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8,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宗通與說通第29集
由 正德老師開示:邪見(三)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再繼續說第五種邪見:主張觀想所成的明點,就是生命的本源,就是菩提心;說只要觀想成功,就是證得菩提心就可以成佛。這樣的邪見,在有教派上師的書裏面,他也寫著。他在什麼書裏面呢?在一本叫作《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中,這樣說著:「明點之量,續說如芥子許……白紅明點,表不壞菩提心。」又繼續說:「此說由修心間不壞明點為依,能起俱生智,拔除無明。」在他書裏面所說的說「明點之量」,這個「續說如芥子許」,又有說是「白紅明點,表不壞菩提心」。不壞的菩提心指的是什麼?指的就是金剛心如來藏!這個心本身不是物質。可是他在這裏面所敘述的,卻說是一個量、觀想的明點。這個明點,觀想從哪裏觀想?就是透過自己的五陰、五根身為基礎,然後來觀想有個明點,在某一個處所,說如果這樣子觀想成功了,那就是證得菩提心。但是現在我們要知道,能觀的是心,能觀的是意識心;他所觀的是一個以色法為基礎,來假想的一個叫明點。那這樣子色法會毀壞,能觀的意識心也是會毀壞的,可是他解釋成不壞的菩提心,這裏面就已經有矛盾了,不是嗎?又說這「由修心間不壞明點為依,能起俱生智,拔除無明」,他們也是利用佛法的名相來說的,他們說在修的這個心的中間,以這個不壞明點為依,可是這樣的明點明明會毀壞;因為只要這個身體壞了,或是說意識心散亂了,明點就毀壞了,因為不再出現了。說能夠起俱生智,可是「俱生智」的意思表示什麼呢?表示這個法是本來就是無生,本來就是金剛不壞的,不是由任何人修所成、觀所成的。可是這樣的一個觀想的明點,既不能有不壞菩提心的本質,那又如何說能生起所謂的俱生智,能夠拔除無明呢?所以,對不壞菩提心有這樣的名詞的一個解說應用,可是內涵實質卻是以色法為依,然後以意識心來觀想所得;所以這樣的一個名相的引用,跟實質是不相干的。這是第五種邪見。

我們接下來要跟大家再說明有第六種邪見。第六種邪見,也是有教派上師這樣子主張說:要以男女雙修法的淫根樂觸,然後讓雙方達到性高潮,運用技巧,只要能讓高潮不退,能夠遍身受樂,就稱說這種樂叫作大樂光明;而且用了一個佛法名相來說,叫作「無上瑜伽」。這個教派的上師,他們說出家人以明點觀想——就是剛剛我們說的,他只要能觀想有一個明點,以這個明點來降入海底輪,在那個處所作種種觀想——引生了淫樂遍身,他就稱說,這樣子稱「無上瑜伽」已經成就了,就說這樣子就成就「佛地正遍知覺」。

我們現在來看看,這樣使用名詞跟這個內容是否相符合。佛地正遍知覺,在佛法裏面,這裏面是佛在成佛的時候,覺悟了一切所有的法,沒有一法不覺悟;覺悟什麼呢?一切所有的法,人我空、法我空的內涵,沒有一樣不能知道;正遍知,也就是說,正確的遍一切法都了知,而實證這個法的人我空、法我空。覺的意思叫覺悟,可是這個覺悟的內容,是從因地三賢位開始,就要從實證金剛心如來藏為基礎到七住位,接續來實證後面的眼見佛性十住位,接著進入行位、迴向位,來進入初地,實證每一地的道種智,這種都是智慧的部分。可是從來沒有涉及說,需要透過這樣男女的雙修,男女根的這個淫樂遍觸,來說你能夠達到無上瑜伽,能夠成就佛地正遍知覺。所以對於正遍知覺這個部分,不是屬於身根的樂覺,不是去覺知身根的樂觸。但是這個教派他們卻主張,你只要男女雙方能夠淫根樂觸能夠遍身,就是大樂光明,就是無上瑜伽;追敘前面所說的觀想明點,如果說出家人,你用觀想就可以達到所謂的淫樂遍身也可以。可是這個部分有過失的。為什麼有過失呢?因為不論他是出家人的觀想所引生的淫樂遍身,或者是說在家人與配偶真槍實彈的上陣,或者說這個教派的上師與他的異性弟子真槍實彈的上陣,他們的上師與弟子之間的真槍實彈上陣,他們都稱為是上師與弟子間的祕密;不管怎麼樣,凡是能夠引生淫樂遍身,他們都說這就是成究竟佛。這個部分,這個教派都認為說,他們這樣的行門是超過了顯敎的證量的,稱這個叫什麼呢?稱這個叫作果地修行,稱這個叫作「即身成佛」,或者「即生成佛」,認為一生就可以成佛了。

我們來看這個事情,也就是說,就他說的「即身成佛」好了。假設他們認為 悉達多太子兩千五百多年前,在印度示現成佛,是那一生成佛、那一身成佛;那麼我們就要說,以佛教的修證的內涵來看,成佛前必定經過十地,必定經過十地前的三賢位,我們來看在十地中的八地本身的證量。八地的證量就能夠有「於相於土自在」的證量,於相於土證量表示,祂可以任意的化現種種的相貌,種種利益眾生的人、事、物,祂是可以自在化現的。假如說,這個教派主張可以即身成佛,那表示他一定已經經過前面十地的修證,乃至等覺妙覺的修證;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在八地就有能力於相於土自在,那他為什麼不要自己化現所謂的異性來自己使用呢?為什麼一定要叫他的信徒來跟他合修所謂的男女淫根的樂觸?

這個部分,我們說,成佛的法是不可以去損惱眾生的,是要去攝受眾生的,而且要給眾生清淨法的;這樣的一個淫樂的法、邪淫的法,即將成佛怎麼可以去教導這些弟子們來淪墮邪淫中,而自己以為自己是有所貢獻?所以用了很多的名詞,來讓跟他們修的徒弟們不知道有過失。用什麼名詞呢?用所謂的「佛母」或者是「明妃」。他們會這麼說:「妳是佛母,所以妳可以讓我成為佛。」這個部分就有過失了。因為成佛是智慧,如果說需要用這種邪淫的法來成就,那麼他自己去化現就好了,為什麼要實際來損惱眾生,而且要欺騙眾生說,你這樣的貢獻讓他可以成佛?所以,有的上師就會這樣來告訴這些信徒們:「妳能幫助師父過這個關卡,妳就有功德。」用「佛母」以及「智慧女」的名詞,來讓信徒以為她真的這樣有功德。可是事實上如果是「佛母」的話,那麼信徒也可以想:第一個,「你如果這樣可以成佛,那你應該已經修過十地的證量了,你為何不自己化現?」第二個,「如果說我可以助你成佛,那我自己為什麼沒有辦法生起智慧呢?」

在跟上師行淫的中間,又有什麼智慧可說呢!而是上師自己以為在這裏獲得所謂「樂空雙運」的智慧,事實上這個樂空雙運的智慧,都是假說的。因為他們是以他們的意識心,以為在這個樂觸中不要去分別有一個自我在受樂觸,純粹讓自己完全融化在這個樂觸中,就以為已經證得意識的空性了,已經無我了;可是這個是虛妄想,因為這個就是已經是在淫樂中,貪欲過重的行為出現了。當他的徒眾受騙以後,心裏仍然懷疑,為何這樣子就能夠得智慧;只是沒有辦法來對要求他這樣做的上師來提出疑問。

所以我們今天提出來,也要讓有一些不知情的人知道。如果有人這樣來要求妳跟他行淫,妳是有功德的,妳可以幫助他成佛,幫助他過關卡;那妳就要問他:「你如果是成佛,你應該有能力自己化現,因為你應該修過十地的證量了,才能夠成佛,因為這是佛教成佛必定要經過的修證路線,必定要修證,有這些實證的里程碑,那這個功德呢,應該是自己要有能力去對治自己的所謂的障礙。」要求妳這麼做,妳就告訴他:「你一點智慧都沒有,你就是要跟我學習。」怎麼反而說,妳可以去幫他成就功德呢?如果這樣的話,表示妳的智慧是超過他的,那妳又何必跟他學呢?所以我們只把這樣的一個理路,透過這個機會讓大家知道。我們要知道,他們說領受樂觸的境界就是果地修行,這個部分完全是誤解了,完全誤解了佛教裏面真正的從三大阿僧祇劫——從三賢位一直到十地、等覺、妙覺的修證內容,完全不知道。所以,請能夠今天聽進去的人,將來有遇到這樣的因緣,就要能夠思考我們所跟你剖析的道理。

另外我們說,這樣的一個邪見存在這個教派的各個派系中;因為這個教派,他們的上師、祖師寫了一堆密續,從古至今都是口耳相傳,譬如說「無上瑜伽」、「大樂光明」、「黑噜嘎」等等。以及古今的教派,他們上師與異性弟子之間不為人知的單獨合修邪淫的法,其實一直流傳到現在都沒有停過;雖然後來為了怕別人來質疑他們,改用觀想的方法,有的上師就改用觀想的方法說,只要能引生淫根之俱生大樂——那麼這樣子仍然沒有離開邪見——而想說:「我這樣用觀想的,我就能夠『斷愚證智』」。可是我們就利用這個機會,來跟大家探討,「斷愚證智」到底指的是什麼。

佛法裏面斷愚證智指的就是,愚指的就是無明。我們說二乘人的無明是什麼?而聲聞人的一念無明,他要怎麼去破一念無明,怎麼去斷一念無明呢?他必得要來現前觀察他五蘊十八界的虛妄不實,五蘊十八界都是藉因藉緣所出生的,沒有一個法是真實的,沒有一法是真實常住的,因此他就要斷我見,斷我見就是斷愚證智的初分;以這個初分持續來斷我執,最後能夠解脫於三界生死的輪迴,成就阿羅漢解脫果,這是聲聞人的斷愚證智。

那緣覺的斷愚證智呢?他就要能夠現觀,這五蘊是如何來的,有了五蘊就是苦,原來五蘊是要有一個入胎識所生——不知道原來五蘊是這樣來的,就稱為無明。所以他能夠觀察,因為這樣的無明才會造作種種繫縛在三界的身口意行,而才有所謂的這個識、名色、六入、觸、受這樣的一個果報,之後才有老、病、死、憂、悲、苦惱種種苦;所以他因為能夠現觀這樣的真實的內涵,能夠現觀十二因緣原來是這樣子流轉的——因為不知道有個入胎識;知道以後他就能夠斷我見,他就能夠破無明,把十二因緣的無明破了以後,這個也是他的斷愚證智的第一初分。接下來,依止於這樣的破了無明以後,接續的斷除我執,在三界中的愛斷除了,能夠將十二因緣還滅,也是一樣證得解脫果,這是緣覺的斷愚證智。

那麼還有菩薩也就是大乘法。菩薩的斷愚證智除了剛剛說的聲聞以及緣覺這樣的無明的部分,菩薩必然要有能力能夠觀察,能夠觀察這個五蘊的虛妄不實,五蘊從何而來——原來是有一個涅槃本際入胎識,本來不生不滅,來出生這樣的五蘊;能夠這樣現前觀察,對於聲聞緣覺的無明,有能力破除。同時,菩薩還要實證涅槃本際,實證入胎識——哪個是入胎識,哪個是如來藏如來藏的所在在哪裏。所以,以這樣的破除了無始無明以後,破除無始無明,斷除了二乘人的一念無明的我見,同時也斷除了無始無明的我見;接著以這樣斷除我見,斷愚證智的初分為基礎,接續的去修往後所謂三賢位——七住以後的行位、迴向位,十地乃至等覺、妙覺,都是在斷愚證智。每一個應該實證的部分,這基礎都是在哪裏呢?在於七住位實證涅槃本際入胎識,以所證的無生智為基礎,斷了愚癡證了無生智為基礎,接續後頭菩薩的修證。

這樣的一個三乘的斷愚證智的內涵,完全沒有涉及到所謂的男女邪淫的法義在裏面;因為這種男女邪淫的法,完全是欲界裏面最粗糙的煩惱。我們說,相較於三乘佛法裏面的斷愚證智,再來看看這個教派裏面主張的:你要上師與弟子之間,要修男女根和合接觸以後,來受這個淫樂遍身,這樣的所謂的淫樂之法。這個淫樂之法,完全是及不上佛法裏面所說最基本的那第一分斷愚證智,更何況說是修證佛道的法。這怎麼可以說,只要能夠受遍身樂就是成佛,就是即身成佛,就是即生成佛呢!所以我們可以這樣來看,這個教派裏面所說的為什麼是邪見?是因為跟佛法裏面的所謂斷愚證智完全是兩回事:這裏面不但沒有智慧,而且在所謂的沈溺於欲界的男女愛的法,沈溺於男女淫樂的法,是下墮的法,是下墮於三惡道的法;佛法是解脫清淨的法。一個是下墮的法,一個是解脫清淨的法,那我們就會知道了,從這樣的分析看起來就知道:這個教派的這樣的一個邪見的主張,與佛法的名相的使用的內容,到底相不相符呢?雖然口說有密續,這個是不為人知的;但是我們要知道,這個部分的內容其實還有待我們來為大家解說。

我們還會對於這個教派所主張的邪見再繼續說明,這一堂課我們就先說到這裏了。

阿彌陀佛!

宗通與說通線上閱讀(會隨著弘法進度新增章節)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