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從藏傳佛教卡盧仁波切二世「心碎在法國」 聽到來自藏傳佛教內部改革的聲音(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從藏傳佛教卡盧仁波切二世「心碎在法國」 聽到來自藏傳佛教內部改革的聲音(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2/05/12     09:23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藏傳佛教卡盧仁波切二世,在自拍影片「卡盧仁波切的自白Confessions of Kalu Rinpoche」中,以自身的經歷,踢爆喇嘛圈內性侵男童、爭權奪利的實況,更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下「心碎在法國 Broken hearted in France」。2011年4月19日,雖然他繼承了老卡盧仁波切的頭銜與資財,但他道出「厭倦了佛法政治,厭倦了佛法交易」的心情,告訴讀者:他需要支持,去改革「濫用權力、濫用金錢的制度」,將之改變為「尊重人、尊重修學者的制度」。以下是他最真切的自白:

很多人告訴我不少喇嘛多年來所做的不當行為;更甚者,他們之間存著深刻的不滿以及不合。為了保護中心和佛法的利益,我要求那些喇嘛下台。很可恥的,喇嘛們的回應是他們已經決定派律師來否定我身為本派及中心精神領導的權力。
As a matter of fact, many people have come to me and informed me about the misbehavior of some of the lamas over many years; moreover there is a deep unhappiness and disharmony among the residents. In the interest of protecting the center and the Dharma I requested the lamas there to step down. Shamelessly, in response, those lamas have decided with a lawyer to deny my authority as spiritual head of the lineage and this center.

喇嘛們時常說奉獻。奉獻、奉獻、奉獻,但是當我需要做出會牴觸他們計畫的改變時,卻得不到同意,也沒有奉獻。我厭倦了佛法政治。我厭倦了佛法交易。
Many times lamas talk about devotion. Devotion, devotion, devotion, but when I need to make a change that counters their plans, there is no agreement, no devotion. I am tired of Dharma politics. I am tired of Dharma business.

既然這麼多年來,真誠的修行者來過(譯註:指法國勃艮第大區噶舉閉關中心Kagyu Ling),他們有的離開,有的感到失望,有的感到傷心…該是重新連結、將一切推回軌道的時候了。
Since all those years, sincere practitioners have come, many have left, many have been disillusioned, many are sad, it is time to reconnect and put things back on track.

我想要改革這個濫用權力、濫用金錢的制度,將它改變為尊重人、尊重修學者的制度。我想要護持佛法。我想要保持佛法的純淨。我想要護持Kagyu Ling。
I want to change the system for a system that doesn’t involve abuse of power or abuse of money and is respectful of people and students. I want to keep Dharma safe. I want to keep Dharma pure. I want to keep Kagyu Ling safe.

我需要你們的祈禱和支持,將這一切推向正確的地方。請在這個艱難的時刻加入祈禱,和我們一起行動。很抱歉用壞消息打擾你們。我知道你們有工作、有家庭義務,但這一次,我真的需要你們。
I need prayers and support from all of you to put it right. Please join us in prayer and action during this difficult time. Sorry to bother you with bad news. I know that you have professional and family obligations, but at this time I really need you.
(出處:http://www.paldenshangpa.net/2011/04/broken-hearted-in-france/)

正覺教育基金會張董事長說,這無疑是卡盧二世的真情告白。因為他從童年起,就已經親身經歷喇嘛們「看似佛教徒」,卻沒有慈悲、謙和的兇狠嘴臉;他的同寺喇嘛對他性侵,他的老師持刀想要殺他;以及資深大喇嘛企圖控制他,以便取得權力、金錢的支配權。

張董事長指出:事實上,對照喇嘛大老對他這個轉世靈童的「虎視眈眈」,卡盧二世並不認為自己真的是卡盧一世的轉世:

閉關3年後,所有的人對我起了興趣,因為他們認為我有顯赫的資格以及我能記得我的過去世;其實並非那麼一回事。
After 3 years retreat, all the people are interested because you know they kind of think that I have this great qualification and something which I can remember about my past life and it's nothing like that.
(http://youtu.be/z5Ka3bEN1rs)

我得到了上一世卡盧仁波切的轉世認證,也因為上一世卡盧仁波切的名號,讓我得到所有法友弟子們的尊敬,然而坦白說,我自己並不太相信這件事,為什麼呢?……如果說我是仁波切的轉世的話,這些佛法的道理應該在一出生,就自然而然的明白了悟,但是事實上我還是需要透過很多的學習、很多的努力。
(http://www.towisdom.org.tw/03-mag/557/tow557-05.pdf)

張董事長說,只要仔細聆聽,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卡盧二世會說「我所看到的這些佛教徒都不是佛教徒─他們看起來像佛教徒,說話像佛教徒,行為像佛教徒─我感到很困惑。
I see all these Buddhist people who are not Buddhist. They look like a Buddhist and they sound like a Buddhist and they act like a Buddhist and I am so confused.
(http://youtu.be/z5Ka3bEN1rs)

因為,事實上高階喇嘛圈就是權力慾望的共同犯罪體,他們所謂的修行,是為了取得掌握世俗的權力,一切的行為都在這個最高原則下進行。張董事長說:卡盧二世在「卡盧仁波切的自白Confessions of Kalu Rinpoche」片中,坦白自爆喇嘛體制內不為人知的犯罪惡行:他們對外示現慈悲、仁愛、護法,事實上關起門來對付年幼的「轉世靈童」毫不手軟;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控制這個所謂卡盧一世的轉世再來人,就能夠掌控整個教派的政治資源,包括金錢與權力。

張董事長認為,卡盧二世的遭遇不是個案,因為翻開喇嘛教的歷史記錄比比皆是;藏傳佛教教內的權力傾軋、互相鬥爭,甚至血腥暴力、刺殺暗殺,在在都經過史家驗證與記錄。但是卡盧二世值得我們讚歎,他敢於披露自己在教內的種種駭人遭遇,敢於向世人揭示藏傳佛教的黑暗醜陋面,並且利他之心:他有責任、有企圖改革藏傳佛教這個「濫用權力、濫用金錢的制度」

對此,張董事長表示:卡盧二世所顯露的,不是對整個喇嘛共同犯罪體的順服,而是他對藏傳佛教的親身經歷、對黑暗體制的指控,以及他對自己的期許。張董事長衷心盼望:藏傳佛教內能有越來越多這樣的人,出來揭露教內的非人性手段、操控權力的真實內幕。

值得觀察的是:當藏傳佛教隨著達賴喇嘛、諸仁波切、大小活佛出走西藏,活躍在自由民主的歐美各國時,新一代年輕喇嘛接受了西方的民主、人權思潮,會對藏傳佛教產生什麼樣的量變及質變? 張董事長認為,卡盧二世絕對不會是唯一一個跳出來向自家體制喊話的喇嘛,這從夏瑪巴公開揭露丹麥籍喇嘛Ole Nydahl性交雙修已經可以看出端倪。

尤其卡盧二世在《卡盧的自白Confessions of Kalu Rinpoche》、《心碎在法國 Broken hearted in France》、以及其它演說中流露的,明顯沒有傳統喇嘛沆瀣一氣、橫柴強入灶的歪理強辯。相反的,他正式揭發喇嘛們追逐權勢、彼此不滿、互相鬥爭的實情,以及喇嘛們甚至不惜訴請律師、想要將他拉下龍頭寶座。這顯示出卡盧二世本身不是一個具有傳統喇嘛思惟的喇嘛,他的作為流露出西方尊重個人、尊重民主、尊重自由、尊重人權的影響。

張董事長進一步說,西藏喇嘛將邪惡的教法帶到歐美,污染那塊土地,但那塊土地所開的民主人權的花,香氣卻反過來吹到喇嘛陣營裏,影響新一代喇嘛。活躍於歐美的喇嘛很清楚知道:要踩上別人的土地,得先「入境隨俗」。喇嘛們原本是為了方便傳法,不得不學習調整;但最後他們可能會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反過來省思自己所在的體制哪裏不對勁?哪裏有問題?哪裏需要改革?

張董事長認為,從卡盧二世身上,確實看到了這個影響,雖然卡盧二世並不知道自己從小接受的佛法教育是錯的、是偽佛法、是性交修行、是權力惡鬥、是鬼神信仰、是原始宗教,但他一心一意想要改革喇嘛體制,值得隨喜讚歎。同時也期待這能夠是喇嘛教「改邪歸正」的契機;我們期待他們能夠從觀察問題,正視體制的整體黑暗面,勇於揭露、勇於挑戰,最後認清自己的本質是印度教的性力崇拜、慾望深淵,從而進一步革除性交教義回歸正統佛教,並承認藏傳佛教不是正統佛教,勇敢正名為喇嘛教。最後張董事長表示,這不是一件一蹴可幾的事,但我們衷心期待:卡盧二世可以是這個契機。(採訪組報導)20120512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222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