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4,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宗通與說通第8集
由 正光老師開示: 宗通概說(中)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前一集已說明,宗通就是明心見性的法,明心就是找到第八識如來藏,由於菩薩明心找到如來藏後,不僅不落兩邊、處於中道中,而且了知如來藏有無量「不」的中道性。這是菩薩明心後發起般若智慧所能了知的境界,不是二乘人所能了知的。為什麼?因為二乘人沒有親證如來藏,無法現前觀察如來藏分明顯現,所以沒有法身德,也沒有親證法身而發起般若智慧的般若德,所以這不是二乘人所能了知的境界。

接下來繼續談「宗通概說中集」,請各位菩薩翻開平實導師所著的《宗通與說通》課本第32頁第2行。書上是這麼寫的:

【此謂佛門學人悟得如來藏後,不遇惡知識攝受;或雖遇惡知識攝受、否定其所悟如來藏,但有諸佛、菩薩、善知識攝受,為其巧設方便,多方開解,使其驗證所悟如來藏之真實無訛,證明其所悟如來藏之不生不滅、不增不減、不來不去、不斷不常、非一非異、非俱非不俱、非有非無之體性,般若現在前,親自觀見中道實相,入第七住常住不退。】

這也就是說,真善知識真的很重要!他可以讓你在佛菩提道上以及解脫道上,能夠很正確而且很迅速地成就。如果明心後沒有真善知識攝受,很容易退失佛菩提。正如經中開示:

【佛子!若不值善知識者,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退菩提心。如我初會眾中有八萬人退,如淨目天子法才、王子舍利弗等,欲入第七住,其中值惡因緣故,退入凡夫不善惡中,不名習種性人;退入外道若一劫、若十劫,乃至千劫,作大邪見及五逆,無惡不造,是為退相。】(《菩薩瓔珞本業經》卷一)

經中已開示:佛弟子於參禪後,正確的般若觀行現在前,也就是明心了,成為七住菩薩;如果當時沒有真善知識巧設種種方便攝受,以及自己對如來藏無生的體性無法安忍與接受,於一劫乃至十劫當中,還是會退失佛菩提;並於退失後轉入種種外道中,於一劫乃至十劫起了大邪見,以及造下五逆十惡等大惡業,未來要受無量苦。由此可知,在修學佛法中能遇到真善知識,以及接受真善知識的教導及攝受,真的很重要!如果沒有遇到真善知識,以及接受真善知識的教導及攝受,想要成就佛菩提道就會變得很困難而且遙遙無期;有了真善知識的教導及攝受,在佛菩提道中就能夠很迅速地成就。這正如《大乘本生心地觀經》開示:「菩提妙果不難成,真善知識實難遇。」也就是這個道理啊!

然而有真善知識,必定有假善知識,亦名惡知識。這樣的惡知識在末法時代很容易遇到。譬如有人主張「意識卻是不滅的」,他不僅以地上菩薩自居,而且還暗示自己就是宇宙大覺者,也就是暗示自己是佛陀,而接受信徒禮拜;這樣的人就是惡知識,不僅大妄語,而且還誤導眾生,已成為斷一切善根的一闡提人!又譬如有人主張「斷際靈知心就是真心」,也就是主張,前一剎那過去了,後一剎那還沒有生起之間,能夠在這兩個非常短暫剎那之間,保持了了常知而不分別的心,那就是真心。可是他卻不知道,前一剎那過去了,後一剎那也會跟著生起及過去,不是不會過去,所以祂是生滅法不是常住法;更何況對境已經清楚知道了,分別已經完成了,怎麼說是不分別呢?像這樣前後語顛倒的人,就是惡知識!他讓您走上「常見外道」,與佛道越走越遠了。又譬如有人主張:「大乘佛法的興起,絕不是單純問題,也不是少數人的事,是佛教發展中的共同傾向,主要動力是佛涅槃後佛弟子對佛的永恆懷念。」他的意思很清楚告訴我們,那就是大乘非佛說,他認為大乘法不是由佛親口宣說的,而是佛弟子為了緬懷世尊,由佛弟子長期結集出來的。由於誹謗大乘法非佛說,成為破佛正法非常嚴重的人,這樣的人也是惡知識,應該要遠離。

又譬如有坦特羅佛教行者主張:「佛父佛母要雙運。」所謂「佛父」就是勇父,也就是在修雙身法時很勇猛的男人;所謂「佛母」就是明妃,是與勇父修雙身法的女人。「佛父」不僅要與一位「佛母」性交,而且還要與九位「佛母」雜交,所以他們所謂的「雙運」,就是「佛父」「佛母」兩人抱在一起性交、雜交。此外,還美其名「佛父與佛母於等至位大貪溶化為弟子灌頂」,也就是說「佛父」在性高潮等至位時射精名為「大貪溶化」,其中「佛父」射精所流下的精液稱之為「白菩提」,與「佛母」所流下的女血稱之為「紅菩提」,兩者相混合稱之為「甘露」;再由上師賜給修密灌的弟子吃,名為「灌頂」。試問:這樣男女邪淫,合乎人間倫常嗎?這樣的男女邪淫,合乎釋迦世尊的戒律嗎?這樣的甘露您敢吃嗎?這樣的灌頂如法嗎?由此可知,淫穢的「坦特羅佛教」(又名譚崔)的行為舉止,真是乖張到極點,已經到了非常離譜的地步了。

原來,坦特羅佛教是印度婆羅門教的性力派,將男女雙身行淫的方法與技巧,也就是男女的房中術,用佛法名相加以包裝,混入佛門來,高稱是佛法的一支,本質根本不是佛法!他們主張「無上瑜伽」可以「即身成佛」。原來無上瑜伽就是與女信徒性交,即身成佛就是男女抱在一起的假佛啦!有智慧的佛弟子們,不應該被這些惡知識矇騙,而大量捐輸錢財、失身,乃至大妄語,未來要下墮三惡道受苦;受報後從地獄回到人間,因為淫貪的習氣種子隨眠未除,淫貪的習氣仍然很重,所謂的「佛父」恐怕免不了要去當午夜牛郎,所謂背著丈夫與「佛父」修雙身法的女人,也就是「佛母」,恐怕免不了要去綠燈戶當妓女。真是悲哀啊!所以說,惡知識真的害人不淺!有智慧的佛弟子們,應該遠離惡知識,以免與惡知識成就共業,未來要受不可愛的異熟果報。

如果菩薩明心了,自己對如來藏本來無生的體性能夠安忍及接受,以及接受善知識的攝受,名為七住不退的菩薩。然而不退的法相有多種,它可分為:信不退、位不退、行不退、念不退、究竟不退。

信不退,是指菩薩於十信位,始從初信開始對佛開示有了信心,乃至於十信位完全具足信心,因此能夠圓滿十信位而轉入初住,開始進修菩薩六度萬行的第一度佈施。所以,信不退菩薩是指,從初信位開始的菩薩,一直到十信位滿心為止。

位不退,是指初住位的菩薩開始佈施,二住位持戒……乃至六住修般若,於六度圓滿轉入七住,因為有真善知識教導參禪正知見,努力培植參禪所需具備的定力,以及在正法團體所培植的福德,於因緣成熟時一念相應慧,使得般若正觀現在前,也就是明心破參了;並且在諸佛菩薩、善知識攝受下不退,圓滿七住轉入八住……因此,位不退菩薩是指,從初住位開始,並於七住明心,以真見道位的般若智慧為基礎修相見道別相智,一直到十迴向位滿心,成就如夢觀轉入初地為止。

行不退,是指從初地菩薩開始,不斷地說法度眾,不斷地摧邪顯正,使得眾生能夠分辨正與邪。然而五濁惡世的眾生劣根性重,對於地上菩薩所說的聞所未聞法不僅不信、懷疑,反而興起排斥與誹謗,誹謗真善知識為邪魔外道,誹謗真善知識聞所未聞法為外道法,使得真善知識可能在一秒鐘、兩秒鐘乃至多秒鐘心灰意懶,不想再度眾;由於地上菩薩心行有退,故名行退的菩薩。然而這位地上菩薩會加以思惟,雖然眾生惡劣不堪,如果不說法度眾,永遠無法用正法攝受眾生;若無法用正法攝受眾生,無法成就自己的佛國淨土;因此想了又想,最後還是興起繼續度眾生的心行,不畏艱難,不畏被眾生誹謗,冒著生命危險而在所不惜,繼續說法度眾,繼續摧邪顯正,一直到七地滿心為止,成就如乾闥婆城現觀,轉入八地為止。因此,行不退菩薩是指,從初地菩薩開始,一直到七地滿心為止。

念不退,是指從八地菩薩開始,不斷地說法度眾,不斷地摧邪顯正,然而在說法度眾過程,仍然有可能興起不再度眾生的念頭。這樣微細的念頭很短,可能是一剎那、兩個剎那就觀照到了,也可能是念頭一起來就觀照到了,而不讓它繼續流注。但是,有這樣的念頭出現仍然是有退,不是不退,一直到等覺菩薩為止才能念不退。所以,念不退菩薩是指,從八地開始,一直到等覺菩薩為止。

究竟不退,是指從妙覺菩薩上升天上開始,在天上觀察人間因緣成熟,誕生人間;於菩提座下一手按地明心,妙觀察智、平等性智以及大圓鏡智現前;夜睹明星眼見佛性,成所作智現前,成為四智圓明的究竟佛。所以,究竟不退是指從妙覺菩薩開始,一直到成佛為止。

然而,對未悟的菩薩而言,真善知識所說的法本來就不容易相信,因為那是聞所未聞法,迥異諸方大師、大居士所說。因此,能夠跟隨真善知識修學的人本來就是少數,不是多數人,更何況能夠親近真善知識及接受真善知識教導而悟入佛菩提,更是少數人。所以,能夠明心見性的菩薩,套現在用語:那是「稀有動物」啊!

可是,菩薩一念相應慧明心,會發現如來藏的體性與一般眾生所認知的體性完全不同:如來藏離見聞覺知,不在六塵分別,與眾生所認知的心有見聞覺知、在六塵分別的體性大不相同。這時候就要看明心的菩薩是否能夠安忍及接受如來藏本來無生的體性了。如果菩薩無法安忍及接受,當然就沒有法智忍,更不用說後來能夠發起法智了;如果菩薩能夠安忍及接受,有了法智忍,法智隨後就出現了。

菩薩有了法智忍與法智以後,以此智慧去觀察別別有情的真心運作,是不是跟自己的真心一樣——祂離見聞覺知,不在六塵分別——能這樣詳細觀察之後,對這樣的事實能不能安忍,能不能接受;如果不能安忍、接受,就沒有類智忍,更不用說會有後來類智出現了;如果菩薩能夠安忍及接受,有了類智忍,類智隨後就出現了。

由於菩薩透過法智忍、法智、類智忍、類智之意識心,對如來藏作了微妙的觀察而發起的智慧,名為「妙觀察智」,可以現前觀察自他有情真心運作。同樣的道理,第七識依法智忍、法智、類智忍、類智去觀察真心體性,都是離見聞覺知,不在六塵分別,大家都平等平等同一體性,沒有差別,因此發起了「平等性智」。由於七住菩薩有了下品的妙觀察智、平等性智,不僅可以現前觀察自己的真心分明顯現,而且也可以觀察別別有情真心分明顯現,所以古人有一首偈說得非常好:「頭角混泥塵,分明露此身,綠楊芳草岸,何處不稱尊。」(《人天眼目》卷三)解釋如下:僅管他的頭沾滿了泥土,他的角沾滿了灰塵,看起來非常骯髒不堪及污穢,可是祂還是分明顯示祂的真如性,為明心的菩薩所瞧見;不管祂是在綠色的楊柳樹下,或者是在芬芳的草地上,或者是在岸邊,祂都是那麼唯我獨尊,哪裡不稱尊呢?由此可知,當菩薩明心後,有了下品妙觀察智及平等性智,能夠觀察自己及別別有情真心分明顯現,沒有不顯現的,因此圓滿七住位成為位不退菩薩,得以轉入八住修行。

菩薩有了下品妙觀察智及平等性智,也不過剛剛發起而已,並未圓滿具足;一直到十迴向位滿心為止,才圓滿具足下品妙觀察智及平等性智。轉入初地以後,發起了中品的妙觀察智及平等性智,也才剛剛發起而已,並未究竟;一直到七地滿心為止,才圓滿具足中品妙觀察智及平等性智。當轉入八地以後,才剛剛發起上品妙觀察智及平等性智,仍未究竟;一直到最後身菩薩一手按地明心,上品妙觀察智、平等性智才究竟圓滿,以及第八識有了大圓鏡智;等到最後身菩薩夜睹明星眼見佛性了,前五識所攝的成所作智現前了,才成為四智圓明的究竟佛。

由此可知,菩薩七住明心後,第六識、第七識有了下品妙觀察智、平等性智,一直要到佛地才究竟圓滿上品妙觀察智、平等性智;以及第八識有了大圓鏡智,前五識所攝的成所作智,一直到最後身菩薩眼見佛性後才出現,成為四智圓明的究竟佛。這就是古時候祖師所說「六七因中轉,五八果位圓」的道理,這也是唯識學所說的「轉識成智」,亦即消除第六識、第七識對三界諸法之執藏與錯誤分別,而成就真實的智慧。能夠如此淨化及轉化如來藏種子,進而斷盡二障所應證的各種法門,而成就一切種智的過程,才是世尊所說的成佛之道。

可是坦特羅佛教行者卻主張:「在淫欲過程中成就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即身成佛,就是成佛之道。」這樣的說法與釋迦世尊所說要經過三大無量數劫,要斷除煩惱障及所知障才能成佛的說法完全顛倒。譬如有一位名滿國際的坦特羅佛教行者,在他的書上公開這樣寫著:「在無上瑜伽續中,即使是第一步的接受灌頂,都必須在男性和女性佛交抱的面前成辦。五方佛必須有明妃陪伴……此外,密續提到圓滿次第的修行過程中,行者在到達某一個境界時,就要尋找一位異性同修,作為進一步證道的衝力。在這些男女交合的情況中,如果有一方的證悟比較高,就能夠促成雙方同時解脫或證果。」從這位坦特羅佛教(又名譚崔)的行者說法,很清楚的告訴我們兩點:第一點,坦特羅佛教自己已經承認有男女雙修的事實,也難怪坦特羅佛教的佛像有很多是男女抱在一起,譬如他們所謂的「普賢王如來的報身佛」,就是與女人抱在一起;第二點,所謂的「無上瑜伽」就是喇嘛與女信徒性交,也難怪臺灣每年有喇嘛性侵害新聞出現,而且屢見不鮮。像這樣騙臺灣善良的女性的法,乃是行外道法,根本不是佛法!有智慧的佛弟子們,應該將這種欺騙眾生邪淫外道法趕出佛門,不應該讓他們在佛門繼續誤導眾生。

接著這位行者在另外一本書公開這樣寫著:「為了使達到最究竟的目的,所以他必須產生大樂才有辦法,為了能永恆的保持這個大樂,所以他的精液絕對不能漏出,一滴都不能漏出,他有辦法運用這個精液!假使他在行雙身法時,將精液射出來,那他必須要有辦法一滴不漏的收回,否則就違背了梵行,就是犯了大罪。」這分明告訴我們:坦特羅佛教為了達到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即身成佛」,就是不斷地與女信徒性交,並且在性高潮時淫樂遍全身而不泄精,就是坦特羅佛教所謂的「報身佛」了。然而這樣男女性交,淫樂遍全身而不泄精,乃是欲界最重貪,欲界尚且不能出離,還有可能成為究竟佛嗎?用膝蓋想也知道,當然不可能!所以說坦特羅佛教的說法非常荒唐,欺騙眾生已經一千多年了,騙得眾生團團轉,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停止過。因此,有智慧的佛弟子們,應該要遠離坦特羅佛教,以免與佛菩提道越走越遠了。

講到這裡,時間快到了。因此作個總結:佛弟子們在佛菩提路上,一者,要遠離惡知識,以免與惡知識成就共業,而障礙自己佛菩提道修行;二者,要親近及接受真善知識教導及攝受,於因緣成熟時得以破參明心,發起下品妙觀察智及平等性智成為七住菩薩,並於悟後跟隨真善知識修學,圓滿中品、上品妙觀察智、平等性智,以及圓滿大圓鏡智及成所作智,成為四智圓明的究竟佛,如此才是真正釋迦世尊所說的成佛之道。

說到這裡時間到了,就此結束。下一集將進行「宗通概說下集」。敬請各位菩薩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宗通與說通線上閱讀(會隨著弘法進度新增章節)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