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 藏傳佛教的盜寶法王(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 藏傳佛教的盜寶法王(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1/06/15 09:4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游俶清台北報導) 今年年初1月29日國內外媒體普遍報導:「被指為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接班熱門人選的大寶法王噶瑪巴十七世,其在印度北部達蘭薩拉的上密院遭印度警方大舉搜查,被檢獲大筆可疑資金,大寶法王的一名助手亦被警方帶走調查,當地警方稱,搜查行動與一宗涉嫌違法購地案有關。」消息一出所引發社會的關切,更添新的話題,大寶法王儼然成為世間法中的寶法王了;但藏傳佛教密宗的大寶法王,其實也都是佛教中的寶法王。

《印度快報》引述當地警察總長說,相信該批現金是透過偷運方式入境印度快報》引述當地警察總長說,相信該批現金是透過偷運方式入境;調查是得到中央執法部門配合,在達蘭薩拉、德里、昌迪加爾和安巴拉四個城市展開。又據中廣新聞網報導,警方檢獲的這筆資金包括各國貨幣,總數約合76萬5千美元,將近兩千三百萬新台幣。警方懷疑該批現鈔是偷運入境,是準備購買土地的資金。印度警方還說,如果有需要,他們也可能詢問噶瑪巴。目前還不清楚,噶瑪巴的寺廟是否跟這筆非法土地交易有牽連。是否也有政治因素,不得而知,但已引起印度當地的諸多揣測。

正覺基金會執行長張公僕先生表示,所謂「大寶法王」,是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之一「噶瑪噶舉派」(Karma Kagyu)的領導人噶瑪巴的另一頭銜。歷史上最早實行活佛轉世神話制度的派別,就是噶舉派的噶瑪巴。傳至第五世時成為明成祖的上師。「大寶法王」這個名號即為明成祖上師。「大寶法王」這個名號即為明成祖所賜,並賜「黑寶冠」,這也成為藏傳佛教噶舉派和漢地宗主政治勢力掛勾的濫觴。
http://abhisambodhi.pixnet.net/blog/post/18768962

藏語中的「噶」字本意指口,而「舉」字則意為傳,故「噶舉派」一詞可理解為口傳宗派;又俗稱「白教」,由馬爾巴創立,承傳至今。噶舉派最核心的修法是《那洛六法》與顯、密兩種大手印的教授,其中尤以大手印教授最為著名。「大手印法」是噶舉派最高的教法,「手」是空性智慧(密教的空性是指在淫樂中保持一念不生,認為淫樂覺受與領受淫樂的覺知心都空無形色而名為空性)的意思,「印」是從輪迴解脫的意思。

張執行長補充,那洛六法 (Naro's Six Doctrins),又稱為那洛巴六瑜伽(The Six Yogas of Naropa),是無上瑜伽部中,由印度祖師那諾巴所傳下的六種重要修鍊方法的合編,是那洛巴綜合了各種印度流行的密續中多種法門而成。 馬爾巴的另一個重要傳承是印度的梅紀巴,此人是男女雙修法中著名的弘傳者,噶舉派在藏傳佛教中雖以苦行見稱,但還是離不開雙身法的淫欲修行。例如,噶舉派最有名的祖師密勒日巴,當他離群索居,到深山洞中去閉關修苦行時,還要以其性器插入石縫認為「是雙運相」,或是其它的「單身法手印」(手淫)持續修行,來證成「自己就是大手印」,藉此保持在大手印的證境之中。
http://www.wretch.cc/blog/kc4580455/13348195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82%A3%E6%B4%9B%E5%85%AD%E6%B3%95

張執行長指出,現在這位名叫烏金赤列多傑的第17世噶瑪巴,除了淫修共業之外,顯然還犯了「竊盜」行徑。以一派領導人法王之尊,蒙受印度政府政治疪護,給予其政治難民身分,居然公然違犯其寄居國的法令,偷渡不明資金入境,打算從事不法土地買賣,恩將仇報,視印度國法如無物;其動機、行為確實令人不解與不齒,無怪乎印度媒體捕風捉影,報導噶瑪巴很可能是「中共派在印度的間諜」

印度記者顯然是對烏金赤列這種對其流亡寄居的國度,作出「飼老鼠咬布袋」所投射的失望和不滿。烏金本人雖於5月2 日公開對媒體否認是間諜作為澄清,這位大寶法王雖未被查到「盜取機密」,但是「盜寶」的事實卻是抹滅不去的了,

張執行長進一步指出,甚至連「大寶法王」這個稱謂的本身,也有盜得之嫌。這件事的起因是種種權謀爭競和利益的奪取,連台灣的一位曾參加總統大選、歷任國防部長、監察院長的退休高官也涉事其中,還因此被被印度的情報局監控,印度的情報局查明其中牽涉政治、金錢、暴利、黑道等等的行為以後,就把這位台灣的退休高官列為拒絕往來戶,拒發簽證不讓他入境印度。此事件影響了後來格舉派的大寶法王鬧出雙胞案。
http://jackiexie.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_31.html
http://www.lansirlin.org.tw/Lansirlin-new22/lan16/16-main19.htm

傳統上黃教格魯派跟噶舉派就是死對頭,那是因為他們打過戰爭,所以達賴喇嘛是絕對不信任噶瑪噶舉的;所以當達賴從西藏逃亡出來的時候,他們就分兩路逃亡,也就是達賴喇嘛落腳在印度的達蘭薩拉,噶瑪巴當然不願被他控制,所以十六世大寶法王就落腳於錫金,在錫金建立自己的寺廟,也就是現在錫金的隆德寺,所以各有各的地盤。達賴喇嘛曾經要求十六世大寶法王前來達蘭薩拉拜見,但被婉拒。

其他由西藏出走的仁波切,屬於噶瑪噶舉這一派的就會去投靠大寶法王,因為他們沒有寺廟,沒有地方安住;其中有位創古仁波切(他後來成為台灣名人賴聲川、陳履安等人的師父),他本來是在青海,西康那一帶偏僻地區的小僧人,從來都不是什麼重要的人,可是後來卻被包裝變成一個噶舉派非常重要的仁波切。但這些喇嘛似乎都有「飼老鼠咬布袋」的傳統,創古仁波切受人收留並委以廟祝權利,卻不安其份,想要吃裡扒外鳩佔鵲巢,遂與十六世大寶法王交惡,於是他找了泰錫杜仁波切(格舉派的「四大法王子」之一),希望聯合兩人力量來對抗;然而實際上十六世大寶法王是他們的掌教,其實他們這樣的做法就是背叛師門。

當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圓寂以後,創古仁波切又來到台灣,剛好遇到這位正在參與總統大選的退休官員;創古仁波切拉攏他,他就跟創古獻計說:「你最好找到十七世大寶法王,讓他帶著他的那個最有名的黑寶冠來台灣弘法。」這位總統參選人的用心,不外是要召喚封建迷思的遊魂,塑造「王者必有其帝師」的歷史神話來聯結,讓大家迷醉在「明成祖與黑寶冠」的不切實際遐想中,藉此開拓自己的競選話題和票源而已。

所以他們兩個談好以後,泰錫杜仁波切就決定,無論如何他一定要找一個十七世法王來募款幫助競選,所以他就找到現在的那個烏金次列。再找了人在國外的達賴喇嘛來背書,這位被達賴所承認的烏金次列十七世大寶法王,是當時在這種情況下應急找出來湊和的。接著,夏瑪巴仁波切(另一位「法王子」當時任噶瑪格舉派的代理掌教),也找了他所認定的十七世大寶法王~泰耶多傑仁波切,來分庭抗禮;因為夏瑪巴很清楚地知道認證烏金次列的預言書是偽造的,並且要求泰錫杜將預言書拿出來,送給英國公證機構查證,但遭泰錫杜拒絕。

張執行長分析,從以上的過程便可知,那些藏傳佛教的活佛、法王的傳承,多是縱橫捭闔,各方角力折衝,或是陰謀篡奪的,哪有什麼神聖莊嚴合理合法可言?以這位烏金法王來說,遴選的過程更是台面下的交易,臨時急就章而成;雖然後來經中共及達賴認證承認,但是現在寄人籬下,又早有人以同樣名號分庭抗禮,中國官方還持續向印度政府施壓,要求將這位叛逃的活佛送回西藏,想必這位法王也不怎麼自在吧?
http://www.lansirlin.org.tw/Lansirlin-new22/lan16/16-main19.htm

張執行長解釋,「法王」的意思就是能「於諸法得自在」,這位烏金法王從西藏不告而別,背叛了一手栽培他的中國政府而潛遁夜行,自然是在西藏不得自在,才要「盜」走的;可是這位「盜」名鼎鼎的盜寶法王絕沒有想到,從一個地方逃到另外一個地方,就恰恰落入了達賴喇嘛的陷阱,正好把它當作傀儡給挾持住。對外,所有的人都會講說,達賴喇嘛走了以後,有一個繼任者就是十七世大寶法王;其實達賴喇嘛最痛恨他,所以每次問達賴喇嘛,他絕對絕口不提十七世大寶法王會是他的繼承人;從來沒有這件事,反而西方媒體弄不清楚,一天到晚報導。

目前的情況是烏金次列雖然沒有被印度警方起訴,但是執行長引述網路資料表示:這位始終不自在的法王從西藏逃出來,到印度以後就被達賴喇嘛控制在達蘭薩拉,被當成傀儡控制而沒有辦法出門;周圍都是武裝的警察,在那裏管制監控他,跟身繫囹圄差不多。好幾次想要應國外或是台灣的邀約出國訪問,但是達賴喇嘛不放心烏金遠離。

為了大寶法王要出去的問題,印度政府向達賴喇嘛要求一筆錢,達賴喇嘛卻是一毛都不肯付,達賴正好藉此緣由阻止大寶法王出去。有幾次聽到大寶法王的說詞,他親口說:覺得西藏流亡政府的腐敗貪污,甚至比中國大陸還要嚴重。很多白教內部的人,他們都知道大寶法王在印度其實是被軟禁的;因為他只是個傀儡,是創古仁波切及泰錫杜仁波切的傀儡,更是達賴的傀儡;他只是一個連自身都不得自在,形同動彈不得的「盜」寶法王。

雖然如此,張執行長卻嚴正的指出,這位自身難保的泥菩薩,卻依然在作「大盜」,隔著萬里之外,他還在藉由盲目皈依他的台灣本地漢傳佛教法師,在盜取台灣善男信女的法身慧命和供養的金錢。他的徒弟藉著電視弘法在傳播噶舉派錯誤的知見,行銷烏金列次被刻意包裝的個人形象,大搞個人崇拜;居然能以這種「傀儡的傀儡」的方式,繼續詐取台灣信眾的盲目崇拜和大筆金錢。這些儼然認賊作父的徒子徒孫,何啻是寶法王座下的寶弄臣、寶鷹犬?

張執行長總結話題,藏傳佛教各派高層都一樣腐敗而內鬥,並在其寄居國從事種種不法活動;僅從大寶法王身涉的種種行,便能窺見端倪。信眾還能盲信這些盜寶的法王、仁波切有什麼修行證量或「法力」,可以度眾生嗎?還願將大把的錢鈔捧到他們手中去作派系鬥爭或是私人的揮霍嗎?張執行長表示,正覺教育基金會提醒大眾,當藉此反思,不應再對性侵台灣婦女的藏傳佛教作無謂的捐獻或是供養,以免善心反而成就造惡的共業。(游俶清台北報導)20110615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94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