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3,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三乘菩提概說第47集
由 正益老師開示:小乘法與如來藏
三乘菩提概說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今天我們要講的是:小乘法與如來藏

我們要繼續小乘法這個主題,因為許多人對於小乘法他是誤解的。他認為小乘法沒有常住法,所以連帶的,他就開始否定大乘法;我們對於這個事情,我們要加以澄清。所以,我們首先講到四阿含裏面到底有沒有講如來藏。因為如來藏衪是背於這些真正是屬於斷見論者,或是說不信佛法、不信三寶的人,可是他又明明看起來是出家學佛的人、在家學佛的人。

那我們來看如來藏到底是什麼呢?在《央掘魔羅經》有說,這是屬於四阿含裏面的經典,說這個如來藏是一直存在的,衪是一個本住、常住這樣的一個法;所以,不論眾生如何的毀辱,這個法還是一直在。因此就會產生,如果在這個世間,在這末法時期,想要弘揚這個法,這樣的菩薩們應該要有什麼樣的心理準備?

第一個,就是會有兇惡的人他會來威脅。他會用各種的方式來加以毀辱、恐嚇等等,然後讓你的生死不得安寧,讓你的生命、居家受到重大威脅;可是這樣情況下,菩薩還是要能安住。

第二個,是對於許多的眾生,他對於這個法不能夠信受,他覺得如來藏這個法,就是外道神我,他因此就來辱罵這個行者,說「你這樣的法是不對」,等等等等,然後甚至也是作種種的冷嘲熱諷;可是菩薩一樣要能夠一一的忍受。

第三個,就是在弘法的時期,會遇到一種困難,什么困難呢?就是只能夠向比較下劣的以及形殘的,就是身體障礙多的,以及居家一切不方便的,他的經濟是困難的、貧窮,甚至到要乞憐他人的人,來說法。

第四個就是說,說法的地點也沒有那麼好。就是在窮鄉僻壤,如果說一眼望去,沒有一件事物是可以讓人家感覺到欣樂的。可是菩薩在最後末法剩下八十多年的時候,對如此的法還是可以心甘情願,安貧樂道,繼續來弘揚;所以,這個是在《阿含經》裏面就已經說了。

所以,有人就直接誹謗這個經典,就說「這個都是後人所編造的,你們還是外道神我」;因此,如此輕賤真正的大乘行者。那大乘行者應該怎麼樣來自處呢?在二轉法輪的經典有提到,就說,因為你持受這樣的法,持受這樣的大乘法而受到他人的輕賤,這樣有一個好處,就是你先世的罪業就可以消滅,就可以早日成就佛道。因此,這是一個菩薩必經的一個過程。來到惡世,來到娑婆,究竟難免會遇到毀辱,難免會遇到生死的威脅與恐嚇;而菩薩要甘之若飴,不論說法有多少人來聽講,然後要感覺到歡喜,因為這是一個菩薩應該履盡的一個職責。

在這個末法時期,大概還有八、九千年的歲月就會過去的。同時在那時候,最後會有菩薩來告訴所有的行者,大家已經完成這一期的責任,就應該繼續來求取佛道;因為世間已經沒有學佛的因緣了,也沒有辦法可以來度這些眾生,剩下都是諸佛菩薩、大菩薩們的事情;因為我們要建立一個可以向佛的這種性向,並不是很容易的。所以,這時候小菩薩們就知道,應該不要再瞻留、留戀這個世界,都應該往諸佛淨土來往生、來求生。因為賢劫本身還有九百九十六尊佛,我們下一尊佛是 彌勒菩薩,將會在五億多年以後來這個世界,來成就佛道;因此,一生補處的菩薩,然後衪都會在兜率天,所以我們應該讓自己的心志堅定,往生兜率陀天,繼續來追尋如來藏妙法。

所以,即使是小乘法,都是有談到如來藏,小乘法也有談到 彌勒佛可以出現於人間。因此,這些法它是存在的,它並不會因為小乘人只想要滅除自己、滅掉自己,將自己種種滅掉以後,如來藏這個法就不存在了。

所以我們來看看:所謂外道神我是什麼?外道神我就是一般人所說的「梵」,就是世間人所常說的大梵天、大自在天。然而,這個在大乘經典是一概否定,否定這些大梵天、大自在天等有可以出生萬法的能力;甚至,大梵天、大自在天都沒有正確的知見,他們對於因緣果報都不正確的觀念,然後怎麼可能可以促成整個因緣果報在輪迴這個體系中的實現呢?實際上這是不可能的。因為要實現業果,它必須要能夠身、口、意都能夠作鑒察,實際上這是很困難的。因為每個人的念頭,它有時候是隱藏性的,有時候它屬於無記,有時候屬於有染,有時候屬於無染,這些都要能夠一一檢查;有時候它念頭有語言文字,有時候沒有語言文字,能夠全部鑒察才有辦法來支持因緣果報的實現。所以,因緣業報輪迴這個系統並不簡單!而如果沒有這樣的系統產生,那就代表說這個人,還是在一個無明殼裏面。只不過小乘人,他們可以簡單地用一些簡易的方法:「反正我如果繼續待就是無明,無明我也沒有辦法完全來斷除,但一個簡單的作法——我把自己滅掉,就不是無明。」

所以,我們這樣來看如來藏,衪支持這樣的系統,衪支持整個因果輪迴,能夠得到完全的、如一的公平性,這樣並沒有錯。那這些人為什麼要這樣作這麼大的誤會呢?因為他們認為,一切法不能夠有一個實體法來出生。如果今天有個人主張,他可以出生一切法,那 如來說,他是錯的;譬如說他是大梵天,就換一個大自在天,如來也說錯的;或是虛空可以出生一切有情,如來也說錯的。這是因為他們不瞭解 如來的究竟理,而且不瞭解因緣果報之間到底要怎麼成就。

譬如說,今天有一個人,他在很遠的三千大千世界之外,在另外一個系統,然後在那世界很清楚看到這世界裏的眾生,不管是透過怎樣的科技演變;然後他看了以後就不高興,可能過去生有一些業果牽連,他就罵他。那他想:「我離這麼遠,你怎麼可能會知道我在罵你呢?」因此,他罵得很高興,罵了一整天。可是彼此的如來藏,對於這樣的事件,都必須要老老實實記錄,都要隨應這個緣起,隨順這個緣起,最後成就這個緣起,這才是緣起法的真諦。所以,不能夠說因為說太遠了,所以將來不可能遇到,所以這件事情不算——不!只有眾生會這麼想,因為眾生都是用人的角度來想,都是用有限的生命來想,都是以自己的有限的知識來度量如來,度量三寶,所以不相信這個因緣果報是如此的犀利!即使說你發了一個惡誓願,將來都會有成就。所以 如來有說,對於這樣的惡業應該要懺悔,應該要努力來求取佛道,這樣就可以改變這些業種;因為業種被記錄,它是沒有辦法收回的,不可能憑空消失。

那業種到底誰來記錄呢?就是由這個不是六識的心識,就是由這個阿賴耶識來儲藏、來執藏。而且眾生就是喜歡這個阿賴耶,所以南傳的經典,這個阿含就直接說:「阿賴耶,眾生是樂、是滿足、是欣喜。」所以,這個執藏性是大家想要有的,這執著性是大家想要出生的。不是因為對於色身的滿足而想要出生,因為色身不是終究最究竟的樂處;因為這三界之中有無色界,所以你也不能夠說色身是最究竟的喜樂。可是能讓色身出生,乃至於在無色界出生,這要靠誰呢?就是要靠這個阿賴耶執藏的種子性,所以就是要靠阿賴耶識,就是如來藏。所以,眾生所喜歡的,就是有這個功能體性的、有輪迴體性的阿賴耶識,有輪迴體性的如來藏;難道哪一個眾生不喜歡嗎?

同樣的,眾生喜歡他的心識嗎?不!如果說他的意識心是完全喜歡的,那他應該長久、應該保持;然而,眾生到了睡眠、眠熟的時候,意識就斷滅了;乃至於說,有時候聽到一件很惡劣的事情,眾生一下子就昏倒,進入昏迷,意識就斷滅了;乃至於修證上,還有一個無想天,這無想天意識也是斷滅的。所以,這麼多斷滅意識的情況、處所、修證,這代表說,眾生並不是以這個意識心作為最喜樂處。而是應該說,能夠讓在無想定安住,能夠在無想天安住,能夠在睡眠位安住,這些種種能夠在昏迷位安住的到底是誰?就是這一個阿賴耶識,就是這個如來藏。所以,眾生喜歡阿賴耶,眾生對於五陰固然喜歡,可是五陰有時候遇到他不喜歡境界的時候,他就會想要作短暫時間的捨棄;可是,以後還要恢復,那就是要靠這個。沒有這個阿賴耶性,你就沒有輪迴的體性可說。

所以我們這樣來看,這個如來藏不是誰施設的,不是誰建立的,是「法爾如是」;但是卻可以方便來建立一個名字,叫作如來藏。因為所有的眾生也很喜歡什麼呢?應該說大部分眾生喜歡這個「有我」,因此來說如來藏,就說這有個寶藏,那歡迎你來找尋。然而,針對眾生的有我性、我見、我所等等,所以要說這如來藏是怎樣呢?是無我性的,所以叫作「無我如來藏」;然後講完「無我」以後,眾生可能還會作種種執取,所以就叫作「空性如來藏」、「空如來藏」。因為衪在三界之中,原則上你是找不到衪的;證悟之後你就看得見,你就知道:喔!原來是這樣。可是對一般眾生是難以理解,所以要瞭解這如來藏體性,就要從二轉法輪,然後這樣來作一步的演說,來作一部分的修學。空、無相、無願、無我,然後最後到顯了性的時候,可以在唯識的時候,直接說這阿賴耶識是怎麼樣體性。

可是這些法,實際上在《阿含經》裏面就已經宣說了,就是無有見聞覺知、無念、無分別。衪的分別、了別,衪了別眾生就是怎樣?眾生的心行!所以,你所想衪知道了,不然有一個人罵人,可是他沒有出現語言文字,這時候如果他的如來藏不曉得,這樣就麻煩了!這樣的話,以後他只要學會用什麼?用非語言文字來罵人,這樣他一樣可以得逞啊!這樣業果就不平等了。而且世間人要知道,所謂的梵,他是一個存在的一個有情,然後如來有說怎樣?如來有說:「我就是梵,梵就是我。」所以 如來是拿世間的法所說的各種名相,直接來說「我就是實際」,直接套用世間的語言方便。所以,當然在這種情況下,也可以用如來藏這個名稱作為方便。遇到其他的眾生就跟他講:「心非心,是一個心,但不是像你所想那種心。」這也是二轉法輪所說的法。

乃至於說,有的眾生他喜歡執藏,他就愛戀這些諸等法,所以就跟他講阿賴耶識;然後最後跟他說:「你應該要轉阿賴耶的體性,不要再執藏,不要作種種的這個執取,這樣的話呢,你就可以轉你的阿賴耶性變成異熟識。」也是說,你可以變異所有的諸法,異地而熟,然後異時而熟,可以讓你的菩薩法成就,最後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最後再把異熟識這個名稱捨掉,變成「無垢識」。所以,阿賴耶這個體性是可以滅除的,所以又可以稱為叫「滅阿賴耶」;但這個心體是沒有辦法滅除的,這個心體就是如來藏如來藏又一心有八個識,所以這八個識,實際上這八個識的阿賴耶識就是如來藏

因此,經典並沒有離開常住法,來討論其他的這種哲學思想,或是玄學的理論,說明這個如來藏如來所真實找到、親證;而且這個如來藏這個法,是任何一個有情都可以找到。所以說《華嚴經》提到:從佛眼來觀察,每一位眾生都有一尊佛,然後功德智慧和佛是沒有差異的,這個就是本住法,這就是自心如來;只是一般眾生還沒有找到衪。所以,當一個人在講一切佛法所說的是無我的時候,他是不瞭解佛法在說的時候還有一個究竟法,這究竟法就是「我」。

為什麼說是「我」呢?佛在《阿含經》的時候提到:如果說你的色身能夠免除病苦,如果你的色身能夠免除於老死嗎?顯然是不行。為什麼你色身不能自在,而要稱為是我?如果真正有一個我,你會沒有事情就讓自己的身體遭受到病痛,遭受到飢寒,遭受到風吹雨打嗎?你應該在任何法都是自在的,可是你不自在;所以 佛因為這樣而說,這樣叫作「非我」,說這樣的法叫作無我、無我性。可是我們又看到,一切的法不離開如,不離開真如,真如是常住法。這代表說,如來藏出生一切諸法,出生我們的色身,讓我們色身根據了因緣果報,而有生老病死,這並沒有錯。然後我們可透過這些諸法的觀察而知道說,就是有一個如來藏。但是衪在哪裏呢?所以,才會有禪門開悟這件事情。找到這如來藏就是找到這真實法,然後就可以休歇了嗎?並不是如此,悟後才算是真正的開始啊!因為還有許許多多的法藏在如來藏裏面,還有無窮的生死要經歷,無窮的苦難要等待行者去歷練。但是,在知道如來藏這個心體以後,就已經大大不同了;所以叫作悟後起修啊,悟了以后才知道要怎麼修;如果不找到這個心體,你是不太容易瞭解,到底佛經想要表達的意思是什麼。

透過這樣的法呢,我們就可以知道,所謂的「梵我合一」它這種理念是錯的;可是這並不代表說,如來藏衪並不是我。

然後我們再說「合」。「梵我合一」這個「合」來說,如來藏本身並不跟他法和合。和合就是合併在一起,如來藏並不會這樣作,你和任何一位有情的如來藏都不可能產生這樣合併,心體合併。因為,如果說要心體能夠合併,請問他的目的是要作什麼?是要增加對自己的功德智慧嗎?不是。所以,這只是人類的一個虛妄想。為什麼?就是對於小我,認為世間我是一個小我,然後還有一個廣大天地之間有個大我;所以我應該回歸,我應該找個地點,我應該找一個生存的一個處所,那個地方才是究意安樂;也是說,將回歸這一個大我當作是涅槃想。

如來藏是本自涅槃性,不管眾生怎樣輪迴,怎樣流轉,衪還是如如不動。衪不會因為你肯找衪就很高興,你不肯找衪就懈怠、失意——衪不會,衪還是隨順眾生的緣起。所以說,如來藏衪並沒有和合性,因為衪對一切諸法都是如此。可是衪卻可以跟其他的如來藏,大家促成這個器世間的成立。不會說有個如來藏,衪別出心裁,認為因緣果報應該照衪的意思作,其他的如來藏都不對——不,不會這樣。所有如來藏都是「無作性」,「無主宰性」,不會像大梵天一樣,想要主宰一切諸法,想要作種種的自己的所欲;因為如來藏沒有這個所欲法,如來藏沒有這個所求法,如來藏是無我性。

乃至我們最後看到「梵我合一」這個「一」,這個「一」也是不對的說法;因為如來藏就是隨著有情的心數量,你有情有多少,衪就有多少。所以,有情的數量是固定的,它不是一個,任何眾生都是有情;當然,這中間你要對於會產生意生身的,然後變化身的,你要作一些扣除。

所以我們來看,說「外道神我」這樣的見解來比喻如來藏,這是不正確的說法。

好,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裏。

阿彌陀佛!

三乘菩提概說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