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2, 2018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三乘菩提概說第115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教外別傳(一)
三乘菩提概說影音連結

各位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

阿彌陀佛!

首先先問候大家:少病少惱否?色身康泰否?遊步輕利否?道業精進否?眾生易度否?

現在大家所收看的節目是「三乘菩提概說」。佛教正覺同修會,將一些想要學佛的人應該具備的基礎知見,分門別類地把它整理起來,統一地為大家解說。

在前面的課程中,我們已經談過了,在 佛陀出世之前,佛菩薩們在印度所作的準備工作;以及 釋迦牟尼佛出世以後,佛陀在衪一生當中——大約四十多年的傳法過程中,佛陀前後分為五段時間,由淺至深傳授了二乘的解脫道,三乘的般若總相智、別相智,以及大乘佛法的道種智,也就是藏教、通教、別教,所以全部呢是五時三教的這個歷史。

在上一集當中我們也講到了,在五時當中裏面的教法的種類。最初華嚴時,它函蓋了一切後來所有說法的內容;然後一直到最後的法華涅槃時,則是專門在成佛的果地,真如如來藏裏面的種種的智慧上面來說的。所以,佛說法的階段,總的合起來雖然是五時,那 佛陀說法的內容,卻是三類三教。

我們也說到了,這樣子五時的教法,看起來是五種法教,可是其實它們統統都是用同一種法乳,用如來藏這個法乳來作成的;所差別者,只在於這個牛奶會越提煉越純,越煉就越香,越煉就越營養。就好像我們從生乳提煉成乳酪,乳酪把它提煉成生酥,生酥提煉成熟酥,熟酥再提煉成為醍醐;不管哪一個教法,都是 佛陀的法乳;所以五時的教法,都是同一個牛奶的同一個味道,所以說五時一味。釋迦世尊的法教,與諸佛的法教完全相同,向來都只有一個味道,沒有兩個味道。

是哪一個味道呢?就是最後圓教所圓滿闡述的,真如如來藏的這一個一味。用如來藏來貫穿了 釋迦牟尼佛的一生所說的五時與三教。如果把這個如來藏的前提給忽略了,那麼佛法呢,就將全部變成沒有意義的戲論。正如同《妙法蓮華經》裏面所說的:

如來愍諸眾生有種種性、種種欲、種種行、種種憶想分別,歷劫纏繞無有出期,乃為此大事因緣現世,敷暢妙旨,作殊勝方便,俾皆得度脫超登正覺」(《御製大乘妙法蓮華經序》)

是說:如來世尊憐憫眾生有各種各樣的個性,各種各樣的欲念心想,各種各樣的身、口、意的行為,種種的憶想與分別;就這樣子,眾生歷經了久遠時劫,而無法出離三界,未來繼續仍然沒有解脫的可能;所以 世尊就為了這一件大事因緣而出現於世間,設立了種種的方便善巧、各種的法門,來演說如來藏的妙旨,又施設了種種殊勝的方便善巧;只是希望眾生都能夠得度,而解脫於三界,乃至能夠親證這一個無上正等正覺這個如來心印。

那這樣的一個心印究竟是什麼呢?如果說簡單,那再簡單不過。各位還記得 釋迦世尊出生時候的狀況嗎?世尊祂老人家,可是一出生就已經立即的忙著開示我們這一大事因緣,只是要看我們自己的根器能不能會得。

世尊出世時:「舉,世尊初生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顧四方,云:『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如果眾生真能會得 世尊出世時的說法,那麼 世尊就不用麻煩了,大可以在這個時候就回去入涅槃去了,也就不用後來八十年的湯湯水水。可惜的是眾生愚昧,看到大菩薩們在笑,自己也要趕快跟著一起笑,卻不知道為了什麼?這叫作瞎哥看戲,人笑我也笑。所以 世尊無奈呀!只好繼續入泥入水,陪著人間的眾生就這樣子瞎攪和;這一和下去,可就是人間的八十年過去了。在這一段期間內,世尊一次又一次地為眾生演說無上的法印;乃至於一直到了度化時期的最後,絕大部分的眾生,仍然像是這個上海人說的「湯圓入了水」啊——撲通啊撲通,不懂就是不懂。所以最後,世尊還得藉由拈花微笑,才能把這個心印交付給 大迦葉尊者。

拈花微笑的事蹟記錄在《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裏面,可惜的是這一本經在中國已經失傳了,還得要從日本回傳回來。這本經說法的因緣是在 世尊已經接近涅槃的時候,依照因緣向著拘尸那迦城前進。這時候 世尊說:「我今日涅槃時間已經快到了,你們對法如果有所疑問的話,一一皆可提出來問,不要再遲疑了。」這時候大梵天王,也就是初禪天之主,走向 世尊面前,奉獻上金色妙波羅花,然後不發一言退坐到一旁。此時,世尊就拈起了其中的一朵花,瞬目揚眉向大眾顯示。只是這個時候大眾都沉默無語,只有金色頭陀 迦葉尊者破顏微笑。

這裏這一句「金色的頭陀」裏面有涵意,就好像說金色的頻婆娑羅王一樣,都是指他們不是亞利安人。像 世尊是屬於白皮膚的亞利安人,所以 世尊小的時候,學習吠陀的思想——婆羅門教的哲學。而金色皮膚,也就是這一個皮膚不是黑色的,那代表他們是原住民,是本來就分布在恆河的中下游的,這一些原來的居住的這些居民。他們的傳統並不是吠陀思想,也不是婆羅門教;而是依循著印度原住民達羅毗荼人,自從哈拉巴文化所傳下來的思想。到了 世尊的年代呢,這兩種思想已經充分的得到交流與融合;也就是外來亞利安人的文化,與原住民的達羅毗荼人的文化,已經有了初步的融合了。但是,依照印度文化的習慣,仍然要先說明今天這個主角這個人他的出身、他的種族;所以在這個地方,才特別強調金色。

此時,世尊就說到:「有我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即付囑於汝;汝能護持,相續不斷。」世尊說:「我有正法之眼、正法之藏,也就是真如涅槃妙心,現在就交付給你;你要護持這個真如妙法,讓正法相續不斷地傳承下去。」而大迦葉也奉 佛的命令,走向前頂禮佛足,然後就一言不發地退下了。

這樣子,由大梵天王鋪陳了這一段事情的因緣,然後 世尊親自交付這個正法眼藏給金色頭陀,而且還付囑說,要將這個法一直傳下去,不要斷滅了。可是,各位有沒有發現,世尊有沒有把什麼東西交付給 大迦葉?沒有啊!那為什麼 佛卻說「已經交付給你了」,而 大迦葉也似乎收到了,所以不發一言?在小說裏面,唐三藏去西方取經,好歹如來佛還給了唐三藏無字的經書;可是現在,釋迦世尊似乎什麼都沒有交給大迦葉,但是 世尊卻說已經給了,而 大迦葉也已經拿到了,這是什麼緣故?這就是這個真如如來藏的勝妙之處。如來公開地交付給 迦葉,而 迦葉尊者呢,也沒有把它偷偷地藏起來,光天化日之下,可惜眾生就是看不到!

佛就接著說:「諸佛出世為一大事,亦復為眾生也。」也就是說,諸佛所以要出世弘法,就是為了傳授眾生如來藏妙法這一件大事,就是為了使得眾生能夠出離三界,能夠圓滿地證得無上正等正覺

接下來 佛繼續說:【諸佛密意者,以言辭而不可測度。何以故?是法非思量、非思量分能解,即是唯佛與佛究盡法。汝等當知,以其言辭者,則每會隨宜之法也,不隨宜之法者,則不可言說。】(《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

這是說:「如來藏乃是諸佛的密意之藏,也是祕密說;眾生用言語思量,是根本沒有辦法來測度這個如來藏的。為什麼呢?因為如來藏本來就不是在思量的境界當中,用思量是無法瞭解如來藏的。」就好像說今天我們的眼睛能夠看到光,但是如果今天有一個東西它不是光,我們卻硬要用眼睛去看,那麼就算把眼睛看穿了,也是看不到的。如來藏祂無法用我們的眼、耳、鼻、舌、身、意去測量得到的,所以任憑我們想破了頭,也是想不到的。所以 佛接著說:「因為真如本來就是佛與佛才能究盡之法。弟子們應當知道,語言文字所能包括的,是相對的隨宜方便之法;而如來藏祂是絕對的,不是隨宜之法,所以,祂無法用語言文字具足來表達。」

接下來 佛又說:【所言密意者,如上所言,不可測度,強而宣其法體者:非因非果、非修非證、非自得非他得、非自然得、非因緣得……我昔日於覺樹證悟此旨,是故言唯佛與佛究盡法。】(《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

然後,大梵天王就接著說:【「唯然,世尊!唯然,世尊!如是密意者,一切修多羅心體也……一切菩薩證是而成正覺……世尊!日兮可寒,月兮可暑,正法眼藏,終無二語。」佛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言。梵王!如是能護持。】(《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

這是講說 佛又開示:「所謂如來藏的密意,就是像前面所說的,不是語言文字所能測度的。如果要勉強地來宣說,到底這個如來藏的法體,是怎麼樣的呢?那可以說如來藏祂不是因,也不是果;祂也不是中間修行的過程,也不是最後的果證;祂不是藉由自己就可以證到的,但也不是藉由別人來得到的;祂不是自然無因就可以得到,但也不是藉由因緣法而得到。我釋迦牟尼佛昔日在菩提樹下,所證悟到的就是這個如來藏法,所以說,只有佛與佛才能夠究盡如來藏法。」

大梵天王聽完之後,馬上就應和著說:「正是如此,正是如此啊!世尊!這個如來藏密意,就是一切法教的心體,一切的菩薩都是因為證得這個如來藏而能成就正覺的。世尊啊!就算太陽可以變成寒冷,而月亮可以變成炎熱,這個真如如來藏還是永遠不會變的,不會再有第二種說法,不會再有第二句話語。」然後 世尊就稱讚大梵天王,並且要大梵天王好好地護持這個如來藏正法

此時,在這一場法會上——法會是指說法之會,並不是像現在人所說的唱誦,這個唸唸經、唱一唱,這個敲敲打打的梵唄,那個不是法會,真正的法會是必須要說法之會。好!所以在這個法會上,與會的十六國的國王,這時候就一起對 佛稟白說:「我們想起來,過去對於這個唯佛乃能知見、唯佛密意的如來藏,其實世尊您雖然每次說法都有不同的言說,但是都是以不同的名言在述說這個如來藏。世尊!您不曾隱藏不說,只是我們當時是那樣的愚昧,而無法證得這個如來藏啊!」

今天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講到這一邊,下一次再繼續為各位演說。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三乘菩提概說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