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2, 2019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宗通與說通第55集
由 正益老師開示:教導功夫 明心見性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我們這一集要來講的是,如何教導大眾這功夫行門,這行門上如何能夠引發明心見性的因緣。因為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明心或是見性都是遙不可及的;然而對於佛門上來說,並不是如此。甚至佛門上來說,你可以在很短的劫數裏面,修集你所需要的福德資糧;根據這福德資糧,你可以熏習般若,可以熏習般若的智慧,來根據般若智慧最後來親證。

我們現在來看看,最好的功夫行門是什麼?就是不離開三寶。什麼是最大的福田?最大的福田就是佛。佛既然是最大的福田,那你可不可以在行門之中,將佛也加進來?所以我們就說,要念佛、要禮佛、要拜佛。所謂的行門,就是不離開佛,所以我們才稱為這是佛教,這是佛法,這是佛所教導的法。而 佛所教導的法,在《金剛經》裏說「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什麼意思呢?就是說,「你用佛像的木雕的,或是銅鑄的等等,或是玉雕的這樣來看我,或是用音聲來求我;音聲來求我的時候,就是你唸誦佛號等等」;「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因此,你透過這一段話就知道,佛要的是大家要親證諸法第一義諦,甚至是以諸法第一義諦的轉依心這樣來理解什麼叫作念佛、念法、念僧。

當然,對於一般的大眾來說,不能夠契入這個法門是當然的;可是我們會說這就有點可惜了,因為 佛說的這些法,是人人可以做的;雖然你沒有親證這個法,但我們可以熏習,可以將有相的念佛,然後把它變成無相的念佛、拜佛、憶佛。所以,我們且不說以《金剛經》這樣比較嚴的標準來說,用世間一般人的標準來說,是不是可以作到無相念佛?實際上是可以的。透過你對憶佛念的掌握,你只要施設一個念,這個念就是代表憶佛念;這個念頭裏面,不需要有什麼特殊的東西,不需要佛像、佛號、佛的種種功德;那些你可以在施設這個憶念之前就先存在,存在這個作意,接下來你要憶佛,這樣就已經完成了。不需要在憶佛念的時候,再把那些統統加進來,所以這樣就是一個功夫行門。

所謂的功夫行門就是,你當下就在憶佛念中,不需要再去介意這個憶佛念是不是在憶佛——不是在憶佛?這憶的是哪一尊佛?哪一尊佛號?哪一尊佛像?這樣你又回到五塵相裏面去看。所以 佛說:你不需要這樣,你只要能夠用無相——沒有色相、沒有聲音相,這樣來憶佛,這樣就可以了。透過這樣的憶佛來說,我們就可以瞭解到,這樣的憶佛可以使我們更加的專注;因為一方面它不用動到嘴唇、音聲,以及妨礙你種種的呼吸等等;甚至所有的想陰,你也可以一起並行。所謂一起並行是,譬如說你跟人家講話,如果你有憶佛念,你只要順口答他就好了;就是一方面不妨礙事情的進行,一方面又可以讓自己的功夫藉此來鍛鍊。所以,憶佛念是可以在二六時中鍛鍊的。因為一般人會把憶佛念斷掉,通常是自己在想事情,通常是離開了你要專注的這個法門行門。那想什麼事情呢?通常也很簡單,就是遇到一些突然冒出來的人,或是冒出來的一段話,然後心裏面就不由自主跟著跑;等到他想一想以後再回頭的時候,憶佛念早就不知道在哪裏了。

而我們要練習的是,憶佛念要有一個定力,你可以怎樣訓練呢?一方面在家裏或在居住的場所,以各種的方便的標示、記號或是一些小物品,來讓你知道現在就是要憶佛了,不要一直在打閒岔;那你看到那東西,雖然你一方面還跟人家講話,可是你念頭就可以作意,就可以想「我要憶佛」,這樣你就可以憶佛;因為憶佛本身它不是要出現佛號,這就是 佛所說的無相法。如果不相信這無相法,對於貪瞋癡等等,一方面不容易有所進步,能夠遠離或是種種;而一方面也很難在整個生活當中將這憶佛念持續。因為你要持續這憶佛念並不困難,而且你持續這憶佛念的時候,實際上大家都不知道你在憶佛。

而憶佛本身有很大的功德,佛說:如果你今天合掌,就可以消除五十大劫的生死之罪;如果你能夠唸佛名號,就能夠消滅一千兩百大劫的生死之罪。所以你看這憶佛的功德多好。如果說你在憶佛的時候,因為在清淨的一個場所,你又可以拜佛;這樣的話,佛說可以消滅一百億大劫,或是有經典寫九十億大劫的生死大罪。所以你可以知道,既然有這麼大的功德利益,那我們為什麼不來憶佛,為什麼不把握時間來獲取這利益呢?

因為一般的人,你看他很痛苦或是怎麼樣,有些根本還不是生死過患等級的煩惱,譬如說業報來了,這些都還不至於讓他生、讓他死,可是就會讓他整個牽絆。可是一般的人不知道如何來處理,他對於業報一方面是怨天尤人,好一點的人他就把它安忍,可是他覺得很痛苦。如果說你在學佛的過程中,遇到這樣的事情你就要去想,煩惱你不需要再繼續來生起,你只要有相應那些痛楚的就好了,痛楚的那個地方就是你的業報。業報它的痛,如果是當下就可以割捨,你當天就先把它放到一旁,隔天你再去想要怎麼做,遠比你一直在擔心來得好;當然如果當下你就能夠處理這個業報,那當然是可以。所以業報這件事情,已經必然已經受報,你如來藏也沒有錯;如果是別的有情讓你產生這樣的業報,不管中間發生什麼事,祂如來藏也不會錯;因為所有的因果都是所有的如來藏所一起促成的。所以既然大家都沒有錯,因此你就不要再怪罪於誰,因為怪罪於誰只是讓自己更加的沾黏於這個煩惱而已;而這些煩惱產生的時候,如果你可以來警覺它,然後不要再一直靠近它,就可以慢慢脫去它的束縛。

可是,在佛法中並不是要斬除所有的煩惱性的,不是一開始菩薩位的時候就要做這樣的事情,而是不要再自己添加無謂的煩惱。什麼叫無謂的煩惱呢?有人他對於發生一些事情,他很痛苦;所以他就產生了「如果這樣的話那又會怎麼樣」,一直在那杞人憂天。像有一隻箭已經射中他的手,然後他一直在那裏把弄,一直把玩,一直在觸碰,結果最後把那個箭頭,更深的觸到肉裏面;然後因為作法不當,甚至這個箭頭就變成倒鈎的形狀,再也拔不出來了;他就可以因為這樣的痛苦,可以記了一輩子,或是幾十年,或是好幾年,甚至好幾個月等等。所以我們對於這樣的煩惱性,要知道這是無謂的,這是沒有必要的。有那個時間不如你用來憶佛,憶佛的話可以讓你很迅速的超越這樣的生死大劫的罪過,這樣不是很好嗎?

所以,憶佛並不像是有的人認為,這是不聰明的人或是不靈敏的人,是初機學人才要學的。這樣想法是絕對的錯誤。因為學佛之中,法門沒有高低,都是平等、沒有高下可說的,所以對於憶佛這個法門,大家都應該相信,它就是念佛之法。因為〈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在《楞嚴經》裏面有說,菩薩說「我以前就是學這樣的法,最後我沒有靠其他的方便,不假方便,就可以證悟。」所以,這個法門是可以通達入地的法,不是簡單的法。你透過這樣的修學就可以瞭解,原來佛非常慈悲,不論我們用音聲來呼喚,或是用想念來憶念,佛都一樣給我們所有的功德;而我們就應該按照這樣無相憶佛的方式,讓自己的功夫行門,更可以在生活之中來產生、來鍛鍊。

然後你在這鍛鍊過程中,你一天有很多的因緣,可是也很多的機會被這些雜務所打斷;因此你就要知道,自己語言文字——「想」起來的時候,就是我們說的想陰,以及你觸到這境界相的時候,一樣有一些作意的時候,你要怎麼辦?所以有一個簡單的方式,也可以來鍛鍊,就是十秒鐘的憶佛,或是十五秒鐘的憶佛。譬如說,今天我們用世間人的交通工具來說好了:譬如說今天你搭捷運,一個捷運站到另外捷運站,大概就是差不多兩分鐘、兩分多鐘;因此你可以把它切開來,切開來十五秒、十五秒的話,大概就八次或是幾次,或是到下一站大概只有一分多鐘;因此你就像列車啟動了,然後你就開始了,把列車啟動當作是你憶佛啟動的訊號;然後經過十五秒以後你就知道,已經完成了一個段落的憶念,接下來再生起一個段落的憶念。你就不要再去注意,在這個車子上的許許多多發生的事情,是人、是物、是報紙、是雜誌、是說話、是談話、是嘻笑或等等;你慢慢的把那些法知道,然後順那些法來觀察的時候,你也要有憶佛念,你也可以不觀察,也就是說,不管你觀察或不觀察,你都可以鍛鍊你的憶佛念;等到下一站完成的時候,然後就完成一個大段落的憶佛念。

透過這樣來修學,你就可以知道,原來任何地方我都可以施設;那我在我工作場所,我也是可以施設。面對了攝影機,面對了你自己的工作的電腦,你都可以來施設一段小時間的憶佛;然後再把這小時間的憶佛這樣串起來,然後回家再去整理。說在這過程中,到底什麼時候你被打斷;然後在憶佛的時候,你就可以想「我什麼時候要憶,什麼時候不憶」;原來憶佛和不憶佛整個出入,你有出有入;什麼時候停止,什麼時候開始,你都可以慢慢來掌握。這樣的練習,你經過一兩個月以後,它就會慢慢的純熟,不會說憶佛是沒有辦法在你日常生活中實踐的。所以,你可以施設種種的方便,這樣就是憶佛;而且憶佛不需要一直針對著憶佛念,再把它解開剖析說「到底是不是在憶佛?」不需要做這樣的事情。

第二個,憶佛念不是來對治妄念的。因為妄念它本是你的末那或是意根的緣想或等等;這種情況下有時候你很難遮止的,碰到境界的時候它就生起來了。所以你對妄念,也不要因為有妄念然後加深而困擾。要去想,如果你的妄念是偏於世間法的,是偏於世間的這種生滅法,是偏於世間法的一些和佛法無關的這些生滅法,或是和佛法有關的;寧可你偏於向佛法有關的,考慮的是如何有眾生的利益,有對眾生的利益,就可以讓你的心可以安住下來。你的心安住下來,雖然你還有很多妄念,但是 佛有說,不論你是在貪瞋癡行位之中,這些都是可以讓你的佛菩提道更加的堅固。為什麼呢?因為至少你會產生未來生的有,因為你在貪瞋癡中產生種種三界法,你跟三界的眾生繼續有牽扯,你就不會一下子就要捨離佛菩提道,不會想要入滅,變成二乘人。

接下來我們來看幾段的經文。這邊直接解釋這段意思就是(「貪欲是涅槃,恚癡亦如是,如此三事中,有無量佛道。」《諸法無行經》卷二):貪欲是涅槃,然後瞋恚也是涅槃,愚癡也是涅槃,這個三事中就有無量的佛道,這就是真正的法。貪瞋癡沒有離開真實性,不是貪瞋癡把它撇開了以後,這樣這個求道人、這個學佛人就證得真實法。絕對不是如此,大乘法中從來沒有這樣說。

然後,後一段說(「若有人分別,貪欲瞋恚癡,是人去佛遠,譬如天與地。」《諸法無行經》卷二):如果有人他分別貪欲、瞋恚、愚癡,這樣的人,他對於無貪、無瞋、無癡,會覺得這樣才是真正的法,這樣的人就是離開佛非常遠,譬如和天地之隔。所以,我們透過這段經文可以瞭解,不管你對於法的現象界,是沒有辦法脫離它的束縛也好,或是脫離它束縛也好,你都還是要深入貪瞋癡的行相。且不說你自己是不是可以不受到貪瞋癡這些的困擾,但是一切眾生,他在貪瞋癡困擾之中,你也不需要煩惱;因為你認識它們貪瞋癡,你就知道施設什麼樣方便,可以讓他可以脫去這些困擾和黏縛。

然後我們再繼續看另外一段經文。(「是故若發菩提心者,若發小乘心者,不欲起如是業障罪,不欲受如是苦惱者,不應拒逆佛法」《諸法無行經》卷二)這段經文就繼續說,是故,如果你發菩提心的人,或是你發小乘心的人,你不想要生起如是的業障罪,就是地獄業或是其他的業障,你不想要受這樣的苦惱者,不想要受到業苦,那你不應拒逆佛法。什麼叫拒逆佛法?就是說你大乘法不想修學了,因為好辛苦而且又很難親證,「這個佛菩提道的法的涅槃,為什麼這麼樣難得?這樣三大阿僧衹劫以後的佛果,我也不要了。」可是 佛說,不管你是大乘人,不管你是小乘人,統統都要學,不應該拒絕,甚至違背這佛法的教誨;你就應該乖乖的坐在你的座位上,這樣繼續的聽聞。所以佛寺中的小乘者,他們雖然有的人,根本就不想要聽大乘法了;因為他能證得俱解脫阿羅漢,對於他們來說已經無學,沒有什麼可以再學,他們也不想要再學;可是 佛還是請他們就座位上好好的安坐,不管大乘法講到哪一次,他們都要聽 佛來演講,所以這就是佛法

我們再看一段經文,透過這些經文你可以瞭解到大乘法和小乘法的差別。《般若經》有說(「如是煩惱相應作意,順後有身,助諸菩薩,引發無上正等菩提!未證菩提,不應求斷!」《大般若波羅蜜經》卷五百八十):「如是煩惱相應作意」,就是說如果你有很多的煩惱,它可以讓你未來世的後有、未來身繼續的產生,可以幫助大家,可以怎樣呢?引發未來的無上正等正覺!所以你沒有證到菩提的時候,你不應該馬上將這些煩惱的作意斷除。所以,有煩惱還是一件不錯的事情,至少不會讓你很快的進入二乘人的道路。

再來(「乃至未坐妙菩提座,於此作意不應永滅!」《大般若波羅蜜經》卷五百八十),乃至還沒有坐在妙菩提座的時候,就是還沒有成佛位這時候,這樣的作意不應該永遠的斷滅。所以你就應該要知道,這樣的法就是實際法,實際法是值得你追求的;雖然隨伴的有很多煩惱、痛苦、種種的生死,可是也沒有關係;因為一切的眾生比我們還要苦。我們都已經有佛法三寶等等作為依靠,如果我們還認為這樣是苦,那眾生呢?我們是不是應該更有悲心,在生死大海來陪伴他們呢?

最後一段經文,《大方廣佛華嚴經》〈修慈分〉(「十方諸佛與諸菩薩聲聞大眾,俱來入我諸佛國土宮殿之中。」),就是說你可以有個企望:最後十方諸佛菩薩,這些聲聞大眾一切修學者,最後會到你的諸佛國土宮殿之中。就是說,你將來會成就佛國,你可以容納一切的大眾進來這佛土之中,在佛土裏面大家可以眾相歡樂,可以各自修學,也可以眾相聞法,這樣是多麼令人欣羨的一件事情;而這件事情,在你三大阿僧衹劫以後,將會很快的完成。所以你陪伴的作意的話,你就知道自己已經在憶佛念繼續的加強,不要對行門功夫加以排斥拒絕。

所以透過這樣的法,你可以繼續熏習如何來「看話頭」,如何將一句話譬如說「到底是什麼在念佛」這樣的一個涵義包容下來,瞭解這個意思;然後看住這整團文字的意義,然後把文字相把它滅去,這個地方我們就可以說你是看意義,這樣就看話頭。透過看話頭的功夫,你就可以讓自己明心見性,將來的資糧可以因為這功夫提升,而可以發起「疑情」。疑情就是對實相產生了追尋,一定要明白到底這個法界的實相是什麼,知道這如來藏是什麼。這就是我們功夫行門應該要作的,也是大眾所應該鍛鍊的。

今天就說到這裏。

阿彌陀佛!

宗通與說通線上閱讀(會隨著弘法進度新增章節)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