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1, 2019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菩薩正行(二)第124集
由 正益老師開示:精進波羅蜜(上)
菩薩正行(二)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來講「精進波羅蜜」。精進波羅蜜多是能夠決定一切眾生是不是能夠成就佛道的重要原因;雖然學佛三大阿僧祇劫成佛,可是三大阿僧祇劫裡面,到底會不會快速可以成就佛道,就是在於精進。

精進它的意思也很單純,就是四正勤;就是說,正精進裡面勤奮的精進。所謂的四正勤的道理就是如此,已經生起的惡,不管它是惡念,不管它是惡業、惡行,你就要想辦法把它破壞,讓它銷毀、讓它消失。所以因為這樣的惡念會導致自己未來感生不好的業果,讓自己在三惡道中不斷地生死流離,你這樣就很難聽到這個善法;聽不到善法,你就聽不到至善的三寶之法,就不容易能夠改變自己的行為向著佛道。

所以菩薩應當對這個生起警惕之心:我現在這一輩子有沒有什麼樣的惡念是最重的,哪些惡念它可能今生雖然不至於讓我生起惡行,讓我的惡行成就、惡業成就,但我保養這樣的惡念長養它,以後它到了下輩子,當沒有人可以管我的時候,它就會變成一個惡行了;這樣我到時候再想要對這樣的長養、長大的習氣,來想要克制它,就會顯得非常的困難。所以你應當在現在的惡念、惡行稍稍萌芽之際,就應當加以翦除,何況是已經生起到這種大惡念,這些我怎麼能夠加以隨意地放任呢!所以菩薩對這個,他會相當地留意,甚至他會去檢點自己的身心,和經典來比對,哪些的行為是菩薩所應具備的。

不論是初業的菩薩,初業菩薩就是剛剛開始初始修學菩薩業道的這個菩薩,就是許多的事還不明了,佛陀也有勸勉應該要怎麼做、怎麼做;那他就瞭解了,原來應當來受持菩薩戒。所以就會連續地將其他四正勤三個部分,能夠一起加以檢討。

四正勤其他三個部分,就是還沒有生起的惡念,就要遮住不生起;可是還沒有生起的惡念等等、惡行等等,要遮住不生起,就是自己要能夠知覺、能夠覺察,能夠對細微的地方開始作覺照。然後還沒有生起的善念、善行等等,應當讓它趕快生起;就是說你比對經典的時候,然後也包括去檢討菩薩戒的時候,就可以去看哪些的行為,我是不是還沒有具備呢?我是不是應當來生起這樣的念頭;然後再比對下去:「我做人還算不錯,我已生起的善行,我有啊!」就是說:「我很樂於布施,在布施行中我並不會退卻,我這輩子非常喜歡能夠幫助人。」那在這種情況之下,就是屬於已生善來增廣。

要怎樣增廣?就是應當來幫助所有的人。所以我應該發起四宏誓願,盡未來際可以救護一切眾生,成就他們所缺乏的;他們所缺乏的就是瞭解這真實義,瞭解這第一義諦,瞭解這宇宙中最重要的實際理,我要讓他們能夠親證這實際理。將來我要成就佛道,來讓一切有情,能夠開示予他們,讓他們能夠悟入這真實理。所以菩薩在這過程中,他會去看初業的菩薩、初學的菩薩應當怎麼做,他就先願意來受這菩薩戒,不斷地在波羅蜜多不斷地精進。

然後修學的過程中,他就去注意菩薩戒的戒相,然後開始讓自己的心能夠平等。平等的意思是說,對於世間的境界,他可以對於順境界、逆境界,都慢慢地平等視之;對於他來說,持戒才是比較重要的。維持這個戒相,每個月或兩個月等等,或是半個月等等的布薩,對他來說是重要的。當他有犯了過失以後,已生起的惡行,他要怎麼樣讓它能夠破壞?要它怎樣能夠消損?他就到佛前中去懺悔;如果他犯的過失比較重,他就會去找一位菩薩,同樣受過菩薩戒的菩薩在他旁邊,然後請他來作證,如是向 佛來懺悔。懺悔之後就可以得到清淨,讓自己的心不再於罣礙,所以精進是不可思議的法。

因為一般人不知道怎麼樣讓過去的業能夠消失,或是讓惡業轉成比較小的小惡業,不至於感果;感生到自己會失去性命,然後沒辦法修學佛法。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就應當好好的來受戒、持戒,而且受戒、持戒的功德不可思議。這個情況下,不會因為你事後的破戒,原先的持戒就會失去它原有的功德。

以前有一位比丘尼,她在 釋迦牟尼佛的時候就證得道果,她就勸勉大家說:「我之前就是在迦葉佛的時代曾經出家,但是這一生我是因為那一生出家的功德而成就的;所以我才能夠得到這樣的果報,能夠證果,能夠證得這小乘果。」可是其他的人,他們想要繼續聽到底為何要說這個,因為這世間的女子,這個比丘尼跟她們說的時候,她們說:「這個戒太難持了!我一定沒辦法繼續精進的。就算受戒的話,我怎麼可能有辦法這樣來持啊?」結果這比丘尼她就說:「即使是破戒也沒有關係。」大家就覺得很驚訝!結果她就解釋為什麼,她說:「當時候我就破戒,破戒在迦葉佛的時候,那時候很嚴重,後來我就到惡道去了。可是因為持戒,還有本身持戒的功德,我精進持戒的情況下,就讓我這一生繼續遇到佛;然後因為精進持戒的功德,所以我這一生就能夠證果。所以不要怕犯戒,犯戒就犯吧!然而持戒還是有持戒的功德。」

所以我們應當來想:今天即使是犯戒好了,一般人都還不至於像那一位比丘尼一樣,可以懂得、可以知道自己應當要到佛前懺悔了,所以就不一定會因此而下墮惡道;就算是下墮到惡道,因為受戒等等這樣的戒功德的緣故,你會很快地從地獄道回來。這個在佛經上有說:就像是一顆皮球,它掉進地獄裡面,不管這地獄有多麼深,它也馬上就會彈回來,繼續出生於人世間。所以學佛應當繼續往前,應當要精進,不應當對這生死中來作種種的掛懷。

尤其發菩提心的菩薩,更是不可思議。佛經上怎麼告訴我們呢?因為有的有情,他雖然受戒,也很精進,可是他因為過往的一些牽連,所以就讓他下墮到地獄道裡面去了,這往世的不善讓他不能夠停止。即使是如此,等到佛出世於人間的時候,佛眼、天眼等等慧眼種種觀察,祂會觀察到這個有情,過去生曾經修十善業、修三歸五戒等等,然後知道向著佛法,而且發起菩提心,希望能夠成就佛道,但是因為某某事,他現在在惡道中受苦。因此如來一念覺知,就可以讓這一位有情即刻脫離地獄道。

佛經上又告訴我們說,如來會讓這一位有情知道他過去生的因緣是怎樣修學佛法的,不會讓他平白無故地繼續只是在人世中出生,而不瞭解過去生自己是一位學佛的菩薩;而這個菩薩在經過佛力加持,知道過去宿世的因緣以後,就會在 佛前繼續地認真來修學,能夠懺悔諸等的業報,能夠知道以前這種種法是不如理作意的,而能夠真實精進來平等修集應有的福德以及應有的智慧。如是的修學就是我們說的精進。

所以世間的一切有情看待生死,他們都不是很真實,他們都在虛妄中過著日子,所以他們不覺得生死對他們是妨礙的;而菩薩因為要在三大阿僧祇劫裡面不斷地修學,所以不斷地會產生煩惱,這也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應當要正精進,不要邪精進,要多聽善知識的教導,這樣才能夠遠離這些種種的邪執;而遠離邪執的時候,就可以讓你免除到三惡道這種種的異生性。所以你的變化異生,就不會變成畜生、餓鬼、地獄;乃至於你不斷地發起善心所,想要成就佛道不斷地迴向。不斷地迴向自身能夠成就無上正等正覺,也迴向自己成佛之後可以廣攝無量無邊的眾生,也一樣能夠成就佛道,成就無上正等正覺。這樣的心念永遠不退,就能夠感召佛的光明攝受,在一切時一切地都能夠得到佛的恩慈。所以即使到地獄法界中,還是可以如前所說,佛就可以將你救拔出來,可以繼續地修學佛道,只是中間要枉受屈苦。

所以要這樣如是思惟:既然 佛已經幫我們的路程都安排好了,即使我們跌落到地獄深坑的時候,祂一樣可以來攝受我們、救度我們;這樣我們就像是一個求學的孩子,應當繼續地往前奔馳,繼續地精進,不應當再去想其他哪些是是非非世間諸等還要眷戀的。

精進就像是一條道路上,有許許多多的人會前進,有許許多多的人會後退;在這條道路上的話,一切都是平等的,你只要按著這條道路的指示,繼續地往前走就好了。實際上,精進並不是要你馬上把所有的生命繼續投入,而是你能夠兼顧世間因緣;因為在這條道路上,你會看到許許多多的有情他們在路邊,你一樣可以停下來,來施作一些因緣跟眾生結緣。而不是像小乘人一樣,他們的修行實際上是幾乎看不見其他眾生的,因為對於他們來說,其他眾生都是他們想要遠離的對象;一切有情不但要遠離,一切的世界也要遠離,乃至於自身也是要遠離。所以他們向著幾乎斷滅的道路前進,只是他們相信佛語,知道最後還有一個本際,最後還有一個真如;最後還有一個不可壞的阿羅漢有,這個有不是三界有。

然而這樣的二乘人的修行,不是我們大乘人要的。大乘的修行很奇特,他即使因為眾生的緣故,他一樣可以在這條大道上反而更快地成就佛土。為什麼呢?因為你的佛土不是一個人所能夠成就的,必須要自他一起在這個正法中能夠覺悟才成啊!所以能夠成就這樣的佛土,需要在這過程中不斷地攝受眾生;所以菩薩即使在這個修學上,他也會去兼顧一切的眾生,來施予救度。所以我們說布施波羅蜜,布施波羅蜜雖然可以成就個人的福德,實際上也可以一起成就眾生所有的因緣。

十方世界的菩薩不斷地精進布施,為什麼呢?所為何故?因為他們不斷地當這個大布施主來救護眾生、救度的情況下,請眾生來隨他們的心意,然後可以領取他們所要的這些財貨等等,然後菩薩就在這個大會場上來教導眾生親近三寶;大家受了菩薩恩澤,不方便就此離開,一些有緣的眾生,他們就可以因為這個講法,而能夠歸依三寶。歸依三寶以後,並持受五戒;因為菩薩講的法非常勝妙,可以把三歸五戒說到打動人心,因此大家就成為歸依三寶的佛教徒了。所以知道這樣的學佛人是因為菩薩所建立的,就可以來施設種種的方便。所以菩薩必應當精進,因為精進所以布施、持戒、忍辱種種而能夠成就;乃至於精進的話,可以讓最後禪定、智慧成就。忍辱並不是只有作消極的,反而是與精進一起搭配。

精進可以讓自己成就迅速,而是積極的面對眾生所有的惡,以及眾生所有的善,所以四正勤可以讓一切的有情,可以在四正勤裡面安立自己的法身慧命,而不是只有讓自己在這種正精進的修行中,而遠離眾生。所以菩薩可以修行信、施、戒,不斷在布施、持戒裡面長養無窮的信心;也因為自己的信心,而能夠讓眾生知道應當向布施、持戒修持。而且菩薩在長養眾生信心之外,能夠繼續親近善知識生起智慧,能夠慈悲正精進;這樣無悔而走完菩薩的這些在法界中的每一個角落,跟十方世界有情來結緣。

我們來說一個精進的故事:曾經在一個地方,這是在印度,在印度有五百隻蝙蝠,牠們住在一個枯木裡面;這個樹木已經枯朽了,這五百隻蝙蝠,牠們就藏身在裡面。有一次有一隊商旅經過這裡,那時候天氣非常地嚴寒,所以他們就開始生火;用木柴生火、生火,不小心這個火就碰到了這一枝枯木,因為這個樹木都已經枯萎了,都已經乾枯了,很快就燃燒起來,這些商人並不介意。可是這五百隻蝙蝠牠們能飛走,可是卻沒有這樣做,為什麼呢?因為其中有一個人,他正在這旁邊在唸誦著論藏的典籍,唸誦這個三寶的典籍,所以牠們非常地喜歡聽他所流誦出來的、口誦出來的、宣演出來的法音;雖然他只是讀誦並沒有演說,可這五百隻蝙蝠不知道為什麼牠們非常喜歡聽這聲音,因此牠們就一直忍耐著、忍耐著,最後五百隻蝙蝠就被火燒死了。那這五百隻蝙蝠,因為這樣聽法精進的善功德,牠就捨棄了業報不再作蝙蝠了。牠們來生就變成人,而且因為這個習氣,所以他們全部出家,也喜歡這三寶的典籍,所以他們個個生起智慧;生起智慧以後,就把自己的惡斷除了,就像他們前輩子當蝙蝠一樣的精進,所以他們都成就阿羅漢道。

後來當有一位國王,他想要瞭解佛法,他就問一位尊者,叫作脅尊者。脅尊者跟他說:就是因為有一些法義不明了,所以大家才會有各種不同的說法,所以對於經律論這個論藏,必須要再有一個法來解釋這個論。因為本來論就是來解釋 佛所說的法,解釋經典的,可是論藏本身就很深,所以要再建一個論再來解釋它。所以這五百位阿羅漢就參加了這一次的解釋論藏的法會,他們就和脅尊者一起將這些佛法繼續解釋清楚,將這些論所要闡揚的真義繼續能夠說明。

所以說精進本身是不可思議的,不會因為是在人道,或是其他的惡道而有所不同。既然因不可思議,我們是不是應當來精進,繼續向著佛道來前進呢?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

阿彌陀佛!

菩薩正行(二)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