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4, 2019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學佛之正知見(第二篇)第47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密宗自續派之中觀

三乘菩提之學佛正知見(第二篇)
第四十七輯 密宗自續派之中觀
余正偉老師 主講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
阿彌陀佛!
今天我們接著上一次的節目內容繼續來講解。上一次我們說到坦特羅佛教其實它的整個哲學基礎就是以中觀派——特別是中觀應成派,認定意識心是一切染淨法的根本,雖然有別的主張,但是終究是離不開意識心的範圍。
一般人都認為,中觀應成派是由佛護所創立的,然後傳到月稱與寂天的時候,大肆的弘揚。但是其實中觀應成派的思想,它是發源自婆羅門教的《奧義書》裏面。在婆羅門教當中,它原本只是一種辯論的方法論,是說自己不立自宗——不立自己的主張,只去分析別人錯誤之處,然後破對方的法義。所以中觀應成派它只著重在現前能思、能量的意識心,它只承認六個識,認為佛所說的第七識跟第八識都是方便說,都不是實法。這種思辨的方法其實原本就廣泛地存在於婆羅門教的典籍當中,它用來解釋無所不在卻又無所形相的大梵,是一種印度人很習慣的邏輯論證。北大的尚教授說:《奧義書》在描述梵的性質的時候呢,常常使用一連串否定的句子,也就是指出「不是這個,不是那個」,而不說它究竟是什麼,以否定達到肯定的方法。在哲學上呢,稱為「遮詮」,也就是遮其所非之法。后代的印度哲學家以及佛教的哲學家,在描述宇宙的本源的時候,也常常用這個方法。所以,中觀應成的思想它本來只是一種辯論的方法,在部派佛教的時候被引入到佛教裏面來,從方法論就變成了本體論,變成了專門用來對付那一些因為失去了正法,沒有辦法證果的佛弟子,成為一種神兵利器。因為只要不是述說第一義諦的絕對之法,那就一定是世間之法,就一定是相對之法,既然是相對之法那就一定有相對的漏洞可以破解。所以在 龍樹菩薩的時代,祂有的時候就拿這個方法來論述世間的無常、苦、空、非身、無我,用來彰顯出世界萬法的背後必定有真實的法義。一直到 無著菩薩、世親菩薩的時代,也只是當作一個方法論來看待。
那麼這個應成中觀的教法呢,必定會否定阿賴耶識如來藏,因為第八識祂不是相對之法,所以祂不是應成中觀的人所能夠證悟的。然而第八識才是大乘佛法的核心,失去了這個核心,大乘佛法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失去了第八識就一定會使得二乘的教法變成斷滅論,因為涅槃之中要滅卻五蘊,滅卻十八界,當然把意識與意根也滅卻了,那這樣子一來涅槃不就成為外道的斷滅空了嗎?所以,支持應成中觀就只好在意識的變相當中持續的流轉,永遠不可能證得初果須陀洹,更不可能證得如來藏阿賴耶識。
當世間沒有真實證悟者的時候,沒有真實通達唯識種智的菩薩住世的時候呢,應成中觀論就會變成殺戮佛法的神兵利器——會殺死眾生的法身慧命。這一點佛在經中早已經預記過了,而 彌勒菩薩在說《瑜伽師地論》的時候也已經特別警告過了。所以 世親菩薩死了之後,打著祂的繼承人的名號,像安慧這些人,其實已經沒有辦法證得三乘菩提,只剩下實相唯識派的這一些傳人獨自撐起大局。因此主張沒有阿賴耶識的中觀應成派與中觀自續派,在世親菩薩死後就逐漸流行起來了。因為只要信受了中觀應成派所說:我們只要想通了「萬法都是因緣生,所以一切都是沒有」這樣的一個道理,那我們就可以不用斷三縛結,不用證真如如來藏,就可以直接成為證得空性的聖人。所以,這樣的人就勇於接受別人封給自己「看見佛陀在人間」的這個封號。一直到今天,這樣子自以為自己是聖人的這一些「聖人」們,仍然是「聖人」滿街走啊!
這種認定六識論的人呢,他一方面知道意識其實是「意法為緣生」,不是真實的法。而且佛經上說意識在五種狀況下就會斷滅:比如說晚上一睡熟了意識就沒有了;或者呢,像現代我們只要被推進手術房,麻醉藥一打下去,一吸進去,意識就斷了。可是呢,如果說要滅意識,那又變成了斷滅論。所以,一方面不能夠滅去意識成為斷滅論,一方面又要依止意識,否則沒有東西可以依止了,但是這樣子一來,又變成了意識常住不壞的常見論外道了。那怎麼辦呢?所以,應成中觀的人他就一定得要發明一個「意識的細心」,用來欺騙別人以及欺騙自己,把意識的細心當作是可以依止的真如。可是明明佛在《阿含經》裏面說:意識不論粗細都是由意根與法塵所出生的,意根與法塵還早於意識。那麼,不論依止的是粗的意識還是細的意識,其實都被佛所斥責,所以這是一條走不下去的死胡同。
比方說,在前面的節目中我們介紹過《大寶積經》的 大精進菩薩。 大精進菩薩祂憶佛念佛,念到了第七天一心不亂,禪定的光明也現起,諸天拋花供養,但是祂自己知道這仍然是在六識的境界當中,禪定中仍然是屬於意識的境界。這是有出生的境界,既然是有生之法那就會有滅掉的一天,所以這不是真正的實相,這不是自性彌陀,必須要證得六識的根源——阿賴耶識、真如識,才是不生不滅的實相。
好吧,就算退一萬步,我們不說佛法,即使是外道印度教,他們也早就知道:意識心是斷滅之法、不是實相,不是他們所認定的實相——大梵。例如在考史多啟的這個《奧義書》裏面講到:六識不是實相般若,在六識之外別有般若,他說道:「以般若加于眼識,以眼識而得一切色。以般若加于耳識,以耳識而得一切聲。乃至以般若加于意,以意而得思想、所知、欲望矣!」在《唱贊奧義書》裏面還提到:「人如果熟睡,安靜恬適,自己不知道夢境(在這種情況下意識是斷滅的),此『自我』也。且曰:『彼是永生者,是無畏者,是即大梵也。』」也就是說:印度教外道們尚且知道真理不在六識中,因為六識是生滅的,至少在我們熟睡以後意識就不現起了,但是這個時候實相仍然存在。
各位啊,佛陀當年就是因為婆羅門教的教理不究竟,不能夠證得真實的解脫,不能夠證真如實相,所以駁斥婆羅門教為外道;結果佛教傳到後來,竟然佛法中的這個「主流」——應成中觀思想,它退回了外道的思想,甚至還不如、比不上這一些外道思想,這樣子是不是要令人感嘆啊?佛法之不興,衰敗至此!
中觀應成派思想,捨棄了本識真如而說緣起性空,說一切都是緣起,他們的性質是本空的。不說「因」單獨說「緣」就成就了「果」,所以又被叫作遣相空——把一切的世間相否定了,就說叫作證得空性。這裏面的錯誤太多太多,我們就用兩個 玄奘菩薩的辯證,來作為這個部分的結束:
玄奘菩薩說:【無心、睡眠、悶絕等位,意識斷已,後復起時,藏識、末那既恒相續。】(《成唯識論》卷四)意思是說:在無心定裏面,在熟睡裏面,在悶絕、昏迷等等的狀況當中,意識會中斷,但是後來又會生起,在意識中斷這之間呢,如來藏識跟末那識是相續不斷的。
玄奘菩薩又說:【有執大乘遣相空理為究竟者,依似比量撥無此識及一切法,彼特違害前所引經,智斷證修染淨因果皆執非實,成大邪見。外道毁謗染淨因果,亦不謂全無,但執非實故。】(《成唯識論》卷三)意思是說:有人執著這大乘中應成中觀的遣相空,把這個當作是究竟,這些人就依著似是而非的比量,然後自以為是的說:「哎呀!沒有第八識真如啦,沒有什麼一切法的存在啦,一切都是空啦。」這樣的說法其實違背了,也損害了前面所引用佛所說的經文;應成中觀的人認為一切法都是假相空,那這樣子的話,佛弟子的修行,例如以智慧斷除結使,乃至於染淨法、因果現象也只是——統統都變成沒有真實性了,這就是大大的邪見。就算是外道來毁謗佛門的染淨因果法,也只是說它們不是真正的實法,不會說它們完全不存在。也就是玄奘菩薩在罵說:應成中觀的思想啊,比外道思想是更加的不如!
至於中觀自續派,是坦特羅佛教裏面除了新噶當派以外呢,其他的宗派在實質上所持的見解。這個自續派中觀呢,他們承認在六識以外還有一個實相,但是他們不承認如來藏就是第八識阿賴耶識,所以搞到最後,還是得將一念不生的覺知心意識當作是實相真如,有的時候乾脆就把這個意識心當作是究竟佛地的真如。例如,在臺灣賣得非常暢銷的一本「生死書」裏面提到,這個有一位貝×仁波切,他呢遇到了欽哲,那在很遠的地方他就開始對這位欽哲作大禮拜,那被欽哲發現了就威脅了,咆哮說:「嘿!你這個老狗,如果你有膽量的話,你就給我過來。」當貝×仁波切呢繼續作著大禮拜開始接近他的時候,一直在咒駡他的欽哲就開始對他丟小石頭,漸漸的又丟大石頭,貝×仁波切終於拜到了他的跟前,欽哲就乾脆開始揍他,把他給打昏了。當貝×仁波切醒過來的時候呢,他的意識狀況完全不同,他一直費很大的勁去觀想的曼達拉當下在他的面前顯現。欽哲每一句的咒駡跟每一個的攻擊,都是在摧毀貝×仁波切概念心的痕跡,每一塊石頭都是在打開他全身的氣脈與氣輪。事後長達兩個星期之久,曼達拉的清晰影像沒有離開過他。各位看看,以上的記錄從頭到尾就沒有離開過意識心的境界,把比較細的意識心當作是證悟真如,這就是自續派中觀的落處跟困境。這一派的學說,由於認定這樣的覺知心自己可以去至後世,可以從往世來到此世,所以被叫作自續派。
自續派中觀的這些人呢雖然承認有實相,這樣的一個見解是不同於中觀應成派。但是不論是自續派或者是應成派,他們都是以外於阿賴耶識如來藏的一切法緣起性空,來作為般若所說的空性,所以都同樣的是以意識心的空、沒有形色就當作是佛說的般若空性。所以在實質上,在般若的空性見解上,應成派與自續派的這個中觀師,他們的見解沒有不同之處。然而可笑的是,應成派與自續派的中觀師之間,又會彼此互相攻訐,說自己是正確的,別人是錯誤的。例如呢,新噶當派與其他的教派之間歷史上的論證嚴重到兵戎相見,像新噶當派就曾經以武力滅了覺囊派。而覺囊派呢是唯一實際證得阿賴耶識的教派,被新噶當派滅了之後,正法也就在坦特羅佛教裏面給滅亡了。
以上,我們為各位菩薩介紹了坦特羅佛教的中心哲學思想,他們都不離開意識心的功能與變相。所以這個裏面的「大上師」們才會這樣講說:本來修法之道,就是要「由假修真」(假的東西玩著玩著,就變成真的了),先用觀想——觀想觀想呢——後來就會成為事實;這就是「理想乃是事實之母也」(《那洛六法》)。所以各位說:你想要用想像自己成為有錢人,就認為自己會變成有錢人,是不是坦特羅佛教的忠實信徒?
坦特羅佛教呢,他用能知能覺的意識心,認為用這個意識心就可以成辦一切的事業,世間的一切法我都可以用我的意識心去改變:大家認為的不清淨,我可以用觀想來讓它改變,如果觀想成就了,不清淨就改為清淨;反過來也是一樣——所以我就有能力改變一切。例如他們相信:只要我觀想水面是固體的、是硬的,我就可以從水面上面踩過去;甚至可以轉惡業種子為善業……無所不能,那如果現在還做不到,是因為自己的功夫還不夠深。這樣子一來,世界就可以隨著我的意識而改變,所以在這個世界中沒有什麼東西是我做不到的。既然如此,我可以用觀想法來成佛,用觀想法來改變因果,那又何必要持戒行善呢?我可以盡情的享受五欲,五欲當中最沉重的莫過於男女之間的慾貪,那我就來轉貪欲為勝妙。也就是說,當我在行淫的時候,我就觀想著我是「佛」,跟「佛母」在交合,那就不會有不清淨的問題,也就不會有因果的問題。
再加上,本來婆羅門教的教派之中,就有鼓勵男女雙方應當一同隱居森林秘密修煉這樣的教法。在婆羅門的書裏面有提到:世界本來是一顆蛋,渾圓一塊,後來裂開變成上下兩塊,清者在上,濁者在下,大梵神我在此中。一個人太寂寞了,所以出生了一個女生,和他交合之後就生下了人類,這位女生變成牛,大梵也變成牛,再跑去跟母牛交配,於是就產生了世界的牛,依此類推……不斷的交合不斷的生,就生下了世界上各種的眾生。在《唱贊奧義書》裏面也說到:【唯男子為祭祀之火……於此火也,諸天灌獻糧食於其中,由此裸祭而精液生焉。喬答摩!然後唯女子為祀火……於此火也,諸天灌獻精液,由此裸祭而胎成焉。】(這裏面呢省略了一段這個交合的過程,非常的不文雅,我們這邊就不多說。)精液屬於男紅色的血液屬於女,他們獨自都不能生,然其合也,精與血和合成胎,皆安立於心中。把白色的精液當作白菩提,把紅色的血當作紅菩提,然後把精液跟血合在一起,安立於心中變成胎等等,這一些文章、這一些想法就是男女雙身法的思想來源。
坦特羅佛教把這一種意識能夠成辦一切的想法,然後呢,和印度的這一種的內身思想(subtle body)結合在一起,就成就了以男女雙修為核心,伴隨著各種奇怪的想像法門,然後再把它包上佛教名詞的外衣,就成為坦特羅佛教。坦特羅(Tantra)它的意思就是性(Sex),現在又翻譯為「譚崔」。
坦特羅佛教它的雛型完成了之後,就一步一步的進入到佛教裏面去,並且把自己定位在當時印度逐漸流行的密教中的最上一階,叫作無上瑜伽。在此之前,印度佛教的密教有行密、事密、瑜伽密,基本上呢它還算是從佛教當中所衍生出來的思想,但是坦特羅佛教進入以後,就把自己定位在最高的一階密教,附在原有的瑜伽密上面,所以叫作無上瑜伽。
到這一邊,各位是不是已經對於坦特羅佛教的來源、它的教理,都不是真實的佛法,不是釋迦牟尼佛所教導的三乘菩提,一點都不是,從頭開始就不是,有了具足的瞭解了呢?那到底這樣的無上瑜伽它裏面是怎麼修行的呢?它的理論、它的修行以及它的目的是怎麼樣呢?這個部分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先為各位介紹到這一邊,在下一集當中再繼續為各位解說。
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學佛正知見(第二篇)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三乘菩提綱要與影片連結

三乘菩提之念佛法門影音連結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