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蠍子尾巴上的毒針(回應「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謗文5 之5)(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蠍子尾巴上的毒針(回應「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謗文5 之5)(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1/11/30       09:2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毀謗正法,而為藏傳佛教狡辯的「西藏人駁斥蕭平實對西藏佛教污衊攻擊」一文,由於藏傳佛教的法義和喇嘛眾的邪行破綻實多,因此說理難清、愈描愈黑。到了第四章節文章尾聲,已經無理可說,於是便捕風捉影,開始其栽贓抹黑(甚至抹紅)的老路數,進而分化離間、挑唆猜忌與仇恨。已經完全遠離法義辯論辨正,變得無所不用其極;就像一尾正在獵食或臨敵的蠍子,正面揮舞雙螯虛張聲勢,最毒的一螫卻在令人冷不防的尾巴上。

對於藏傳佛教人士竟以正覺為何這樣仇恨西藏民族和西藏佛教?」提問,來誤導此地的社會大眾,來挑撥正覺與藏胞的感情。執行長表示,此問不只是「令人莫名其妙」那麼單純而已;實際上藏傳佛教人士這一招,是以「故意裝傻」來夾帶行銷莫須有的民族仇恨。執行長表示,正覺同修會是個佛教正法實修的團體,一向與人無怨,平素都只依教奉行清淨自持,更不會自違誓願和戒律,去「仇恨」西藏同胞,也不會仇恨西藏宗教喇嘛教」;即便它們篡用名相以其外道法假冒佛法,來竊取佛門中廣大資源,並殘害眾生的法身慧命,「正覺」也只是敬慎的依佛陀聖教,作如實如理的法義辨正,來導正教界和社會的視聽,如何會與「仇恨」這樣極端的字眼有所關聯?

至於對「西藏民族」正覺更少接觸,不曾交惡,何來仇恨?因此一向都在「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微少互動之中,希望求能更深一步的瞭解;也對於藏胞曾經遭受喇嘛統治時期的苦難,尤其是對於他們被藏傳佛教壟斷壓迫因而困於長夜無明之下,深感哀痛和悲愍。目前「正覺教育文教基金會」,正在傾其全力,釐清法義正邪,引導藏胞遠離假佛教而漸漸趣入真正的佛教正法中,何來仇恨可言?正覺也在台灣揭發喇嘛性侵女性信徒的惡行,宣導保護婦女運動;這一連串的努力都是在救度廣大眾生,對於首當密宗之患的「西藏民族」,我們作了這麼多的法義辨正,也寫出《狂密與真密》來教導藏胞轉入正統佛教,引導藏胞遠離外道法,救護之猶恐不及,怎麼還會有一絲絲的「仇恨」心理?執行長指出,這應該是藏傳佛教既得利益的喇嘛們臉面被撕破,惱羞成怒又將自己的「仇恨」心理向外投射的結果,「正覺」正好是其打算「含沙射影」的對象罷了。

謗文中又以正覺的書可以在新華書店發行,卻又受到中國的打壓?」為題,花了大篇幅幫「正覺」抹紅、抹黑、抹「義雲高外道」,甚至還要「牽拖」極少數因抗議而礙了他們眼的原住民朋友,一體罵為「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好像是正覺白沾了什麼人的便宜似的。執行長嚴正的表示:自導師出道講經說法,同修會著書出版以來,從來不曾跟任何政治人物或團體有過交涉,更不曾於教界之外接觸世俗民間社團,遑論黑道幫派;一切都以修習佛法,或是於不得以時站出來摧邪顯正為務,任何要為正覺抹上顏色的企圖和作為,不但無稽,更是有心作惡;非但無聊不可信,更應該直接糾舉出來,以免造成社會的猜忌和傷害。

執行長進一步說明,導師宣講的法義正確詳實,出版的書籍檢校嚴謹印刷精美,自然受到全體懂得漢字的兩岸華人歡迎;所謂「有理走遍天下」、「法正敢探市場」,目前雖因兩岸的宗教環境,以及出版物的管理法令的落差,導師及同修會絕大部分的書籍在大陸的出版仍受到壓制,難以出版,但是相信總有一天,在我們繼續努力之下,終將有所突破,會有更合理而耀眼的出版成果,來利益兩岸眾生;乃至更有多種語文翻譯版本,來利益普世。藏傳佛教人士在羨嫉怖畏之餘,再次做出如犬吠火車般的無理叫囂,非但達不到抹紅「正覺」的邪惡企圖,反而更彰顯蛇蠍其心。

藏傳佛教抹黑、抹紅之不足,還要「抹黃」。謗文中舉婆羅門外道「一個叫金舍尼的女人」,「幾次死皮賴臉地進入佛祖的精舍,每次都故意拖很久,然後對外宣稱有孕」「污佛謾佛」,來論述正覺「以女色污衊佛教並非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執行長笑說,藏傳佛教胡言亂語罵昏頭了,他們忘記了「以女色污衊佛教為患最確鑿、最炎烈的,正是提倡「樂空雙運」實修男女性愛雙身法藏傳佛教自身啊!正覺教育基金會把他們的遮蓋掀開,讓世人親眼看見他們的醜態,這是讓人看清「以女色污衊佛教是誰;藏傳佛教卻惱羞成怒的說是揭開底牌的人「污衊」了佛教,真是「做賊的喊抓賊」,顛倒是非。

執行長繼續闡述,拿清淨莊嚴的佛陀,來妄言比附那些修雙身法污穢不堪的喇嘛們,才是真的「污佛謾佛」;拿婆羅門外道金舍尼女來誣攀正法善知識,這又是「謗大乘勝義僧」;所以藏傳佛教不說冷笑話、講閒故事則已,一旦他們引喻失義如本文所為,則坐實了它們三寶全謗、罪加一等,再也難以懺悔補救了。

閒言冷語說不夠,藏傳佛教人士又擅引自話的冷門書,舉出2008年中共政府搜到喇嘛觀看黃色DVD而逮捕喇嘛的事,藉故賴以置入行銷求其翻案。執行長直斥藏傳佛教渾水摸魚,因而反問:幾千里外「雪域境外」誰看了「AV片」的陳年爛賬,干法義辨正何事?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和中共的糾葛,又干台灣的「正覺」何事?藏傳佛教人士一味東攀西扯,對正覺來說,才真是藏傳佛教「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無恥的栽贓言論」。執行長呼籲,藏傳佛教不妨停止無理取鬧,應該真正面對「自身投入熏修的法義有問題」的真相,好好檢討。台灣固然是個民主而言論自由的社會,但是若栽贓毀謗的言語說多了,自會被人看破手腳而效益遞減,即使不談來世惡果,也終將遭到自己謊言惡語的反噬,蠍子尾巴有時也會扎到自己的。

全文的最後一個章節,藏傳佛教人士,一反前面的猙獰面目與惡毒言語,來一招「棉裡藏針」式的溫情喊話:「我們是西藏人,也是台灣人,我們對台灣有信心。」然後大量傾倒藏傳佛教和達賴流亡政府廉價的悲情和肆意的仇恨。使用對此地人大灌迷湯的詞句,包裹他們實際想要灌輸的假性委屈和真實「毒」意。

執行長指出,掌握藏傳佛教資源和發言權的,也正是達賴流亡政府的喇嘛和官員。他們都是早年西藏舊社會裡,與大地主沆瀣一氣的既得利益者,奴役、剝削、統治了西藏舊社會裡絕大多數的貧農和農奴。千百年來在那封閉阻絕的高原雪域,文盲高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作為其社會頂層的少數「菁英」,也就是喇嘛、貴族、地主才能受教育,因而掌握了喇嘛教的「隱密金鐘罩」和解釋權,藏傳佛教因此神道設教,極度強調迷信;身為社會底層的農奴等人,既無申辯抵抗的資源,也沒有為生活或「修行」論述的能力,便只好一代代無奈的接受藏傳佛教的外道法,甚至自我催眠而內化成為其生存(談不上「生活」)準則。執行長強調,至今21世紀,一切資訊公開而普及,藏傳佛教漸褪其神秘色彩,「密宗」再無秘密可言,以往政教合一的統治神話終將破滅,喇嘛們在作垂死掙扎之際,垂涎台灣民眾的善良與樂施,闖入台灣寶島,喜不自勝的發現這裡是可以讓他們苟延又自肥的歛財騙色溫床;於是,30年來藏傳佛教就一直不斷向台灣明著傾銷其「宗教」的棧道,卻暗度其政治利益、歛財實惠的陳倉。

執行長剖析,達賴喇嘛及其流亡政府半個多世紀以來,不斷的向世界傾倒他們「西藏獨立」的毒素,作種種挑起衝突、引發對立的政治訴求以牟利其中。當被人發現其居心,或是不利於更作手腳時,他們便戴上「宗教」(尤其是冒名「佛教」)的面具,大喊受到「宗教迫害」;世人不知,尤其某些西方大國正欲以達賴集團作為國際政治傾軋的籌碼,因此多伸手為之奧援。再者,如果連其偽宗教的手腳也被看破,因而遭四方質疑時,正如最近西歐諸國媒體漸漸發現達賴的虛偽面目,及藏傳佛教荒誕不經的教義;又如現今台灣「正覺教育基金會」站出來揭發藏傳佛教的謬誤和喇嘛性侵過失,他們就又立刻「變臉」,以民族主義者標舉「西藏民族被欺凌、西藏文化被破壞」的假議題,企圖騙取同情,並製造煙霧,讓別人陷入盲目對話的混亂中,自己好藉這個詞遁脫身。

執行長以藏傳佛教人士自己的放話為例,謗文上說:蕭平實正覺教育基金會,以保護台灣女性為藉口,謊稱藏傳佛教之根本是男女雙身修法,不僅公然誹謗西藏佛教和僧侶,而且誣指千餘年來的所有西藏婆婆媽媽之清白,這是對我們全體西藏婦女的侮辱,令人忍無可忍,只好站出來捍衛我們民族的尊嚴和清白。」執行長表示,正覺基金會從頭到尾都是就事論事,只針對藏傳佛教「法義」和喇嘛、上師的「不法言行」而發出釐清、指正和法義論述,從無一字針對「西藏人民」「西藏民族」菲薄之,何況對於「西藏婆婆媽媽之清白」甚至「全體西藏婦女」去做莫須有的「侮辱」?執行長表示,諦實說來,歷史上一向踐踏「西藏人民」,辱沒了「西藏民族」,對於「西藏婆婆媽媽之清白」加以踐踏的,就是西藏的領導階層,也就是現下仍在印度達蘭薩拉吃香喝辣著的那一批喇嘛;真正毀壞「西藏婆婆媽媽之清白」,侮辱「全體西藏婦女」的,正是那些依著藏傳佛教教義,或是誇大自身證量法力,而以西藏婦女為「佛母」「明妃」,假言「雙身修法」,其實是逕逞淫慾的的喇嘛、上師,領導者正是達賴喇嘛

執行長表示:「正覺教育基金會」正是最先直心站出來撥亂反正,以法義釐清正邪的照妖鏡,讓藏傳佛教的妖魔現形,才能全面而且從根柢解救西藏的婦女同胞。西藏的婆婆媽媽們若是於此有知,必定對此感恩戴德,而且可以永遠離開達賴喇嘛所率領的喇嘛教的蹂躪,何勞藏傳佛教人士假借婦女的名義「打人的譁救人」,真是豈有此理?

執行長更指出,刁滑的撰文者實際身分不知是喇嘛還是其本地信眾,居然托言以居留台灣藏人的口氣發聲:「幸運的是,我們有機會能以台灣為我們安身立命、託付子孫後代的第二故鄉,並在台灣多元文化的環境下享受尊重,享受自由民主,感受台灣人民對流亡難民的親切和善與友好,在這片自由的土地上,我們和台灣人民水乳交融,生活幸福。我們因此感恩台灣,並像熱愛雪域西藏一樣地熱愛寶島台灣。」執行長表示,如若真是這樣,就應該融入台灣的民主自由社會,把你們信受且弘傳的藏傳佛教專制與邪淫的面目攤開來,接受公眾的檢驗和輿論的評判;不要再三以「雪域」裡一手遮天的心態矇瞞,也不要在台灣訴求民粹製造對立以求自保。執行長更清楚的敘述,藏傳佛教不該矯法自稱佛教喇嘛不該性侵婦女,各藏傳佛學中心也不該無止境的聚斂錢財後,送給達蘭薩拉去從事政治的顛覆和社會的陰謀破壞;已入境的藏傳佛教人士,也不該故意撩撥島內的政黨對立,並挑唆兩岸的政軍緊張。

執行長表示,在藏傳佛教真正開誠而徹底改變之前,他們是不值得台灣社會信任的。他們口中雖然說著:「感恩台灣,並像熱愛雪域西藏一樣地熱愛寶島台灣。」但是其蠍子的尾巴正暗暗舉起,就像是伸過來交握的手;只消何時冷不防,它們一定狠狠的螫下,並灌注進濃濃的毒液,台灣民眾豈可不防?(採訪組報導)20111130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170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