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4, 2019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學佛釋疑(三)第123集
由 正光老師開示:藏傳佛教是正統佛教嗎?(二)
學佛釋疑(三)影音連結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

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正覺同修會所推出一系列的電視弘法節目,這個節目名為《三乘菩提之學佛釋疑》,裡面有很多子題,今天所要講的子題是「藏傳佛教是正統佛教嗎?」

上一集已說到於公元十二世紀末十三世紀初,伊斯蘭教繼續侵略印度,摧毀了那爛陀寺等寺,造成印度無上瑜伽密教滅亡,這也是史稱「密教興,佛教亡」的局面。然而有一部分無上瑜伽密教行者逃亡到尼泊爾、中國西藏等地區,尤其是在西藏地區開展出另外一番新的局面。接下來這一集將繼續談無上瑜伽密教行者逃亡到中國西藏地區發展的情形。

然而要說明西藏無上瑜伽密教發展之前,則需要敘述西藏早期弘揚密教一些過程的背景,才能延續無上瑜伽密教在西藏開展的經過。西藏所謂的佛教開始於公元四世紀中葉,並於公元七世紀中葉,藏王松贊干布先後娶了尼泊爾的赤尊公主和唐朝的文成公主而歸依了佛教。在此之後,西藏佛教逐漸形成四大派,也就是寧瑪派、噶舉派、薩迦派、格魯派,以及若干小派,如覺囊派等。在八世紀後半葉,藏王赤松德贊迎請印度的寂護及其弟子蓮花戒進入西藏,建立了吐蕃第一座出家僧寺——桑耶寺,漸漸地奠定了藏傳佛教的基礎,也開啟了西藏早期伏藏的開端。所謂的伏藏就是從蓮花生開始,將經書、雕像、法器等埋在某一個地方,讓後來行者得以重新開挖而出現於世。又朗達瑪滅佛一百多年後,隨著西藏佛教勢力的抬頭,各地寺院也開始將自己埋藏的密續等物,重新公諸於世;所以在公元十六世紀以後,被稱為伏藏的密續等物在西藏地區大量出現。

後來寂護返回印度,邀請精通真言的持明密教蓮花生入藏,而蓮花生吸收當地苯教的一些內容並傳下密法,因此開創了西藏密教,史稱蓮花生所創立的教派為寧瑪派,亦名舊教;又因為該派僧侶戴紅色僧帽,遂有紅帽派或紅教之稱。後來的寧瑪派行者為了提高自宗的地位,所以替蓮花生造勢,使得默默無聞的蓮花生被人吹捧有第二佛陀之稱。所以有一位義大利學者圖奇,對此提出強烈的質疑,「簡單地說,所有關於蓮花生的記載看起來都是模糊不清,甚至是相互矛盾的。關於蓮花生個人德行的記載、關於赤松德贊以及佛教前弘期在西藏發生的故事,都披上了一層傳奇色彩,其中的某些細節是在大約十四世紀時,由後人補充進去的,行文中運用了許多褒獎、歌頌性質的詞語,帶有很重的粉飾的痕跡。這些記載為著名的《伏藏》典籍如《蓮花生遺教》、《五部遺教》提供了基本史料。只有在佛教再次興起之後,在人們的過分宣揚下,蓮花生這位法師的形象才變得異常高大,幾乎成了第二個佛陀,因此他也就遭到了格魯派的強烈反對。」(《西藏的宗教》貴冠圖書.頁7)由學者說明可知蓮花生被記錄有輝煌的歷史,乃至被後人吹捧為第二佛陀之稱,都是後人偽造添補進去的,根本沒有這樣的事實存在;才會有學者提出強烈的質疑,說那是後人為了拉抬自宗的身價,說蓮花生追捧為第二佛陀之稱。

又公元九世紀中葉,朗達瑪禁止佛教在吐蕃境內流傳,史稱為佛苯之爭;使得藏傳佛教於往後的百年之間陷入了黑暗時期,並以父子師徒相傳的祕密方式延傳下來,於公元十一世紀中葉才由鬆散的架構,形成一個統一的宗派。所以學者對於西藏佛教以此作個區分,公元十一世紀中葉以前稱之為前弘期,在此之後稱之為後弘期。

接下來談噶舉派。大約在公元十一世紀中葉,相當於中國的北宋年間,由馬爾巴所創立。噶舉派在藏語是指口傳的意思,所以噶舉派又名為口傳派;另外噶舉派僧人的僧裙中有白色的條紋,又被稱為白教。在西藏的歷史中噶舉派是最早實施活佛轉世制度的派別,而噶舉派最核心的修法那就是那洛巴所創立的那洛六法,它包括了拙火瑜伽、幻身瑜伽、夢瑜伽、光明瑜伽、中陰瑜伽、轉識瑜伽。這那洛六法影響西藏密教非常大,成為西藏密教行者所必修的瑜伽。

接下來談薩迦派。薩迦派在藏語名為灰色的意思,由於寺廟牆壁塗有紅白黑三色,故被稱為花教。在公元十一世紀中葉,由昆貢卻傑布所創立,其中薩迦派第五祖八思巴曾為元世祖忽必烈灌頂,並受封為國師與大寶法王。由於薩迦派在元朝政府支持下,以宣政院的名義統治全藏,因而開創西藏政教合一的局面。接下來談格魯派。格魯派於公元十四世紀由宗喀巴所創立,為阿底峽噶當派的後裔之一,所以又被稱為噶當派;因其所戴的帽子為黃色,故有黃教之稱。宗喀巴著有《菩提道次第廣論》、《密宗道次第廣論》等著作,廣為密教行者所修學。在清朝格魯派發展迅速,不僅在西藏獨享政教大權,而且在蒙古和內地廣泛傳播,清朝歷代皇帝也對它非常尊重,譬如蒙古首領俺答汗冊封索南嘉措為第三世達賴喇嘛的尊號;又譬如公元十七世紀中葉,清世祖冊封羅桑嘉措為達賴喇嘛五世,被格魯派行者視為轉世傳承的領袖,目前格魯派傳承到達賴喇嘛十四世。於公元二十世紀中葉中國解放軍解放西藏時,促使達賴喇嘛十四世流亡到印度的達蘭薩拉,並於公元二十一世紀初,將一切政治權力移交給流亡藏人所選出來的內閣總理,自己退居於幕後,但仍然是該派實際的掌權人。

由上面說明可知,從公元十一世紀中葉開始,藏傳佛教在西藏形成了四大派,這四大派在元、明、清時代於中國內地廣為弘傳,使得密教在中國佛教地位發生了重大的變動。有一位學者敘述如下:「中國佛教二分顯教和密教,早在唐朝密宗中就已有,是當時密宗判教的一個重要理論。唐代之後,顯教概念的使用範圍擴大,尤其是宋遼夏諸朝。元代不僅繼承這個傳統,而且隨著中國版圖的統一,藏傳佛教成為中國佛教的一個部分,並得到朝廷的推崇,使密教在佛教中的地位大大提高,乃至有重密輕顯的傾向,也使顯密二分佛教成為漢藏佛教最基本的一個觀念,影響到大藏編目,以顯密來分類。」(《中國密教史(三)五代至近代密教的流傳》空庭書苑.頁131-132)由此可知,從宋朝以來密教在中國頗為流行,尤其是元明清時代都崇信藏傳佛教,其中元朝信奉薩迦派,封八思巴為國師,從此開始帝師成為常設的制度,統領全國佛教和西藏政教等事務。明朝信奉薩迦派及噶舉派,清朝仍遵奉元朝及明朝傳統信奉格魯派,甚至比元明有過之而無不及,譬如清朝入關前,就已信奉了藏傳佛教,入關後仍然信奉藏傳佛教。雍正少年時羨慕藏傳佛教男女雙身法,將其所住的宮殿提供給西藏喇嘛修男女雙身法,自己既參禪又編輯語錄,不僅當人王,還要當法王,並為臣子印證。生前不僅打壓弘傳正法的禪師們,死後其所住的宮殿雍和宮還被乾隆改造成藏傳佛教的寺院;到現在為止,還可以看到男女雙身交合之像。乾隆從班禪六世受戒,還詔命翻譯《大藏經》,將《大藏經》譯為滿文,其陵寢還被學者喻為一座陵墓化的喇嘛廟。諸如等等清朝對藏傳佛教深信不已,使得藏傳佛教在中國境內發展迅速。由此可知元明清充滿著無上瑜伽密教思想,打壓真正弘揚正法的禪師們,尤其是清朝皇帝信奉藏傳佛教,導致佛的正法在中國幾乎消失匿跡。又清末以來,藏傳佛教格魯派走出皇宮和北京,深入內地傳法;噶舉派、寧瑪派也從西康地區來到中國內地弘揚,日本東密台密也漸漸波及中土,更重要的是有一批內地僧人紛紛東渡日本、西上康藏,立壇於大江南北,欲建立完全的中國密宗,導致有一位出家人看到這樣情形而說:「密教、密教之聲竟遍中國矣!」可知藏傳佛教在近代仍然很興盛,在大陸及台灣等地可以經常看到藏傳佛教喇嘛仁波切等人在弘揚他們所謂的男女雙身法

然而西藏所謂的四大派探究其中心主旨,仍然脫離不了密教的無上瑜伽;而無上瑜伽脫離不了印度性力男女雙身邪淫法,本身與佛法無關,卻冒稱佛教的一支,以喇嘛仁波切等身分進入佛教中。由於一般佛弟子分不清楚無上瑜伽密教本質,認為他們是出家人,所以頂禮及供養這些假名出家人,危害佛法甚大。因此有智慧的佛弟子們,應該要認清楚藏傳佛教之無上瑜伽本質,並遠離他們,以免與他們成就不好的共業,再回頭已經是很多劫很多劫以後的事了。

然而在藏傳佛教中只有一個宗派,才是真正弘揚釋迦世尊的正法,那就是覺囊派。覺囊,有人翻譯為覺朗,本是地名,是由裕莫.木局多吉所創立,於公元十三世紀,第八代袞邦.吐結尊追才建立覺囊寺,它位於西藏日喀則歐布瓊山的山腰上。因為他們主講的他空中觀,遂獨立成為一派,因為駐錫地為覺摩囊,後被稱為覺囊派。之後覺囊派陸續傳承,有兩位很重要的人物:篤補巴以及多羅那他,使得覺囊派聲名大噪。篤補巴於公元十三世紀末出生在西藏阿里地區的迦尤日城,十三歲剃度出家,二十五歲受比丘戒,三十歲第一次來到覺囊寺學習覺囊派教法,三十五歲繼任覺囊寺住持,大興傳法之風。由於篤補巴通達顯密合一真實大中觀的自性般若乘位,使得如來藏的甚深了義的密意廣為弘傳。又篤補巴住持覺囊寺期間,由於受降地方勢力的支持,加上他本人淵博的佛學知識和很高的聲望,使得覺囊派出現創宗以來第一次興盛的局面。

由於篤補巴不僅有系統建立代表覺囊派根本教義的他空見,在西藏地區傳播覺囊派顯密中觀他空見思想的先河,因而被覺囊派僧人尊為開派祖師,著有《山法了義海論》等十六種著作,專門闡揚他空見,於公元十四世紀中葉壽終,年壽七十歲。多羅那他於公元十六世紀中葉出生,八歲在覺囊寺出家受沙彌戒,二十一歲取名為多羅那他,二十九歲受比丘戒,四十歲借助藏巴地方政權的勢力,建立達丹丹曲林寺,使得覺囊派再度興盛。明崇禎十四年,達賴五世與四世班禪商議,派人赴青海密招固始汗,率兵進入西藏,打敗支持覺囊派的藏巴汗。由於格魯派掌握了西藏政教大權,遂排擠其他教派,格魯派領袖達賴五世運用權勢,沒收及焚燒覺囊派經書,使得覺囊派改宗,並且把覺囊派寺廟改為格魯派寺廟,藏傳佛教史書認為覺囊派從此在藏區絕跡。多羅那他平生著有《印度佛教史》、《中觀他空思想要論》等著作,於公元十七世紀中葉壽終,年壽六十歲。

或許有人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會說覺囊派的他空見才是釋迦世尊所說的正法呢?這是因為在藏傳佛教所有教派中,只有覺囊派所說的他空見,完全符合釋迦世尊開示一切有情真心如來藏的道理。首先談覺囊派自空與他空的內容。所謂的自空就是佛法所說的五陰十八界及諸法等法,都是剎那剎那生住異滅,本身是虛妄不實、本性是空,更何況加諸於五陰十八界及諸法等法之相貌而施設的語言文字,作為大眾約定俗成的溝通工具,乃是在虛妄諸法等法的相貌上,加以虛妄分別後而增加上去的東西,當然更是虛妄不實,所以稱之為自空——自體是空故。所謂的他空就是五陰十八界及諸法等法不能無因而生,也不是五陰十八界及諸法等法自己能夠出生,都是以如來藏為因,藉著種種緣而從如來藏出生,是藉如來藏的「他」而出生。然而這些藉緣而出生的五陰十八界及諸法等法,本身是虛妄不實,故稱為他空。所以依於如來藏的「他」,才有蘊處界及諸法等法的空,故稱為他空。覺囊派的教義已經很清楚告訴大眾,承認有一個能生五陰十八界及諸法的如來藏存在,也就是佛性、勝義諦等異名。五陰十八界及諸法等法都要以如來藏的「他」為因,然後藉著種種緣而從如來藏出生,然而五陰十八界及諸法等法本身藉著因緣而生,未來也會藉著因緣而滅,所以沒有真實的體性,本性是空;所以依如來藏的「他」而有的五陰十八界及諸法等法的空,稱之為他空,有別於西藏地區四大教派僅談到五陰十八界,及諸法等法自體是空的自空。由此可知覺囊派的他空見才是正宗的佛法,與中國禪宗證悟祖師所說的一脈相連,能教導學人走上正確的修行道路上,乃至因緣成熟時有機會實證佛菩提。也唯有覺囊派的他空見才是真正的藏傳佛教,其他西藏地區所有的無上瑜伽密教,包括寧瑪派、噶舉派、薩迦派、格魯派等四大派,以及其他小派在內,都不是真正的藏傳佛教

可惜的是,這樣的正知正見的說法在西藏地區已經不見了。為什麼?因為達賴五世授意薩迦與達布聯合打殺覺囊巴信徒,驅逐覺囊派領袖多羅那他,燒毀覺囊巴的著作,並封存其刻版;復又將覺囊巴的著作加以篡改,再以種種著作曲解其法義,掉換其所封存覺囊巴的著作刻版,完全摧滅覺囊巴;所以目前西藏地區的覺囊派已非篤補巴、多羅那他所說的他空見,而是摻雜了無上瑜伽的男女雙身法,本質就是男女雙身邪淫的外道法,根本不是釋迦世尊所說的正法

說到這裡,時間剛好到了,今天就講到這裡,敬請各位菩薩下次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學佛釋疑(三)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