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8,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學佛釋疑(二)第74集
由 正文老師開示:出家是出哪個家?(四)
學佛釋疑(二)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我們這個單元,還是在學佛釋疑,我們還是要繼續來跟各位分享上面的前三集的問題,那就是說,我們要探討一下出家是出哪一個家?

我們前面已經有說明過所謂的出家的真出家,還有表相出家的道理了,所以我們不要以在家的身相來衡量善知識,我們俗語也說「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所以不要以表相來衡量善知識。照理說我們佛門的四眾是必須要應該要互相扶持的;也就是說,佛門四眾是指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這四眾,其實是應該要互相扶持的,而不能夠互相鄙視的。也就是說我們必須要崇隆表相的出家三寶,這個是沒有錯!但是不能有僧衣崇拜,而來歧視在家的真正有修、有證的菩薩僧。其實所謂的僧團,所謂的僧團必須包含了四眾,所以不是只有單單的比丘、比丘尼,真正的僧團其實是含攝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四眾,這個才具足了僧團,所以我們不要錯解了出家的真正的道理。

那我們今天在講真正出家的道理,不是說就不要對表相出家的僧寶生起敬重的心,只要是表相的僧寶,他是剃頭、著染衣,願意去修行,願意真的隨著 佛陀的教誡去修行的,我們應該都要隨喜讚歎。相反的,當然出家的僧寶—表相出家的僧寶也不能歧視在家的菩薩,而認為說在家人都是一壺煮不開的水;從這個表相的角度來看在家人「都是一壺煮不開的水」,這個就叫作歧視在家菩薩。歧視在家菩薩,其實不是佛門之幸。乃至於有的人更是歧視了菩薩戒,他們說:聲聞戒才是正解脫戒,菩薩戒是別解脫戒。也就是說菩薩戒是附屬在聲聞戒上面的一個解脫戒,也就是說菩薩戒它是別立於聲聞戒外面的一個—附屬的一個解脫戒,叫作別解脫戒,他的意思是這個樣子。但是菩薩戒原來的名稱,印度話叫作波羅提木叉,波羅提木叉翻譯成中國話,就叫作別別解脫戒,是沒有錯!但是這個別別解脫戒,並不是他所說的,說是聲聞戒是正解脫戒,菩薩戒是別立於聲聞戒之外的一個附屬的一個解脫戒;而別別解脫戒的意思是說,菩薩戒的十重四十八輕任何的一條戒,只要在三聚淨戒的基本精神之下,去奉持菩薩戒,去利益眾生,乃至於利益自己,任何一條戒都能夠別別帶我們邁向佛道,邁向佛道的究竟解脫,究竟成佛,這個是菩薩戒的基本精神。所以菩薩戒又叫作千佛大戒,菩薩戒又叫作盡未來際受,而不是只有一生受;也就是說菩薩戒盡未來際受,它能夠讓我們依止著菩薩戒,能夠一直到成佛。

菩薩戒的任何一條戒,都能夠讓我們的身口意行而別別趣向於究竟的解脫,這個才是波羅提木叉的真正的道理;而不是說它是別立於正解脫戒、聞戒之外的一個戒,這個就是歧視菩薩戒。歧視菩薩戒,基本上就是來自於僧慢;也就是說以表相出家的僧寶的這樣子的一個身相,來自我膨脹,起了慢心,所以這個是在歧視菩薩戒。我們從古今以來,有很多的菩薩都能夠從這邊瞭解到說,其實真正的地上的菩薩,或是說真正修大乘行的菩薩,大部分都是現在家相的,所以不要以身相來衡量善知識。譬如說善財童子的五十三參,善財童子五十三參裡面,有大部分的他所參的,大部分的修行人都是在家菩薩,出家菩薩就是只有五位。在過去歷史上開悟的菩薩像龐蘊居士、凌行婆、還有陸宣刺史,我們的六祖大師,當時都是還在現在家相的時候,那個時候開悟的。六祖一直到逃離了寺院,往南行的時候,還是恢復了在家相,諸多等覺菩薩也都是現在家相;所以我們必須要離開表相的執著,離開表相的執著才有辦法真正地這樣子去修行。

所以我們前一集說,初地的菩薩為什麼大部分都是必須要現在家相,乃至於等覺菩薩,大部分都現在家相呢?就是為了要離開這些表相的執著,離開對於身相的執著;因為你身著染衣、剃頭著染衣,有佛的威德力在,會廣受恭敬。但是你現表相而有法的時候,雖然你有法,但是容易受輕賤;但是受輕賤的時候,你能夠在跟眾生相處的過程裡面,能夠迅速地消除性障,乃至於消除罪業,乃至於增長地上菩薩的一切種智,增長地上菩薩的道種智。地地菩薩的道種智,其實都是必須要依止著度眾生的過程裡面、利益眾生的過程裡面,去完成地上菩薩的無生法忍,所以大部分的地上菩薩都是現在家相。所以他們很多人在「說在家人不能說法」,他們是以身相來衡量的,「在家人是一壺煮不開的水」,也是以身相來衡量的。這邊我們就要請問說:我們觀世音菩薩所現的是什麼相?我們大勢至菩薩所現的是什麼相?我們文殊師利菩薩所現的是什麼相?我們普賢菩薩所現的是什麼相?

甚至於有人說、問人說:「你是在哪邊歸依的?你去歸依。」

「我跟著平實導師歸依。」

平實導師有沒有出家?」

平實導師沒有出家,你們那個蕭平實沒有出家,你怎麼跟著他受戒呢?那在家人怎麼可以跟人家授菩薩戒呢?」

在家人能不能夠為人家授菩薩戒?在《菩薩瓔珞本業經》裡面,講得非常清楚:六親眷屬能夠互相授菩薩戒。六親眷屬都能夠互相授菩薩戒了,更何況是一個開悟明心的地上菩薩,怎麼不能為眾生授菩薩戒呢?這些人在問這些話的時候,很奇怪!就沒有去思考說當他在受三壇大戒的時候,他在受菩薩戒的時候,得戒和尚是誰?得戒和尚是我們的釋迦牟尼佛。羯摩阿闍黎是誰?羯摩阿闍黎是文殊師利菩薩。教授阿闍黎是誰?教授阿闍黎是彌勒菩薩。那很奇怪!他在受菩薩戒的時候,他是依止著誰受的?他是依止著彌勒菩薩、依止著文殊師利菩薩受的。那文殊師利菩薩跟彌勒菩薩,現的是什麼相?現的是在家相,那他們為什麼跟在家人受菩薩戒呢?所以這個就自語相違了,在講這個話的時候都不知道說,其實根本不知道所謂的真出家還有表相出家的真正的道理。所以真實心是在家、出家都是具足的,沒有分高下的,在家、出家應該要互相扶持,勤求見道。我們現在在說的在家、出家,其實就是指表相出家的部分,表相的在家、表相的出家。在家、出家菩薩不能互相地去貶抑,不能互相地去傷害;也就是說,必須應該要互相扶持,這個必須要以見道,也就是說開悟明心悟如來藏,以 佛所說的這樣子真正的法為前提,來說這樣子的道理。這個真實心是出家在家菩薩都是具足的啊!不管你是表相出家、或是說你真實出家的人,都有這個如來藏的心,都有這個本來的真實心,所以必須要互相扶持勤求見道,應該要遠離對於僧衣的崇拜,以大乘見道為依歸,也就是說以真出家為依歸。

我們僧衣崇拜對見道有沒有幫忙呢?僧衣崇拜,其實對見道是一種障礙,因為你會去執著這一件僧衣的這樣子的功德。僧衣的功德當然是由 佛所授予、佛所加持的功德。但是當你穿了這一件僧衣的時候,目的是為了要幹什麼呢?穿了這件僧衣剃了頭,目的是為了要幹什麼?目的就是為了要依止著 佛的教示,開、示、悟、入,也就是說要開佛知見、示佛知見、悟佛知見、入佛知見。那什麼叫作開示悟入佛的知見?也就是說,悟入 佛所說的這一個真實心、悟入 佛所說的這一個本來心,這樣子才是真正地互相扶持,能夠真的依止著佛法的修行,邁入了真正的出家。所以應該要遠離僧衣崇拜,這樣子才有辦法真正得到法益,不要被這一件僧衣,把我們給束縛住了。我們雖然以穿了這一件僧衣為榮,但是不能因為這一件僧衣而生慢,穿這件僧衣的人,不能因為穿這件僧衣而生慢:沒有穿僧衣的人也不能因為這件僧衣,而對於僧衣產生了僧衣的崇拜,這個其實是反而會害了我們這些出家的菩薩的。所以為了要讓這個佛法能夠崇隆、佛法能夠源遠流長,其實出家、在家菩薩都必須要互相扶持來勤求見道的。

如果不能遠離僧衣崇拜的話,就會有哪些過失呢?像當時天軍菩薩,攜帶著德光比丘,三度到兜率陀天去向 彌勒菩薩請法,但是德光比丘因為天軍菩薩以神通力,帶著他到兜率陀天去的時候,見到 彌勒菩薩示現天人相,他以他是表相的出家的出家僧的身分,說他不應該去禮在家菩薩,所以他不願意向 彌勒菩薩頂禮;結果去了一次、去了兩次、去了三次,都沒有辦法去掉他的僧慢—去掉他的僧衣崇拜的障礙,所以終究沒有得到 彌勒菩薩為他開示的法益,這個就是因為僧衣崇拜。其實真正開悟的菩薩,才是真正有佛法能夠利益眾生的。所以出家菩薩應該要勤求大乘見道為務,而不能以穿著僧衣而在世俗法上,行於世俗法上為滿足。所以出家菩薩一定要除僧慢,如果不除僧慢的話,就沒有辦法得到法益了;如果不除僧慢的話,甚至於會障礙自己;如果不除僧慢的話,甚至於都有可能「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還」。當時 拾得菩薩在國清寺的時候,就示現這樣子的一個情形給大家看,拾得菩薩為什麼叫作拾得呢?他是因為由豐干禪師所撿到的一個小孩,但是他是普賢菩薩的化身,所以稱他為拾得。拾得菩薩在國清寺的時候,曾經跟伽藍菩薩、韋陀菩薩,到供桌上面去對坐,跟佛對坐吃飯,結果人家以為他是一個瘋和尚,後來就把他趕到廚房去。後來他有一天拿著棍子,去打著這個伽藍,他說:你自己的食物都顧不了了。因為供伽藍還有供韋陀的這個食物,被鳥給吃了。」「你自己的食物都顧不了,還顧得了寺院?還顧得了伽藍嗎?」就拿棍子去打他。打了以後,結果當天晚上寺院裡面的僧眾,每一個人都同樣夢到一個夢,這個伽藍菩薩跟他們講說:「拾得打我!拾得打我!」他們才知道說,原來拾得不是凡人。有一天寺院在布薩的時候,寺院布薩的時候,拾得就從寺院的外面趕了一群牛過去,他就對這一群牛,叫著過去這個寺院曾經往生的僧人的名字,每一次叫了一個人的名字的時候,一頭牛就吽地叫了一聲,再叫另外一個人的名字,另外一頭牛又叫了一聲,那這個是什麼事實?意思就是說,這些牛其實就是當時在這個寺院修行的這些僧人,沒有如法修行,甚至於有可能是破戒破法,所以墮入了畜生道,所以才會有這「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還」的這樣子的一個故事。

所以從這邊我們就能夠知道,對於表相崇拜,其實就是造成僧慢,乃至於造成障礙佛法、障礙修學佛法的,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所以我們想要免除大乘佛教在家化的這樣子的一個情形的話,這個大道場、大學院、還有學術研究抵制證道居士的這樣子的事情,必須要趕快的消除掉。很多人擔心說,現在在家居士在說法,正覺很多在家居士在說法,這個是大乘佛法在家化,但是其實這個是表相;大乘佛法正覺弘揚,其實是大乘佛法出家化,因為是真出家而不是在家化。但是如果是要免除這個表相在家的,這樣子的一個現象的話,那必須要勸請諸大道場,還有大學院,還有學術研究的這些學者們,要趕快停止抵制證道居士的舉動,這樣子才能夠讓真正的證道的佛法、真正的大乘的佛法,回歸到寺院上面。這個才是真正的佛教真正地能夠弘揚、能夠流傳下去的最主要的動力。所以必須要脫離前面我們所說的表相佛法,必須要脫離表相的佛法,而必須要互相扶持。

那什麼是表相佛法呢?表相佛法就是我們前面所說的,你以剃頭著染衣為表相出家的真正的依歸,這個就是表相佛法,乃至於表相佛法所弘揚、所推展出來的這樣子佛法。這些表相佛法包含了哪些呢?包含了譬如說,我們有很多人在做什麼環保菩提、心靈的環保,還是說很多的寺院只著重在初機佛法的度眾,甚至於初機佛法也沒有,到處是什麼佛學夏令營,到處是什麼插花班,到處是什麼書法班,乃至於到處是什麼電腦班,這個就是表相佛法;甚至於在這個地方,方便地用緣起性空去解釋佛法,這個都是表相佛法,而沒有把真正的佛法講出來。如果你用這些法,方便地把眾生引進佛門,那倒也是無可厚非;但是如果不知道所謂的真正的佛法、真出家還有表相出家的道理,而只是說在這些世俗法上面去用心的話,那這個就是表相佛法。我們如果要讓佛法,真正能夠興盛的話,必須要脫離這些表相佛法;這個就必須要在家居士,跟出家的菩薩互相扶持,這樣子才有辦法真正地能夠讓佛法能夠弘傳下去,大乘的佛法才有辦法能夠復興,能夠廣利眾生。

所以出家僧團的沒落,或居士團體的積弱不振,並不是大乘佛教之福。出家僧團的沒落,就是我們剛剛所說的,以表相佛法佛法,這個就是出家僧團的沒落。如果因為出家僧團自己沒有佛法,而來鄙視或是說來誣謗居士團體所說的法不是真正的佛法;甚至於為了要打壓居士團體,打壓我們這個所謂的表相的居士團體,而說這個不是佛法,那就會讓居士團體積弱不振,這個不是大乘佛教之福。甚至於為了要打壓居士團體的弘法,更不擇手段,口不擇言,從根本地來否定 佛所說的如來藏正法,那這個就不是單單地說讓居士團體積弱不振的過失,這個是誹謗三寶、誹謗佛的正法的過失了,這個是五無間地獄罪,所以這個是非同小可的啊!

所以如果我們要免除出家僧團的腐化,當務之急有兩個重點,我們必須要去在意的,有兩個重點我們必須要去做的;也就是說必須要扶持大乘見道的居士團體,應該要扶持、應該要護持大乘見道的居士團體的弘法,來制衡未悟言悟來誤導眾生的相似佛法,這樣子才能夠免於出家僧團的腐化。也就是說,必須要真正見道的居士團體,來把真正的正法帶給大眾,讓眾生有一個能夠發起抉擇智慧的抉擇分,這樣子才能夠讓出家的僧團免於腐化。第二個,是必須要幫助出家的僧團有悲心的人能夠見道;也就是說,幫助這些已經現出家相、著染衣、剃頭的人,這些人、有悲心的人,能夠見道、能夠開悟,這個才是真正的出家的道理。能夠真正進入真出家的義理,這個是出家的真正的道理,所以這個就是所謂的出家的道理。

所以出家是出哪一個家?就是如來藏開悟明心。那我們開悟明心以後,證悟如來藏,這個是出家的真正的道理。今天時間已經到了,跟各位分享到這邊。

阿彌陀佛!

學佛釋疑(二)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