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4, 2019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學佛釋疑(三)第56集
由 正潔老師開示:斷我見為何一定要有未到定?(二)
學佛釋疑(三)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繼續收看《三乘菩提學佛釋疑》,有關於要證初果、斷我見,為什麼一定要有未到地定?

上一回合我們講到了欝頭藍弗這個外道的故事,我們就從這裡再繼續下去。欝頭藍弗因為是以定為禪,這一邊的「禪」當然不是指一般所謂的四禪八定,以定為禪的禪;這個「禪」應該是指禪宗的禪,是指一個真如心的實證,是禪宗的明心,是禪宗的證得這個涅槃心,而依之修行而能夠步步的增上。所謂的「涅槃心易曉,差別智難明。」欝頭藍弗因為是石頭壓草,沒有真實斷身見、我見,沒有真實斷貪瞋癡,他雖然證得了非想非非想定,可是很不幸的,他這一世現下還在非想非非想天,等他享完非想非非想天的愚癡的所謂的天福;因為在非想非非想當中既然沒有色身,而意識也完全的住於這一個非想非非想定,這一個沒有證自證分的定境法塵;他跟一切眾生沒有互動,他沒有戒定慧的修行,他沒有四攝六度可能的造作,他完全只是在浪費生命、浪費時光。浪費生命時光那也就罷了,等他從非想非非想天天壽盡了,佛已經預記他將要下墮人間,成為長翅膀的帶翅的飛狸;又因為在飛狸這一世,殺害了無量無邊的有情的性命,而終究在飛狸身這個業報身報盡之後,還要下墮到地獄受苦。菩薩們從這一點就可以很清楚體會到,修學佛法如果學錯了法門、入錯了門、拜錯了師,不知道要以 佛陀為師,以善知識為師;邪師所教導的邪知見,必將讓我們成為外道——外於本心而求道,欝頭藍弗這一個不幸的例子,正是最好的明證。

好,我們簡單地作一個歸納:眾生因為我見、身見的關係,每一天早上睜開眼睛、張開耳朵就根塵觸——眼根觸色塵有眼識出生,耳根觸聲塵有聲識耳識出生,這樣的眼識、耳識乃至其他的這些虛妄轉識出現,現行運作,就構成了我們一整天人生虛妄遊戲的種種的這樣子的身口意行的造作。眾生正因為不了知六識的虛妄性,不了知意識的虛妄性,所以馬上睜開眼睛就去簡擇:這是我的房間、這是我的牙刷、這是我的車子、這是我的太太、我的先生、我的子女、我的公司、我的座位、我的頭銜、我的財富、我的名聲。外道了知這些的追求都沒有意義,因為人生無常,人生自古誰無死,有生之法必定有死;可是外道雖然想要了生脫死,脫離了家庭乃至修苦行而想要求解脫,卻因為不瞭解輪迴的道理,不瞭解輪迴背後的實相,不瞭解所謂的輪迴都是依於如來藏,依於第八識能夠受熏持種根身器、能夠出生五蘊。由五蘊形成了三種行——身行、口行、意行,由三種行造就了三種業,再由如來藏八識記持,而如實如理如法地酬償眾生所應該要接受的ㄧ個果報,不瞭解這個道理,所以他就錯悟了。譬如說離念靈知或者住於四禪八定的境界,而以為這樣子意識心不動了,意識心不像凡夫一樣去了別人、我、眾生、壽者相,意識心不要像凡夫一樣去了知,去判斷這是有錢人、這是沒錢人、這是我的先生、這是我的太太、這是我的車子、這是我的兒子。只要意識心離於這些語言文字、離於這些妄想,那我就是得解脫,我就是證涅槃,我就是阿羅漢了。菩薩們聽到這裡當然很清楚了,這些都是外道的邪知見,都是凡夫的錯誤知見,都是讓眾生不斷地在六業道當中輪迴流轉的根本原因。換句話說,身見不斷、我見不斷,則輪迴不息、生死不滅。

講完這個部分,我們再來說說在菩薩道當中,我們又是應該要如何斷我見?而斷我見為什麼又一定需要有未到地定?這中間的親證或是論證,這中間的道理,所謂的理證又是何在呢?我們要如何能夠相信說,證未到地定是要斷我見、要證初果,乃至斷了我見之後要明心的一個基礎呢?這個次第,如果您確定下來了,您心得決定了,那您當然就會對於這四種修裡面的修習定力,舉正覺同修會而言,您當然就會對於無相拜佛,會如實的每天的勤於練習,希望自己的功夫早日成就,成就未到地定;再依這個未到地定來作四念處的觀行而來斷我見,斷了我見之後再來求菩薩真正的見道。聲聞見道是所謂的法眼淨、是斷我見、斷三縛結、是證初果,可是菩薩道的一個見道——真實見道,所謂的真見道,卻必須要以斷我見為基礎,進而去證得這一個真實心,這一個涅槃心,這個真如心——第八識如來藏

後面我們會再提到這個例子,菩薩要斷我見仍然是不會離開聲聞的ㄧ個方法。換句話說,聖人施設,我們以聲聞人來說,它是有所謂的七方便——七種方便、七種善巧,來幫助修行人能夠證得斷我見的一個功德。七方便是哪七方便?第一個、五停心觀,第二個、四念處的別相觀,第三個、四念處的總相觀,後面四個則是所謂的四善根——煖、頂、忍、還有世第一,或是說另外的翻譯:世第一法。前面的五停心觀,主要的就是讓我們這個妄心,心猿意馬能夠停下來;後面的四念處的別相乃至總相,是要讓我們依於前面五停心觀而有了定力,然後在四念處的別相與總相的觀察當中,對於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對於身、受、心、法這四念處都能夠一一地實際地去驗證,現前去觀照它的無常性、它的不淨性、它的無我性、它的不是真正的樂、非樂性。依於這樣子的從文字般若、從觀照般若,而終於證得小乘實相般若,也就是小乘的沙門四果斷我見,菩薩的斷我見不會離開這聲聞道、聲聞菩提的這樣子,依於四念處、依於八正道、依於所謂的三十七菩提分這樣子的實修而來證得。而菩薩們所需要瞭解的,就是說小乘有小乘的四念處,大乘也有大乘的四念處;小乘有小乘的八正道,大乘也有大乘的八正道。當我們提到四聖諦、八正道的時候,或是八聖道的時候,並不一定都是在指小乘,因為小乘的修學方法,很簡單來說就是要來實證《正覺總持咒》第一句「五陰十八界」,一切生滅法。

這《金剛經》有一首四句偈講到這個五陰十八界,這一首偈就是「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眾生之所以輪迴,就是在五陰十八界上面建立了身見,意識這一個妄心在執著色身為我,依於我有色身,一切有情有受、有色身,所以建立了人相、我相、眾生相;眾生也好、他人也好、自我自己也好,都有不斷地造作運動,這些都有在時空當中的流轉,這就是所謂的壽者相,具足了四相就具足了輪迴,無邊地ㄧ個又一個的生死流轉,眾生如此。菩薩要以斷我見,就是要以未到地定為基礎,而來證得四念處當中第三個觀心無常,這一個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的觀心無常,「心」主要指的是六識心,因為小乘裡面沒有特意地去講第七識意根,更沒有明確地去講到第八識;因為小乘的修行,它只是要把這個「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要如實現前去覺察。這一切有作有為,因為因緣而和合而造作所成的依他起法,一切皆是生滅無常,不要去執著於它,意識心得決定、意根心得決定。然後在此生的壽命結束的時候,阿羅漢不會再起心作意,想要這五陰十八界任何一法繼續不斷地生起;因為都是已經了知它是生滅之法、無常之法、是苦法,是一切人生輪迴痛苦的來源,他有這樣的決定心,他當然就能夠永滅一切有為法,永遠滅掉五陰十八界而證入所謂的涅槃

阿羅漢是如此,而菩薩反過來講,他卻是要證得《金剛經》另一首四句偈,也就是所謂的「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這一首四句偈剛好就是《正覺總持咒》第二句所要演說的不生不滅法的道理。《正覺總持咒》第二句就是「涅槃如來藏」,涅槃有四種。有剛剛我們所說到的阿羅漢,小乘聲聞阿羅漢所謂證得的滅盡五陰十八界,五陰十八界永遠滅盡,沒有一法剩餘,一切生滅法、一切有為法、和合造作之法、依他起之法全部都滅盡無所剩餘,就證入無餘涅槃。無餘涅槃當然不是斷滅,否則佛法或至少佛法當中的聲聞解脫道,就變成了跟外道的斷滅空,死後一切皆空,死後沒有任何一法剩存一樣的,那佛法就跟外道見沒有什麼差別了。

這個部分我們姑且不提,我們回到我們剛剛說的「涅槃如來藏」,涅槃有四種——自性清淨涅槃、有餘涅槃、無餘涅槃,還有佛地所證的無所住涅槃或無住涅槃,或無住處涅槃菩薩所證的不是要如同聲聞人依四念處、依八正道而去證得五陰十八界永滅無餘的無餘涅槃,乃至在生前所處的、所證的有餘涅槃菩薩要證的是一切眾生本來具足的這一個能夠受熏持種,能夠出生一切有情這些正報身,這一些山河大地依報,這個所謂受熏持種根身器的這個第八識,這是菩薩要明心的ㄧ個標的,這一個涅槃心就是所謂的「涅槃如來藏」,四種涅槃裡面的第一個——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祂本來具足,祂不是其他的法能夠出生於祂,祂是自在之法,祂不是依他而起的生滅法,祂是清淨之法,祂這個能夠受熏持種,能夠出生根身器的這個第八識如來藏。祂不會因為眾生造作惡業,祂來持這個染污種,譬如殺人惡業的種子、譬如說誹謗佛法,或是說殘害眾生的這些惡業種子,乃至邪惡的這些種子,這些所謂相應三毒—貪、瞋、癡—的染污種子,如來藏八識不會因為攝持了這些業種而變成染污。反過來說,如來藏也不會因為我們菩薩修行了六度法,修行了四攝法來跟眾生結善缘,結善法缘而來累積自己的功德、福德;不會因為我們修集這一些清淨的種子,而如來藏攝持了這些種子,祂就變得更清淨,這就是《心經》所謂的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道理。

能夠滿足《心經》所說的這三個要件這一個心,《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這個心,當然也是絕對所說的不會違背於《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剛剛所說的這兩首四句偈的道理;而這兩首四句偈的道理,其實也就是佛法裡面的三法印;三法印雖然是在阿含裡面,阿含時期就提到了,可是一切佛法的修證,不管你是小乘、你是大乘,都絕對不可能離開三法印的印證,而能夠說你所修是真實的佛菩提或是聲聞菩提或是缘覺菩提;您如果違背三法印的楷定,那一切的修行絕對都是外道法。

回來我們剛剛所說的菩薩的修行,菩薩也有菩薩的四念處,菩薩也有菩薩的苦、集、滅、道四聖諦;菩薩所要證的滅諦,不是小乘的無餘涅槃這個滅諦;菩薩的滅諦指的是那一個本來自性清淨涅槃這一個滅,乃至菩薩所要證的滅諦,這個寂滅而不是斷滅的真實義,指的是您要依於本來自性清淨涅槃而實證佛地所證的無所住涅槃,或是說無住處涅槃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這一回合也不可能能夠把這一個題目完全講完。接下來,我們就來先把這一回合所要提到的何謂未到地定?先為觀眾們作一個入門簡單的解說。關於我見、關於斷我見、關於眾生依於三毒、四相,而造作流轉三界輪迴的這一些善惡業的道理,乃至外道以定為禪的道理,乃至菩薩要以斷身見、要以斷我見、要以有未到地定,有定、有慧依於四念處,從觀身不淨、觀受是苦乃至觀心無常,觀察這一個六識心,乃至於特別是觀察這一個與前五識相俱的這一個五俱意識的意識心,祂是生滅無常之法。依於你的未到地定的修行,依未到定能夠離開前五塵干擾,你很清淨地、很純一地、很現前、很當下,能夠去驗證這一個在觀察的意識,本身就是生滅法。一次觀行沒有辦法心得決定,再兩次、再三次依於您在生活當中的煩惱漸漸斷除,對於五塵的貪欲越來越少,越來越容易攝心為戒,戒作好了當然定就會生起。所謂攝心為戒,由戒生定,由定而能夠生慧。戒、定、慧三個無漏法慢慢具足而慢慢地對治了三毒貪瞋癡以後,您再依於比如說五停心觀,或者在正覺講堂,依於您無相念佛拜佛,您這一個憶佛拜佛的功夫,能夠讓您功夫生起、能夠淨念相繼;您能夠一拜之間,一拜下去,上下之間能夠十幾分鐘,乃至二十分鐘、三十分鐘,都不會對於前五識有產生什麼的攀緣,能夠心住於憶佛念,保持這樣的清淨。一般來講,我們說這樣的菩薩,就已經具足了未到定的一個定力,可以用這一個未到地定,來進行更深細的四念處當中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特別是觀心無常的觀行,而依於未到地定來斷我見;未到地定斷我見之後,才能夠依斷我見為基礎而來真實明心。

我們經常說:「我見不斷,明心非真。」我見沒有真實斷除,對於意識、對於色身的ㄧ個生滅無我,沒有真實的認知。對於五陰十八界,還錯認執著一法為我,為我所擁有的人,即使他瞭解意識是生滅的,即使他認為自己已經斷我見了,實際上他絕對不可能是真實斷我見。這個後面的我們所引用的經論,乃至所說到的理證,都會再就這一點有更進一步的解說。而「我見不斷,明心非真。」我見不斷,既然還執著五陰十八界某一法為我、為我所,那麼你明心,你所謂的證得這個本來自性清淨涅槃、這個如來藏、這個第八識之後,您絕對會心有所疑,您絕對有可能因為沒有把基本功夫作好,沒有真正真實斷身見、我見,你必定沒有辦法轉依這一個本來自性清淨的如來藏,這個無貪瞋癡,這個離見聞覺知的這個本來自性清淨心。既然沒辦法轉依,那您就不能說自己是真實的明心。沒有轉依的明心,沒有辦法在明心之後,轉依如來藏的本來自性清淨,而來斷除自己的貪瞋癡,所謂的薄貪瞋癡,而來伏除自己的性障。那您永遠不可能能夠一步一步地增上,從七住位的明心,乃至十住位的見性,乃至十住之後的十行、十迴向,乃至十迴向之後的入初地,所謂的通達位菩薩。因為通達位的菩薩必須永伏性障如阿羅漢。我見不斷,明心非真,自認為明心了,卻沒有未到地定的定力,卻沒有真實斷我見,深心裡頭還執著五陰十八界某一法為我,這樣子的斷我見,這樣子的明心,必定讓自己有路可退,會退轉到生滅法當中。而認為自己或是善知識方便攝受,而可能是明說密意了,而所謂的送給你的這樣一個明心的ㄧ個密意,你一定沒有辦法去保持、去保任;因為你沒辦法相信這麼一個簡單、這麼平凡平實、一個實在的心,就是如來藏,既然沒辦法轉依,必定會退轉於這樣的明心大法。您會疑善知識,您甚至會疑佛,您甚至會相呼應於那一些誹謗大乘佛法不是佛所說的法;因為如來藏無形、無相、無所住,因為您沒有真實斷我見,您更沒有具足斷我見所需要的未到地定。而這樣子的定慧不足,這樣的福德不具足,一定會讓您在所謂的,或說自認了明心之後會導致退轉於生滅法,因為您沒有讓自己破釜沉舟,你讓自己有路可退,退回到生滅法、生死流轉法、五蘊十八界當中。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這個單元會需要等到下一個回合,才為大家講說未到地的一個內容比較詳細一點的解說,那今天就先講到這裡。

先祝願菩薩們:福德智慧增長,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學佛釋疑(三)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