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1, 2019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菩薩正行(二)第74集
由 正潔老師開示:三歸五戒始修學(六)
菩薩正行(二)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菩薩正行》。我們上一單元講的主要是:如何求證堅固的身、命、財?就是以眼前不堅固的我們的色身、我們的生命、我們的世間財,來求取堅固的身命財;也就是如何以堅固的身命財來替換眼前的這些不堅的身命財。

上一個單元我們依於這個《優婆塞戒經》經文,已經講說到「觀一切法皆是無常、無我、我所」。我們舉了布施的例子來說明:如何是三輪體空?如何去觀察五蘊、十二處、十八界都是無常法,都是無我、我所法?建立這樣的知見,現前一分一分地去觀察、去思惟而確定之後;然後慢慢地要「對一切法心無取著」,不會在五蘊、十二處所謂的生滅法運作的當下,再建立了這個生滅相,建立了人、我、眾生、壽者相的貪取、執著,而產生了十二因緣裡面所說的觸、受、愛、取、有。所謂的根塵觸而有觸,而有受,而有取,而取了後有——三界的後有。「有」就是一個存在,就是三界輪迴當中,無色界的存在、色界的存在、欲界的存在;這個存在指的當然就是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特別是指五蘊這個身心的流轉、運行,一期壽命的分段生死的運行。

既然了知了剛剛所說的這樣的道理,我們繼續下去的經文。您能夠心無取著了,對於一切法在眼見的當下、在耳聞的當下,都能夠知道一切法都是無常法、都是生滅法;因為您根塵所觸的全部都是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你慢慢地具足了、建立了這些生滅法本身既然是無常,在無常法上面想要求取常,譬如說五蘊十二處上面、生滅相上面,你建立了這是財、這是色、這是財色名食睡、這是名聲、這是我的感情、這是我的事業、這是我的車子、這是我的房子,這樣子的世俗名稱的建立,都已經是在生滅法上的生滅相了,已經是遠之又遠了!可是眾生是只要眼睛一睜開、耳朵一張開,馬上就打開電視了、打開收音機了,馬上就跳上台當演員,落入人、我、眾生、壽者相,馬上就到廣播公司當聲音的演員了,那這樣子就是所謂的「凡夫著相」。凡夫著相,菩薩修行不可以像凡夫著相;可是也不可以像外道一樣,以為我只要修學禪定,我有五現見的涅槃了,就是依於欲界定,乃至初禪、二禪、三禪、四禪,就是以定為禪,以為那樣住在禪定當中的清淨的沒有五塵干擾的意識心,以為這樣子,我就是涅槃,我就是精進,我就是於一切法無所取著,我就自在了;而不瞭解意識的本身,錯誤地以意識為我、為常、為我有所證。我住於這樣的清淨境界這個「我」,就是四念處「觀心無常」你要斷我見所要觀察的六識心裡面最主要的意識心;那當然凡夫著相,外道以定為禪,一樣其實還是屬於著相的範圍。

可是真正的菩薩,特別是在大乘法當中修學的菩薩,在正覺講堂修學的菩薩,我們都會教導他:如何依於修學正知見之後,然後修習無相念佛、拜佛的定力,有定、有知見、有慧力;有定、有慧,又努力地在佛菩提道上,依於這些善友、這些正法道場、這些三寶來培植自己的福德、修集福德;有定、有慧、有福德,那自然生活當中的性障一定會依之而慢慢的在消除;因為所謂的性障的消除,絕對不會離開《大般涅槃經》所謂的一切煩惱都應該要怎麼樣?要「先以定動,後以智拔」。煩惱的生起,譬如您一睜開眼睛、一張開耳朵,為什麼馬上就落入這些色聲香味觸的境界?因為習慣性!好像一個開車喜歡飆車的人,看到紅綠燈,紅燈必定要闖,止不住;好像一個吸毒的人看到毒就要拿,止不住。這時候一定要先培養定力為先,定力之前當然要有我們之前幾回合所說的要三歸、五戒;三歸是因為你信受佛法僧了,你信受佛所制定的僧人乃至於一切的在家弟子都要遵守的戒了,你要來斷我見,要來證得四不壞淨,因為如實證得四不壞淨,必須要斷我見證初果,才能夠說真實四不壞淨。所謂的四證淨,「證」得四沙門果而知道四法—就是佛法僧三寶以及戒—是真實清「淨」;四證淨也就是四不壞淨,這是必須在至少小乘初果的時候,才能夠說是達到的。

回來我們剛剛所說的:「於一切法心無取著,見一切法不得自在,生滅苦空無有寂靜。」這樣子一個優婆塞已經信受了從三歸、五戒了,乃至說如實的修行之後,他能夠依於四念處而能夠斷我見了,他能夠了知ㄧ切法皆是無常,皆是無我、無我所,能夠一切煩惱「先以定動,後以智拔」。換句話說,他就是漸漸的已經逐漸的要以眼前的不堅固的在輪迴當中的色身——這個肉身,眼前不堅固的依於這個色身而有的這個生命——這一期生命,乃至依於生命而有的這個財富——世間的財富,要以這個不堅的輪迴當中的世間身命財,要來換取自己能夠出世間的法身慧命還有法財。這就是這一節乃至延續之前的經文我們所要解說的一個道理。

之前我們有稍微講遠了,我們現在再拉回到經文,看看 佛繼續底下是怎麼說的:「人身難得。」因為一開始已經知道了這些的輪迴的痛苦,知道信受三寶是出離輪迴的根本的因,所以願意去守戒,慢慢趨向於四不壞淨——也就是四證淨。能夠有經歷剛剛所說的,觀一切法皆是無常、無我、無我所,慢慢地在知見上——也就是文字般若上,已經能夠安住、安忍而願意去實行了,那就慢慢地能夠對於一切法能夠心無取著;見一切法的當下——根塵觸的當下,慢慢地也能夠從不得自在,而能夠慢慢地趨向於自在。慢慢地還能夠體會底下經文所說的,知道人身是很難去取得的,因為果報不可思議!我們無量劫來的過去世跟現在世跟未來世,因煩惱而造業,因為造業而受報,所謂的煩惱障、業障、報障;眼前這一個能夠生而為人,能夠聽得懂這一些佛法,生在佛法中所謂的中國,並不是很容易的!想一想:一眼望去,你到一個森林乃至自己家裡的這個螞蟻的巢穴、這一些昆蟲,臭水溝裡的乃至一杯水裡面的細菌,這些有情牠們都不是人身、都不是道器。乃至生為人身了,所謂的「難具諸根」,也不是每一個人他的六根都具足,意根當然是有,可是有些人眼根缺了,耳根缺了,鼻根缺了,乃至身根有缺損。

雖得人身難具諸根,乃至雖然具足諸根了,難得正見。他對於輪迴他不見得信受,他可能是還自怨自艾:「同樣都是父母生、都是父母養,憑什麼他天生就是含著銀湯匙、金湯匙出世,不用做什麼事情,每天這樣子好逸惡勞?我這麼辛苦兼了三四個的差,我還現在身無分文勉強糊口!」乃至說有一個社會新聞,有一個所謂的某某大少,開著一台Benz的一個跑車數百萬,結果凌晨的時候剛從酒吧出來,酒駕—酒醉駕駛—撞死了一個可憐的清潔婦,結果這個清潔婦的丈夫,隔沒多久也就過世了。那如果他沒有過世,他又不是一個好心性的人,他當然一定會起一個煩惱,他甚至說:「我乾脆去報仇好了!因為世界上沒有公平!我老婆這麼辛苦,清晨凌晨就這麼辛苦的在忙,而那一個小孩子卻是這樣子的,世界上哪有什麼因果?沒有因果、沒有公平!既然世界上沒有果報,那我守這人間的一個法律,我守什麼出世間的一個輪迴的法律?沒有輪迴業報律嘛!」那他可能起什麼惡心行啦!可能造作什麼不好的事情,可能就這樣子造作了!乃至我們退而求其次:「別人那麼容易賺錢,一秒鐘賺多少錢,兩秒鐘賺多少錢,我這麼辛辛苦苦賺這麼少錢,我乾脆也來當一個車手,我來加入詐騙集團了,反正我眼前沒因果嘛!現前看那一個人也不是心性多好的人,他也沒有什麼在努力工作,憑什麼他那樣的人就能夠有那好果報?我辛苦這麼這樣子幾十年的,都沒有啊!沒有善,沒有所謂的善業因有善業果啊!那我何必去遵守呢?」這裡就是所謂的「雖具諸根,可是難得正見」。

因為不相信過去有無量世,有無量世造作的善惡業因;不相信未來世有無量的世,有無量的一個業報;不相信所謂的「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不相信所謂的「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不相信說你種稻田,你不可能早上插秧,下午、晚上你馬上就要能夠來收穫;不相信說我今天去銀行存錢,我不可能五分鐘或十分鐘就來領利息;不相信種子種下去之後,還要有陽光、空氣、水、適合的這些肥料、環境。並不是只有因,就能夠馬上轉成業報;不知道這樣的正知見,當然就會以眼前的這一時的困厄苦難而心生不滿,而造作了一些所謂的背叛、反社會的行為。那這種反社會行為既害了別人,更害了這一世的自己,或者是淪落到牢獄之災,或者後後世還有三惡道,依於他的心性、依於他所造作的業的深重,還有後世的難以消受的這些惡報還要去償還;那就是原因都歸結於難得正見。既然難得正見,即使您進一步的雖具正見了,這個時候依 佛所說,還不足以稱為人;換句話說,還不能夠保住、未必保得住人身——未來世無量劫的人身,當然是從長遠處來講。雖然具足正見了,也遇到善知識講說正法了,可是依於過去世熏習、因於自己的慧力、因於自己的福德關係,對這樣的正知見沒有產生信心;雖然產生信心了,又難遇到讓你能夠信受而依附於座下而修學的這些善知識、善友,就跟正覺講堂曾經發生過的幾次的法難一樣了。

有信受有輪迴,有所謂的最基本的對輪迴信受的正見,也知道輪迴必須依於三寶,因為只有佛教裡面的三寶,佛真實的把生滅法、不生不滅法,把圓成實性、把遍計執性、把依他起性如實地演說了;不只能夠解說出世間法,連世間法一個人如何能夠修學語言,為什麼大人修學語言比較困難?為什麼小孩子修學語言比較容易?依佛法來對治。一個有偏執狂的人,有所謂的潔癖,類似那樣子的心理疾病的人,我們有佛法的方式,而這個方式卻跟目前有效的所謂精神的那個治療方式,其實幾乎是不謀而合的。一個菩薩只要他具足這樣子的一個實證的智慧,他竟然會發現,他會發現:佛法說的道理,早就遠遠包括了這些世間法,我們甚至不需要去修學那些,就可以在語言學上、在這個醫療上面很容易的入門,乃至於深入。因為對於不生滅法,對於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生滅法,對於真實法與虛妄法,生滅法與不生不滅法的運作,能夠如實地了知祂背後的真實的所謂的「離言自性」,依於這樣的實證,而能夠運用於世間法當中;依於這樣的實證而這樣的運用,所謂的菩薩的五明,除了內明,對於佛法這個內心真實法—如來藏法—的實證之外,你也會對於工巧明、醫方明,對於所謂聲明、因明也都會越來越如實地、越容易地、迅速地去修集;這也是為什麼菩薩在九地的時候,能夠圓滿具足四無礙—是菩薩地的四無礙,不是佛地的四無礙—能夠法無礙、義無礙、能夠樂說無礙、能夠辭無礙,能夠這樣子的演說佛法心無罣礙。

回來這裡「雖遇善友」。難遇善友,可是雖遇善友之後,你不一定能夠聽聞正法;你聽聞正法之後,也不一定能夠聽聞之後,信受它是正法。或許是福德不夠的關係,譬如說為了三餐要餬口,您可能沒有辦法依止某一位善知識而來修學佛法,乃至你沒有辦法來到正覺講堂,因為這一天你可能要上課,那一天你可能要加班,這一天又要怎麼樣,那一天又要照顧父母或是怎麼樣!福德因緣的具足,是能夠值遇善友正法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也希望菩薩們不要忽略這一塊。「雖聞正法」,即使這些因緣都具足了,你正法也聽聞了,不見得每一個聽聞正法的人都能夠來接受,接受之後還要握持著、把持著;換句話說,於一聞之後能夠記於心田,一聞之後不只是記憶在心,還能夠依之來修正自己的身口意行,這才叫作受持。如果這些條件您都具足了,佛說「能夠如是的觀察思惟」,觀察一切法的無常、一切法的不自在,能夠觀察自己的人身難得這一些的所謂的八難,也能夠具足諸根,能夠具足正見,能夠對於三寶、對於戒產生信心,三歸五戒;又遇到真正的演說真實的—特別是如來藏—了義正法的善友,聽聞之後還要如實受持,受持之後當然是要能夠如實去修證,有了修證才能夠叫作受、才叫作持。聽了以後就丟掉了,就跟有些菩薩遇到有一些人,我們發了傳單給他,一拿了就丟了,既不接受,也不執持,直接丟到垃圾桶!也可以舉這個方便的例子,他有受,未必能夠持;因為福德、因緣、智慧的關係,不受不持;那雖然能夠正法送到眼前了,他一樣是沒有辦法有因緣依之而修證三乘菩提真實解脫的道理。

只有上面的因緣都具足了,最後終究能夠聽聞正法,如理思量之後,如法修證了;因於這樣的修證,即使你還沒有到四證淨——沒有到四不壞淨,沒有到最基本的三乘菩提修學的入門,也就是證初果、須陀洹位、預流,斷身見、疑見、戒禁取見,可是在五乘教法當中,前兩乘的人乘、天乘,你要保住這一個人身,下一世還是一個人——天上的人、欲界天的人或者是人間的人,能夠一樣是具足諸根、具足正見、具足信心,一樣能夠值遇善友,繼續的聽聞然後受持,一定也不會有問題!不只今世是能夠保住今生的人身道器,還能夠保住未來世的人身道器,像這樣子一個優婆塞,才叫作「是名人身」。佛經文的道理講的就是這個。

我們繼續看下去:【若人能觀欲界無常,乃至非想非非想處皆悉無常,以是因緣,不求三惡乃至非想非非想處。如是觀已,見三不堅——就是不堅固的身、命、財。】(《優婆塞戒經》卷六)在解釋「以不堅身易於堅身,乃至以不堅命易於堅命,以不堅財易於堅財」之前,我們先把這一段延續上面所說的「能如是觀,是名人身」,來稍微再把它延續下來圓滿了,再稍微多加一點點解釋一下。我們不只要保住人身,保住人身請千萬記得,你保住人身是希望以這個人身為道器,來繼續修學佛菩提道,而不只是三乘佛法裡面的緣覺乘跟聲聞乘;因為您是菩薩,您不是定性聲聞人,您不可以當一個要滅掉自己五蘊、十二處、十八界,滅掉自己的生滅相之外,還要滅掉生滅法的那樣子的一個自了漢聲聞人、 辟支佛、定性的二乘人,菩薩不應該有這樣子的一個心性、有這樣子的願望。可是當您生為人身了,如果您的熏習不夠,正知見還不足,您依於這一世的熏習,您福德具足了,因為您遇到了善友、善知識、正法道場、三寶,這些就是大福田;依福田廣大,您雖然肯布施善行植在這個福田,就好像您的種子雖然不是很勝妙,您種子不是很寬廣,可是因為田太肥沃了,以後產生的果報未必這一世受,下一世您又生而為人,因為您有生而為人的福德。可是生於人間,您因為過去世的修行,三寶當中的努力,然後修行正法,你這一世在人間是一個福德很好的人,那就要小心一件事情了,這個事情的小心當然不是往生到下一世才小心,是這一世就要小心了:造作所有的善業都要迴向於自己是生為人身,可是要聽聞正法、要接近善知識、要繼續努力修學佛法。換句話說,這些不希望它只是單純的福德,而是正法裡面所需要的福德,也就是所謂的功德;功德、福德,有時候可以相應的來說,可是真正的功德必定是福德;可是世間的福德,那些財色名食睡、有錢的福德、名聲的福德、身體好的這些福德,未必卻是能夠讓我們相應於修學無漏解脫法的一個功德,它就只能叫作福德,不能叫作功德了。

取得了人身,永遠保住這一個修學三乘菩提的道器,特別是要大乘佛菩提的道器,那您要記得出生為人了,不是等到下一世,是這一世在修行的時候,您就要也要能夠觀察:我這一世出生在欲界,欲界所有的生滅法是無常,我下一世有福德了,在欲界當中變成比這一世更有福德的欲界的人了;記得:我取得這個人身,這個無常的人身,這個無常的五藴,我是要依之來修行,雖然明知剎那剎那都是生滅的,明知本無一個恆常不變的修行的色身,本無一個恆常不變的修行的意識,可是依於如來藏常住不變,如來藏能夠受熏持種根身器。能夠受熏持種,持什麼種?持由祂所出生的五藴、十二處、十八界所出生而所造作的,在人、我、眾生、壽者相上所造作的這一些業行、業相,祂會受熏持種根身器,受熏了以後祂會執持;所以雖然沒有固定的、不變的修行的人,沒有一個固定不變修行的人的意識或色身,隨時隨地都在剎那生滅老壞,可是我們所造作的修行,卻是功不唐捐能夠帶到未來世。依於這樣子,所以我不求此生的財色名食睡、我下一世福德更廣了,我這一世就先立誓願:我所有的功德要迴向於求證解脫,而不是下一世的福德廣大。

而依之福德而造作像我們剛剛所舉的例子,生在含金湯匙出世的一個富貴之家,卻因為過去世沒有在斷我見、沒有在三乘菩提上用心,沒有把這些福德正確地迴向於要修學佛法、佛菩提道、求得真正的解脫;因為不了知欲界無常、三界無常,那這樣子的福德的累積,反而讓自己這一世有人身,下一世有人身,下一世、下下世卻未必有人身,那就違背了 佛在這邊教導我們:「如何能夠取得人身,取得色身而有的所謂一期的生命,依於這生命而有的福德,或是這一世又賺的這一些錢財,依於不堅的身命財,而進一步以三不堅來換取三堅——三種堅固的身命財,也就是法身、慧命、法財。」如果是這樣子的一個結果,那就很冤枉了這一世有因緣值遇正法、聽聞正法這樣子的一個殊勝、一個法缘了。

時間的關係,我們先講到這裡。下一個單元我們就繼續講,講到深細的如何以不堅的身命財來交換堅固的身命財?我們就先說到這裡。

祝願各位菩薩福德智慧增長,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菩薩正行(二)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