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光怪陸離的密教「三身佛」 宗喀巴著《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釋》的評析‧之三十五(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光怪陸離的密教「三身佛」 宗喀巴著《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釋》的評析‧之三十五(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5/09/30     08: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為了防止「譚崔密意」的外洩,除了在開始「傳法」之初,要謹慎觀察被傳法的對象「成熟」了沒有,在過程中要明辨譚崔法義中有兩種「密意」,還要把將來「即身成佛」所成就的譚崔「佛身」,當作矇驢的胡蘿蔔,抬出來耍晃一下,本文正好就來評析一下喇嘛教光怪陸離的「三種佛身」,請看原文:

原文:

那波巴告訴我們:密意等同於曼陀羅法教,亦即誓願法印,亦即秘密法教誓願,亦即譚崔密續法食總要等意;於中,報光身與化幻身智慧一起成就故;此中諸密,不應顯示。

前文中於第七條墮戒之第二項,有關「犯行」之第一段戒釋只評析了部分內容,今再續前文,從其原文中段開始討論。宗喀巴此處,引那波巴之以「曼陀羅法教」、「誓願法印」、「秘密法教誓願」來強化彼「密意」的重要性,給其信徒心理上的壓力,更說此為「亦即譚崔密續法食總要等意」。本來「法食」是佛說五種「出世間食」之一,語出《增壹阿含經》〈卷第四十一〉 佛說:「夫觀食有九事:四種人間食,五種出人間食。云何四種是人間食?一者揣食,二者更樂食,三者念食,四者識食,是謂世間有四種之食。彼云何名為五種之食,出世間之表?一者、禪食,二者、願食,三者、念食,四者、八解脫食,五者、喜食,是謂名為五種之食。如是,比丘!九種之食,出世間之表,當共專念,捨除四種之食,求於方便辦五種之食。如是,比丘!當作是學。」(註一)

註一: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02 冊 No. 0125增壹阿含經卷第四十一

CBETA 電子佛典 Rev. 1.53 (Big5)[0772b13]

其中的前四種是人間之食,揣食又名摶食,又作「段食」;更樂食又名「觸食」;念時即是「意思食」,加上「識食」共為四食。 平實導師在其《阿含正義》七冊巨著之第二輯中有專章闡述,歡迎有研究意趣的讀者到各大書局請購閱讀,以增上知見裨益學佛,此處則偏論「出世間五食」。此五食中其中第五「喜食」,或曰「法喜食」,在名相上接近譚崔行者所說的「法食」,或因此而為喇嘛教所冒篡使用。但是阿含經的「喜食」或「法喜食」,一般都解為行者聞法歡喜而增長善根,資益慧命,猶如世間食長養諸根,維持生命(註二);而那波巴說的「譚崔密續法食」,卻是「曼陀羅法教」,男女共修雙身法的「秘密法教誓願」,食之非但不能「出世間」,甚且連法身慧命都要夭殞。所以奉勸各位「有情」,甭管喇嘛上師說您「成熟」也未?您自己可要「心智成熟」些,明辨是非善惡,千萬別吃那一套「譚崔密續法食」;萬一誤食譚崔之食,保證會吃大虧,吃不完還得兜著走。

註二:https://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013061403078

宗喀巴更以「報光身與化幻身智慧一起成就故;此中諸密,不應顯示。」來籠罩其學人,這更是錯謬的「法義」,因為佛的「報身」與「化身」不是宗喀巴、那波巴所認為的,也無法在彼「曼陀羅法教」中「一起成就」故。學佛人都知道,佛有「法身」、「報身」及「應化身」等三身,其中「法身」在唯識學中又說為「自性身」,因為祂是如來所證的真如理體,為一切有為、無為法之所依,以佛身的體性就是真如,所以就稱為「法身」,其實祂正是生佛平等,人人本具、個個不無的第八識如來藏心體。

而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諸祖師、上師,一向不知不證真如理體,因此對於「法身」之知見全然錯會:密宗諸多大師每令徒眾認取「離念靈知」境界相,當作是常住不壞之真如「法身」,有以所觀想之佛身影像或本尊影像,作為自己之真實法身報身的,也有以「中脈」乃至「五蘊身」為「法身」的,甚至還有喇嘛教徒眾在網站上貼文說:「(只消離了「情執」)外在的宇宙萬有及內在的身心『了知心、我見、妄想』全都是『法身』,順其自然而流行,無住生心,當下整個都是的,沒有二話說;甚至連個「」字亦不可得……(註三)。」然而像這樣的看法,禪宗祖師預記其為「豁達空」,永嘉玄覺禪師早已在其「證道歌」預記為「莽莽蕩蕩招殃禍」了。

註三:妙湛(陳淳隆)、丁光文著,《空性見新角度的闡釋》。

網址:http://www.lama.com.tw/content/meet/act.aspx?id=2394

此處宗喀巴不先說「戒釋」裡提到的「報光身」(明光)和「化幻身」(幻身),卻反而先提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錯會的諸佛「法身」;是因為「法身」是三身的基礎,「報身」是諸如來依其「法身」,於三大阿僧祇劫修無量福慧資糧,所起的無量真實功德,即極圓淨常遍廣大色身;「應化身」則是諸如來由其成所作智,變現顯示的無量隨類化身;或是因眾生證道因緣成熟而作感應前來受生,以利眾生親近受學之五蘊身。但是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連「法身如來藏本來心體,都予以否定或是錯會,則他們所說的「報身」和「應化身」,自然就會愈益偏差而離譜了。僅看彼等為此而另創的名相,什麼「報光身」「化幻身」就令人覺得滑稽。

報光身」顧名思義,就是喇嘛教將「報身」和他們憑空想像的「明光」,或是修行者成就的「虹光身」連結在一起而成。密宗所說的「報身佛」,多是頭戴五方佛冠的男女交合行淫雙身像,或如「金剛薩埵」裸身抱女行淫像;或是如宗喀巴等人,以觀想所得的本尊身影像,擴大至佛地金色身的身量,作為將來成佛時之廣大圓滿「報身」;或是以能證得無上瑜伽第四喜境界,而說這樣叫作證得「報身佛真如」;

或是又如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廣論》中,主張的性交淫樂時一心不亂的意識覺知心,即是佛地真如心體,便妄說是「報身佛」的境界(註四)……還有許多更荒誕的說詞,凡此種種,都是依於他們所信奉的譚崔外道法,所虛妄建立之淫欲雙身修法,加以人為建立而扭曲的「報身佛」。

註四:平實導師著《狂密與真密》〈第1輯〉P105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2002年2月初版

固然經中說明佛的「報身」有三十二種大人相、八十種隨形好,每一隨形好放八萬四千種光,每一種光有八萬四千種好,這種佛的身量非常廣大,不是凡夫眾生的心量可以測知。但是這些光體是報身佛顯示出來的福德智慧莊嚴,並不是喇嘛教想像出來的「光色」身,尤其不是密宗祖師所編造出來的密續偽經,如《大日經》所建立的「如是瑜伽夢,住真言行者,所生功德身,身相猶虹霓」之「虹光身」。因為佛的「報身」都是金光明身,其本質不在於七彩之身,雖然有時為攝受貪求境界之學人,故意於金光內夾雜細緻的七彩光芒,仍是以金光為主之光;唯有魔道眾生、或是羅剎、夜叉……等不淨眾生才會有純紅、純藍、純綠……等不淨光色,或以五色為主而搭配出來的俗艷光彩;而西藏密宗此類「明光」的教法,出自於譚崔母續的妄想。

平實導師在2014年新近出版的《實相經宗通》第一輯第244頁中,就有詳細明白的開示:「光明,有兩個意思。光明的第一個意思,是一般人所知道的,譬如人們的心地會示現出光明。心地齷齪,就示現出『墨綠色』的光明。如果他是完全不信因果的,是屬於黑暗界的有情,他的光明就只有『黑光』。如果他是屬於欲界五欲的重度貪著者,他的光明就是『純紅色』的;然後因為心地不光明,那個紅色就夾雜著一些墨色、深綠色等光明(註五)」試想,若「佛身」如喇嘛教說描述的「虹光身」那樣俗艷,豈不像插滿了LED霓虹燈泡的廣告看板人一樣,則這樣的「報光身」除了花俏逗人之外,佛身的清淨莊嚴何在?

註五:平實導師著《實相經宗通》〈第一輯〉P244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2014年元月出版首刷

化幻身」(幻身)的情形也是一樣:名相是喇嘛教祖師所自創,內涵是喇嘛教祖師的妄想。「化身」廣義來說,是指如來由成所作智變現無量隨類化身,居淨穢土為為登地諸菩薩、二乘、異生,稱彼機宜現通說法,令各獲得諸樂利事;狹義來說則是指上述的化身分為「應身」與「化身」,現佛形相的叫作「應身」,現其他形相的是為「化身」。如《大乘義章》〈十八〉曰:「為化眾生,示現佛形,名為應身;示現種種六道之形,說為化身。」「化身非有心非無心,如鏡中像故非心,與有情心得相應故,亦非無心,如是「化身」雖不應名為有情,但是有情卻能真實得見,或是心得相應,是真實存在而非虛幻施設的法。

而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所謂的「化幻身」,正是因為他們福薄智淺,不能得見佛的種種化身,也無由感應相通,所以只藉著妄想來施設虛妄想像的化佛,或者藉由修鬼神相應的祈福儀軌,而感應鬼神變現的虛妄境界,主要出自尤其是經過譚崔氣功的「心氣不二」之覺受,所以才會有「化幻身」這樣的名相產生,此類「幻身」的教法,出自於譚崔父續的妄想。密宗又有所謂「化身」成佛之道,然若深入探究其所證得之「化身」,原來只是中陰境界中的觀想,與「佛光」合併所得境界,並非佛法中所說之「化身」,其實唯是妄想之法而已。更誇張的是,喇嘛教是用此來貶抑釋迦佛,說世尊只是為「化身」,竟還比不上密宗上師所證的「報身」「法身」境界,狂妄亦兼無知,謂之為可憐憫者。(註六)

註六:平實導師著《狂密與真密》〈第1輯〉P99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2002年2月初版

從另外的層面看,「化身」並非唯佛才有,亦有菩薩亦依無生法忍慧,現觀三地滿心所得意生身,及四地中為諸有情變現「化身」,而於諸世界示教利喜,那些「化身」也是非有心非無心,如水中月、映現諸方;以那樣的現觀,能除等至境界貪愛,能常入等持境界現起辦事靜慮,來利樂有情(註七)。然而密宗所說的「化身」,卻只是欲界人身之色身,由此色身而受四種灌頂密宗說之為「初地化身」,完全不同佛教所說之「化身」,如陳健民上師引述密續味論《無垢光論》云:「睡眠沉厚安住無念為『法身』,夢中由命氣時現時否為『報身』,醒時所現一切境為『化身』,貪時難制,被垢所愚為『智慧身』。以上為有垢有情之四身,諸佛為無垢果四身。(註八)」如此,不但「化身」隨時可現,全部「三身」躺著都能修證,大作其白日佛夢;還附贈一個由「貪垢轉愚」的「智慧身」,您說這是不是在「莊孝維」(台灣俚語:「裝瘋賣傻」之意)?

註七:平實導師著《宗通與說通》P168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2011年5月初版12刷

註八:陳健民著,徐芹廷編,《曲肱齋全集》P329普賢王如來佛教會1991.1.10出版精裝本

還有更瘋癲的的說法,是有些密宗上師妄想精氣為成佛之根本:「精為人之至寶,善用之,不難成佛;將來變成無數「化身」之佛者,皆此精之作用也。(註九)」原來男精還可以變成「無數化身佛」,難怪陳健民上師要神秘兮兮,又喜不自勝的要「呈獻給讀者」,分享他在「西藏密續教典」所看過的「詳細之描述」:「應明白佛身的真髓即明點,是法身的結晶、報身的大樂及千百億『化身』大慈之種子,它是至尊的生命。(註十)」原來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淫修的大樂,在於發現了譚崔行者本身修成「千百億化身」的大慈種子,就是他身中「至寶」裡的千百億條精蟲!我們除了慨嘆喇嘛祖師們,一個個「精蟲入腦」之外,對此還真的無話可說。

註九:道然巴羅布倉桑布講述,盧以炤筆錄,《那洛六法》P79晨曦文化公司1994.8.初版

註十:陳健民著,徐芹廷編,《曲肱齋全集》P676普賢王如來佛教會1991.1.10出版精裝本

其實假藏傳佛教中多數的「化幻身」,並不是躺著在睡眠中夢出來的,而是四大教派比賽「造神」時吹噓出來的。因為,既然藏地香格里拉是喇嘛教山寨版的「佛國」,那麼各大山寨及其大小頭目,人人都得搶個顯赫的頭銜或頂戴,才好高懸「替佛行道」的大纛,有模有樣的開山立寨。於是,除了稱呼蓮花生為「報身佛」之外,又妄稱宗喀巴為「文殊化身」,妄稱十四世達賴為「觀音化身」,妄稱凡夫的密勒日巴是「十地法王」,妄稱密勒的凡夫徒弟是「月光菩薩示現」…等等,都是明載於密宗書中的神話(註十一),連西藏凡夫國王松贊干布也被視為「觀世音菩薩的化身」(註十二),幾乎大大小小的神佛,知名甚至不太知名得菩薩,都有人冒認身分,而且不乏重疊冒認的,凡此不勝枚舉;一時之間,讓西藏變成全娑婆世界「佛口密度」最高的地區,但這些人中竟無一人能斷我見,連初果都證不到,更別說是菩薩的化身了。此外,別忘了十三世達賴喇嘛還曾說過:蔣介石是「文殊菩薩的化身」哩!

註十一:正安居士著《真假邪說》P199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2008年3月改版1刷

註十二:http://zh.wikipedia.org/zh-hant/%E8%A7%80%E9%9F%B3

大家在被這些密宗的既「」又「」的「菩薩」弄得眼花繚亂之際,可曾想起佛在《大般湼槃經》〈卷七〉的預記:「佛告迦葉:『我般湼槃七百歲後,是魔波旬漸當壞亂我之正法。譬如獵師身服法衣,魔王波旬亦復如是,作比丘像、比丘尼像、優婆塞、優婆夷像 ,亦復化作須陀洹身,乃至化作阿羅漢身及佛色身, 魔王以此有漏之形作無漏身,壞我正法。』」藏傳佛教中種種冒篡的「化幻身」,像我見具足的達賴喇嘛被說為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其實是「虛幻不實」的;比較接近實際的看法,正是佛陀此處的預記,乃是「魔王波旬」的作為吧。這才是宗喀巴所以要作「此中諸密,不應顯示」的真正理由,因為冒充佛教而搞出的種種光怪陸離,畢竟令他們心虛,因為他們自己也知道這些都不是佛法的修證內涵,全都是祕密中的祕密,不能把真相對人啟齒。(採訪組報導)20150930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408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