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4, 2019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學佛釋疑(三)第120集
由 正禮老師開示:佛教以出家為重嗎?
學佛釋疑(三)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今天我們想要探討的題目是「佛教以出家為重嗎?」這是有人提出來說,其實現在文化的發展非常的迅速蓬勃,所以佛法的弘傳,有很多出家人,也有很多的在家人一起在弘傳。有些人就會認為說,佛教,事實上它的弘傳是以出家人為主的,結果現在有很多在家人來弘傳,那就有一點所謂的,僧俗顛倒的問題。顛倒僧俗的問題,他認為說在家人就是俗人,出家人就是僧寶,如果這樣子,俗人跟僧寶顛倒了、混淆了,那這樣傳統的佛教能夠維持下去嗎?乃至會說現在很多白衣說法,很多居士在說法,這樣子不是顛倒嗎?

其實這樣的觀念是錯誤的觀念,因為那樣的觀念,是所謂的小乘人的觀念,就是聲聞人、緣覺人。他們的概念是這樣子的,因為在他們的概念裡面,是要疾出三界,能夠脫離生死輪迴來出三界。所以如果以這個眼光來看,的確出家就比較殊勝,因為他連世間事,連孝養父母、照顧子女的事情,乃至照顧社會,對國家社會的種種的貢獻之事他都不作的。因為他要疾求涅槃、要出離三界,不管世事,這樣子當然出家是最殊勝的,是應該以出家為重的。

可是那樣子不是真正的佛法,因為佛法最後是使人成佛,而不是使人入無餘涅槃,因為入無餘涅槃叫作小乘法,因為他不再出現在三界裡面利益眾生。可是成佛是要捨離對於最後入無餘涅槃的那種貪愛,而是要在世間、在三界裡面跟眾生同事利行;然後依於同事利行所種植的種種的福德跟修學的智慧,最後成就佛道的,如果入了無餘涅槃就沒有辦法成佛。所以大乘法才是真正的佛法,小乘法不能稱為佛法,那個只能稱為羅漢法,不能稱為佛法。既然我們說,佛教所要說的是佛法,那佛法顯然就跟羅漢法是有所區別的,也就說大乘法的佛法,是函蓋小乘而超越小乘的。

好,那我們看看,在大乘法裡面佛陀怎麼說。我們特別引《阿含經》,因為《阿含經》是小乘的經典,在這小乘的經典裡面,佛陀也不以出家作為整個佛法的核心,我們看《阿含經》的《長阿含》,佛陀這樣說:「爾時如來於大眾前,上昇虛空,結迦趺坐,講說戒經,『忍辱為第一,佛說涅槃最;不以除鬚髮、害他為沙門。』」(《長阿含經》卷1)這個偈我們沒辦法全部解釋,我們來說佛陀在這個偈裡面說:「不以除鬚髮,害他為沙門。」因為沙門就叫出家人,他是個修行者。這個修行者並不以除鬚髮來作為沙門的條件,這是佛陀在《長阿含經》,祂一開始就這樣說了。表示佛陀不認為說,要把頭髮剃了、鬍鬚剃了,然後穿上袈裟來出家,來稱為沙門,因為沙門不以這個為他的真實內涵。所以佛陀說,要能夠不害他,不害他的意思就是說,不能講錯誤的法。事實上為什麼會有很多的在家人出來說法呢?其實是因為有些出家人的說法,是大有問題的。

佛陀也在這裡提出來這個觀點,我們可以看一段大乘的經典就有提到,就是佛陀對這些現象的一個說明:「汝等比丘!諦聽諦聽!入佛法海,性為根本;度生死河,戒為船筏。若人出家,不護禁戒、貪著世樂、毀佛戒寶;或失正見入邪見林,引無量人墮大深坑。如是比丘不名出家,非是沙門、非婆羅門,形似沙門、心常在家,如是沙門無遠離行。」(《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4)

也就是說,佛陀在這裡來勸告一些出家的比丘、還有比丘尼,也就是說,對於世間不能產生貪愛,而且不應該違反佛陀的戒律。什麼叫作違反佛陀的戒律呢?就是有些人喜歡倡導雙身法,對於祕密大乘的那種雙身法非常愛樂,因為那是男女欲之法啊!如何是真正的佛陀制定的戒律呢?可是有些人就是會破佛的戒律,然後貪著世樂,因為男女欲就是世間的喜樂嘛!乃至有些還有種種的邪見,譬如佛陀明明有說,第八識如來藏來作為涅槃的根本、涅槃的本際。可是有些人就是要推翻祂、否定祂,這樣子引眾生墮入邪見深坑,引無量的眾生墮入三惡道裡面去,這樣子怎麼可以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呢?因為有種種的這種比丘、比丘尼宣說六識論、否定八識,所以說很多的在家的菩薩,只好奮而出來說法,來破斥這一些邪見之說。

因為佛陀說,其實大乘法是四眾平等的,也就是佛法它是由出家的男女二眾、跟在家的男女二眾,共同來擁有、來學法的,佛法不是出家人的專利;佛法不是可以由著出家人隨意來說,然後來毀謗佛陀。有些人在寺院之中每天面對佛陀,可是說的都是否定佛陀所說,等於每天在毀謗佛陀。在佛陀的寺院之中、在佛陀的聖像前,每天毀謗佛陀,請問我們應該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嗎?也就是因為有這樣子的事情,所以佛陀說,我們如果要修行,其實要有能夠身遠離、還有心遠離。

那什麼是心遠離行呢?我們看一段經文:「遠離之行有其二種:一身遠離,二心遠離。身遠離者:若人出家身處空閑,不染欲境名身遠離。若有出家修清淨心,不染欲境名心遠離。身雖出家,心貪欲境,如是之人不名遠離。」(《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4)

也就是出家之人,其實他應該離開世間的,要能夠身遠離欲的境界,乃至心也要遠離欲的境界。可是如果說推翻了第八識,然後廣行雙身法,那就是身也沒有遠離、心也沒有遠離啊!乃至有些人雖然說他是出家,可是他還經營很多世間的事務,這樣的話也是矛盾啊,因為那是在家菩薩所應行的,而不是出家人所應行的,這樣的話,他就沒有達到身的遠離跟心的遠離。所以在佛陀的眼光裡面,其實是四眾平等的,因為大乘法是由在家、出家共同來擁護、共同來弘揚,才能夠成就大乘佛法的復興。

如果說有在家人能夠對於家庭、對工作、社會、國家盡心盡力,然後作種種的善行;除此之外,他又能夠身遠離、心遠離,能夠努力的修行,那我們可以說,這樣子的在家菩薩,其實是超越了出家人。為什麼呢?因為出家人,還受在家菩薩的四事供養,由在家菩薩有種種的捐輸。由在家檀越的捐輸,他們養活自己,還養活他們啊!所以說他們是專業的修行者。可是專業的修行者,卻不在修行上面用心,而不能夠修遠離行,那這樣子他辜負了檀越的布施、辜負了檀越的供養。

所以佛陀在這個經典裡面,祂也讚許在家菩薩他的修行。佛陀這樣說:「若淨信男及淨信女,身居聚落發無上心,以大慈悲饒益一切,如是修行名真遠離。」(《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4)也就是佛陀祂在這裡就說到,如果說有在家的菩薩,身在聚落裡面,可是發起無上心,所以說他在他的家庭裡面、在他的鄰里裡面、在這個社會國家、整個全世界裡面,他盡心盡力地去作;除了這個之外,他還發起了無上心,努力的修行。因為他可以廣有世間的福德資財,可是他偏偏不受用,來捐輸給身邊的鄰居,或是貧困的人,乃至他捐輸到沙門婆羅門裡面去,讓修行人能夠修行。所以他獲得世間的廣大資財,並不是為了自己受用,而是捐獻給眾生,那這樣子,他又對於世間有盡心盡力,他又有出世間的遠離行,我們說這樣子的在家人,其實是超越聲聞的、超越出家的。

佛陀說這樣才是真正的遠離,也就是他的遠離是心的遠離,他雖然身處在聚落之中,可是他內心遠離了聚落,這樣才是真正的遠離。而且這樣子的在家修行的菩薩,那是超越聲聞、超越出家人的。因為出家人,只要作到遠離行就可以,可是他不能對國家社會有更多的貢獻,如果說他連法都沒有住持,那他連貢獻都沒有,乃至他毀壞佛陀的聖教。所以出家人是應該要固守他的本分來弘揚正教,對於一切的邪說都要破除。如果有出家人受檀越供養,可是他不摧邪顯正,他不能護持佛陀的正教,那他是虧損了他自己的福德,他是辜負了佛陀所建立的聲聞相──這個比丘、比丘尼相。因為比丘、比丘尼相,就是要來護持正教的,而不是要拿來享受世樂的。

所以如果出家人不擁護正法,他是虧損了眾生、虧損了自己的福德,這樣子有時候甚至是不如一般人,因為一般人還對社會國家有重大的貢獻。可是如果出家,沒有對眾生有重大貢獻,乃至引眾生入邪見坑,那反而是不如眾生。所以說我們要很慎重地去思考這些事情的本質,要從法是否正確,是不是符合法界的實相來看這件事情,而不是從表相上來看出家與在家。

所以佛陀也在經典裡面,祂也這樣說。祂舉維摩詰居士說:「佛大慈悲,於一時中在毘舍離城,為無垢稱說甚深法:『汝無垢稱!以清淨心為善業根,以不善心為惡業根,心清淨故世界清淨,心雜穢故世界雜穢,我佛法中以心為主,一切諸法無不由心。汝今在家有大福德,眾寶瓔珞無不充足,男女眷屬安隱快樂,成就正見不謗三寶,以孝養心恭敬尊親,起大慈悲給施孤獨,乃至螻蟻尚不加害,忍辱為衣慈悲為室,尊敬有德心無憍慢,憐愍一切猶如赤子,不貪財利常修喜捨,供養三寶心無厭足,為法捨身而無吝惜。如是白衣雖不出家,已具無量無邊功德。汝於來世萬行圓滿,超過三界證大菩提,汝所修心即真沙門亦婆羅門,是真比丘是真出家。如是之人,此則名為在家出家。』」(《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4)

佛陀在這裡就說明,無垢稱菩薩就是維摩詰菩薩,說他能夠不毀謗三寶,而且他還照顧種種他的眷屬,也不毀謗三寶。什麼是不毀謗三寶呢?就是對於佛陀所說,佛陀說眾生有情是有八個心,所以稱為八識論,那在家的菩薩就說,的確是有八識論。如果有出家人說,佛陀說的是六識論,其實就是毀謗三寶。如果是毀謗三寶,能夠稱為真正的出家嗎?那顯然是不行的。可是如果在家菩薩,能夠不謗三寶,隨順佛陀之所說,而且加以實證,那他所獲得的廣大資財,都不是為自己而得,而是為了照顧眷屬,為了弘揚正法而得。他自身所過的生活,是遠離身的繫縛、遠離心的繫縛,離開種種欲境的繫縛,這樣的話,他的生活其實跟修行者,跟個出家修行者沒什麼兩樣。

譬如說平實導師,他現在所過的生活,其實就是一個出家的生活。雖然他顯現出大長者的相貌,過在家的這種表相的生活,可是他的真正的生活的內涵,都是為了弘法在著作,在為弘揚大乘的復興隨時操勞,所以他沒有種種的世間之樂,所以他內心裡面,是遠離了種種的欲界境界的。像這樣子雖然身處在家,可是他的身心都是真正的出家,這樣才是真正所謂的出家人,這叫作在家出家。可是如果沒有身遠離、沒有心遠離,即使住在寺院裡面,心中落入欲界的境界,被欲界境界所繫縛,其實是出家在家啊!也就是雖然身出家,可是內心並沒有出家,仍然在三界的境界裡面。

所以我們要說,何為白衣說法呢?我們也看到很多寺院,他們請了很多的學者去上課,跟他們上一些佛教的課程,譬如說《成唯識論》。像這樣的論,其實應該是出家人來教導的,可是反而請了一些學者去寺院裡面教導這些出家人,其實這樣子才是真正的白衣說法啊!為什麼呢?因為學者並沒有真實的實證啊!乃至有些學者根本沒有歸依,乃至不信佛,乃至他們本身經常的著作,是要破壞大乘法的,是要推翻佛教的。可是因為他是身為學者,有些寺院就請了這些學者去寺院裡面說法,說給這些出家人聽,然後這些出家人還隨喜讚歎,這樣才是真正的白衣說法。

可是如果在家的菩薩有所實證,他能夠身遠離、心遠離,那樣子才是真正的出家,那時候他不再是白衣。因為真正的出家,說的就是第八識如來藏,祂不受三界的繫縛。所以如果有菩薩實證了第八識如來藏的時候,他轉依第八識轉依如來藏,他是真實的出家,這時候他已經不是白衣,他是真正的身著解脫衣的真實菩薩。那這樣子的雖然現在家相,而能夠說真實法的,那就不能說是白衣說法。

所以白衣說法真正的情況,是那些學者到寺院裡面去,是依於出家人去敦請這些學者,白衣的學者來寺院裡面為他們上佛教的課程,那樣才是真正的白衣說法。所以說佛法的復興、佛法的弘揚,其實是在家出家兩眾,包含男女二眾,總共四眾共同來弘揚的。所以在佛法中是四眾平等,讓在家、出家彼此合作,共同弘揚。

好,我們就簡單說明到這邊。

謝謝各位收看。

阿彌陀佛!

學佛釋疑(三)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