要就會難以在世間立足了,更別說要真實佛法來弘揚光大,要續佛慧命;但是,如果有經教流傳人間,在今時後世的證悟者就都能夠引用經教來證明真實了義佛法,使得 佛陀的正法能夠絲縷不絕。所以說,唯有經教能夠護助宗門正法,無可取代;這是一切學人都不應該忽視,而應該護衛了義經論以及真善知識的著作流傳住世。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講到這個地方。下一次我們將要談談「如果想要開悟,應該要閱讀哪些經論」。我們並且會舉一個案例,以教門的正理來檢視並且證明某位禪師其實並沒有證悟宗門,以作為大家引以為戒的借鏡。

敬祝各位菩薩身心安泰、道業增進!

阿彌陀佛!

宗通與說通線上閱讀(會隨著弘法進度新增章節)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