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8, 2018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三乘菩提學佛釋疑第81集
由 正文老師開示:佛是萬能的嗎?(上)
三乘菩提學佛釋疑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要繼續跟各位分享的是「學佛釋疑」,今天「學佛釋疑」裏面的問題是有人問到:佛是萬能的嗎?

這個問題是很多眾生的盲點、很多人的盲點。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呢?萬能又是什麼東西呢?何謂萬能?我們先來探討一下,為什麼會有萬能的這一個觀念。那萬能的這個觀念是因為,眾生對於五陰世間還有器世間是如何形成的,這個真相他不明了,所以因為對於這個世間形成的這個真相不明了,因為無明所產生的這個虛妄想。那各宗各教都以為他們所宗之造物主是萬能的,就是因為無明所產生的,各個宗派都以為他們自己所崇拜的上帝、阿拉或是說老母娘他們是造物主,那這個造物主能夠出生一切,這個是萬能的。但是,請問:如果每一個宗教所說的造物主都是萬能的,那到底是哪一個造物主造了哪一個造物主?哪一個才是萬能的呢?所以,這個就是因為,眾生對於五陰世間還有器世間形成的這個真相他不明了,所產生的虛妄想。那五陰世間跟器世間到底是怎麼產生的呢?五陰世間跟器世間是因為業力所產生的,是因為業力所產生的,這個我們後面再慢慢跟各位作說明。

我們先來探討一下,像這個造物主萬能的這樣子的一個思想,是從什麼時候才開始有的呢?其實這個思想是從古時候就已經有的。這個邪見是從古時候,在印度或是說中亞或是希臘古時候的一個思想裏面,就已經有造物主的思想,不單單是今天才有。而佛世的印度的梵天造物的思想,也是這樣子的一個思想。那這些思想都是因為對於我們這個五陰世間,也就是說我們這個色身,我們這個想、行、識這個五陰——色、受、想、行、識這個五陰世間,它是如何形成並不了知。其實用我們一般世間法的這樣子的一個語言來說的話,很簡單的一個道理,就是在說「生從何來,死從何去」的這樣子的一個道理,並不了知,也就是說,「我為什麼會出生」這個道理不了知。以為有一個能夠出生我的這樣子的一個造物主,所以才會有某些宗教說「我們都是上帝所造的」,那就是認爲我們這個五陰的世間是由上帝所創造的。這個就是因為不知道五陰世間是如何出生的這樣子的無明,乃至於對器世間的形成的真相不明。器世間,那什麼叫作器世間呢?器世間就是山河大地,器世間就是我們的宇宙大地。有的人認為說:所有的這個世界、這個宇宙就是上帝所造的。那上帝真的能夠造我們的宇宙,上帝真的能夠創造我們的色身嗎?那也就是因為有這樣子的萬物的主宰者的這樣子的一個觀念,所以才會有認為這個主宰者他本身是萬能的。

但是,其實所謂五陰世間跟器世間它的形成,是因為我們眾生的業力,那這個業力有我們的別業,也有我們的共業。那別業就是屬於我們的「別業妄見」,因為別業妄見所形成的我們各自的五陰世間;也就是說,因為每一個眾生有每一個眾生不同的業力,所以會形成你不同的色身。每一個眾生跟每一個眾生相互之間互相感召,就會形成我們居住的山河大地的這個國土,那這個國土就是器世間。這個器世間是因為我們眾生的共業所形成的,那這個共業在佛法裏面所說的,就是屬於「同分妄見」。是因為眾生有同分妄見,所以才會產生我們的共業;因為我們有共業,所以會形成我們的山河大地。也就是說,因為眾生有眾生的共業,所以會形成我們所居住的這個依報土;眾生有眾生各自的別業,所以會形成各自眾生不同的、各自的五陰世間,各自的每一個人他的不同的正報的這個果報。

所以,五陰世間其實從佛法的角度來講的話,最主要的就是在指我們的正報,器世間最主要的是在指我們的依報,這個依報是因為我們眾生的共業。這個共業如何形成呢?那展現在什麼地方呢?譬如說,像我們台灣的人民,住在台灣的這塊土地上面,台灣這一塊土地就是我們所居住的器世間,這個就是我們的依報土。為什麼台灣人會共同的居住在台灣這一塊土地上面呢?這個就是表示說,台灣的人民有台灣人共同的共業,所以必須要在這個世間上面共同生活。那這個共業是因為這一群人過去所造的業果,所以感召讓我們共同的居住在台灣這一塊土地上面。

那在這塊土地上面,這個共業之外有沒有別業呢?當然有每一個人各自的別業。譬如說九二一大地震的時候,九二一大地震的時候,它所發生的地點是在中部;那同樣是在台灣的這塊土地上面,但是中部所受的災害就是最嚴重的,所以那個就是屬於中部的這一部分的民眾他們各自的別業;但是,對於中部的民眾來講的話,他們所居住的台中——中部的這塊土地,又是他們的共業,又是屬於他們所居住的這個器世間的這個依報。所以,依報裏面有我們的正報,正報裏面有我們的依報。

那這個五陰世間跟器世間,它是相互的在那邊互相的輾轉地影響。所以,這個都是因為由於業力所形成的。那這個業力所形成的這樣子的一個道理,這個在佛世的時候,佛對於梵天造物主的這個思想就有這樣子的一個答話。我們來看一下《大悲經》裏面,佛跟大梵天王是如何的去針對這一部分的問題作一個問答呢?

大梵天這個造物的思想,是印度古時候的一個造物主的思想,也就是說,所有一切山河大地,乃至於所有一切眾生都是梵天所造,也就是說由梵天所出生的。這個思想其實遠遠比基督教的思想還要早,因為基督教其實是在兩千多年前的時候才開始的,那這個梵天的思想其實在印度的時候早已經存在了,乃至於古希臘的思想裏面也是有造物主的思想。所以,基督教的思想,基本上就是受了古印度思想還有古希臘的思想對於造物主主宰世間這樣子的一個觀念,所以形成的基督教,認為說上帝可以創造一切世間。這個思想在印度的時候也深深地影響著印度人的思想,因為印度婆羅門教就是崇拜大梵天的,所以他們認為說,這個梵天是所有一切這個世間乃至於一切人、事、物的一個創造者。

但是,在這段經文裏面,佛就針對這樣子的一個問題,問大梵天王,問他說:「這個世界是不是你造的?」在這個過程裏面,大梵天王依據 佛所對他的問答,沒有辦法一一答覆。那我們看一下《大悲經》裏面如何說呢?

如來即問大梵王言:「梵天!汝今實作如是念言,『我是大梵天,我能勝他,他不如我,我是智者,我是三千大千世界中大自在主,我造作眾生、化作眾生,我造作世界、化作世界』不?」】(《大悲經》卷一)

佛就問這個大梵天王說:「梵天啊!你今天是不是真的是有作這樣子的一個想法呢:『我是大梵天,我能夠勝出所有一切眾生,所有一切眾生都不如我,我是智慧無上的人,我是三千大千世界中的大自在主,我造作了一切眾生,我化生了一切眾生,我造作了一切世界,我化生了一切世界。』你是不是有作這樣子的一個想法呢?有沒有啊?」

大梵天說:「如是,婆伽婆!如是,修伽陀!」大梵天說:「是啊,佛啊!我有這樣子的想法,是啊!」修伽陀的意思就是「善逝」,這個是佛的另外一個名稱。就是大梵天說:「是啊,佛啊!我有這麼想法,我確實是這麼想。」

那 佛又問他說:【「梵天!汝復為誰所作,為誰所化?」時,彼梵天默然而住。】(《大悲經》卷一)佛在這邊問了相當關鍵的一個問題,佛就問他說:「梵天啊!剛剛問說這個世界是你所作,是你所化,這些眾生是你所作所化。」佛再問他說:「梵天啊!那你說,這個世界是你所作所化,這些眾生是你所作所化,那你又是誰所作所化呢?」也就是說:「梵天!你是誰所出生的呢?你是誰所造作的呢?你是誰所化生的呢?」佛問了這個問題的時候,那個時候梵天默然而住。

而在這個時候梵天默然而住,佛看見這個大梵天默然而住,再重複地問他說:「梵天!有時三千大千世界為劫火焚燒,炎熾洞然。於意云何?是汝所作,是汝所化耶?」(《大悲經》卷一)佛說:「梵天啊!」有時候因為「三千大千世界為劫火焚燒,炎熾洞燃」,也就是說,當我們這個世界要滅的時候,這個火——這個欲界的火會燒到我們初禪天,也就是說這個梵天其實是屬於色界天,會燒到我們初禪天,所以初禪天還是有火災,初禪天這個火災焰熾洞燃。「大梵天啊!你覺得怎麼樣呢?這個大火是你所化作的嗎?是你所化生的嗎?」那這個問題很顯然就是在問大梵天:「你是不是化了這個大火,要燒你自己的這個三千大千世界?如果這個前面所說這個世界是你所造的話,那你怎麼會去想要自己焚燒這個世界呢?那你怎麼會去焚燒這個初禪天這個世界呢?」

這個時候,大梵天就告訴 佛說:「不也!世尊!」大梵天也非常的老實,他就說:「不也!世尊!」不像現在某些外道這個死鴨子嘴硬,一直說這個世界是某某天主所作的、某某上帝所作的。當時人家大梵天——這個初禪天的天主,初禪天的天主就對 佛說:「不也!世尊!」「不,這不是我作的。」

在這個時候,佛就再一次的問他說:「梵天!此三千大千世界百億日月流轉之時。梵天!於意云何?是汝所化耶?」(《大悲經》卷一)「這個三千大千世界有百億的日月星辰在這個地方流轉,那它在流轉,也就是說我們的山河大地、我們的日月星辰它在運作,它在流轉的過程,梵天啊!這個是你所作的嗎?梵天啊!你覺得怎麼樣呢(於意云何)?這個是你所化生的嗎?這個山河大地,你所居住的山河大地,你所統領的三千大千世界,你認為你自己所出生、所化生、所統領的這個三千大千世界,這個百億的日月星辰它的流轉、它的運作,是不是你化生的?」梵天在這個時候跟 佛說:「不也!世尊!」「不是啊,世尊!這個不是我所化現的啊。」

在這個時候,佛又問說:「梵天!如是春、秋、冬、夏時節。於意云何?是汝所作,是汝所化,是汝所加耶?」(《大悲經》卷一)佛在這個時候又問大梵天說:「這個春秋冬夏,也就是說春夏秋冬這個四時的節氣,為什麼我們這個世界會有春夏秋冬,那你覺得怎麼樣呢?這個也是因為你所造作、你所化生,才會有春夏秋冬的節氣嗎?」大梵天也很老實地回答說:「不也!世尊!」「不是啊,這個不是我所化生的。」

佛再問說:【梵天!如諸眾生於其夢中,見種種色,聞種種聲,嗅種種香,嘗種種味,覺種種觸,知種種法,作種種戲、種種啼哭、呻號、怖畏、苦樂等受。梵天!於意云何?是汝所作,是汝所化,是汝所加耶?】(《大悲經》卷一)

佛又把更詳細的問題再問這個大梵天說:「大梵天啊!」如果用現在的語言來講的話,應該就說:「上帝啊!如諸眾生於其夢中,上帝啊!你說這個一切都是你所造作的,上帝啊!你說這個一切都是你所化生的,上帝啊!你說這個三千世界這個世界是你所能主宰的。那我問你:上帝啊!在每一個眾生他在夢中見種種色,聞種種聲,嗅種種香,也就是說眾生在夢中能看到各種的這樣子的色相,在夢中也能夠聞到種種的聲音,也能夠嗅到種種的味道,也能夠嚐到種種的這樣子的一個味覺,也能夠覺受到種種的這樣子的一個觸知,譬如說冷、熱、痛、癢還有麻等這樣子的一個知覺,還有能夠在夢中作種種的戲論,譬如說在夢中種種的啼哭,還有呻號,還有在夢中會有恐懼、會有怖畏,甚至於在夢中也會有苦樂等受;其實這個也不只在夢中,在我們現實生活裏面,見種種色,聞種種聲,嗅種種香,嚐種種味,覺種種觸,知種種法,作種種戲;這些在夢中、在現實生活都會有這些現象,那這些現象是上帝你所作的嗎?是梵天你所化的嗎?眾生在這些色、聲、香、味、觸,還有這個眼、耳、鼻、舌、身,共同地領略這些諸法,乃至於意識在領受這個法塵的諸法的過程當中,這個是你所造作的、是你所化生、是你所加諸於眾生的嗎?」

其實,這個在經文裏面,佛後面就是因為要從這個地方去暸解說,其實這個就是由我們眾生有五蘊,有這個五陰,所以你會產生種種的這樣子的一個色、受、想、行、識的這樣子的一個覺受;也就是說因為有取陰識住,有取識陰識住,所以才會在這個地方領受覺受。那這個地方 佛問完梵天以後,說「這些色聲香味觸是你所加諸於眾生的嗎?」這個大梵天也非常地老實地說:「不也!世尊啊!」「不是啦,這個不是我所作的啦。世尊!」

佛就接著再問說:【梵天!如四姓人端正醜陋、貧窮巨富、福德多少、善戒惡戒、善慧惡慧。梵天!於意云何?是汝所作,是汝所化,是汝所加耶?】(《大悲經》卷一)

佛這邊又說,這個其實就是我們現在外道,就是說一神教,一神教裏面經常在講的,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的人是有這個亞當還有夏娃,那夏娃是用亞當的一根骨頭所作的,亞當是這個上帝用泥土把他捏成的一個泥人把他作成的。這個道理其實就是跟當時梵天認為說這些人全部都是梵天所造作的,道理是一樣的。

佛在這個地方就問說:「梵天啊!就像這個四姓人……」什麼是四姓呢?在印度的時候有四種姓的人,那四種姓的人就是有婆羅門,還有剎帝利,還有這個吠舍、首陀羅,有這四個種姓的人。四個種姓的人有長得莊嚴的,有長得端正的,有長得比較醜陋的;那這些人也有貧窮的,也有非常富有的,也就是貧窮巨富;也有福德比較好,也有福德比較少的;那也有持受善戒的,也有持受惡戒的;也有這個善法的知見,也有善法的智慧的,也有因為邪見產生的惡見,產生惡法的智慧的人,所以有這些善慧惡慧。「梵天啊!於意云何(你覺得怎麼樣呢)?你真的說這些四種姓的人都是你所造作的嗎?都是你所化現的嗎?都是你所加諸於眾生的嗎?」梵天說:「不也!世尊!」所以,這一段話正好就是跟現在上帝造物主的這樣子的一個觀念是雷同的。

我們今天時間已經到了。下一集我們還會繼續再跟各位分享「佛是萬能的嗎?」這樣子的一個主題。

今天就先跟各位分享到這邊。

阿彌陀佛!

三乘菩提學佛釋疑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