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國王的新衣」這樣穿 宗喀巴著《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釋》的評析‧之四十九(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國王的新衣」這樣穿 宗喀巴著《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釋》的評析‧之四十九(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6/09/28     08: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前文正在討論的「譚崔第九根本墮戒」,所謂「對一切法本性清淨之教義,疑惑不信。」我們已經分兩路評析指出:若就「譚崔密意」而言,「一切法本性清淨」是指雙身法這種「貪法自性本清淨」;若就其依附佛法而論「外道法義」而言,則「一切法本性清淨」指的卻是蘊處界無自性諸法的「緣起性空」現象,換句話說,其實就是「斷滅見」而將以上二種說為「清淨」,又不許其徒眾「疑惑不信」,恰像童話中「國王的新衣」穿上身,還不許人嗤笑,反而強迫民眾要交相讚嘆一樣。請看原文:

原文:

《金剛真實光明密續》同說此義。《黑怒尊譚崔密續》亦說:「村民誹謗於法」,那波巴在《見道燈論》裡所說,同於此義,無多細說。拉沙卡在所著《黑怒尊譚崔密續》裡則說:「不應否定諸法有輪迴法性」;然而,桑提巴將諸法體性釋義為:「『諸法無自性』,……不應誹謗」。兩者釋義看似相反,然而在拉沙卡所著《紅怒尊曼陀羅儀軌》的翻譯版本中,亦有說:「諸法本質法教,不應辯駁」。如果我們將此說對照於《紅怒尊譚崔密續》所說:「於根本諸法教義,不應辯駁」的教義,則有所解。桑提巴於此作出釋義:諸法本質,即無自性義。《密集金剛密續光明論》裡,即有此說:「於諸法清淨勝教起疑……」等字句。巴瓦稱在所著的《贊勝樂根本續深意論》裡亦有:「若不信大乘法教……」等字句。

此處宗喀巴的引文說:「村民誹謗於法」,是上接前一段的:「無智之人聞而不信,生誹謗故。」視「村民」皆為「無智之人」。殊不知此中亦或有當辨者,所謂「村民」多為淳樸質實之人,若是譚崔法教「背俗」情況嚴重,則村民聞而不信,就不得非議「村民」為「無智之人」。以「村民」而喻為「無智」者,猶如今日所謂開明人士譏諷見識淺薄者為「鄉巴佬」,用這樣世間法中價值批判的稱呼,來檢別其外道「譚崔佛法」中的「有智」「無智」,除了存心不厚道之外,也顯示了拉沙卡、宗喀巴等人的胸中無慧。除了翻來覆去在「紅怒尊」「黑怒尊」中為譚崔閉門造車,鼓其簧舌而造論惑眾,連佛教的根本法義都弄不通。

君不見拉沙卡在所著《黑怒尊譚崔密續裡有言:「不應否定諸法有輪迴法性」。當知所謂「諸法」均為所生之法,非指有情,焉可得為「輪迴」之主體?所謂「輪迴」者,是指眾生在三界六道中,隨逐因緣業力而不斷變換其「分段生死」之謂。二乘人現觀蘊處界諸法緣起性空,虛妄不實,只可言有「生滅性」,但此生滅變異不得稱之為「輪迴」,五陰於捨報後斷滅故,不能往來於三世故,這也就是前文所舉《雜阿含經》言:此陰滅已,異陰相續的道理。

再說大乘菩薩證悟法界實相之後,轉依真心如來藏,則現見諸法無非如來藏所生、所顯;現見一切法都歸於真心如來藏之「真實性」與「如如性」,這也不是拉沙卡、宗喀巴等人所言之「輪迴性」;然而此中道理,若是逕向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中人開示,亦應謹慎,以免「無智之人聞而不信,生誹謗故」,密宗四大派法王、喇嘛都無佛法基本知見故。因此,無論從二乘菩提,或是大乘菩提觀之,「諸法有輪迴法性」的邪見,皆「應予以否定」。

根據前後所舉示之引文,宗喀巴明明知道拉沙卡說的「諸法有輪迴法性」,是其自意妄想中的常見;而桑提巴所說的「諸法無自性」落於斷滅見,二者天南地北絕不相容,故宗喀巴不得不與以緩頰說:「兩者釋義『看似』相反」,卻還要硬加以強解說:「諸法本質法教,不應辯駁」。彼同一「教門」中,法義已出現如此巨大的矛盾與鴻溝,竟能顢頇籠統將同性質的兩本書中重複的話語做「對照」,而說為:「『於根本諸法教義,不應辯駁』的教義,則有所解。」對如此輕率地杜絕疑義的辨正與澄清,馬虎含糊於法義知見,還要以「宗師」姿態,掩飾無知與錯誤而作「戒釋」的宗喀巴,真讓人見識到其無慚無愧厚黑臉皮。

宗喀巴最後以桑提巴的「釋義」,作為討論第九墮戒「違犯對象」的結論,所謂:「諸法本質,即無自性義。」依照此義,說了半天,假藏傳佛教認為是:「無自性的諸法,在三世中『無作者』的輪迴,這就是『般若意』」,並且還不許毀謗。這就是「第九墮戒」的內涵。然而對照前面「第八墮戒」斬釘截鐵宣示:「五蘊本質即是五方佛」,則假藏傳佛教的「五方佛」,豈不是都在生死海中無端漂流、隨機靠岸而自然成佛的無名浮屍?或者如其前文所言,自「五蘊諸法」中排除「色身」,僅存其「色、想、行、識」四蘊猶稱之為「」的無體孤魂(亦實無魂魄可言)?難道這就是假藏傳佛教不許毀謗的「般若意」?在此奉勸宗喀巴等假藏傳佛教所有法王、喇嘛及所有信眾,不如回歸真藏傳佛教覺囊巴的他空見如來藏妙法,方有實證佛法的一天。至於《密集金剛密續光明論》裡所說的:「於諸法清淨勝教起疑……」等字句,以及巴瓦稱在所著的《贊勝樂根本續深意論》裡所說的:「若不信大乘法教……」等字句並無新意,就只當作是宗喀巴隨口嚇唬小喇嘛的空話,不必拿來討論了。

原文:

二、此戒之犯行,是指「對一切法本性清淨之教義,疑惑不信」,由於不信,更起抵制。《紅怒尊譚崔密續》與《黑怒尊譚崔密續》裡都有這樣的開示。故知,修行者如果不信甚深空義,更起誹謗,即犯此第九根本墮戒

接下來進入「犯罪行為」之討論。宗喀巴認為本第九條墮戒之「犯行」,是指「對一切法本性清淨之教義,疑惑不信」,以及「由於不信,更起抵制。」前文已經屢言「一切法本性清淨之教義」是指萬法所依的法界實相如來藏心,然而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若非如格魯派之全然否定第八識如來藏之存在,就是如紅、白、花各派之雖不否認如來藏,卻以第六意識心取代第八識說為不生不滅實相心。因此,假藏傳佛教所說的「一切法本性清淨之教義」不是落入斷見,就是落入常見,若對此「疑惑不信」,並沒有違犯佛戒;如果更有智慧犀利,膽識勇猛的學人,「由於不信,更起抵制。」則非但無過,反而有摧邪顯正、救護學人的大功德。

反過來說,如果真的對於宗喀巴等假藏傳佛教人士所言,不檢驗是非對錯就盲從信受,則為愚癡之人,難以救拔。因為撥無如來藏的一切法,世尊在《楞伽經》中說為「誹謗見」者,本質是一闡提人,終將落於緣起性空,而其中諸不善法,及有覆無記煩惱染污諸法均非清淨,盲目信受而不疑於此,反落得「謗法」的罪過,死後報在地獄長劫大苦。而譚崔法教的「甚深空義」,或是落於生滅無常後的頑空,或是在五欲與淫觸上自我麻醉,都落入「薩迦耶見」而不得斷我見、證解脫。是以,喇嘛教學人若「犯此第九根本墮戒」者,或許比那些惴惴惶恐不敢犯「根本墮戒」者,還更有機會接近正確之佛法

原文:

桑提巴曾經明確的告訴我們:佛法釋義所說的勝義空教,雖然精簡,但是福德不具足的人卻會辯駁,以致墮落。這真是對此墮戒,最好的解釋了

宗喀巴於此末段所言,正是心虛理怯者欲呼嚨眾人所打的「預防針」,前文中已經如理評析其諸多法義錯謬。如此「辯駁」當能以佛法正知正見導正喇嘛教徒眾,乃至開啟彼等擇法智慧,可以不再受達賴等人矇瞞;這樣正是「大幅提升」,焉得說為「以致墮落」?我們且不與假藏傳佛教喇嘛們較量福德高下多寡,姑「以智慧為先導」,來鑑照正統「佛法釋義所說的勝義空教」,和喇嘛教譚崔法義中的「邪義空教」何者升上、何者墮落,豈不一目了然?如此,方可說為「這真是對此墮戒,最好的解釋了。

評析到此,我們不禁要說,如此仔細嚴謹地依佛法論義,對「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這樣的外道法來說,恐怕是用牛刀割雞,枉費其力,根本不值。說不定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還在一旁暗中得意,認為這樣的評析抬舉了他們,卻完全言不及其「譚崔法義」,沒有讓他們的醜態穿幫。因為喇嘛教所有論述,如前所述都是套用佛法名相,卻在演述他們那些天馬行空的妄想,和誤以床笫之私作為修行成佛的狂亂作為。應該讓譚崔上師自行「現身說法」,才能還原本條「譚崔第九根本墮戒」的本意。

例如喇嘛教陳健民上師,就曾於此自問:「這條戒律表示什麼呢?」然後自答表示:「你不應懷疑自性清淨之法。」因為譚崔法教到此,已進入無上瑜伽的「生起次第」,小乘之「淨化」及大乘之「昇華」兩次第早已修學過了1 ,所以學者自身都已經「清淨」,不該再自我懷疑了。我們在此就特別引用喇嘛教陳健民上師的「戒釋」,並以條列析論的方式,來瞭解本「譚崔第九根本墮戒」的法義內及其修行次第(註一):

註一:《佛教禪定》〈下冊〉P421~P423陳健民述,康地保羅筆錄,無憂子譯,普賢王如來印經會1991.6.出版

1、 貪煩惱已經由小乘的修法淨化了,其中異性被認為是危險之境,行者自身也遭到剖析以認清三十六種腐敗物之本質。

事實上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之觀行,並沒有依照「小乘的修法」而使「貪煩惱」「淨化」,前文已分析,他們刻意避而不談「九想觀」的次第修持,僅以「於男女交歡執著者」才須要修「不淨觀」而略略淡化;因此二乘人的「不淨觀」喇嘛教是沒有時紮實去作的,何來「淨化」之說?

2、 接著是修禪定身,同時將彼以空性昇華,它不再有肉身之實了。從小乘禪定提升至大乘禪定時,人體器官都成了空性

陳健民說,這個在大乘階次時「已證空性」的物質體,在密咒道之生起次第瑜珈中再度遷化,行者證得「佛身」。此淨化身,其中脈已開者,才被用於雙運道上。也就是說,此時童話中的「國王」已經沐浴好了,隨時準備穿上雙身法自性清淨」的新衣。

3、 又從此空性修法,行者續修五智及五大──此二者構成金剛杵本身。

此即第八墮戒所說的「五蘊本質即是五方佛」。在第三灌中,男性生殖器不稱「陽具」,而稱為「金剛杵」。此金剛杵「絕不是普通人的人體器官」,它能進入空行母的「蓮宮」,所以此「瑜珈」和「人的性交」無關。到此,連觀眾的歡呼和「罐頭掌聲」都準備好了,譚崔無上瑜伽行者,就可以當起國王穿上新衣,而且不許懷疑這一套新衣實際上並不存在。

4、 行者于同時必須保持「禪定力」。若行者行雙運時不能保持禪定力,則他的任何修法都不屬於此第三灌。

陳健民宣稱:「另一个重点差别在于,修密乘时,菩提明点不能放下。」因此,此處所謂「禪定力」,還是只行淫時保持一念不生,不要洩漏精液、淫液的「譚崔密意」;這樣就是有別於「人的性交」,而為「譚崔瑜伽」的「清淨法」了。

於是,陳健民的結論就是:「上述的理由使此法被稱為神聖及『清淨法』,根據戒律,我們『不應懷疑』。」於是,「譚崔第九根本墮戒」中所說的「一切法本性清淨」這一件「國王的新衣」,就這樣堂而皇之被披掛起來了。但這樣的即身成佛密法,實質上卻與三乘菩提的實證無關,連我見都斷不了,具足五陰我見而墮於五陰的我所─淫觸─之中,連聲聞菩提的見道都無,別說是證得阿羅漢果,更別提大乘般若的見道,奢言空性、淨化,只是夢話一場。(採訪組報導)20160928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1其實對二乘法都沒有修學,因為我見分明存在,我所執的樂空雙運及五陰我執更別提了。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464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