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7,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學佛釋疑(二)第91集
由 正益老師開示:動物實驗與殺害生命
學佛釋疑(二)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要講的問題是—動物實驗與殺害生命。有位當事者他提到,他在醫學相關系所在讀書的時候,他曾經殺害過許許多多的生命,這生命是因為他本身的動物實驗的課程所造成的。他就問到:在這樣的結果是不是會釀成個人的殺業?然後這樣會不會有果報?尤其他更關心的,這是不是屬於犯了殺戒的問題?我們對這個問題就直接從戒律上來看,如果說一個人,他並沒有受佛教的戒律-在家眾所謂的戒律,就是五戒以及菩薩戒,那如果是出家呢,從比丘、比丘尼,還有沙彌、沙彌尼-這樣的戒律來說的話,如果他並沒有受,在讀書的時候,可能當時候的年紀還輕,並沒有來受戒,那過去的我們就不算,因此他就沒有犯了殺戒的問題;如果那時候他已經,受了這樣的戒律,就持犯來說,他就沒有好好的持戒。

可是這中間呢,也要看一些因緣。

犯戒有一些因緣,它其中要有三個條件來成立:一個是根本、方便、成已。這樣的根本就是說:他有沒有動機?有沒有想要殺害這些動物?不管理由是什麼,可能是不高興、瞋恚或是種種,但至少要有一個動機;有了動機他施作一些方便,就是進行一些方法,從這方法中去實現,最後達到目標,達到目標就是成就、成已。所以這三個條件,一二三都要滿足,這樣就是犯了完整的殺害眾生的一個殺業。如果是過失的話,殺業當然也是成就,只是說,他成就的方式比較不同,因為他並不是具有根本,那就有可能將來一樣有被別人過失而傷害的一些果報。

從這樣來看,我們可以瞭解說,他如果跟循了這樣的課程,這課程本身就是對於動物是直接予以殺害的;當他第一次的時候,他可能並不清楚,因為過去生的無明,以及今生的一些選擇,他不知道這些動物在作完實驗以後,是不會加以照顧,對於傷口不會縫合,因此這些動物就是等於牠麻醉藥過去以後,在那裡就會痛苦而死,在這種情況下,就是屬於殺害眾生。因為他一開始對這課程的目標可能不知道,所以所導致的後果也可能他也不清楚。如果接下來第二個實驗、第三個實驗,以及他整個修完學業所受的這些動物的實驗、所必須執行的動物實驗,這些是不是他就已經知道了目標以及目的,以及這中間可能對這些動物所產生的影響,就這個情況來分析的話,他就不可能說他不知道。因此他是有一個根本的一個動機,只是說這動機並沒有那麼明顯,只是說他會很清楚知道,他怎麼作的過程中,這些動物會死亡的;所以他透過他在學習的過程中,使得這動物喪失了生命,因此就這樣來看,他三個條件是具足的,所以在殺業來說,他的殺業就會比較重。當然,對於學醫的來說,他可能會去想說,因為他是在學校讀書,這課程是一個大環境所使然的,他應該不是刻意故意的,就這點來說並沒有錯。

但是我們回到,因果的一個本質來看,如來藏祂本身會瞭解—眾生的一切的心行,尤其我們怎樣在這中間作各種的騰挪,想要為自己來方便作一個解釋,說:這樣的方式,我並沒有刻意要怎麼樣來傷害眾生等等。實際上這是大可不必的,因為我們如果有了過失,就要從中間來檢討,那如果是一直要問人的目的,只是要找一個人來背書,來說明說:你這樣是求取知識,並沒有犯了很嚴重的過失。如果是抱持著這樣的心態,那就是不如理的,因為如來藏祂並不管這麼多,大大小小的一切的心行,以及一切的所導致的對有情的影響,兩邊的如來藏都會記錄下來的。事實是這些動物,經過實驗以後就死亡,你就不能說牠們並沒有死亡。所以死亡的話,雖然是這些課程所導致的,但是參與的人、執行的人,從設計課程到參與的老師,以及手拿著解剖刀,或是其他的設計的一些器材,使得動物喪失生命,這樣都有過失的,只是這些過失的大與小而已。所以這樣的問題,是不用特別來問佛教的一些法師或是等等,來希望能夠為這樣的過失來卸責,這是不必要的。不會因為有人背書,說我們為了求取知識,而傷害了許多的有情,這樣實際上,是可以獲得免責權;並不會因為有人認同這一點,然後這事情就可以抵銷,業就可以喪失、業就可以消失,業行的影響一樣會在未來世而顯現,所以重要的不是去找這些藉口。

第二點他提到了,他這樣作是為了求取知識。那我們就從知識來分析好了!如果今天知識是為了要殺害生命,這樣課程設計本身,就是有問題了!不能說殺害生命,是課程所附帶的。所以應當從這地方來說明,如果說要求取知識,我們有很多的途徑,可以透過表章、文字、雜誌,以及各種繪製出來的一些圖表、種種動畫,甚至在實驗的階段,還可以用一些電腦科技,來加以模擬,尤其我們今天的電腦科技相當的發達,不論是二維的成像,以及三度空間的整個成像,都可以作到唯妙唯肖,因此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還要說一定要透過殺害眾生,來完成這知識的攝取,這樣是很難說得過去。也因為如此,我們可以說,殺害這些眾生是不需要的,全世界可能每一年都要因為這些動物實驗,在這醫學的相關系所來作各種研究的過程,來殺死很多的動物;實際上這些動物的實驗,已經有人作過了,尤其有一些實驗是給開始動手術刀的一些醫療人員、有志於從事醫療這些學生來作,因此大部分,是希望得到一些新鮮感,或是讓他可以有勇氣來拿手術刀等等。那我們就要說,如果是這樣作的話,應該先考慮是不是讓這些學生能夠先學習縫合的技術,不要說他把動物解剖以後,就沒有縫合牠們的傷口,或是作一些會讓動物喪失生命的這些實驗。因為即使是說他將來作這醫護人員,他應該知道生物牠一些生物跡象變動的時候,就是有可能會危害到動物的生命,不管是他要醫人,或是現在有獸醫系來醫療動物,他應該對於生命跡象要尊重,對於要護持一個生命的一個延續是醫生的一個職責。他可以從呼吸的急促,以及脈搏的跳動、不正常的搏動等等,可以知道這生命跡象是不是已經超過這生物所能忍受,而不需要一定要讓這個生命斷氣為止。像有的實驗,他就要試到說,這一個影響、這種技術的影響,是不是會什麼時節、什麼樣的劑量會讓這隻動物而死亡。就某一個程度來說,這樣實驗的目標,實在是比較過分,所以我們認為這樣的課程設計,應當來適度地修正。而且適度地修正對於這課程並不會有影響,反而可以使得參與的學生,可以更尊重生命;不至於說,當這些生物跡象的變化的時候,他還是無動於衷,或是覺得那只不過是物種。他應該想:這全世界的物種,都是大家一起互生、互連、互助而產生的這一個世界。這有情世界,不可能只有人類,因為包括人類所需要的氧氣,現在科學家才發現,實際上並不只是植物來吐出這些氧氣,而且還需要一個很重要的一個關鍵,就是浮游生物,因為植物到晚上的時候,它就不再行光合作用,它整個運轉就會倒行過來。當然有的植物,它是屬於一直可以吐出氧氣的,不過那畢竟是少數。

那我們回到這個話題來,人類當初對於浮游生物所能夠知道的還是不夠多,但是當這些偵測的儀器,到了外太空,重新來檢視這個地球的時候,就會發現浮游生物,對於人類所需要提供的這些、所需要吸收的這些氧氣,是佔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可是這道理也是到了今天,這樣的科技昌明以後,大家才知道的。所以隨便傷害一些物種,尤其不是為了自己要吃食物,因為有的人他是吃肉葷食,而是來作這些,假借為自己得到知識的方式,這樣是比較說不過去,所以這些課程,確實是有需要重新檢討。當然這不是一個國家的,某一個學校的一個問題,這是一個全球的一個問題。

透過這樣檢討,也可以把東方,這些文明文化所要帶來的。

譬如說:對於生命的尊重。知道一切生命都是貪生怕死,他在死亡的時候,總是有那些瞋恨心,這瞋恨心就會導致,未來他也有果報,而殺害他生命的也會有果報。如果被殺害的這隻動物,牠本身有一些福德、福報,然後只是剛好某一生的業行導致這一生墮落到畜生道等等,那牠就有可能有機會下一胎就變成人,等到他變成人的時候,他這一次的業果,他就會想辦法,然後找到當初在實驗傷害他的這些人,然後來作各種的償命,或是說各種的報復。只是說這些會透過如來藏來完成,這個其實對他本人來說,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只不過對於上一次、上一輩子,牠死於非命的情況下,這些事實是存在的。

所以業報本身,未來世會怎麼樣呢?就有可能最嚴重的,就是說動物實驗做了相當多,甚至一手導演這些動物實驗這些課程,需要來作如何如何,這樣的人就有可能就是要以生命來償還;另外也有可能會,身體多有一些病痛,就是因為對於眾生沒有憐惜,傷害眾生的身體,這樣就會有一些傷殘、病痛等等,就可能出生的時候,多所一些障礙,或是在長大的時候,有一些不便的種種障礙。透過這樣的瞭解以後,我們是可以知道,這樣對於殺害眾生的這些實驗,沒有決然的必要;而且也有可能,當這被殺的這些生物,牠本身福報比較低微,牠起了很強的瞋恨心,反而讓牠繼續下墮,繼續在地獄、餓鬼,或畜生道繼續出生,這樣對牠來說也是不好的。所以應該憫念眾生,來救護眾生,重新來檢討這些課程,然後是對自己以及這些生物是有利益的。而且如果說能夠這樣作的話,所培養出來的這種醫護人員,對於這些生物,會更仁慈、更慈愛。譬如說:我們可以自己假想,如果我們是自己養了很多隻寵物,自己會捨得拿這些寵物來作這些動物實驗,而很輕易地讓牠們死亡嗎?所以課程即使要解剖的話,並不是說不行,但是你只要把傷口縫合回來,讓動物能夠儘量完好如初;如果是在這個過程已經作了這麼多的殺業,那就要奉勸這位當事者,應當改往修來,將這過去的這些事情,把它發露懺悔,然後也要鼓吹這些課程來作種種的修正,要以憫念這些物種的這種情懷,來護持生命。護持生命呢,實際上也是護持自己的生命,因為在這個世間,有情是息息相關的,不會說殺害眾生沒有果報,殺害眾生也可能影響到整個物種的一個遷變;尤其對於醫護人員來說,失去了悲憫心,這樣會導致這個國家社會,一個很嚴重的影響。所以透過這樣來觀察的話,如果真的要作這些動物實驗,一個方式就是跟任課的老師來解釋,說自己有持戒,或是說自己沒有辦法來殺害生物等等,跟這些系所校方來溝通。

另外是當別人在作這些動物實驗時,有可能損害有情的時候,可以在旁邊念佛,替牠們迴向,要想說:自己的業障深重,沒有辦法救了你們,希望依靠念佛這樣的功德,讓 阿彌陀佛能夠帶你們到西方極樂世界,可以永遠快樂而沒有憂愁。如是這樣作,就能夠弭平許許多多的這些不好的未來的業種。因為畢竟你已經心存善念,這樣如來藏所記錄的一切,就跟記錄到殺害眾生的這業果不太一樣,雖然可能這中間還有種種的大大小小的差異,但只要心裡面並沒有刻意想要殺害眾生,而且還替這些已經等於是註定要死亡的眾生,來加以功德迴向、替牠們念佛。佛號是最尊貴的,如果這些生物有感,然後就可以得到,諸佛菩薩的加被而感應;那也當想:許許多多的生物,跟我們是有緣的,所以今生才會遇得到。有緣的話就有可能是我們過去生的親屬、家人,也可能是朋友,大家同樣在六道輪迴,今生你是人,今生牠是動物,但是等到有一個時間,就可能兩者的身分、地位,以及物種全部調換過來,所以應當培養悲憫心,尤其是許多的物種,都是我們過去生的父母。要能夠這樣想,你就會覺得說,對於這些的殺害,本身是要慎重的,也不會輕易拿增長知識作為個人行為一個合理的藉口。要想如來藏瞭解我們心裡面所想的每一分,我們心行的記錄,全然披露出來,無所遁形,所以應當從種種的觀點,來救護眾生、來悲憫眾生。如果這位當事者能夠瞭解這一點,就應當來正式地來持戒,發起菩提心來救護有情,讓這些殺業能夠減少。

我們今天就課程講到這裡。

阿彌陀佛!

學佛釋疑(二)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