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1,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宗通與說通第13集
由 正光老師開示: 法師與僧寶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前一個單元講的是說通的種種內涵,今天則進入另一個單元,「第四節、法師與僧寶」這個單元。請各位菩薩翻開 平實導師所著的《宗通與說通》課本第56頁第2行,書上這樣寫著:【說法授人,令修佛法,如是之人名為法師。傳授佛法之師,則有在家出家之別,是故法師一詞,不單指出家弘傳佛法之師,亦泛指在家弘傳佛法之居士。】從 平實導師說法當中,分兩點來加以說明:第一點,說法之師名為法師;第二點,說法之師有出家人、在家人之分,不單單是指出家人。今天針對這兩點來加以說明。

第一點,說法之師名為法師。佛在《雜阿含經》卷一這麼開示:【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今欲知如來所說『法師』義耶?」……佛告比丘:「若於色說是生厭、離欲、滅盡、寂靜法者,是名『法師』;若於受、想、行、識,說是生厭、離欲、滅盡、寂靜法者,是名『法師』,是名如來所說『法師』。」】(《雜阿含經》卷一)

解釋如下:【佛告比丘:「說得好啊!說得好啊!你今天想要知道如來所說法師的真實道理嗎?」佛告比丘:「對於色陰這件事,應該向人這樣解說——色陰是會令人厭惡的,所以應該要遠離它,應該把它滅盡,滅盡之後歸於究竟的寂靜;能夠為人解說色陰虛妄不實的人,名為『法師』。同樣的道理,能夠為人解說受陰、想陰、行陰、識陰會令人厭惡的,所以應該要遠離它,應該把它滅盡,滅盡之後,歸於究竟寂靜;能夠為人解說受陰、想陰、行陰、識陰虛妄不實的人,名為『法師』。能夠如實為人宣說五陰虛妄不實的人,就是如來所說的『法師』。」】

從上面經文告訴我們,五陰不是真實法,五陰是和合運作而成的,所以是生滅法;因此,能夠為人如實宣說五陰虛妄不實的人,就是 如來所說的法師。同樣的道理,說法與 世尊顛倒的人不名法師,縱使他穿僧衣現出家相,也不是 如來所說的法師。

至於五陰為何是虛妄,有必要簡單說明一下。譬如色陰的生起乃是眾生有所需要,由自己的如來藏以及共業有情的如來藏共同變現出來的,可以為一切有情現前體驗及領受,所以它不是真實法。又識陰六識的生起,乃是色陰成就之後才出現的,祂是六根觸六塵,再由如來藏流注六識的種子而現行的,是在色陰之後才有的法,所以是被生的法,不是常住法。受陰是色陰與識陰之後才出生的法,既然色陰與識陰是生滅法,更何況是依附色陰與識陰之後而有的受陰,當然更是虛妄法。想陰是色陰、識陰、受陰之後才出現的,前三陰是生滅法,更何況依附色陰、識陰、受陰之後而有的想陰,當然不是真實法。行陰乃是前四陰和合運作所產生的一種現象,前四陰是生滅法,更不用說依前四陰和合運作而有的行陰,當然更是生滅法。由上面分析可知,五陰都是虛妄不實的,因此能夠如實為人宣說五陰虛妄不實的人,才是 佛所認可的法師。

秉持 佛的開示,以此五陰虛妄不實說法,來簡擇諸方大師、大居士說法,可以知道他們是不是 佛所說的法師。譬如有人主張「自己的色身跟山河大地是真實的」,你就知道他已經墮入色陰而不知,不名法師。又譬如有人主張「意識卻是不滅的」,你就知道那是常見外道法,不是佛法,因為他已經墮入識陰當中而不知;就算他剃髮著染衣現出家相,不名出家人,更不是 佛所說的法師。又譬如有坦特羅佛教(又名譚崔)之行者主張:在男女行淫當中,要保持性高潮的淫樂遍全身,說之為「正遍知」,說之為「樂」;再觀察此樂無形無相,名之為「空」,能夠這樣成為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報身佛」。你就知道那是邪淫外道法,所說根本不是佛法,因為他們已經墮入受陰與識陰當中;就算他們自稱是出家人,本質根本不是出家人,乃是在家人,更不是 佛所說的法師。又譬如有人主張「要保持一念不生而了了常知」,那也是外道法,因為已經墮入想陰當中,不名法師。又譬如有人主張:「每天在衣食住行、行住坐臥之中,能夠把心安住在當下,不為外境所動,能夠不動心,生活裡就有禪。」這樣說法的人已經墮入行陰當中,所說的根本不是佛法,這樣的人怎麼會是 佛所說的法師呢?從上面分析可知,能夠如實為人宣說五陰虛妄不實的人,才是 佛所認可的法師;凡是與佛說法顛倒的人,不名法師。

此外,如果有人能夠宣說三乘菩提——聲聞菩提、緣覺菩提、佛菩提,這樣的人是為 佛所說的法師。譬如有人宣說:「阿羅漢將五陰、六入、十二處、十八界全部滅盡後,剩下的就是無餘涅槃的本際,祂處於極寂靜的境界。」你就知道這個人名為法師。又譬如有人宣說:「阿羅漢入涅槃名為證涅槃,其實他並沒有證涅槃。為什麼?因為五陰十八界具足時,才可以說證涅槃,但是當五陰十八界全部滅盡,無有一法存在,究竟誰證涅槃?沒有人證涅槃!」能夠這樣如實宣說的人,是為 佛所認可的法師。又譬如有人宣說:「親證如來藏、阿賴耶識叫作開悟;如果不是親證如來藏、阿賴耶識,不名開悟,是名錯悟。」這樣的人也是法師。又譬如有人宣說:「真心的體性離見聞覺知,迥異諸方大師、大居士所說的『真心有見聞覺知』。」能夠這樣為人宣說的人,是名法師。又譬如有人主張:「阿賴耶識是萬法的根源,一切法包括世間法、出世間法、世出世間法,都是從阿賴耶識來的。」能夠這樣為人宣說的人,就是 佛所說的法師。又譬如有人主張:「如來藏就是阿賴耶識、藏識,祂是因地的真心,也是未來果地的無垢識。」能夠這樣為人宣說的人,是名法師。

既然能夠為人如實宣說三乘菩提的內涵,這樣的人是為 佛所說的法師;與此相反的,當然不名法師,名為附佛外道。譬如有人主張:「入涅槃的時候,就是要將意識心保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樣說法名為常見外道見。或者有人主張:「要觀想自己明光非常清楚燦爛,並與上師明光和合,能夠這樣名為證空性。」這樣說法名為常見外道見。為什麼?因為還有意識心存在,能夠作種種觀想,當然是憒鬧不靜的,不是 佛所說沒有六根、六塵、六識,極寂靜的境界。又譬如有人主張:「所有的一切法都是緣起性空,不必有如來藏執持一切法種,就能夠建立因果關係。」這樣的人名為心外求法外道,也是無因唯緣的斷見外道。又譬如有人主張:「如來藏是無妄想執著的,而藏識是有妄想執著的,所以如來藏不是藏識。」這樣主張的人,表示他對佛法沒有正知見,名為不懂佛法者,更不是 佛所認可的法師。又譬如有人主張:「如來藏是清淨的,阿賴耶識是染汙的,所以如來藏不是阿賴耶識,應該要將阿賴耶識滅掉。」這樣的人名為破法者。以上諸如種種,都與 世尊說法顛倒,這樣的人不名法師,是名心外求法的外道。

接下來談第二點,說法之師有出家人,也有在家人之分,不單單是指出家人。一般人的想法,能夠為人說法的人一定是出家人,不是在家人。如果有這樣觀念的人,應該要加以修正。以下將引經據典以及舉實際的例子來加以說明。佛在經典這樣開示:

若諸有情帶在家相,不剃鬚髮,不服袈裟,雖不得受一切出家別解脫戒、一切羯磨、布薩,自恣悉皆遮遣,而有聖法、得聖果故,勝義僧攝,是名勝義僧。】(《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五)

解釋如下:【如果有人現的是在家相,不曾剃除鬚髮,也不穿袈裟,沒有受聲聞的別解脫戒,也沒有作任何的羯磨與布薩,自己可以隨意觀照自己不善的念頭加以遮止與遣除,自身於法有所實證,知道自己的果位是什麼,也能為人解說正法的內容及證果,是為勝義僧所攝;這樣的人雖然是在家相,名為出家人,亦名黑衣,是為勝義僧所攝。】

從經典的開示可以告訴我們兩個重點:第一點,能說法的人,不一定現出家相,如同上面經文所說;第二點,這位在家人至少是位明心的菩薩,不一定要示現出家相,他有道共戒,所以不受聲聞別解脫戒、羯磨以及布薩限制,自身有聖法聖果可得,以所證的智慧來幫助眾生未來可以明心見性。綜合上面結果可知,佛門所尊重的,是他有沒有真正的法可得,是他有沒有真正的證量可得;如果他有法可得有證量可得,不論是出家人或者是在家人,名為勝義僧,必為佛門四眾所尊重,而不是僅僅靠僧衣表相來認定。

以上引經據典說明,接下來舉兩個實際例子來為大家說明。

第一個實際例子為大家所熟悉的 觀世音菩薩。請問大家,觀世音菩薩現的是出家相,還是在家相?大家都知道現的是在家相,不是出家相。而且 觀世音菩薩留著長頭髮,身穿寶衣,頸掛瓔珞,手有臂釧等等來莊嚴,完全不是出家人啊!又譬如 文殊菩薩、普賢菩薩,也都是現在家相,而不是現出家相。所以說,能夠為人如實說法的人,不一定要現出家相。

第二個實際例子,經典記載,在佛世,童女迦葉率領五百比丘到拘薩羅國遊行——這裡所謂的童女是指沒有結婚的女眾,不是指小女孩,請不要錯會。請問:童女迦葉是一位女眾,不論她是出家女眾,或者在家女眾,竟然可以率領五百聲聞比丘到拘薩羅國遊行,你不會覺得很奇怪嗎?從這裡可以了知,這位現童女的迦葉是位菩薩,其證量遠遠高於五百聲聞比丘,所以才能率領五百出家聲聞比丘一起遊行;而這五百聲聞比丘,也心甘情願隨同童女迦葉一起遊行諸國。

又譬如古時候的淩行婆,其證量不下於當時趙州從諗禪師,而趙州從諗禪師乃是禪宗所公認證量很高的開悟祖師之一;當時除了趙州從諗禪師等人以外,佛門四眾都不敢與淩行婆對話。所以,佛門所尊重的是以「有沒有法,有沒有證量」來分野,而不是以出家相、在家相作表徵。如果自己沒有法也沒有證量,只想靠僧衣要求佛門四眾對他尊重,乃至要求廢除佛門中的戒律,將為佛門四眾所唾棄。

綜合上面說法可知,說法的法師有出家、在家兩種,不一定單單指出家人,而且佛門所尊重的是以有沒有法、有沒有證量來判定,而不是單單靠僧衣表相來認定。

在古時候,能夠明心而且有深厚的別相智或道種智的菩薩,才可稱為「老師」,所以在禪門中,能夠稱為老師的並不多。譬如南泉普願禪師,俗姓王,稱為「王老師」;睦州道明禪師,俗姓陳,稱為「陳老師」;克勤圜悟禪師本身是地上菩薩,俗姓駱,稱為「駱老師」,等等。從上面可知,在叢林中,「老師」一名極為崇高,因為他有聖法、有聖果可得,也能夠為眾生說法及證果。所以,佛門中一般人不敢輕易用老師一詞,在現代卻被濫用,被許多外道世俗人如風水師、算命師、股票分析師等等來代替,身為佛弟子們能不感慨嗎?

如果在家人明心見性了,他有聖法、聖果可得,名為「勝義僧」。這樣的勝義僧在末法時代,真的很難遇到!如果遇到了,應該禮拜供養。如果遇到了是有道種智的菩薩,後學真的要為你讚歎,你真的有大福報,能夠遇到這樣大善知識啊!然而這樣的大善知識,大多沒有現出家相,而且在他的額頭上也沒有寫著「我是大善知識」六個字;加上眾生沒有慧眼可以加以簡擇,看到大善知識拈提諸方大師、大居士說法落處,以為大善知識在評論他人的身口意行,以為大善知識在作人身攻擊,因此誹謗大善知識為「邪魔外道」,誹謗大善知識為當代「十大外道」之一;並且在網站上,作種種的有根與無根誹謗,這是何等的愚癡啊!因此,有智慧的佛弟子們看到善知識拈提諸方大師、大居士時,應該將善知識與被拈提者所說的法,一一攤在經典下多方求證,並且在十足把握下,再來評論哪一位才是正確說法。如果連真善知識所說的法都不知道,卻來評論真善知識所說的法為非法,這不是膽大包天嗎?這不是向天借膽不知死活嗎?因此,後學謹提供經典開示,作為評論者之警惕。

佛告阿難:「人生世間,禍從口生,當護於口,甚於猛火。猛火熾然能燒一世,惡口熾然燒無數世。猛火熾然燒世間財,惡口熾然燒七聖財。是故阿難!一切眾生禍從口出。口舌者,鑿身之斧,滅身之禍。」】(《大方便佛報恩經》卷三)

世尊已經很清楚告訴我們,一切眾生受種種苦,很多是與口業有關,因為誹謗都是從口中來的,不僅將自己的七聖法財燒盡而蕩然無存,而且未來世要受無量苦。所以,佛隨後再次為我們歸納重點如下:「一切眾生禍從口出。口舌者,鑿身之斧,滅身之禍。」身為佛弟子們,應該要遵照 世尊的開示,慎防口業啊!

然而,菩薩為什麼要拈提諸方大師、大居士說法落處?為什麼要作法義辨正的摧邪顯正?為什麼要作這些盡被人唾駡而吃力不討好的工作?難道這些菩薩都是傻瓜嗎?不然!一者,菩薩所作所為,都不是為著自己而是為了眾生,而且還出錢出力不求回報。二者,菩薩正法與邪法的差異處詳細加以說明,讓眾生了知何者是正法、何者是邪法,使得眾生能夠脫離惡知識誤導,不再與惡知識成就共業,而回歸 佛陀的正法。三者,每個人過去都有無量世,都曾謗佛、謗法、謗賢聖過,不是沒謗過,如今有幸在善知識之下明心見性,菩薩將心比心,以現在立場來比對、來觀待:現在正在誹謗的眾生,如同自己過去無量世以前誹謗善知識一樣,都是因為自己愚癡無智的緣故,所以才會對真善知識加以誹謗。因為有了這樣的心態及看法,菩薩自然而然發起大悲心,不管外面怎麼誹謗,罵得有多難聽,他還是無怨無悔,也不計辛勞地去幫助眾生,讓眾生能夠遠離無明,讓眾生能夠在三乘菩提有所實證,這才是菩薩摧邪顯正、廣度眾生的最大用意啊!然而菩薩這樣的心行,並不是所有眾生所能了知的,所以愚癡無智的眾生才敢誹謗,罵真善知識為「邪魔外道」,罵真善知識為現代「十大外道」之一,讓菩薩在弘法時倍加辛苦,尤其在末法時代,更是吃力不討好。所以,菩薩甘冒天下人唾駡而摧邪顯正,真的不是人幹的!

說到這裡,時間也快到了,因此做個總結:能夠為人如實宣說五陰虛妄不實的人,這樣的人是名 佛所說的法師;又譬如能夠為人如實宣說三乘菩提的人,這樣的人也是 佛所認可的法師;如果不是這樣說法,說的是世間法,說的是相似佛法,這樣的人不是 佛所認可的法師。然而說法之師,有出家人也有在家人,不單單是指出家人,最明顯的例子是 觀世音菩薩、文殊菩薩、普賢菩薩,現的是在家相;又譬如童女迦葉率領五百聲聞比丘遊行,淩行婆名聲與趙州從諗禪師相提並論,這些都是現在家相不是出家相。所以在大乘法中,並不是以出家作表相,而是以有沒有法、有沒有證量,以及有沒有能力為眾生說法及證果,才是 佛所說的法師。然而這樣的法師、這樣的菩薩,所作所為都不是為自己,都是為眾生,但是眾生沒有慧眼簡擇,誹謗真善知識為「邪魔外道」,使得真善知識弘法利生倍加辛勞;也因為這樣,菩薩更容易累積自己的福德,而迅速成就自己的佛菩提道。

說到這裡,時間到了,就此結束。下一個單元是由余正偉老師主講「第二章、宗通」,內容非常精采,敬請各位菩薩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宗通與說通線上閱讀(會隨著弘法進度新增章節)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