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密宗四加行辨析  第二十則-密宗第一不共加行的歸依行門是佛法嗎?(五)  印度教無二濕婆派對金剛亥母本尊崇拜的影響(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密宗四加行辨析  第二十則-密宗第一不共加行的歸依行門是佛法嗎?(五)  印度教無二濕婆派對金剛亥母本尊崇拜的影響(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6/08/14     08: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再從印度教無二濕婆派nondual Saivism對於金剛亥母與金剛瑜伽母崇拜的影響來說,其真言道Mantra-marga知識座Vidya-pitha中支卡Trika(註一)及噶瑪Krama(註二)的祕密性力崇拜理論在密宗大瑜伽部及無上瑜伽部留下了極強烈的印記。支卡強調三位性力女神:無上能量(Para)、非無上能量(Apara)、和合能量(Para-para),這些女神有陪臚Bhairava(註三)—濕婆神所化身的一個火葬場焦土外形之黑色憤怒尊神祇(也就是黃教的大威德金剛Vajra-bhairava)—形象的附屬勇父以及男女隨從神祇。噶瑪崇拜於憤怒相的時母女神Kali(註四),祂的一種無上型態乃是十二尊相同的時母在曼荼羅中被崇拜著:時母女神獨尊而身旁無任何勇父,祂踩踏著陪臚或濕婆的屍體乃至穿戴其支解的軀體作為裝飾來顯示她征服了過往的勇父。密宗的金剛瑜伽母及金剛亥母同樣以這樣的方式,伴隨著同樣的圖像學象徵意義來超越了男性為主大瑜伽的型態。

註一:http://en.wikipedia.org/wiki/Trika

註二:http://en.wikipedia.org/wiki/Kashmir_Shaivism

註三: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AA%E8%87%9A

註四: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7%B6%E6%AF%8D

密宗無上瑜伽部吸取了極大量的印度教濕婆派知識座傳統,不管是從經典的標題乃至內容:例如《瑜伽母一切修持續Yogini-sam-cara-tantra》直接對應到濕婆派噶瑪核心《勝車雙身續Jayadratha-yamala-tantra》的章節標題「瑜伽母一切修持Yogini-sam-cara」;《疾樂續Laghu-samvara-tantra》則直接引用濕婆派《成就者難近母教誨Siddha-yogesvari-mata》的內容來描述一個瑜伽母種族的特徵;《名相將近跨越續Abhidha-not-tara-tantra》更直接從濕婆派《陪臚教誨-梵天雙身續Picu-mata-brahma-yamala-tantra》引用其約束初機學人的三昧耶誓言。

或者是行者所受的戒律:根據濕婆派往事書Puranas的神話所描述,顱骨誓言kapala-vratam或是大誓言maha-vratam乃是大梵天與濕婆的吠陀時期形象—樓陀羅Vedic(註五)爭吵的結果,當樓陀羅拔下大梵天的頭而結束紛爭時,他發現自己已經犯下殺害一個婆羅門這樣令人髮指的罪行。接著他就被強制經歷一段嚴格的苦行,離群流放住在火葬場的焦土上(最不清淨的處所)、以屍體的骨灰塗身、而且使用人類頭蓋骨所製成的碗來乞食。摩奴法論Manu陳述說「一個殺害祭司(婆羅門)者應該在森林中搭建茅舍,並在那裏居住十二年來淨化自己,他只能食用乞食得來的食物而且以死人的顱骨當作自己的旗幟。」由於樓陀羅的啟發,顱骨誓言同時也被濕婆派真言道中的苦行者所採用,他們穿戴人骨飾品而且攜帶卡帕力卡誓言的顱骨杖(天杖),以不淨之物(像是酒、血、狂歡儀式中與明妃交合所取得性器官分泌物)取代不清淨的火葬場焦土來供奉濕婆神。剛進入無上瑜伽續的密宗行者同樣必須持受金剛顱骨誓言vajra-kapalikac-aryavratam,無畏笈多Abhaya-kara-gupta說受持此誓言的男性行者必須穿戴勝樂金剛的代表物品:以顱骨環、虎皮下裳、肌腱或人髮所作婆羅門之線縷、頭飾、花環、金剛杵、臂釧、腳鐲、以及小鈴鐺來「裝嚴」自己,並且觀想他的明妃是金剛亥母。

註五: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5%BC%E9%99%80%E7%BD%97

乃至左道vama-carah玄學的理論基礎:「左vama」即是左手,在印度社會中是拿來作為不清淨的身體功能而使用,也直接代表著不淨。左道的目的是為了反擊傳統的二元論—覺知心所感知的清淨或者不清淨來得到無二實相的體驗,例如在無上瑜伽密續的儀式中,特別規定使用左手來顛覆清淨儀式固有的紀律。由於傳統婆羅門社會是建構在最嚴謹的紀律上以保持清淨,只要有機會,左道行者便開始破壞對於清淨及不淨等聖潔的區分,他們擁抱深植人心的禁忌,並且品味與最不淨來源的接觸。藉由出現在火葬場焦土上以及要求人骨的飾品,卡帕力卡誓言將左道行者置於與不清淨來源—死亡最深刻的接觸,在許多無上瑜伽的儀式中,甚至將酒或是人體排泄物等不淨物拿來喝或者拿來洗。傳統上維護種族及種性結構的性交規範同樣被左道所顛覆,規定性交瑜伽法門密續通常建議使用最禁忌的明妃種類,像是近親或是不得觸摸的賤民種性。左道就是金剛亥母與金剛瑜伽母法門及形象的核心:她被觀想身在火葬場的焦土上,裸形卻配戴骨飾,不但是性挑逗的姿勢而且下體還流著血—此是一個對於傳統嚴格分離性交與月經規定的顛覆。

不像佛法所說要根除自己的貪瞋之毒,密宗瑜伽行者反道使用他的欲望當作根除所有煩惱染污的手段,無上瑜伽密續解釋這種法門如同以毒攻毒,說欲望之毒可以被欲望所治癒,《大不動明王續Maha-candarosana-tantra》解釋說:「不管甚麼會造成凡夫下墮的惡業,瑜伽行者反而會藉那個惡業快速獲得成就。」這種反對二元論的左道修行思想深刻影響了密宗的教義,就像噶瑪所說的:「金剛乘則具有轉貪瞋痴慢疑等煩惱為道用,將五毒轉為五智的種種善巧法門,教導我們不要排斥煩惱,而是去認識五毒煩惱的本質。…不要採用二元對立的方式,將五毒從心性上獨立分開,成為要抵抗驅逐的敵人一樣。」(註六)

註六: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aa33160102e7q7.html

由此可知,在無上瑜伽部的密續中,從標題到內容、祭祀的儀軌、修學者所應遵從的戒律、本尊的形象、乃至所有立論的基礎,通通皆與印度教無二濕婆派息息相關,與其說行者可以藉由無上瑜伽密續達到「無二實相的體驗」,不如說這些修習無上瑜伽密續密宗行者其實就與印度教濕婆派的卡帕力卡行者、性力行者「無二無別」,差別只在於外表上呈現程度的不同罷了,但是骨子裡都是留著同樣的血。一切進入密宗中修行一段時間、略懂密宗無上密內涵的大小行者們,如果讀文至此仍舊沒有警覺、依然認為密宗佛法,接下來我們就繼續深入剖析金剛亥母與金剛瑜伽母本尊的背景與來歷,看看所謂「三世一切諸佛出生處」的「俱生母」到底是有其實質還是不具資格。(採訪組報導)20160814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456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