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 知古鑑今-揭露藏傳佛教恐怖儀式(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 知古鑑今-揭露藏傳佛教恐怖儀式(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1/04/06 10:2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游俶清台北報導) 正覺教育基金會執行秘書熊俊表示,台灣是宗教自由的社會,政府也鮮少干涉宗教事務,人民有選擇信仰宗教的自由,但也因此吸引國外索隠行怪、違反台灣善良風俗之神秘宗教、巫術信仰大舉入台,迷惑無知好奇信眾,使之深陷而無法自拔。

例如舊時西藏政教合一制度下的藏傳佛教,熊俊指出,藏傳佛教每每以秘密集會方式,依其偏斜的教義,將活生生的人命當成了宗教儀式的獻祭犧牲品,作法儀式極其殘忍血腥,卻對外宣稱為佛教儀式,實在無法令人認同。正覺教育基金會本著人文關懷,以出世智慧、入世精神,投入社會教育工作,藉由揭露藏傳佛教邪淫本質、血腥殘忍的宗教內涵,提醒社會大眾,切莫沉迷於宗教迷信,為匡正台灣社會風氣盡一份心力。

接著熊秘書從桌上拿出一影印資料,以沉痛的心情表示,這本《鐵函心史》是宋末元初的愛國文人鄭所南所寫,他目睹蒙古人入侵中原,遂寫詩文抒發國破家亡之痛,也揭露了元朝藏傳佛教──喇嘛教的恐怖儀式,為了要讓此書傳世、繼續流傳於後代,鄭所南於大宋德祐九年(約西元1283年),用鐵函石灰錫匣生漆將其文集重重密封,外書「大宋鐵函經」,沉於蘇州承天寺的古井中。故後代以「鐵函心史」來稱呼它。

熊秘書說明,後來這本「鐵函」於明末崇禎年代被人掘出,但因為內容是痛恨異族及邪教統治所寫的愛國詩文,因此到了清朝仍被列為禁書;直到民初,中國再次遭到日本異族入侵,因為喪國之痛,「鐵函」才又開始被人重視。其最後章節是《大義略敘》,這個部分記錄了蒙古人滅宋的血淚過程,同時也記載了蒙古人迥異於漢人的民風異俗,將元朝蒙古人國教──喇嘛教、西藏密宗的信仰儀式公諸於世。

熊俊指出,這本書從第74頁開始,從元朝的喇嘛教說起:在供「佛」的時候,就是宰殺牛馬,最後擠出牲畜之血液,塗抹於「佛」像的嘴脣,代表「佛」已受血食的供養,稱為佛大歡喜。如是荒誕不經!而且在齋僧時,這些妖僧的妻子、兒子一起過來受供養,甚至還穿上了僧服,如此破壞中國佛教僧人之威儀!當時元朝家家戶戶招請喇嘛僧來誦經時,必定擺設種種酒肉,以為款待,令這些妖僧大快朵頤,肥腸滿肚,愚癡地認為這樣才算是有功德。

熊俊更說,而且喇嘛教還有更駭人聽聞的不法儀式,元朝皇帝在幽州建造一座鎮國寺,附穹廬側有一座「佛母殿」,以黃金鑄成「佛」像,裸體站立於中間,眼神邪僻;兩側塑造妖女明妃,裸體斜視,旁邊還分別塑造「佛」與妖女明妃裸體交合的塑像;種種淫亂雜交姿勢,環列矗立於樑壁之間。

這間喇嘛教寺院的大殿兩廊,塑立西蕃妖邪神明,就是藏傳佛教所供奉的夜叉鬼神,各種今日所稱的「明王」惡鬼,或作啃食兒童狀;或啖食大蛇,種種邪怪狀。後方雕塑一惡僧鬼神像,青面裸形,右手高舉一裸身流血兒童;赤脚雙足,踐踏一裸身婦女,頸部還掛上一串兒童骷髏頭,此塑像名叫「摩睺羅佛」。

熊執行秘書表示,此藏傳佛教妖僧喇嘛,手持人骨唸珠,經常在鎮國寺弘傳外道邪淫之法;韃靼主子即元朝皇帝,將此喇嘛領袖冊封為國師、帝師。每年到了四月佛誕日及二月哪吒太子誕辰日,即屠殺中原男童、女童用以祭祀;在佛母殿四個角落安置四大銀甕,將所殺之童男童女取其鮮血,置於銀甕中,殿之四角塑立裸體「佛」像,手中執持利劍,俯視甕中童血;喇嘛妖僧接著再脫光衣服裸體作法,向「佛」祈禱,再取童血塗於「佛」嘴脣為祭,以令「佛」歡喜!祭祀後,妖僧與韃靼主子分食銀甕中之童血,一飲而盡。

熊秘書指出:「接下來才是儀式裏最重要的部分,事先將一位身體健康無病,皮膚白淨、快要臨盆的孕婦帶到殿中,脫去她身上一切衣物,讓她裸身而坐;妖僧喇嘛作法唸咒,使孕婦意識昏眩不清,將孕婦兩手以繩索綑綁令不能動彈;這時,妖僧手執兩支金質細齒梳子,以末端尖銳處,刺入孕婦兩乳旁,韃子主跟著快速的以銀質吸管插入孕婦乳房傷口,大口吸吮生血。孕婦因為痛楚而大聲哭號,藏傳佛教妖僧反而認為這能使『佛』歡喜。不久孕婦氣力衰敗,哭聲漸小,身上血液被吸乾而喪命,身體顏色更呈蒼白;妖僧即以刀剖腹,割取白淨人肉,當下生吃血食,僅留下頭蓋骨,預備將來製成鎏金鉢盂(嘎巴拉),作為密壇中的飲食法器。」

熊秘書更沉痛的表示:「如此變態血腥的藏傳佛教密宗儀式還尚未作罷!喇嘛妖僧再以利刃挖出孕婦心臟,取出心臟裏的血液,塗於『佛』像的嘴脣上,作為祭祀,這時再取出其腹中死胎,將胎兒之嫩肉以刀割取肉,如前取食之,與韃子主生吃胎兒。最後,肢解母子的骨骸,放置於大型香爐之中,燒盡成灰,毀屍滅跡,各作邪見邪念,於幻覺中,美其名,說是已將這對母子超渡至於天上。」

「到了四月八日夜晚,藏傳佛教妖僧就留宿於穹廬,這時韃子主的妻子焚香跪拜,當晚便與藏傳佛教妖僧同時作愛,所有的妖僧和韃子主的家中女眷都是如此共行婬欲;乃至將歡喜佛塑作男根高舉狀,盡情於上撫摩親吮。如是駭人聽聞的穢行,無所不至!」

最後,熊秘書再拿出一資料《庚申外史》,語重心長作的說到:知古能鑑今!這另外一份資料是明朝權衡所著作的;元順帝是庚申年出生,因此以「庚申」簡稱,來描述元順帝的不為人知的密史。本來,蒙古人自稱佛教立國,成吉思汗、忽必烈提倡藏傳佛教密宗喇嘛教自然在元朝大興。

熊俊秘書說明,在《庚申外史》上有記載,元順帝時期,右丞相哈瑪爾為了討好元順帝,引進男女雙身法向元順帝諂媚。元順帝好樂於學習男女雙修,蒙古語稱為「延徹爾法」或「演蝶兒法」,漢譯稱為「秘密大喜樂法」。

在元朝國師,也就是西藏喇嘛的指導下,皇帝立即與親近的臣子、皇室成員們一起同修「秘密大樂男女雙身法」。如此造成大內深宮男女裸居,君臣同床。喇嘛並以高麗女姬作為耳目,刺探公卿貴人、市井臣庶之妻妾,物色善於床上取悅男人者,媒妁入宮,與君臣同修秘密大喜樂法,數日乃出。

熊秘書說,更有甚者,元順帝為修此秘密法,專門在上都內建造「穆清閣」數百間,千門萬戶,搜刮廣取民間婦女,晝夜不分,百事不問,勤修「秘密大喜樂」。

熊俊更表示,而且根據近人作家田雨先生所撰寫的《盛世殘陽》所說:「凡境中大小女子,先以冊籍申報姓名;至出嫁之日,不論美惡,必先迎至僧人府中,強行淫媾,取其元紅,然後發歸夫家完婚。」這實在是令人髮指,這根本就是一個無法無天、惡形惡狀的惡質政府!所以,喇嘛教盛行的地區,不只是荼毒當地的民眾,而中國在元朝的時候,年輕女人幾無噍類,確實很難生存。20世紀,蔣經國和馮玉祥各視訪喇嘛教盛行的地區:青海、蒙古,惡質的藏傳佛教喇嘛橫行,社會嚴重失序,性病梅毒大為流行,塌鼻爛耳的喇嘛四處可見。

熊俊表示,綜合這本兩本古籍以及其他的資料顯示,在君王信受藏傳喇嘛教的時代,這一類淫樂惡法便會讓吏治大壞,國家動盪不安,民不聊生,也就沒有世間倫理可說!修學此淫樂的過程中,藏傳佛教還認為經常食用「五肉」、「五甘露」(活人的屎、尿、精液、腦髓、血),可以達成長時間不洩精、金鎗不倒的目的,當做其男女雙修行者壯陽所需的「聖品」。

「五肉」中的「人肉」,即如上述的古籍所記載,都是來自活生生的年輕女子、孕婦、胎中兒,以及不足十歲之男童女童,經由一場秘密的血腥恐怖的冒稱為佛教的儀式後,就成為藏傳佛教、西藏密宗信仰下的壯陽「補品」,如是種種,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最後,正覺教育基金會熊俊秘書表示,宗教的自由必須在法律、善良民情、社會倫理、及宗教清淨情操的限制之下弘傳,不能逾越這分際;否則藏傳佛教這類惡質的宗教,就會有如脫韁的野馬,假借宗教修法的名義,來荼毒世間。如元朝皇帝被利用,而導致民間之怨聲載道;我們社會在今天也應當正視這些惡質宗教的違背社會倫理,以及違背正統佛教的仿冒佛教的現象,這樣人民才能享有真正的宗教所帶來的慈悲與幸福。(游俶清台北報導)20110406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64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