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回應「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達瓦才仁先生於自由亞洲電台訪問中的不實言辭(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回應「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達瓦才仁先生於自由亞洲電台訪問中的不實言辭(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2/01/03     09:15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正覺教育基金會長期揭發藏傳佛教淫穢邪教本質的行動,近來漸漸引發了迴響,得到許多民眾的肯定。由美國半官方支持成立的自由亞洲電台針對這個議題,訪問了正覺教育基金會張公僕董事長(訪問當時張董事長時任執行長)與余正偉老師,並請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回應正覺教育基金會的質疑;由於該報導的篇幅有限,對於達瓦才仁與事實不符的說詞,張公僕董事長特別說明如下:

達瓦才仁首先質疑正覺教育基金會評論藏傳佛教的資格,他認為不懂藏文又沒修過藏密的人,是沒資格評論藏密的;但事實上正覺的成員中不乏懂藏文又學過藏密的人,他們都是認清藏傳佛教的淫穢邪教本質後,捨棄了藏傳佛教

撇開以上不說,首先,不懂藏文就無法認識藏傳佛教嗎?藏傳佛教為了要在台灣弘揚他們的教法,不斷大量的翻譯藏密的書籍,這些書籍都是藏密的法王、仁波切所寫的,並且由他們最信任的台灣弟子所翻譯的,難道這些翻譯本都是錯誤的嗎?如果是錯誤的,那麼達瓦才仁先生應該本著負責的態度,發動藏密各大教派將他們在台灣發行的書籍全部回收;不然任由這些錯誤的書籍在台灣流通斷人法身慧命,這可是非常嚴重的惡業;達瓦才仁先生既然自認是佛教徒,應該非常清楚這個因果律中的嚴重性。反之,如果這些書的中譯與英譯沒有問題,那就是包括達賴喇嘛在內的原作者都有問題了哦? 再說,中國自古自今,藏傳佛教密意弘傳的著作所在多有,諸密續書籍公開發行者難可勝數,早已全無秘密可言,達瓦才仁先生卻昧於事實,將問題誤導成「不懂藏文就不能評論藏密」,豈非是欲蓋彌彰之言?

其次,達瓦才仁先生說:【它所以叫密宗是因為它有密意,這個密意只有上師才能跟你解釋】,這也就是他認為需要深入修學藏密,才能夠評論藏密的原因了。然而我們在訪問中所舉的《西藏佛教的修行道》這本書,裏面十四世達賴喇嘛是這麼說的:【行者在到達某一個境界時,就要尋找一位異性的同修,作為進一步證道的衝力,在這些男女交合的情況中,如果有一方的證悟比較高,就能夠促成雙方同時解脫或證果】,達瓦所說的密意,不過就是樂空雙運;只是喇嘛們藉女性的性器官求取最大的第四喜樂觸,把一心領受樂的覺知心空無形色,把樂觸空無形色誤認為佛法中說的空性,然後說這樣就是成就佛果了;藏傳佛教的不傳之密只是如此而已,何密之有?達瓦才仁還故作神祕說有上師獨傳的密意,想要繼續混淆視聽、籠罩世人。達賴喇嘛書中這麼淺顯直白的描述男女雙修,任何人都不可能會錯解他的意思;更何況男女雙修這種違背佛陀的教法、違反世間道德與法律的邪法,難道非得自己實修過才知道它是錯的嗎?就好像毒藥難道非得自己嚐過後毒發身亡,才知道毒藥是不能吃的嗎?

另外,達瓦才仁先生談到說:【所以說一些僧人,他即使知道一些教義,他也不能完全講,它屬於一種戒律的一部分……它所以叫密宗是因為它有密意,這個密意只有上師才能跟你解釋。】這就是因為藏傳佛教以男女雙修為核心教義,然而這很明顯地違背佛陀的教法、違反世間道德與法律,但完全符合邪教的本質;所以才必須用三昧耶戒來約束信徒,恐嚇他們如果洩密就要下金剛地獄;並且想用口傳而不落實於文字的做法,隱瞞藏傳佛教男女雙修法的秘密。達瓦才仁先生自己也說:【因為密宗它規定有些問題、有些言論,不是現在的一些世俗的觀念能夠接受啊!或者是各種原因它是不允許講】,這其實只是回避承認藏傳佛教是否以男女雙修作為根本教義的難題。佛法是清淨的,對眾生而言只有欣羨、仰望而求之不得,又怎麼會讓眾生覺得無恥下流而必須對眾生保密呢?釋迦牟尼佛的教法,無保留地結集為三藏典籍,即使是西藏大藏經的甘珠爾與丹珠爾,各派密續典籍亦是明白梓行,如今達瓦才仁先生的說法,是否在變相承認藏傳佛教確實有不能公開於社會的男女雙修法

達瓦才仁先生為了混淆視聽,接著舉了一個與空行母「結合」的例子,最後做了個結論說:【它一方面談到跟智女結合,一方面又談到精液的循環,類似這些,所以很多人喳喳喳聯想成為是一種類似性行為的,但是我們沒有人知道它是什麼,在這裏,達瓦才仁公開承認自己是「我們沒有人知道它是什麼」,既然如此,達瓦才仁針對自己所不知者,又有何立場可為藏傳佛教辯解別人提出的非難?

為了讓達瓦才仁先生心服口服,我們再舉達賴喇嘛,也就是達瓦才仁工作的基金會主人達賴喇嘛另一本書的說法,在《達賴喇嘛在哈佛》中達賴喇嘛說:【由於我們肉體的本質使然,意識層次的這些改變才會發生。而其中最強烈的、行者可加以運用的意識,是發生在行房之時。因此,雙修是密乘道上的一個法門。】達賴喇嘛直接說出在「行房」中修行,還說「雙修是密乘道上的一個法門」,這樣還不夠清楚嗎?看來藏傳佛教的男女雙修法門,只要瞭解藏傳佛教的人都知道,是只有達瓦才仁先生一個人不知道?還是達瓦才仁先生根本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呢?

為了替自己破綻百出的說法圓謊,達瓦才仁先生提出了雙修法的兩個條件,一個是必須證量非常高,高到近幾百年來都沒人有資格修;其次藏傳佛教中受戒的僧人不能修,因為他們不允許與女性有任何接觸。首先由這兩個條件的建立,就能發現達瓦才仁是不誠實的,因為前面他才說不知道與智女的結合是什麼,現在又說受戒的僧人是不能與女性接觸,所以不能修這個法;這表示達瓦才仁明顯知道這個接觸是男女身體上的接觸,所以才不允許受戒的僧人有這個接觸;與異性身體接觸的目的可想而知,樂空雙運的實修,除了性交外沒有別的;達瓦才仁竟昧著良心謊稱不知與智女的結合是什麼,可知達瓦才仁是一個前後自我矛盾,而且很不誠實的人。

再來我們看看達瓦才仁說的兩個條件是否符合事實,首先他說:【第一、它是一個可能,幾百年都沒有人可以修的,它的檔次,那個程度非常高的,】達瓦才仁先生說幾百年來都沒人有資格修這個法了。但事實上藏傳佛教從來不缺「程度非常高的」活佛,譬如說班禪宣稱是阿彌陀佛的化身,達賴宣稱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假設藏傳佛教沒有向信徒說謊,他們應該已經到達究竟圓滿的地步了,怎麼會沒資格修這個法呢?而前陣子爆出性醜聞的寧瑪派的貝瑪堪布仁波切,及薩迦派認證的聖輪法師,都是已經位居轉世活佛、都正式坐床,而且已經是合格的金剛上師,可以傳授無上瑜伽法,他們二個活佛不就是實修雙身法的例子嗎?達瓦竟然說「幾百年都沒有人可以修的」,是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所以不管從理論上或現實上,不論從教義或實修上,藏密的男女雙修法都是現在進行式;達瓦才仁所說的都不符合事實,他說的話只是為了為藏傳佛教圓謊遮羞罷了。

其次說到受戒的僧侶不能修這個法,這又證明了達瓦才仁的不誠實,因為藏傳佛教的戒律規定他們的僧人必須修雙身法。真正佛教的戒律確實不允許雙修,但是藏傳佛教自創了三昧耶戒,規定藏傳佛教的僧人必須雙修;並將自設的三昧耶戒放在最高的位置,當接受上師無上瑜伽灌頂時,即接受了三昧耶戒,修學藏密的人皆以三昧耶戒為根本、為主要的依歸,正統佛教戒律若與三昧耶戒若有衝突,則以密宗自己的三昧耶戒為準。然而三昧耶戒恰是以雙修法為重心而施設的戒律,以十四根本墮為例,第一條「金剛持云諸成就,隨阿闍黎行出生,由是於彼輕蔑者,說為根本第一墮」,與第二條「從善逝語違越者,說為根本第二墮」,這就是要求信徒要視師如佛,對於上師一切的教法與言行,都不能有絲毫懷疑必須全部接受,這是先為將來實修雙身法埋下伏筆,當上師要求要修雙身法時就不能拒絕。其次第五條「斷正法菩提心,說為根本第五墮」,這主要是在講行雙身法時不能漏失白菩提,亦即是喇嘛與女信徒合體雙修時不能洩精,否則即是犯此根本墮罪。另外第七條「於未成熟諸有情,宣說密法說為第七墮」,這即是藏傳佛教雙身法的保密條款,不准許信徒洩露雙修的秘密,否則即是犯此根本墮罪。第十四條「毀謗婦女慧自性,說為根本第十四墮」,這是說由於與女性修雙身法能令喇嘛生起閨房藝術遍身大樂的「智慧」,故稱雙修對象為智慧女,又能令喇嘛即身成就密宗佛,故稱為佛母、明妃;若是誹謗女性的這種慧自性,即是否定無上瑜伽男女雙修之法,也就犯此根本墮罪。

由於藏傳佛教三昧耶戒的緣故,即使是號稱持戒最清淨的格魯派,也是倡導雙身法的,他們所謂的持戒清淨就是依三昧耶戒精進修行雙身法。譬如黃教祖師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廣論》中說:【捨去具相明妃,以他方便不能速疾成佛。】達賴喇嘛在《喜樂與空無》一書中也說:【秘密集會檀陀羅裡,有關與明妃和合的章節中,說若與實體明妃行樂空雙運,才會成就真正的身曼荼羅修行,如果僅與觀想中的明妃行樂空雙運,則其成就不大。】,這都是認為必須與實體明妃實修雙身法才能成就的證據,所以藏傳佛教的戒律不僅不能禁止雙身法,反而是在鼓勵雙身法達瓦才仁明知他的說法不符合事實,卻昧著良心顛倒黑白,不是一個誠實的人。

達瓦才仁先生應該也發現自己所提出的理由,根本不足以說服人,於是又將其他的宗教一起拖下水,企圖模糊焦點轉移話題,他說:【一些喇嘛會跟一些女的有這些關係,那個當然我們可以看到所有的宗教,都會有這樣的一些行為。】然而關鍵在於,其他宗教的教義並沒有雙身法,也不認為在性行為中可以成佛或成為上帝,他們發生的性醜聞都是個人行為,純屬個案;但是藏傳佛教喇嘛們常常發生的性醜聞並不是個人行為,非屬個案,而是因為藏傳佛教的教義就是要修雙身法,並以此為即身成佛之道。無上瑜伽的男女雙修之法正是藏傳佛教的核心教義,依照藏傳佛教的修行次第: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瑜伽部。事部、行部、瑜伽部,都是為了最後無上瑜伽部的雙身法而作準備;到最後階段都必須修雙身法,也就是說藏傳佛教的信徒從一入門就在為實修雙身法作準備,這不能說是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藏傳佛教教義的問題。達瓦才仁先生明知道其他宗教是依循嚴格的道德標準,教義中不但沒有所謂的雙身法,也是反對不合乎道德規範的邪淫行為;反觀藏傳佛教則為本身教義就是要男女雙修,這兩種狀況完全不能相提並論,達瓦才仁不該將其他宗教一起拉下水,讓其他宗教蒙上不白之冤。

正是由於這樣的差異,是故正覺教育基金會從來不曾針對其他宗教的性醜聞事件發表評論;因為我們瞭解那些純粹是少數信徒的個人行為,純屬個案,而且他們也不會污陷佛教而說雙身法佛教的教義。除非其他宗教假冒為佛教,或者並非天主教而欺騙世人說是天主教,並且把天主教的教義演變後,主張必須修練違背善良風俗、妨害信徒家庭的雙身法可以成為上帝;基於社會正義,我們才會加以評論。除此以外,我們一向尊重任何宗教的傳教活動,因為這樣才是憲法所保障的宗教自由。仿冒任何宗教而欺騙社會,想要取代原有的宗教,並且妨害善良風俗的邪教,我們才會加以評論。

最後達瓦才仁又再使出無根毀謗的惡行,抹紅正覺教育基金會是中共派來台灣搞破壞的,將一個單純保護台灣婦女不受喇嘛性侵的公益活動政治化,企圖利用政治力量打擊正覺教育基金會,這部分我們在專訪中已經表明,基金會的每筆捐款來源清清楚楚,每年都經過政府主管機關的查核無誤,多次得到台灣政府的褒揚;達瓦才仁先生提不出證據來揭發正覺,卻使用這種猜測、影射的卑劣手段加以無根毀謗,足見其人的人品與言行的可信度!

事實上,正覺的出版物在大陸也是被打壓的對象,正覺跟大陸官方毫無關係,更別說受到中共的資助;況且達瓦才仁的說法缺乏邏輯,如果像他說的正覺是中共的第五縱隊,那麼評論的對象也不應該是藏傳佛教雙身法,而應該針對台灣的政治事件,因為破斥藏密的雙身法達不到任何的政治目的。

綜觀達瓦才仁的說詞,完全不能正面回應正覺教育基金會對其邪教教義的質疑,只能用連篇的不誠實言語,顧左右而言他,企圖模糊焦點、逃避問題,將一個單純的公益活動抹黑為政治陰謀;達瓦才仁如此作為,連佛教中最基本的不妄語都做不到;彼人身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的代表人,這也證明了所謂的藏傳佛教的弘傳,就是利用無數的謊言包裝起來的;當這些謊言不斷重覆一千多年,天下不明究裏的人最後也就視為理所當然了;這也讓正覺教育基金會深感任重道遠,未來必須更努力揭發藏傳佛教淫穢的邪教本質。(採訪組報導)20120103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181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