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2, 2019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菩薩正行(二)第73集
由 正潔老師開示:三歸五戒始修學(五)
菩薩正行(二)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菩薩正行》。延續上個單元,我們繼續講到《優婆塞戒經》底下的一個經文。底下的經文因為很長,我們這一次就不全部複誦一次。簡單來講,底下的經文我們如果把它的內容濃縮起來下一個標題,就是要讓我們學習「如何依於我們眼前的不堅固的身命財,而來能夠求取堅固的法身慧命還有法財?」

經文說:【若優婆塞雖得人身,行於非法,不名為人。若得信心,能作福德,善修正念;觀一切法皆是無常、無我我所;於一切法心無取著,見一切法不得自在,生滅苦空無有寂靜;人身難得,雖得人身難具諸根,雖具諸根難得正見,雖具正見難得信心,雖得信心難遇善友,雖遇善友難聞正法,雖聞正法難得受持;能如是觀,是名人身。】(《優婆塞戒經》卷六)

在《優婆塞戒經講記》裡,平實導師把這邊的「不名為人」就說只是一個妄人,因為五蘊身心是虛妄的,假五蘊身心假名為人,是假人,不是如來藏真人。因為未明心,未大乘見道證真如,不知道這一個真如—平實真如—很平凡、很實在,卻又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這個法界實相心,真正的人。平實導師在《優婆塞戒經講記》是這樣子說,那是一個客氣的講法;實際上按照 佛所說的,優婆塞雖得人身而行於非法,也就是我們前一單元所說的「不能夠如法而住」,而去違犯了不應該做的、虧損眾生的很惡的,乃至甚至極惡的身口意業的話,這樣的眾生就「不名為人」了;不僅是不能為三寶弟子優婆塞,連「人」都沒資格了。現前所見,雖然他是一個人,乃至於是一個表相的三寶弟子,實際上因為他行於非法,他習於非法,他不知懺悔,他不知悔過,他會繼續不斷地再造作下去,這樣子的惡業,絕對可以讓他這一世結束之後,因於隨業、隨重、隨念,隨於你所造作的業而往生。隨你所造作的業當中輕重的,重的先報;乃至在這重的業當中,你念念不忘的、恆常在心的這個先報。這是往生西方極樂,以 佛為無上大福田念念不忘,隨願、隨業、隨重、隨念的道理。也是這一邊「若優婆塞雖得人身,可是卻行於非法,不名為人。」因為他後後世絕對會失去這一世的眼前看到的這個人身,會下墮到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去;所以眼前雖然看起來還是人,卻已經說他是「不名為人」了,因為他失去人身是必定的事情,因為習於造惡,因為不知懺悔,因為樂於造惡、樂於虧損眾生。

「若得信心」,反過來講怎麼樣才叫作是優婆塞、是稱得上一個人?換句話說,其實指的就是說:如何具足你修學佛法入門的五乘教法?如何具足身為一個道器?至少是人乘、天乘,也就是施論、戒論、生天之論。在這個施、戒,還有修生天之論的這個是禪定的部分,乃至十善的部分,您能夠如實知,而去這樣子的如實修行,讓如來藏中的種子越來越清淨,讓這一世的心性改變,讓自己的福德果報改變,乃至能夠相應三乘菩提的福德—也就是功德—越來越增勝、增廣,這樣的造作才能叫作人。底下的經文講的就是這樣子一個道理。所以 佛才說「若得信心」,對於三寶,對於 佛所制下的戒,就是尚未證得初果,尚未如實證得四證淨——也就是四不壞淨;四不壞淨並不是三歸五戒就已經有四不壞淨了,真正如實證得四不壞淨也就是四證淨,一定要到你證得至少是小乘的見道——得法眼淨、證初果,也就是斷我見。這裡的是指說您見道之前,您要累積的福德資糧,您要遵守的戒,依這樣子來說這樣子底下的經文。

「若得信心,能作福德」,佛告訴我們該作的,消極地止惡、積極地行善,你都能作了。能夠「善修正念」,這裡的正念,如果要把它講得再仔細一點,其實就是所謂的四念處,依四念處: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依於這樣的修行。當然之前,我們說小乘裡面有七方便,所謂的七方便,先依於五停心觀——五種來停止自己妄心、妄念不斷地攀緣流轉的方法;譬如說瞋恚心多的,我們就修慈悲觀;譬如說妄念多的,修數息觀;乃至正覺講堂平實導師所施設的無相念佛,都可以攝屬於五停心觀、七方便的第一個入門。雖然這裡七方便一般是小乘人在說的;大乘人一樣,要明心之前還是得先斷我見,我見不斷,明心非真,我見既斷,明心證真。明心之後,最怕的就是不能轉依如來藏,不能轉依的道理,就是在於有路可退;這裡所謂的有路可退,當然就是退轉回去生滅法。換句話說,因為沒有真實、如實地依於四念處而斷我見,所以雖然證得了,乃至偷取密意、竊取密意聽來了,可是沒有辦法轉依,因為沒有如實斷我見,因為我見不斷,明心非真,最後必定退轉於五蘊十八界當中,以一法為我、為我所,而繼續不斷地輪轉於生死。

「若得信心,能作福德,善修正念——也就是四念處」,這四念處,我們剛剛講到的七方便,依於五停心觀,再來就是要修四念處的別相觀:四念處的一一相,你能夠種種總括的去「觀身不淨就觀身不淨,觀受是苦就觀受是苦,觀心無常就觀心無常,觀法無我就觀法無我。」大略地有這樣一個認識;再依這樣的定力、慧力增長、福德增長,慢慢地依於定力、慧力、福德增長而來消除、修除性障。四種修慢慢地累積福德之後,慢慢地可能就能夠進入四念處的總相觀;也就是說不只是觀身不淨,也要觀身也是苦、也是無我、是無常;對於觀身如此,觀受是苦,觀受也是不淨,觀受也是無常、也是無我;這叫四念處的一個別相觀跟總相觀這樣一個層次。四念處的這樣子總相觀、別相觀之後,你對於這樣子的五塵境界法,對於這類外我所、內我所都已經都如實地、慢慢地去斷絕對它的攀緣貪愛了之後,就可能進一步地依於能夠證知所取是空,然後慢慢地證知了這個能取的這個心—「觀心無常」這個心—也是無常。在有前面的「觀身不淨」,觀五根身不淨,觀五根身根塵觸之後產生的三種受是苦,觀這些都是不淨、都是苦;觀外所取的五根身,五根身所取的這些境界法,乃至這個根塵觸相應產生的五識,五識上面所出生的受,觀受都是苦。對於外我所、內我所的這個五根身,乃至說我們有時候把外我所、色身當外,有時候把色身而有的外面我所擁有的父母兄弟姊妹、財色名食睡當外,這都可以的,只要在說的時候界定清楚就好。無論如何,外我所的觀察,都是無常、苦、空、無我,內我所的受也是如實觀察了,最後反過來再觀心無常,一次又一次四念處的時候,終究有一次觀心無常的時候,依於外我所、內我所所取皆空。

反觀自己意識心,因為證得未到地定了,遠離五根身三種受的貪愛攀緣,然後能夠證得未到地定;因為所謂的未到地定,就是不攀緣前五塵的一個定力、一個決定心。有這樣的未到地定,有這樣的清淨的,已經不是一個五俱意識,而是一個清淨的定中的一個獨頭意識;依於意識的清淨念,依於這樣的遠離這個觸、受——五根觸五塵而產生的這一些苦受、樂受,能夠住在清淨的念,能夠之前依於修學正知見,對於斷我見的知見,能夠如實地去思惟了知,乃至有所疑惑,跟自己的師長請教以後再思惟,然後最後終於確定了,心得決定了;然後再終於依於四念處的如實修行、也觀行。當然這過程當中,也不可能偏廢福德。然後最後,當您有這樣的未到地定的定力,你在未到地定當中,依於這樣的清淨的定中獨頭意識,這個意識心觀察,然後確定自己真的是無常!在這過程當中,沒有前五塵—色聲香味觸—的這些干擾,那您這樣子的一個意識,自己證知自己無常;我們有時候開玩笑說,叫作自殺,自己殺掉自己「意識以自己為常」的邪見,這才能夠斷我見,這才叫作真實的斷我見。所以斷我見有它需要的福德,有它需要的知見,有它需要的一個定力,至少是未到地定,道理就是在這裡。

我們繼續回到我們的正題:若得信心,能作福德,善修正念。善修正念之後,就是要能夠觀一切法都是無常,一切法都沒有一個真實存在的我。一切法既然都沒有真實存在的我,更沒有一個真實存在的我依真實存在的我而有的所謂的我、我所擁有的這一些財富、這些名聲、這些地位。簡單來講,我們經常會說:「五蘊身心是剎那生滅的。」可是剎那生滅的身心,依之我們建立了人、我、眾生、壽者相。換句話說,我們在如來藏這個圓成實性法、這個不生不滅法所出生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所謂的生滅法依他起相上,因於自己的我見、我執,而錯誤地建立了所謂的人、我、眾生、壽者相;這個人、我、眾生、壽者相,就是遍計執性,也就是所謂的眾生輪轉的一個根源。我們修行的根本,當然要先認知這個遍計執相的虛妄、無實,可是虛妄無實的當下,我們不是小乘人,我們不可以要滅掉生滅相,還要滅掉生滅法,那是小乘人的作法。因為滅掉生滅相,無妨你解脫於生滅相引起的這一些諸受煩惱;可是你如果要連生滅相之所依的生滅法,你都想要滅掉,換句話說,你要滅掉五陰、十二處、十八界,您是一個定性聲聞人,你不只要滅掉人、我、眾生、壽者相,你連生滅法—五陰十八界—都要滅除,這樣子的一個二乘修行人——定性的二乘修行人,是永遠沒有辦法證得圓成實性,證得「涅槃如來藏」(正覺總持咒的第二句)的。

那依前面我們所說的,有一句經文說:「本無作者亦無受者,可是果報不亡。」本無作者亦無受者,是這裡想說的:五陰、十二處、十八界這些生滅法,乃至生滅法上面建立的遍計執相—遍計執性的遍計執相—這一些人、我、眾生、壽者相都是無常法,都是無我法,都是無我所之法。依這樣的無常、無我、無我所而說「我們有修行可是又沒有修行」;乃至於世俗人說的「我們有布施又沒有布施」,所謂的「三輪體空」;乃至所謂的「我們有殺人又沒有殺人」。可是這樣子一個說法,千萬不要誤解了「本無作者亦無受者,本無修行者亦無被修行之法,本無布施者亦無被布施之物或者之法、之人——受施之人,本無殺人者亦無被殺者」。可是記得 佛說的後面幾個字是:「本無作者亦無受者,可是果報不亡。」本無作者亦無受者,是就生滅相與生滅法,就五陰、十二處、十八界,就人、我、眾生、壽者相來說。可是當您一個人,我們舉一個例子,「三輪體空」的布施的例子:「你不可以執著有一個我,這個我的色身、這個我的意識,我是一個布施,我是施主,我是施者;在我的眼前有一個被布施的人,他有色身,他有身體,他有意識,他在我眼前;我拿著一個布施的物品,這樣的三輪境界成就一個布施的事情,這是真實有的。」這樣的見解,當然是不能叫作三輪體空,是錯誤地把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生滅相上建立它為恆常。

簡單來講,如果我們這件布施的事情,從我拿起施物到我走過去,兩手恭敬地再布施給對方—一個受者—來講,這個時間過程如果是一分鐘好了,菩薩們可以自己想一想:當我坐著起來了,當我手伸出去,再走出去把東西握在手裡了,請問前一秒鐘、後一秒鐘的這個所謂的我—色身的我—是同一個嗎?色身,一條血管就好像一個道路,血管裡面的紅血球、白血球、這些血小板,種種的這些細微的細胞,就好像是車水馬龍上面這一些紅色的車子、白色的車子、這些種種的腳踏車。您如果不知道、難以去體會,沒有辦法現量去現觀親證,你無妨站在一個交通繁忙的馬路路口你去看一下,這一條路什麼時候曾經安靜過?什麼時候是同一條路?有些菩薩可能是腦筋動得快一點,他說:「有啊! 三更半夜的時候都沒有車了,都很安靜了。」那這個我,當我靜坐的時候,我以定為禪的時候,我住在無色界,乃至我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的時候,我應該這個意識的我,乃至這個色身的我,天身的我應該是常囉!這樣的見解還是錯誤的。

我們還是回到道路這樣的譬喻。道路我們把它舉成一個血管,血管有很多的細胞所組成,管壁的這些細胞,裡面的纖維細胞,乃至種種的這些淋巴管,這些的細胞或許都有;那一條柏油路,三更半夜沒有車輛運行了,請問有沒有地下水道這一些在流動?請問這些柏油有沒有風吹過去?有沒有柏油的小碎塊?有沒有石頭小碎塊?有沒有旁邊的路樹慢慢地凋零了、飄落下來?有沒有那樣的腐爛?有沒有那樣的變換?都有!只是我們肉眼太粗,我們沒有慧眼,我們沒有辦法去現前這樣去取證而已。同樣道理,以布施為例,不只是我的色身,這個一分鐘內完成了布施這件事情,就好像電視另外一個例子,把一分鐘的影片播放起來,您難道可以說一分鐘前的這一個影像,是一分鐘後布施完畢的那樣同一個影像嗎?並不是!稍微熟悉一點點—有點常識—的都知道,這個影像都是聲光顯現出來,背後有一些電子在打擊這些液晶螢幕,或是像以前陰極射線的映像管螢幕。一分鐘劇情如果難以體會,那你無妨看看一小時的連續劇,從九點演到十點好了,九點一分電視螢幕上那一個影像那一個男主角,難道是九點五十九分五十九秒同一個嗎?只有無明的深重的不知道要去簡擇的這些觀眾凡夫,才會說認為是同一個。同樣的道理,一小時如是,一分鐘的這樣布施的也是,從來沒有一個不變的五蘊當中的色身跟意識,在我們的生命當中有一刻的暫停過;舉例來講,我可能前一分鐘,還是所謂的色身,我一秒鐘後,我指甲又長了一些,頭髮又長了一些了,我的紅血球、白血球、我的腎臟、我的運作,這都一直不斷地在變化;乃至我現在講了這麼多話,我的口水裡面噴出去一些了,原先是屬於我的身體的水分,現在不是了;我的呼吸、我的肺臟,我的支氣管的伸縮,這個色身都不是同一個了。我不是從五十歲一下子跳到八十歲、九十歲而死亡,我就是五十歲一秒、兩秒、三秒,每一秒都在老化,老化當然是不同,衰變一定是有不同;依這樣的道理,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生滅法上建立生滅相,建立了有人相、我相。有一個人是受者,是我布施的對象,是別人;有一個我相,是我在布施;有這些東西物品,這些芸芸的眾生相,眾生的山河大地這些眾生相;有一個所謂的壽者相,有一個時間的流轉,五蘊的運行相,依這樣的五蘊生滅流轉,依生滅法、生滅相而說有布施這件事情。可是您仔細地檢點一下每一個組成的因素,不管施者、受者乃至施物,或是整件布施這件事情,真實沒有一法不是屬於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生滅法,不是依於人、我、眾生、壽者相而建立的;當然這樣的布施,就真實佛法來講,我們是不可以錯誤地執著有一個我在布施,而貪戀我有布施的福德,有一個人他被我布施了,這樣的布施、這樣的執著,就違背佛法的精神了。

可是有的人就反過來想:「那我乾脆不要布施了!」因為既然我不是真實存在,對方也不是真實存在,施物乃至整件布施這件事情不是真實存在,那我布施幹什麼呢?本無作者亦無受者,可是別忘了「果報不亡!」前面之前所說的都是生滅相、生滅法,所謂的依他起性法,所謂的遍計執性法;可是別忘了五蘊不是自己出生自己的,五蘊如同波浪,可是藏識海常住,這一個圓成實性法、這個如來藏這個常住法,是所謂的六祖開悟的時候所說的能生萬法,可是本身卻是本不生滅、本自具足、本無動搖的、是本自清淨的。依於每一個當下的五蘊,就跟每一秒鐘影像,都是背後有一個出生影像的,在這個電腦螢幕、在這電視螢幕背後,可是祂是離開這生滅法、生滅相的螢幕、這個現象界。依於祂所以每一秒的五蘊都是不真實的存在,都是虛妄的,都是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可是每一秒過後,五蘊又出來、又出來、又出來,又這樣子像電影一樣的一頁一頁、一個底片一個底片膠卷閃過去連接起來,依於我們意識的取著我們的記憶,就跟視覺有視覺記憶,才有所謂的電影、電視這些劇情可以產生。是因為這樣子五蘊不斷地生滅,明明不斷生滅,我們依我們的我見、我執,依我們的定力、慧力,錯誤地取著它是真實存在,所以執著有人在布施、有人被我布施。

反過來講,慢慢地去斷我見、斷身見,慢慢遠離了這裡所謂的能夠觀一切法皆是無常,觀一切法都無我、無我所了,可是並不是要你、我就不用修行了,殺人放火都沒關係了,修行也沒果報了。不是!因為每一剎那的五蘊都不可能離開背後常住、本無動搖,可又能夠出生萬法的如來藏而能夠出生。每一個五蘊、每一個布施的人、每一個受布施的人都是生滅的;可是在每一個生滅的當下,背後那一個常住的如來藏,你的如來藏,乃至受你布施的人的如來藏,殺人的人的如來藏,乃至被殺的人如來藏,都會記住這一些五蘊所造作的這一些業,而在後世因緣現前的時候而來酬償。這就如同小孩子在玩的網路這些遊戲,每一剎那電腦螢幕上顯現的角色都是假的,都是虛妄的,都是沒有常住過;常住的話,他就會說:「這個遊戲有問題了、壞了,電視壞了、電腦壞了!」可是依於這樣的變幻的這些影像光影造作的業,卻是會被背後離開影像的硬碟所記住;下次你再登錄上來的時候,你、我乃至於一切眾生互動之間,之前所造作這些布施,或是殺人、被殺的關係,還是會依於你還是會出生,一樣是生滅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影像,卻還是能夠如實酬償而建立因果。

時間的關係,我們先講到這裡。

祝願各位菩薩們福德智慧增長,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菩薩正行(二)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