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9, 2017
   
字型大小
 
訪談專欄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中國網「公益中國」採訪本會親教師之訪談報導,淨化心靈 迎接2015年,敬請各位同修上網點閱收看,並廣為介紹親朋好友一同收視。

訪談報導之網址請點閱:

http://gongyi.china.com.cn/2015-02/15/content_7697118.htm

主持人:我們最近總提到這一個「實現中國夢」,實現中國夢——這就提到現實層面的一個意義了;我們又說:精神文明跟物質文明雙豐收、雙實現,那我想請問章老師,我們在弘揚佛法的同時,是如何來提高我們精神文明的?

章老師:在物質文明跟精神文明,互相發展的一個過程中,有時候在兼顧於物質文明發展,也回頭應該要看看,精神文明上應該怎麼樣去配合?再來說個例子好了,前一陣子不是電視又播出在酒泉的太空中心,送太空人到太空去;那在電視商場上,把這個電視螢幕播出來,妳看旁邊的小孩子,看著那個電視螢幕,兩個眼睛直挺挺的盯著它看,彷彿眼睛裡還會發光。那你就在想說:「這個小孩子可能在想什麼?」想什麼呢?想「我將來也要當太空人」,那表示說是…

主持人:這一個信念深植在他的內心裡。

章老師:對啊,對啊!那表示說這一個是什麼?是精神文明跟物質文明的一個極致發展。但是,物質文明假如一直往前跑,沒有精神文明作一個配合,那肯定會出一些問題的。而在這個物質文明發展的過程中,你的精神文明要怎麼樣去配合?得要配合中國佛教文化,用這樣的眼光來去作觀察,來去作幫忙。那為什麼要用中國佛教文化來配合呢?因為這一個過程的推展,它是什麼?它是裡面有錯綜複雜的因果關係;那假如不透過中國佛教(不透過中國佛法)來去作觀察幫忙的話,沒有辦法提供這個精神文明這一個部分的正能量。那放眼現在世界來看,能夠提供這個正能量的也只有誰?也只有我們正覺

主持人:所以這是我們正覺同修會的意義和價值所在。我看到各位(我們的親教師們),其實不單單在佛法理論上有一定的造詣,每當在現實生活當中也會觸景生情,會連繫到我們佛法的現實意義;同時我相信親教師們在講學的過程當中,能夠給所有電視機前,包括我們身邊的人,帶來這種身臨其境,這種感同身受的感覺,覺得佛法其實就在我們的生活當中,無時無刻、無處不在。我們的精神文明建設、物質文明建設,其實都是要以我們的人心向善,包括正向積極的能量作為根基的。那提到這兒,我們知道任何一種宗教的信仰,它都會有好的一面或有壞的一面。我們知道,好的一面它能夠推波助瀾使士氣大增,壞的一面也會有很災難性的影響。那我們說,我們正覺同修會是怎麼來作的呢?能使我們的正向的意義,更加得明顯,我們還想請章老師來個談一談。

章老師:我想,談到這個問題,首先應該注意一個關鍵的問題,就是說:這個宗教它的本質是什麼?就好像說中古世紀的歐洲,不是有宗教戰爭嗎?其實它是有一部分的程度,是因為有政治目的,所以才會產生這樣的狀況。那換句話說,當時產生一個這樣的宗教的氛圍,表示它這個宗教的本質,就已經是偏斜的了,所以才會產生這樣負面,或者是相互鬥爭的這些狀況出來。可是佛教來說,尤其是傳承自 世尊的正法,然後由 玄奘菩薩一脈相傳下來的中國佛教,它是以什麼為基礎?它是以人我平等的一個立足點來出發,都是以自利利他的一個正面發展,所以不會像那些外來的這些宗教,有這樣的一個負面的影響。只是在這個過程之中,假如有人想要去破壞這樣的一個佛法的話,菩薩在這個過程中,不免也會示現一個雷霆手段,來導正他們;而導正他們的目的,其實是要告訴他們,你破壞佛法就會有嚴重、很嚴重的不好的後果,那這其實也是一個正面的發展。

主持人:在這個一神教當中,有很多「教主」這樣的說法。那佛教當中,是不是也有教主這樣的說法呢?它相較於其它的教義,又有什麼樣的區別呢?我們希望更深刻的瞭解一下。

章老師:好的!這些外來的宗教,它有一個教主,一般而言,都是跟中世紀的政治統治是有關係的;也因為這個緣故,所以他們教主會對眾生恣意殺害,而且反過頭來還要要求眾生對他無條件的服從。甚至於還要侍奉這樣的一個教主,我覺得這是我們人類的一分迷思。佛教裡面也有教主,但是這是因為眾生對 釋迦牟尼佛的感恩戴德而作一個施設,然後一直延用到現在。然而 釋迦牟尼佛親證人無我、法無我,祂對世間這種名聞利養,早就沒有一絲一毫的貪愛了。只是因為悲心的緣故,所以再回到世間來利樂我們。所以祂可以證得出離生死苦,祂就教導我們怎麼樣證得出離生死苦;祂可以圓成佛道,祂也教導我們如何圓成佛道。這是一個大平等的氛圍,不像是這一些外來宗教的教主,他都是以統治眾生為目的,這是截然不同的。

主持人:在我們自己如何來甄別?面對很多教義,他們也有很多的信眾,很多信仰的群體。那我們如何在佛教這個群體當中,增加我們的群體的力量?如何來選擇一個自己要去終生去信仰的這樣一種教義呢?

章老師:這個部分,得要先說說現在大家都會講說:「唉呀,我講得跟你一樣啊!大家都應該互相尊重、互相讚歎。」但是我的看法是說,假如這個宗教,它真的是本質是在勸人為善的部分,那我們當然應該要互相尊重、互相讚歎。但是,假如說這個宗教,它是表裡不一致的,那我就要來作一個譬喻;那各位且聽聽看說我這個譬喻,到底合不合理?

譬如:狼跟羊作了一個協定──我作我的事,你們吃你們的草,大家都不要互揭對方的瘡疤。然後羊群裡面有一個長者,聽到這個協定他就出來講:「不,這個協定是不合理的。因為狼的本質就是會吃掉羊,應該要跟所有的羊都講清楚這件事!」當這個情況發生以後,狼就回頭跟這個長者講說:「我又沒有把你吃掉,你為什麼要這麼講呢?」然後其他附和那個狼的羊就說:「對呀,對呀!我們也都很安靜的吃草,你就不要這麼講了嘛!」那其實是因為這些羊都是很宅心仁厚的,牠們不知道狼心險惡。也就是因為這個緣故,當長者提出來這個說明以後,那些聽信長者話的羊,就能有所警覺,那這樣倒也相安無事;然而繼續跟狼親附的那些羊,每去親近一次回來就少掉一兩隻,這個時候就算有所警覺,也是為時已晚啦,因為親族已經越來越少了。

雖然這個真理跟非真理互相之間的一個譬喻是火辣的,但是假如這個世間沒有真理存在的話,那眾生真的是茫無頭目,會繼續在生死大海中一直輪迴下去。也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正覺才要堅持弘傳 玄奘菩薩所傳的中國佛法,用這樣來對治種種違背真理的一些事相。

主持人:提到我們要堅持真理,那我們又說在堅持真理的路上,我們也會遇到很多的困難;那我們又說,有人覺得評價也會很多;有人會覺得說,佛法不單單是一種宗教信仰,它是一種人生意義的至善、一種圓滿。您覺得這種說法是正確的嗎?

章老師:要談到說任何一種主張,或者是一個宗旨,假如要說它是對的話,這得要有一個前提,什麼前提呢?也就是說他主張的這個宗旨,它的實際內涵得要是正確的。不能夠說單單只看它表面上的一個文字,就判斷說它是對或者是錯;同樣在佛法裡面,也一樣會有這個道理。那可是對一般眾生而言,他只是看在文字表面上,所以就往往追逐文字表面,然後認同自己所認知的,就迷失在這塊裡面〔文字表面〕。又況且說,假如說這種所謂的生命教育啦,還有剛才主持人形容的是什麼?

主持人:至善圓滿。

章老師:至善圓滿的這種生命教育。他假如說只是要叫我們學什麼三綱五常啦,兄友弟恭啦,或是夫妻和睦啦,那我就要說,這個其實不是 佛陀所要教化的一個主要目的。

主持人:這樣就太狹隘了。

章老師:對!因為佛法是講的是三乘菩提,它雖然是以這樣的一個人天善法作為起步,但是它卻不止於此。那假如是像那樣的一個作法,就不免會讓佛法有被世俗化、淺化,乃至是外道化的這樣一個後果出來。

董事長與親教師們:正覺同修會祝大家新年快樂!

訪談專欄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媒體報導]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