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3,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學佛釋疑(二)第73集
由 正文老師開示:出家是出哪個家?(三)
學佛釋疑(二)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我們還是要跟各位繼續來分享學佛釋疑。這一集還是要繼續跟各位來說明前面兩集還沒有說完的——出家是出哪一個家?

出家當然是出五陰的家,出家當然是出三界的家。那誰能夠出五陰的家?誰能夠出三界的家?這個必須要心厭離於五欲的,這樣子才能夠方便說為出三界的家;但是還不是真正出三界的家,必須是要由菩薩親證、悟了這個本來就已經出了五陰宅的這個家的這個本心如來藏,才能夠說真出家。所以如果從這樣子來講的話,表相出家也就是說出世俗的家,根本連說方便出家都還不行,因為那個根本不是出家。如果從佛所說的,出家的真正的道理來講的話,雖然剃頭著染衣這個還不是出家,如果這樣子就算是出家的話,那這樣子都不用修行了。所以我們必須要奉勸諸已經出家的比丘、比丘尼們,這些諸方大德,必須要手摸自己的頭,摸摸看!出家所為何事啊?出家無非就是要離開五欲的貪著,甚至於更應該要進而求證如來藏開悟明心,這個才是 佛教導我們出家真正的道理。

所以我們從這樣子來看的話,上集有講到說,這樣子就有所謂的身出家跟心出家的四種差別。也就是說有身不出家、心也不出家的凡夫眾生;有身不出家,但是其實他心早已經出家的開悟的證悟的勝義菩薩;有所謂的身出家,但是心不出家的所謂的表相的這些出家的菩薩;第四個有所謂的身出家、心也出家的真正的勝義的出家菩薩。所以如果已經是現出家身的菩薩,應該要努力地勤求證悟,能夠邁向身出家心也出家。所以我們說,雖然心離五欲繫縛,這個叫作真出家;但是其實,如果從究竟理地來講的話,他還是表相的出家,他還不是真正的出家。因為我們上一集有說到,能夠心離五欲繫縛的這個心,其實還是屬於五陰火宅裡面,所攝屬的色受想行識裡面的識陰;所以是這個心離開五欲的家,但是這個心本身就是在五陰的這個家裡面,所以不能說為真出家,只能說他是方便出家。從第一義諦來說,只有如來藏本來出家,才是真出家,因為聲聞厭離五欲的心,其實還是不離開五陰的火宅。

所以前面的經文,彌勒菩薩就講得非常清楚,我們再看一下祂說:「世尊!此出家者,唯形相耳,非真出家。若諸菩薩真出家者,謂離諸相處於三界,成熟眾生,方可名為真出家也。」這個正是所謂的—所謂出家即非出家。所以所謂出家即非出家,就是在說,如果從真正的第一義諦的理地來講的話,這個出家是真正的出家。那如果執著你是剃頭著染衣的這個出家的話,其實他不是真正的出家,所以如果執著剃頭著染衣才是出家的話,這個是所謂出家即非出家。但是如果從第一義諦來講的話,我們說你悟了以後,找到這個如來藏的這個真心,所以這個叫作真出家;但是這個也是所謂出家即非出家,因為如來藏阿賴耶識祂本來就沒有所謂出家不出家的問題,祂本來就不攝屬於五陰火宅的。所以如果從這個究竟的第一義諦的角度來講的話,一樣是所謂出家即非出家—一樣是所謂出家即非出家。

所以 佛才會對眾生作這樣子的開示,達摩祖師也作這樣子的開示說:「若見自心是佛,不在剃除鬚髮,白衣亦是佛;若不見性,剃除鬚髮亦是外道。」達摩祖師意思是說,若見自心是佛,如果你已經明心見性,悟得這個自性佛,悟得這個本來佛,悟得這個自性彌陀的話,這個叫作見自心是佛;也就是說開悟明心的話,那你這樣子就不在剃除鬚髮;也就是說,就是不在於剃除鬚髮的這樣子的一個表相差別。如果你是明心見性,開悟證悟了如來藏的話,雖然你不剃除鬚髮的話,白衣亦是佛;也就是說,你雖然身處在家居士的話,你一樣是見了這個本來的自性佛的話,那你白衣就是像 佛出家一樣,就像這個自性佛,祂已經本來出家一樣。但是「若不見性,剃除鬚髮亦是外道。」達摩大師這邊就講得非常地嚴肅,他說若不見性,剃除鬚髮還是外道。也就是說,雖然你已經剃頭著染衣,但是如果你不勤求明心見性,你不勤求開悟的話,那你雖然剃除了鬚髮,還仍然是外道,因為你還是在心外求法。所以佛法裡面說,心外求法是外道,就是這個道理。

所以很多人說心外求法是外道,那我盡量讓我的心能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知道妄念起的時候,知道妄念起;知道邪念起的時候,知道邪念起;知道善念起的時候,知道善念起;只要能夠看住這一個心,這個心就是心內求法。這個心是不是心內求法呢?這個心其實還是心外求法,因為心外求法的這一個心,指的是如來藏心、指的是我們第八識心;也就是說,外於第八識心所求的一切法,依著這樣子修行的人全部都是外道。所以如果你說:一切法叫作緣起性空,只要我的意識不執著所有的一切因緣法,不執著、不受這些因緣法的束縛,這樣子的話,只要安住在這樣子清淨的境界,這個叫作涅槃境界。這樣子的一個境界,就是說剃除鬚髮亦是外道,因為這個外道就是心外求法,因為外於如來藏而求法。那更嚴重的是—甚至於他否定了如來藏,說:佛根本沒有說如來藏,佛說如來藏是方便說。這個是根本的真正的外道。所以佛門外道是漫山遍野,也就是說如果你不知道達摩大師所講的這樣子的義理,而不知道在這個自性如來上面去勤求開悟的話,甚至於否定了如來藏,而在如來藏這個本住法的外面去求取諸法,這個就叫作外道。

所以從這樣子來看的話,我們就要問問看,有人說:在家人都是一壺煮不開的水。有某一個法師說在家人都是一壺煮不開的水,也就是說在家人修行沒有用,必須要出家修行才有用。這個話對不對呢?「在家人都是一壺煮不開的水」,這個講得非常的好,但是這個在家人,他的認知錯誤了;他認為的在家人是穿著在家的衣服—在家的居士衣服的,這樣子現在家相的人,叫作在家人;剃頭著染衣的叫作出家人,必須要剃頭著染衣的出家人,他才是能夠修行有成就,他是煮得開的水。但是你只要是現在家相的在家人,都是一壺煮不開的水。這個法師的意思就是這樣子的意思,但是他這樣子的認知、這樣子的意思,是完全違反了我們前面引了 彌勒菩薩、引了 佛所說的這樣子的經典裡面所說的道理。因為「在家人是一壺煮不開的水」,這個道理從表面上看是對的,但是它真正的道理,在什麼地方呢?「在家人是一壺煮不開的水」就是指說,當你沒有親證如來藏,沒有開悟,還是在門外的人,沒有找到本來就是已經出家的這樣子的一個本心的這樣子的人,他才是一壺煮不開的水。因為你沒有找到本心的人,縱然你是已經剃頭著染衣,你一樣是在家人。因為你沒有見到一個真正本來已經出家的這一個本心,所以不是真出家。就是我們前面經文所引的,你不是離於這些法相,不是不受持禁戒的真出家的這一個本心,所以這樣的人,即是從第一義諦理地來講的話,這個才是在家人。所以他真的講對了,「在家人都是一壺煮不開的水」,因為你這一壺修行的水要煮開,你得要悟後起修;也就是說你必須要悟了這個本心以後,才有辦法‏真正地開始修行。所以我們五祖大師說:「不識本心,學法無益」就是這樣的道理。但是講這樣子的話的人,講說「在家人都是一壺煮不開的水」的這樣子的人,他根本不知道我們五祖大師所說的道理,正是在講說你剃頭著染衣而沒有開悟明心的人,這個才是真正的在家人。這個人才是真正一壺煮不開的水,因為「不識本心,學法無益」,因為這些人並沒有真正的明心開悟。

所以我們祖師常說:「入門須辨主,當面分緇素。」這個什麼意思呢?也就是說,當你真正要去辨別一個人有沒有開悟的話;也就是說,當有人進到禪門來以後,必須要辨別說,你到底有沒有開悟,就是入門須辨主。這個主是誰呢?這個主當然就是如來藏。所以祖師禪鋒論對的時候,其實幾乎全部都是從真心來的,直接從如來藏。所謂辨這個所謂的主,就是我們前面所說的,就是這個宅主,就是這個五陰的宅主,這個本來就已經能夠離開五陰──五陰的這個宅,這個舍宅的宅主。所以「入門須辨主」,必須要分辨說,你是不是有找到這個主;找到這個主以後,你才能夠當面分緇素。緇是什麼?緇就是黑衣,素是白衣,古時候就是以緇、素,來分說在家或是出家。也就是說,出家人穿的是黑衣,在家人穿的是白衣,這個也是從身相上面來分辨的。但是禪門這個緇素並不是,禪門是必須要入門必須要辨主,辨看你有沒有、分辨看你有沒有找到這個本來自在、本來就已經具足的這個本心的這個主,這個才叫作入門須辨主。那辨主了以後才能夠分緇素,所以這個緇素不是在你所著的外相的衣服上面去分緇素,而是在你是不是有開悟,來分說你是在家或是出家。所以祖師說:「入門須辨主,當面分緇素。」也是在說你真正的出家是必須要你開悟明心,這個才是真正的出家。

所以就有人說:白衣黑衣,白衣說法或者說黑衣說法;白衣說法就是說居士說法,這個白衣說法是不恰當的,必須是要以法師身來說法才恰當。這個白衣跟黑衣,就是我們前面這個祖師所說的這部分。我們就要探討一下:那誰是白衣、誰是黑衣?白衣跟黑衣,如果從「入門須辨主,當面分緇素」的道理來講的話,那誰是白衣?誰是黑衣呢?所以白衣跟黑衣不能用表相來論的,因為你未明心、未開悟的才是白衣;真正悟了以後,悟了如來藏,即使雖然身穿白衣,但是他是黑衣的,也就是說他才是真正的出家。所以「白衣說法是不對的,黑衣說法才對」這句話也對也不對,如果他所說的是著重於表相的白衣、表相的黑衣的話,這一句話就錯了!也就是說,他如果說必須要身著染衣、剃髮,這樣子才算是黑衣的話,這樣子的話就違背了前面 佛還有祖師所開示的;因為這樣子的人,除非他已經是明心,他才能夠說他是真正的黑衣,要不然他還是白衣。所以他執著必須要穿著染衣 、剃了頭髮這樣子的人才能夠說法,這樣子的白衣說法,其實是不如法說,因為不知道真正的法是在什麼地方。所以這樣子的白衣說法-這樣子的白衣才能說法,黑衣不能說法-這個是錯的;也就是說,其實雖然身著俗服、身著居士服的所謂的黑衣,但是他未必不是開悟的,未必沒有辦法說出真正的佛法的道理。反而是你雖然是表相的僧衣,表相的出家著僧衣的這個人,他其實才是真正的白衣。但是如果以「入門須辨主,當面分緇素」這樣子的道理來講的話,來說:白衣說法不對,黑衣說法,才是真正符合如法的道理的。那這個是對的,這個我們必須要讚歎他。

但是他們說白衣不能說法,黑衣才能說法,並不是在講這個道理,因為他們並不知道什麼是白衣、什麼是黑衣的真正的道理,他們不知道什麼是真出家、什麼是表相出家的真正的道理。所以如果說你是明心開悟,你就說為這個是緇衣、這個是黑衣,所以必須要明心開悟才能夠真正能夠說法;甚至於明心開悟,你才能夠敍述這個了義的正法。因為你如果不是明心,證悟了這個如來藏,證悟了這個本識的話,你所說的法完全都會是依文解義,乃至落於戲論,所以這個法不是真正的法。所以必須要黑衣才能夠說法是對的,因為這個黑衣是開悟了以後,才能夠成為黑衣,白衣不能說法。所以白衣說法黑衣說法,必須要看是從哪一個角度來看的。如果從表相的角度來看的話,是有另外的一個說法;如果從究竟的第一義諦的角度來看,從 佛所開示的真出家還有表相出家的這樣子的角度來看的話,是真的必須要是黑衣才能夠說法;因為悟了以後才是真正的黑衣。

所以以真出家的道理來講的話,誰才是白衣呢?我們前面說的身出家心不出家、身出家心出家的這幾種分別的話,白衣其實是身不出家、心不出家的人,這個是白衣,這個就是一般的凡夫眾生,也不想、也沒有出凡夫的家,也沒有出世俗的家,這個是身不出家心不出家。還有身雖然已經出家,但是心沒有出家;身雖然已經表相出家,也就是說他已經剃頭著染衣,但是其實是心沒有出家,沒有心離五欲,乃至於根本沒有明心開悟,所以身出家心不出家。所以其實如果從佛法的真正道理來講的話,是這兩種人才叫作白衣。也就是說,身不出家、心不出家這種人,還有另外一種人是,雖然你身出家但是心不出家,其實雖然他是身出家,他自命為說他是黑衣,但是其實從佛法的道理來講的話,他是白衣。

所以真正的黑衣只有兩種人,真正的黑衣是身雖然不出家,但是心已經出家了。也就是說雖然菩薩,現於在家身利益眾生;雖然菩薩現在家身利益眾生,但是他已經開悟明心,證悟了如來藏,這個是身不出家心出家,但是其實這個才是真正的出家,所以叫作黑衣。還有另外一種就是,身出家心也出家。也就是前面所說的,你已經剃頭著染服已經出家了,那心也出家了,也就是說你也開悟明心了 ,那這個就是可以說真正的黑衣了。所以出家菩薩!也就是說剃頭、著染衣的這些表相出家的出家菩薩們!我們還是要再一次地勸請這些出家的菩薩,一定要心向佛菩提道,趕快勤求證悟,這樣子才能夠成為身出家心也出家的真正的勝義的出家的菩薩,真正成為黑衣。所以我們不能以在家身相來衡量善知識。不能以在家身相來衡量善知識,所以不能隨隨便便就說,在家人都是一壺煮不開的水,乃至於根本不知道在家、出家真正的道理。如果你知道真正出家、在家的道理的時候,你就知道什麼是在家人都是一壺煮不開的水,你未明心、未開悟、未證如來藏,而不是真正出家的人,都叫作在家人、都叫作白衣,都是一壺煮不開的水。所以大部分的菩薩,都是現在家相的,尤其是地上以上的菩薩,大部分都現在家相。因為地上的菩薩,現在家相的目的,是為了要利益眾生;再來就是為了要在利益眾生的過程裡面,要去增長地上菩薩的一切種智的無生法忍。無生法忍的增長,必須要在世俗,現身在跟眾生在一起的環境裡面去度眾生,才有辦法成就地上菩薩的無生法忍,所以必須要現在家相,所以不要以在家的身相,來衡量善知識。今天時間已經到了,我們先跟各位分享到這邊。

下一集還是繼續再跟各位說明:什麼是出家?哪一個才是真出家?

阿彌陀佛!

學佛釋疑(二)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