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1, 2019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菩薩正行(二)第60集
由 正珍老師開示:略談佛教對外道的論析--佛陀所行
菩薩正行(二)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正覺教團所推出電視弘法節目《菩薩正行》系列,今天要談的題目是:佛教古德對外道的論析——佛陀所行。

太虛大師說:「破邪崇正,樂善好施,為在家人歸依三寶後的正行。」(《優婆塞戒經講錄》,世樺印刷企業有限公司,頁224)這段話的第一句「破邪崇正」,是值得菩薩學者深思的。當今許多學人所受教,如:「不要說人的是非,說人是非者則是是非人。」教者未能對是非交結處有著正向的面對與判斷,依於我與我所的取相,而現出這樣的言說名句。受教者依於對教者的崇仰,迷失了自我判析的能力,於是對是非成了一體全包的認知;也就是,不論是屬於法義上的論析,或個人事相上身口意的行為,都含攝在「說人是非」的範疇。但是如孟子所說:「是非之心,人皆有之。」除非是癡障者,否則任何境界現在我們的眼前,差別相已經完成,也就是事理的對與錯依於自我認知已完成;只要意識在不斷的了別過程,如何能避於是非之道呢?而所說的「道」,就是所修所學的是否能夠幫助解脫現時的煩惱?是否能解脫三界的愛染?是否能正向三乘菩提的修學?因此,只要是對生命實相有所探究乃至有所覺醒的人,一定就會有著「如何是道,如何是非道」的觀察與體究;而依於不忍眾生苦的菩薩性—慈與悲—的願行下,必是會對「如何是道,如何是非道」加以論述,這實在非屬在事相上犯口過的行為,而是救護眾生的願行所顯。所以太虛大師才會這麼的定說:「破邪崇正,樂善好施,為在家人歸依三寶後的正行。」(《優婆塞戒經講錄》,世樺印刷企業有限公司,頁224)並以此為正行之說。但這不但是在家人的正行,更是出家人的職責所在,若不能知是道、非道,那出家一事則成口糧事,則成依佛、附佛的蠹蟲行。所以破邪崇正,自古以來一直是佛佛相承,也是佛弟子重要的職責所在。

如 佛陀在《優婆塞戒經》中對善生說:【善男子!諸外道說:「一切世間皆是自在天之所作。」亦復說言:「未來之世,過百劫已當有幻出,所言幻者即是佛也。」若自在天能作佛者,是佛云何能破歸依自在天義?若自在天不能作佛,云何說言一切皆是自在天作?】(《優婆塞戒經》卷五)善生是初學者,佛陀由告知他禮六方佛教與異教的不同外,在整個《優婆塞戒經》整個教導的內涵中,有極大的比重的內容都是在教示著「正教與外教的差別相」,這對初入佛門的人來說,是相當重要的一件事。現在這個世間,每個人都在「命濁」的報業中,年歲難能過百,加上自身別業「見濁、煩惱濁」的混沌,以及共業中「眾生濁、劫濁」的難能可逆!再加上若就自身加以視之,扣掉幼兒的無知期,扣掉年老退化期,再扣掉每天吃喝拉撒睡的時間,以及資財運為的時間,能真正安住於解脫道與佛菩提道的時間有多少?所以實在沒有時間可以浪費啊!如果走錯了路,那麼很難再回頭。因此 佛要明確地為善生說明清楚,為祂的弟子交代清楚。

如這段經文,佛先說外道是這樣說:「一切世間皆是自在天之所作。」佛就破他:「如果自在天能夠作佛,為什麼佛陀能夠破歸依自在天的這個道法?」這個就像現在一神教所說:「世間一切皆是上帝所造。」若上帝是清淨的,何以世間有那麼多愛欲雜染?有著二苦、三苦、四苦、八苦等等的苦差別相?若是一切世間皆是上帝所造,何以要造出亞當、夏娃這樣兩性不同的差別相?更造出蛇的誘哄和禁果——也就是會產生愛欲的果食?就這些部分來說,上帝的心實在不清淨啊!那他造人是不是更加是不懷好意呢?如此何以能說是歸依所向?所以這個說法,立馬彰顯著上帝本身就有著自我陷落的實質。

外道又說:「未來之世,過百劫已當有幻出,所言幻者即是佛也。」佛陀就破他:「如果自在天自己不能作佛,又怎能說一切都是自在天所造?」這裡可以看出,外道之所以要攀附於 佛,因為心已不安與惶恐,認知 佛的尊貴,以及難以及其功德與福德,又無法與其相抗衡,所以不斷地攀附於佛法,欲取得平等乃至高出於 佛的地位。佛陀在出家修行的初行六年,對外道的一切理論和實修,都是有著深入的聞思與修證;所以外道的一切落處,佛陀都能了知並且加以解析,如此不但不會讓弟子走偏邪,也能夠讓外道回歸正法。因為外道不論在事上、理上都無法及於 佛的一分,所以就不斷的有外道要陷害 佛的事件發生。

例如:在王舍城就有了一件外道要陷害 佛陀的事件,那時外道們去找信受他們的德護長者,對他說:「大長者啊!瞿曇沙門還沒有出現於世的時候,這裡一切的閻浮提十六個大國,他們都歸屬於我,而且都是隨意自在的相信我所說的話,都對我非常的恭敬,而且供養我、讚歎我,供給我各種的衣服、飲食、臥具、湯藥。但是當沙門瞿曇出世出來弘法以後,這些大國都不再供給我衣服、飲食、臥具、湯藥,而且他們都信受沙門瞿曇,為沙門瞿曇所統領,只有您一個人是繼續著布施給我、相信我的話。沙門瞿曇他用這種種的方便,他都沒有辦法破壞你對我們的信受。這十六個大國,沒有一個能夠像你這麼樣的相信我,但是這十六個大國,他們也都相信你的話,所以我們想了一個計謀,想要跟你一起商量。這個計謀就是:「我們決定在你們家設一個大供養,你家有七個大門,在一個一個大門之前,都作一個大火坑,在大火坑裡面放上這個炭——沒有煙的炭;並且再用銅來作梁,梁上面再灑上土,土上面再灑上草,草上面再鋪上非常莊嚴美麗的花。瞿曇如果走過,一定會掉到坑裡面而燒死。如果沒有燒死,我們也可以把毒藥放在飲食當中,這樣縱然沒有燒死,他吃到有毒的飲食也會死掉。」這時候,這個長者一聽就說:「好啊!好啊!這計謀相當不錯,如果能夠為大師您作這件事情的話,那真是也是合於我的願想,希望大師你不要憂慮,我就這麼辦了。」所以這個外道就說:「好啊!好,趕快去辦。」那長者於是就去造作火坑、毒藥,而且他心裡就在想:「我一定要把這件事情給完成,而且完成這件事情,那些大師一定會很歡喜。」所以他心裡非常的開心!但是這位長者他有一個兒子叫作月光,也就是月光童子。月光他只有十六歲,非常的聰明,德行也非常的高,他就勸諫他的父親不要這樣做,並且不斷地讚歎 佛的德行,告訴長者:「佛是金剛不壞之體。」但是長者完全聽不進去月光菩薩的勸諫,就派人去迎接 佛。到了長者家,佛帶著比丘眾以及菩薩眾走到那一道又一道的大門,那些火坑突然都變成了水池,而且從裡面都冒出非常清淨莊嚴的蓮花。這時候長者和外道們看了都非常的驚恐!接著,佛到了屋子裡面,那些外道們又暗想:「既然沒有辦法陷害瞿曇掉到火坑裡面,最起碼這個毒飯應該可以把祂毒死。」沒想到 佛說:「世間最毒的莫過於貪、瞋、癡三毒,我已經越過了這三毒的所害,世間已經沒有任何的毒可以害到我。」所以 佛陀吃下了那個飯,一點事都沒有!這時候那些外道看了,更加的害怕與驚恐,於是紛紛逃竄。那長者非常的懺悔,就在 佛陀面前向 佛陀懺悔。佛陀就對長者說八解脫、四聖諦的道理,還有六度萬行的這些法,長者聽了就能夠有所體悟而得到不退轉的法忍;而長者的兒子月光菩薩,也因為這一次的一個因緣,發了非常殊勝的菩提大願。在經典裡面 佛是這麼說:【佛告阿難:「我般涅槃千歲已後,經法且欲斷絕,月光童子當出於秦國作聖君,受我經法興隆道化。」】(《佛說申日經》)我們可以看到這一件事情,也就是 佛陀不但不會避開外道的邪說與陷害,反而不斷藉由外道的種種作略,來更加彰顯佛法修證的殊勝,以及應機、應時的來度更多的學人能夠向正道。

「破邪崇正」這件事情,現今平實導師也是依著 佛陀的行跡,如是如是地依教奉行。在《宗通與說通》這一本書裡面,平實導師開示著:「一切證悟般若之菩薩,欲離唯識性位、入唯識行位(初至十地)者,必須勤修初迴向位之加行。初迴向位之身口意行,主要為救護一切眾生迴向正道;欲救護眾生迴向正道者,當急之務即是破邪顯正。」(《宗通與說通》,正智出版社,頁200)平實導師這一段話的意思說:一切已經證悟明心的菩薩,這時候他已經不是在唯識性與唯識相當中,他必須要積極地進入唯識行位;所謂的唯識行位,也就是他的身口意行完全轉依了第八識如來藏的清淨無染心。這個並不是說一入地就立刻能夠達成的,這個必須要在入地前就必須要加行;也就是說,今天為什麼在整個菩薩行,從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位的這樣的一個次第,其實這都是整個的佛菩提道的前行工作,因為入地以後才是真正的佛子,在入地前的一切作為,其實都是加行,一次一次的階段都不可以躐等。

所以在十信位的時候,如何加強自己對法的信力;到了十住位以後,如何能夠安住於佛法的修證;乃至於到十行位的時候,自己注意到自己的身口意行,是不是都依著唯識行觀去作,這個必須要數數不斷地依著自己的定力、依著自己的法流所行,而不斷地提醒自己來作;而到了十迴向位的時候,心心念念都是眾生。在心心念念都是眾生的時候,如果看到眾生陷於苦難、陷於錯誤的法流,那這樣子是不是應該要有一個救護眾生向正道的心呢?所以平實導師才會這樣的一個開示:「如果要入唯識行位的話,必須要勤修初迴向位的加行。初迴向位的身口意行,主要的就是要救護一切眾生,讓一切眾生都能夠迴向正道。」也因此,對於一個菩薩行者來說,你的眼睛所看的、心裡所想的,已經都不是完全依於自身的我與我所;眼睛所看的、心裡所想的,都是如何讓眾生不會耗損他這一生寶貴的時間為邪法所迷、為邪法所惑,因為一失人身萬劫難復,所以要救眾生能夠迴向正道是當務之急。

但是如果要救眾生迴向正道,要怎麼作呢?平實導師繼續說:「欲救護眾生迴向正道者,當急之務即是破邪顯正。若不破邪,未悟之眾生云何能知何者是邪道?破邪已,正道自顯,眾生即知取捨抉擇,免入邪道。菩薩具足如是功德,即可轉入第二迴向位,次第而至十迴向位滿足,具足道種性而入初地,開始十地之唯識行;由此緣故,一切證悟般若菩薩,應該親自或協助善知識破邪顯正,救護一切眾生遠離邪見,趨入正道。若欲顧慮私誼,而不破斥邪說,坐令熟識之師繼續誤導眾生者,名為無慈無悲,乃是將佛法作人情者。」(《宗通與說通》,正智出版社,頁200)這句話說得很重,就是所謂的「無慈無悲」。每一個學佛者常常想的就是:我要如何長養我的慈悲心?也因此在如何長養我的慈悲心的當下,就是:我如何去幫助現在正在沒飯吃的眾生、沒有衣服穿的眾生?可是像這樣呢,並不是真正的幫助他!以前有一位師姐,她對某一個道場的人說,那個道場人常說他們的道場是最慈悲的,常常都救護眾生,供給眾生便當啊!米啊!飯啊!讓很多這個窮苦的老人家或者發生災難的家庭能夠有所幫助。這個部分我們絕對的隨喜讚歎!而且這個部分是屬於人天善法,不僅佛教界的人在作,許多的外道也都在作,而且世間也有許多大善人,也都積極地在從事這樣的事情。

但是這樣的事情並不是真的能夠救護眾生,所以這位師姐就對他說:「你所說的那一個方法,只不過好像丟了一個救生圈給他,但是他永遠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游到岸上來。真的要救護眾生,應該要把游上岸來的方法以及法則來教給他。」沒有錯!就是這樣。我們如果真的要讓眾生離開苦難,最重要的就是能夠讓眾生瞭解:如何才是真正的能夠脫離三界輪迴的苦難。如果今天這位教授師的教法,都是讓人落於我與我所之中,那就永遠無法離開三界的苦難了。

今天就說到這裡。

祝願您身心康泰,三學增上,正向佛菩提

阿彌陀佛!

菩薩正行(二)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