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探討達賴十四世關於轉世認證的公開聲明文-取材自2011年達賴官方國際華文網站 第一則:探討po文之用意(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探討達賴十四世關於轉世認證的公開聲明文-取材自2011年達賴官方國際華文網站 第一則:探討po文之用意(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5/09/09     08: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正覺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陳介源表示,第十四世達賴於2011年9月24日,在其官方國際華文網站,貼上「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輪迴轉世」乃六道輪迴眾生所不可免的宿命,並不值得大驚小怪;然而十四世達賴會有如此「公開聲明」的大動作,顯見這其中的原由,必定不單純。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看完了全文,對於達賴在宗教與政治上的片面說詞不能認同,因而有此探討文的出現。

十四世達賴言:「歷史上,雪域佛土的先輩君臣,以及賢者和成就者們,創立和發揚了以『三乘』『四續』為主的教、證佛法和淵博文化,使西藏成為亞洲乃至世界佛教及其文化的源泉。為藏、蒙、漢等無數眾生的暫時和長遠的利益作出了偉大的貢獻。

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692

從此段內文中所言,十四世達賴將西藏「喇嘛」攬為佛教的正宗,「創立和發揚了以『三乘』『四續』為主的教、證佛法和淵博文化」。這樣的說法,明顯的是「鳩佔鵲巢」,乃反客為主,形成「乞丐趕廟公」的局面。西藏「喇嘛」的基本教義不是釋迦牟尼佛所傳的三乘」,完全是「四續」中所傳之「無上瑜伽雙身法所證的法乃「樂空雙運」男女行淫樂觸之法,無關乎佛法。其教義先天上已經偏邪,根本無法「佛法」;而所說的「淵博文化」,乃止於「床笫遊戲」,談不上「淵博」。

西藏「喇嘛」另有一稱呼:「藏傳佛教」,然而這種「在西藏地區所傳的佛教」,其本來面目根本不是佛教;乃以「佛法外道」的身分,依附在正統佛教的頸動脈上,藉以吸取佛教的眾多資源,卻廣傳「相似佛法」,藉機破壞佛法正覺教育基金會將西藏「喇嘛」所謂的「藏傳佛教」,定位為「藏傳佛教」,所弘傳的「相似佛法」,只有佛法的諸多名相,沒有佛法的實質。達賴在上面所提的「三乘為主的教、證佛法」,基本上是達賴乃至所有四大教派諸上師所不知、也無法「實證」的佛法

基本上,「藏傳佛教」乃以弘揚「密續」為主,也就是十四世達賴口中的「四續」;「三乘」原本指的是「三乘菩提」--聲聞菩提、緣覺菩提、佛菩提。卻被喇嘛教篡改為「小乘」、「大乘」與「金剛乘」,將外道邪法入篡佛門為「金剛乘」,原本「三乘菩提」的實證是佛法的正宗,「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諸上師是反而不提,也不弘傳,最大的原因乃四大教派諸上師根本不懂「三乘菩提」。十四世達賴這一段話的用意,一方面是入篡佛教,另一方面則是將「藏傳佛教」高抬,顯見其居心叵測。

達賴言:「歷史上,雪域佛土的先輩君臣,以及賢者和成就者們……為藏、蒙、漢等無數眾生的暫時和長遠的利益作出了偉大的貢獻。」能夠將西藏地區說為「雪域佛土」,也真是難為了十四世達賴。如果中國當局沒有將達賴逼出西藏,則達賴至今仍然是西藏的國王;「無上瑜伽雙身法也僅能在西藏等少數地區,作出「暫時和長遠的偉大貢獻」。由於十四世達賴流亡在外,故而這種「無上瑜伽雙身法難免跟隨他流竄到全世界,也荼毒了全世界;此乃達賴口中「長遠的偉大貢獻」,四大教派諸上師也跟隨達賴「博愛」了全天下的女人。

十四世達賴此篇「公開聲明」最主要的用意,當然是以抬高他的達賴「轉世靈童」身價為最先考量,特別強調他是經過「轉世認證」,乃理所當然的達賴喇嘛;由於政治的考量,他不得不有此達賴「轉世靈童認證」的「公開聲明」。

如十四世達賴言:「……為了順應當今世界民主發展的趨勢,本人自願地、欣慰地終止了從噶丹頗章政權建立(西元1642年)至今三百六十九年,由歷代達賴喇嘛擔任西藏政教領袖的政治制度。

十四世達賴出生於1935年,二十一歲流亡印度,此「公開聲明」時間為2011年9月24日,算算時間已經是七十有六高齡。換句話說,雖然流亡在外,十四世達賴實際掌控「政教領袖」時間,算算也超過半個世紀了。令人納悶的是,在七十六高齡的他,此時此刻,為什麼忽然間大張旗鼓「公開聲明」,自願放棄三百六十九年所建立的政治大權?還特別說是出於「自願」,也很「欣慰」!

如果說年屆七十六高齡的他,忽然間悟道,看破了一切,才會在「公開聲明」中特別說明,放棄政治乃出於「自願」、「欣慰」!然而從另一角度來看,達賴此說,顯而易見的,根本就不是發自內心的意願。從他所寫的《我的土地,我的人民》一書中(此書於2010年3月10日在台灣初版發行),可以清楚的看出,他依然十分眷戀「國王夢」;之所以會有如此說詞,顯然是出於現實的無奈和政治上的算計。

從十四世達賴「公開聲明」的時間點,隱約的嗅出,此時此刻「公開聲明」的主要對象,顯然是針對中國政府當局。以一個常年流亡在外的老人家而言,這樣的決定乃出自於無奈,也是傷感的;而非是自願的、欣慰的!十四世達賴顯然有「客死他鄉」的覺悟,自願放棄政治權力的意圖,乃植基於政治運作的盤算;然而這只能說是他自己的「一廂情願」說詞,究竟西藏地區隸於中國當局,而非是個獨立國家。換句話說,片面放棄達賴政治的領導權,也只能說是他個人的意願,與體制無關,與現實更是風馬牛不相干;三百六十九年來所建立的體制,豈容一個人說改變就改變,更何況在「公開聲明」之前的達賴,實際上早已完全喪失他的政權。一個已完全喪失政權的人,對外宣布「放棄政治領導權」,可以說毫無立場與公信力的。

接著又說:「事實上,我已在1969年公開聲明,將來達賴喇嘛的轉世延續與否,應有廣大信眾決定。然而,當信眾表達尋找達賴喇嘛轉世的強烈願望時,如缺乏明確的指導方針,政治勢力或既得利益者,會濫用轉世制度謀取個人的政治利益,這種危險始終存在。

十四世達賴在1969年如此的聲明,其主觀的意識已經直接槓上了中國當局,彼此之間也心知肚明,歷代達賴的產生,其最大目的,乃是方便蒙古王公與滿清政權為要統治整個西藏的手段;至於達賴「轉世靈童」制度的維持,也不過是因應而產生的一種必要手段而已。十四世達賴本身已經看出「轉世靈童」制度,是歷代達賴產生與統治西藏的關鍵;有鑑於此,意圖藉由「轉世」的「公開聲明」,爭取不明究裡的世間人的同情。然中國當局也不是「省油的燈」,達賴的意圖能否得逞,乃值得大眾拭目以待。從達賴「轉世靈童」制度的政治操作手法,暗藏著政治危機來看,達賴「轉世靈童」制度的「存廢」問題,是值得深入探討的。

從十四世達賴「公開聲明」談到「轉世靈童」的利害關係,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歷代達賴曾經在西藏是擁有「政治勢力」,也曾經是「既得利益者」;歷代達賴也曾經是「濫用轉世制度謀取個人的政治利益」者,其手段乃透過「轉世靈童」制度而獲取。有鑑於此,為了預防中國當局的「如法泡製」,故在1969年「公開聲明」,意圖片面終止達賴的「轉世靈童」制度。既然可以透過「轉世靈童」制度,從中產生下一任達賴的「接班人」,因而可以輕鬆地接掌政權及整個教派;達賴諸核心人物能夠想到這一點,中國當局當然也不會放過如此的「政治運作」,也一再強調數百年來「金瓶抽籤」的傳統。流亡在外的十四世達賴,在年青時代就已經看出這一點,故在1969年就有「將來達賴喇嘛的轉世延續與否,應有廣大信眾決定」的「聲明」。

達賴有如此的顧慮,並非無因,乃因害怕中國當局「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利用歷代達賴「轉世靈童」為「政教合一」領導人的制度運作,進而取得整個西藏的政、教領導權。然而,曾幾何時歷代達賴「轉世靈童」能夠由「廣大信眾決定」?這不但是「自己打臉」,也不符合「轉世靈童金瓶抽籤」的要旨。如果說「廣大信眾決定」需要有達賴「轉世靈童」的時候,偏偏政治情勢已經不利於「轉世靈童」制度的運作;屆時所尋找出來的所謂達賴「轉世靈童」,說句難聽的話,還是「政治操作」的產物!「喇嘛」幾百年來的政治謊言與居心,恐怕會在中國當局的巧妙運作下而嚐到了苦果。

從1969年十四世達賴「聲明」終止「轉世靈童」制度開始,到2011年「自願地」、「欣慰地」放棄「政治領導權」為止,已經敏感地嗅出十四世達賴「自廢武功」的深意;其主要的目的,當然是預防中國當局拿達賴「轉世靈童」制度大作文章。然而高齡八十的十四世達賴以如此「公開聲明」大動作昭告天下,顯然是對中國當局的正面挑戰;如此的大動作,中國當局是否「買單」,又是另外一回事。因緣成熟之時節到來,必然又將掀起「達賴權力」與「轉世靈童」制度話題。事情的演變如何,乃值得大家期待的。(採訪組報導)20150909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404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