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評藏傳佛教在台灣發展過程中的弊端 第六則:佛法重實證非是學術研究(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評藏傳佛教在台灣發展過程中的弊端 第六則:佛法重實證非是學術研究(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6/09/22     08: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正覺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陳介源表示,本則所要強調的乃是一般人最容易誤解的「實證佛法」。佛法的實證與學歷無關,而且如果佛法基本知見被誤導在先,即使高學歷學位如博士之流,一樣不能真實瞭解三乘菩提

達瓦才仁言:「…在西藏比如一個寺院的寺主、或者說拿到格西學位(佛學博士學位)的這樣的高僧,他們佛學造詣當然是非常好、或者修行很好,「但是還遠遠沒到那個成佛的境界,但是這些人圓寂以後,西藏人還是會尋找這些人的轉世,這主要是因為他們的前世修行的非常好,在這樣的基礎上,他轉世以後,他的習氣也會帶來,所以他在這樣的基礎之上修行,還是可以繼續引導信眾走上成佛之路,這也在西藏稱為轉世喇嘛、轉世仁波切

https://www.tibet.org.tw/news_detail.php?news_id=7614

所謂的「格西」喇嘛教的優秀傑出者。而喇嘛教的學僧制度, 如「維基百科」所說:「其教育科目總稱五明處」,即廣義的佛學。各學堂有10-20個學寮,如噶丹寺有二學堂,各有13學寮。各學堂教授內容多少互異,科目共有:1.因明學、2.般若中觀學、3.中觀學、4.律學、5.俱舍學五個領域其中般若中觀主要學習《現觀莊嚴論》的師子賢《小注》,中觀則主要學習《入中論》宗喀巴的《入中論釋》。學僧要背誦指定的經論,透過爭論加深理解,成績優異者進而學習密教,學習目的是要成為一切智者。宗喀巴規定,《現觀莊嚴論》、《中觀論》、《俱舍論》、《釋量論》和《律經本論》五部經典為該派學僧必修之課稱為顯宗五部大論。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A0%BC%E9%B2%81%E6%B4%BE

喇嘛廟宇的喇嘛僧人努力修學理論,最後理解這五部論為修學要點,再來爭取「格西」的頭銜。「格西」本身又分為有無經過考試等等,由於時間花上很長久的時間(從10歲開始,可能超過20年),所以,外界便往往以博士學位來比擬喇嘛教所培養的「格西」。

然而,且不說這教材中的《入中論》與宗喀巴所寫的《入中論釋》問題在哪裡。單單看論主宗喀巴詮釋佛法時,並不理睬 如來教主所說的「八識」,進而否定第八識的真實存在,即可瞭解,宗喀巴的法界觀並不包含 如來所演說的真實佛法;如此一來,所剩下的一切都是無常生滅之法,則因果的維繫與實現就無法百分之百符合;這樣論說的就不是真實佛法,而是帶著「佛法名相」的「相似佛法」。

是以一葉知秋,如是喇嘛教材的撰寫者或詮釋者本身,對佛法的理路既有問題時,即使只是花上一分鐘來閱讀,對人對己都屬無益,更何況是修學20年而成為「格西」呢?

達瓦才仁認為佛法可以透過上述的勤勉修學成功,而將喇嘛教的寺院教育學歷等同於佛學造詣,接著再換算成佛法證量。然而,如果喇嘛們從小被教導的「佛法」是摻雜著「相似佛法」,包括了達賴喇嘛說「意識心是輪迴根本(基礎)」一類的「佛法」,這便會導致不論熏習多少的佛法名相,這些相似佛法的意念總是如影隨形的潛伏與現行,終究無法造就真實佛法的基礎。

中國不認識字的一代大師,從禪門的六祖惠能,到二十世紀的廣欽老和尚,他們都是親證實相的真修行人,都是真正的高僧,若以「學歷」來論他們的「佛學造詣」,他們連「小學畢業證書」都拿不出來,可是這樣大字不認的僧人卻是連今日西藏全數獲得「博士學位」的「格西」都加起來的證量還要高。因為一位真正「親證」「八識如來藏實相」的「高僧」,在佛法的證量上,其實超越了無量無邊沒有親證實相的有情的總和

書籍閱讀很多,固然有其優點,可理解佛法名相的基本意思。然而如果像是前述有假知識給予了其他錯誤的知見在先,即使涉獵再多佛教經論,由於身處於真、假佛法之中,學習過程必然充滿了相互矛盾的知識;而且被強力灌輸、導引錯誤知見之後,就難以如實觀察其與真實佛法牴觸之處,因而失去簡擇能力。此人自然無法理解,他已經有如此廣博知識,為何還會遭致評議?既已具備完整的知識,而且在辯經中無敵,照理說這就是智慧,為何還會被非議。

當知,佛法修學是要將「佛法」與「佛法簡擇出來。如果自身無法作到,就要尋找真正親證第八識如來藏善知識,這樣從學聽聞。有了善知識幫我們梳理經論,幫我們取擇精要,幫我們簡擇出來「佛法」與「佛法」,透過如是熏聞,就可以建立了正確而真正在道業上有幫助的佛法知見,而不會因為「佛法」的夾雜而耽擱道業。

又當喇嘛們辛苦地學了許許多多的知識後,認為這樣的知識完整的;然而其中卻混雜著許多相互矛盾之處,這樣便無法構成真實知識的體系基礎。當這些「作意」互相存在時,即使一再努力精進吸收再多知識,也仍是在此相互牴觸巨大陰影下,無法邁進一步。而且,「知識」本身還是「知識」,必須進一步體驗其中意涵,才有機會變成決定心所持的「知見」,隨時隨地都可說出來,然後再進一步修持體驗,真實體認無誤,這樣才有「見地」可說依此「見地」而說有「道業」,而說有「道果」。

若修學了許多的「」,仍然難以簡擇「佛法」與「佛法」、「相似佛法」…,那只是一生盡情地吸收知識而變成一座資料庫,不但對己無益,對眾生亦無有利益可說。

當知要有「真實親證」的「現量」出現,這經典文字的真實義才能顯發出來,學人至此才能閱讀出經論所含攝的真實義。所以讀經一事,唯有真實親證的菩薩行者才能津津有味的閱讀,在一面閱讀中,一面可以現觀,可以觀察這「自心如來如來藏妙心確實如此,這才是契入佛法,才有真實法樂可言。

若以喇嘛求學中,受過訓練,交出嚴謹的佛學辯證而自說有所「造詣」;然而當初宗喀巴解釋的知見錯誤之處,整個寺院既然都無人發現,這樣所能建立的佛法體系必然是「相似佛法」而非「真實佛法。即使是以此來作為學問,也非是佛法上的真實修行,令人婉惜;實在應該更弦易轍,轉向真實佛法

在華人佛教歷史上,並沒有像西藏這樣「完整」的學歷栽培,然而卻有一位接一位真正的大師成就,他們所寫的禪籍,論述的禪宗公案都震撼古今。到了今天的正覺教團,還有數百位各行各業的一般學歷,甚至小學學歷的證悟者來傳承這禪宗東山法門妙義。顯然佛法的修學不是知識多寡、學歷高低的問題,也就是說佛法從來不是學歷與知識掛帥。

西藏喇嘛」諸喇嘛上師不能理解如上所說,反而自我高舉,將「真實佛教」稱為「顯教」,自言他們必須修學好「顯教」後,方能學習密教「金剛乘」,才有資格考「格西學位」。然而,若是能修學好「佛教」(顯教),就已經「成佛」了,還何須取得任何「學位」?

若揭「學好佛教,說成認識些佛法名相,知道些佛法知見,則這樣便不是佛法真正修學。教導這些名相與知見的老師,如果不是真的親證第八識如來藏實相心的證悟者,就很容易說法不如理而產生令人遺憾的錯誤。因此,若是自身尚且不明實相,自然不能閱讀出 如來經典的真實義」,所說的就會是「依文解義」,而形成「佛法」與「相似佛法」,這樣就難有機會真正「學好佛法了。

喇嘛們以為「三乘菩提」是「因地」修行法門,「西藏喇嘛」之「金剛乘」是「果地」修行法門;如果修學「金剛乘」可以直接修學「果位喇嘛」,每一位喇嘛的「根器」也不差,則「三乘菩提」中的「大乘菩提」所相連的一千七百多則的禪門公案都應該如實理解其中的關鍵處,則各各應該皆能如實解說公案才是。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如果連此自己定義的「因地修行法門」都不能親證,卻強調可轉修「果位修行法門」,如是錯置「」與「」之道,則只會讓人反而對「金剛乘是否可以成就道果」產生重重疑慮。

再從十四達賴所修學的「時輪金剛」(無上瑜伽)來看,喇嘛教的「金剛乘」,不出以「身體的覺觸」,進行男女雙運雙身之法。諸喇嘛上師以「拖延射精」或「不射精」的方式,來表明此不是「世間性愛」;然而一旦修學之後,便易在「身觸」境界逗留,而被「男女細滑觸」覺受所縛。縱使每一位喇嘛皆具備淵博知識,然而在執著「無上性愛瑜伽」的「身觸」境界中,就難以解脫生死,而且落在意識心常見的窠臼,便無法斷除「我見」,也無法斷除「我執」、「我所執」與其他深細之「法執」。

真實佛法重於實證,與三藏經論閱讀多寡無關。而西藏喇嘛重名聲、重學歷,縱然學習過許多基本佛法的知見,滿腹經綸,然而在相反知見與作意互相混雜的情況下,就不會存在真實佛法的本質。「佛法」不是「知識」的累積,不是世間學術的「作學問」;佛法必須依循 世尊的清淨教誨,方可能有所成就清淨道果。喇嘛佛教」並不同調,一個雙身法為先,一個則勸離欲清淨,二者本質各異,強調雙身法喇嘛教,根本無從獲得得清淨果證而成佛

又當知世間高學歷者尚且往往無法簡別世間知識真偽,對於簡擇超越世間知識境界的出世間法,就更加困難。現今社會,許多的高學歷者還會被電話詐騙,損失了許多金錢,有的甚至是被騙了好幾次;由此可知學歷在世間法上並不是萬靈丹,對於深邃難解而難以思議出世間般若智慧就更不是高學歷所可企及了

出家僧眾在第一義諦如來藏密意中,曾經於數百年的歲月中,向來都是單傳或極少數知悉,想想當時中國、印度與西域,僧眾加起來至少有多少數十萬人之眾,其中不乏高學歷者,卻只有一兩位極少數實證這般若密意,而不得密意者的高學歷者比比皆是;可見高學歷不代表可以實證般若,由此也可明瞭:就佛法的修學而言,追求學歷,不過是一種迷思。在中國佛教歷史上,佛法的參學本不是靠知識與學歷,而是講究如實親證。證悟者即使是大字一個不認,毫無學歷可言,一樣綻放出一代真實佛法大師的般若智慧

以最淺的「二乘」解脫道來說明,諸喇嘛們都能演說道理,然而揆諸大喇嘛黃教宗喀巴以降,至今的達賴喇嘛都無法放棄「意識心為輪迴根本」的見解,這樣的「佛學造詣便不如實雖然知道「無我」的名相,卻無法斷除「我見」,因為「我見」不是文字上的字眼而已,「我見」並非是「知識」的「填充」,所以才會如此難以斷除。二乘解脫法道之法是如此難證,中國佛教所傳的甚深大乘菩提之法更深更難。但在中國,卻有許多「不是高深學歷」的「高僧」證得而能理解古來禪門公案的真實義,並教導學人親證這真實義

由上的論述可知:達瓦才仁所謂擁有「格西學位」的喇嘛就是「高僧」、「佛學造詣非常好」與「修行很好」的說法,在經過簡擇後,並不如理。當這些擁有「格西學位」的喇嘛高舉「歸依上師」在「歸依三寶」之上,自外於佛教,即不在僧數,更無「高僧」可說。即令「袈裟披身」,但既認為自身高於「佛」,自然不是「佛」以下的「僧人」。

當知若是咬文嚼字也可為道,眾生無始以來,便應早就修道成就。若是「意識心為輪迴根本」應為正理,則每位有情本自樂愛意識心,便應各各自知「意識心」,如是大眾皆親證「意識心本心」,則應無輪迴可說,早證菩提,自無須 世尊四十九年開示與無量大菩薩應現世間。所以,當知:「意識心」常見,即是將「意識心」當作是「本心」,如是違背 佛陀慈悲教誨,卻希冀獲得佛果,豈有斯理?;是以將佛法以學術方式處理,以世間「學位」之相應「學問」來研究,就不免與佛法實修脫節,學人應當謹慎為之。(採訪組報導)20160922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463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