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0, 2019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宗通與說通第60集
由 正益老師開示:護持正法 摧邪顯正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各位菩薩

我們今天要繼續來講的是,一個菩薩他改變了習氣以後,這時候他入了十行位,或是說他往十行位的路一樣在走的過程中,他當然會遇到許許多多的事情;可是最後他要怎麼樣走向初地呢?怎樣得證無生法忍呢?就是要在這個過程中,要開始護持正法,能夠破邪顯正。

因為 如來當初在世間的時候,顯示於世間的時候,祂也是破斥這種種的外道法,所以那些外道們最後都奔散而逃。甚至經典還告訴我們,最後有其中的六位,他們等於是一方之主,他們還欺誑自己的弟子;因為什麼呢?他們想要就自己了斷,最後他們落河而死的時候,他還騙自己的弟子說這樣可以升天,這樣羞慚而離開世間。所以,佛陀對於許多的外道、許多的外道見,從來沒有客氣。為什麼?為什麼 佛要這樣做?佛不是很慈悲的嗎?為什麼 佛證得一切智智,也有天眼明,當然知道外道這樣被逼迫以後,就會跳河而死,或是作其他的種種,佛為什麼還要這樣作呢?這就告訴我們,佛說:在這種情況下,你只能夠說讓眾生得到究竟的利益、最大的利益;因為一句話的錯解,乃至一個學說、一個理論——完全是背離生死法的——它會害得一個人在無量劫以後,都還是困在這個外道見裏面,而沒辦法修學真正的佛法,甚至小乘法也不能修學,讓自己輪迴受苦。那可以想想,無量劫他在輪迴裏面所受的苦,哪裏只是跳河跳水乃至於種種的死亡這麼簡單?那幾乎是數不清的生死的罪業,陪著眼淚流不盡的生死大河!所以 佛要說:必須要對於外道見予以破除,然後這樣才是真正的佛弟子。

尤其在這個娑婆世界,不光是一位外道在說法,有許許多多的外道在說法,而且這些外道還走入佛門來;這麼多的外道在說法,說著相似佛法,聽起來好像都是佛法、好像都對;可是他作的事情,都跟外道沒有差別——腿一盤,就說這樣叫作修行,可是你看現在外面學瑜伽的,或是學道家的,哪一個不是腿一盤就開始要作什麼修行?所以現在許多的人,他已經流於外道的修行法而不自知,對於 佛說要怎樣修行禪定,他也沒有興趣,禪定到底要作什麼,沒有興趣,然後參禪他還是腿一盤的方式;也就是說,他就怎麼樣都不會改變。

乃至於說,外道就喜歡「一念不生」,然後佛門中,也有人主張一念不生。可以一念不生的話,你都離開 佛所叮嚀的「六念」。然後他用這樣來附會說「我這樣是無分別」,不相信「識就是了別」、「意識心就是了別諸法諸塵」等等。禪定中,他這個禪定,意識心的斷念和一念不生,還是不盡相同,可是對於許多學佛人來說,都沒有差別了;然後認為自己的念頭都不再產生,對於諸法都沒有憶念,這樣的話就叫作修行。如果是這樣的話,大乘菩薩就不用理睬世界一切眾生了,你就對一切眾生都沒有分別就好。然而不是如此,佛在剎那間、一念間,可以了別一切眾生所有的諸行以及未來所有的因緣,難道佛是不分別嗎?不!佛是大大的分別,全部都分別,一個都沒有遺漏。

所以我們就可以知道,這些人悖逆於佛法,乃至於說有的人,他不斷的講錯誤的知見,這樣所害苦的不是一位眾生;因為他講的越多,影響的越廣,他可能害了千千百百萬萬的眾生。乃至於說他的書籍繼續流傳,繼續透過他的僧團,透過他的比丘、比丘尼等等,或是他所認為的一個方式,來弘護他的所認為的教理,可是卻不思惟這是不是悖逆於三乘佛菩提道;如果是這樣,這樣對他自己真的是沒有好處,因為他的果報沒有辦法算,要一直往上往上疊;因為他要等到他的書籍都從人間消失以後,他的教法都從人間不見,乃至甚至他的名字從人間完全消失以後,他的果報的牽連才算會小一點。但你想,這可能嗎?他的弟子那麼愛戴他,把他的教法廣布於天下,把他錯誤的行門繼續的傳下去,一代傳過一代。所以在佛法中也說:不要好為人師。

甚至在《佛藏經》有說(「舍利弗!身未證法而在高座,身自不知而教人者,必墮地獄。」《佛藏經》卷二):「如果你沒有證得這個法,但是你卻坐在高座上,在法座上常常宣揚,這樣就是等於是地獄業。」然後明明不知道這個法它整個來由去脈,可是還是要硬對別人說,就是這樣沒有辦法止息自己的貪欲,沒有辦法止息自己的追求,把佛法當作世間法,這樣的話,這個人 佛還是授記他到地獄去。所以這樣的記別對我們來說根本沒好處,所以要透過這樣來警醒。

如果我們處身處地來想,佛陀祂根本不希望我們的教理,然後變成講成和祂老人家所說的完全的不同;如果是說我們說的和 佛陀老人家所說的不同,那是我們自己編的,而不是真正的佛法。我們現在就來看,在這個末法中,到底 佛陀事先點明了什麼。

在《楞嚴經》有說(【婬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婬,必落魔道。】《楞嚴經》卷六):「在修行中,如果你婬欲心沒有除去,這個塵勞世界你沒辦法出離,即使說你能夠有許多的智慧和禪定現前,如果不斷除這個婬欲心,一定落入魔道。」

但現在有人主張:「我們就是要用婬欲心來成佛。」甚至還創立了一個叫「初始佛」,這世界開天闢地之間的第一尊佛,這一尊佛還出生其他的佛;這尊佛他有一個眷屬,是一個看起來有像豬的頭的,一位他們稱為「佛母」。你想,這樣不清淨的相,然後冠在這一個女眾身上,然後他們作什麼呢?他們也是打坐,只不過坐的時候,就兩個人抱在一起,說這樣叫作「佛父佛母」。你想,會有這種事情嗎?這樣清淨的佛法怎會被這種亂七八糟的這種惡道來侵入?可是 佛已經說,這就是佛法在世間傳法、在娑婆世界的命運。因為我們眾生的心地太濁惡了,連不可以侵犯的佛法,連這麼神聖的佛殿堂,他都不看在眼內;他都認為他所要堅持的就是男女的修行,兩個雙雙對對一起修行;甚至還有一種法他們叫「輪座」,實際上就是輪座雜交。什麼叫輪座呢?就是這一群男的和這一群女的,他們要一個一個輪流這樣來雜交,就是作性交男女的事情。把這些法來當作佛法,說這樣可以成佛。你想,有這樣的佛法嗎?

我們繼續來看到經文(【彼等諸魔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我滅度后,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熾盛世間,廣行貪婬為善知識。】《楞嚴經》卷六):「這樣的魔他有他的徒眾,各自自謂——自己說自己已經成就無上佛道;那當我如來滅度之後,末法之中,這樣魔民廣斥於世間,到處都是;他們各地方都可以來貪淫,然後偽稱自己是真正的善知識。」

所以有的人,他們行淫對象不光是人,任何的生物都可以,只要說有雌性的器官,他們就可以,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以前我們在看菩薩戒本的時候,就說會有這樣的畜生女或種種來行淫;我們大家就會想:「怎麼會有人這樣作呢?畜生那樣動物,女性的動物或是雌性的動物,你還跟牠行淫,那這樣的話還算是人嗎?」然而,真的有這樣的宗教,而且這樣的教門竟然跑進佛教裏面來!佛就是在說這樣的事情。這些人都自稱他已經成佛,可是他們是不選擇人,也不選擇畜生的,但是他們貪淫的對象是非常廣泛;而這樣的人,他就會給佛門製造了災害。因為竟然有人會相信他們外表的莊嚴,然後說他們是「善知識」;甚至很多人會去歸依他,說這樣才能夠滅除他所有的種種的業報。所以這世間真的是如是顛倒!在貪欲法、在雙身法——在做這種事情的時候,都沒有想到 佛的叮嚀。

我們繼續來看下一段。佛繼續告訴我們(【修三摩地,先斷心婬,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一決定清淨明誨。】《楞嚴經》卷六):「要修三摩地的時候,必須要先斷心婬,是者是如來先佛世尊第一決定清淨明誨。」就是這個教誨必須要讓我們知道,要先把自己的心裏面的婬欲這個念頭完全的斷除;如果這點做不到,沒有用其他的方便來克制,也不懺悔,也不做種種,反而認為這是對的,這是違背 佛陀的第一個教誨。

為什麼殺、盜、淫、妄,這個淫卻排到了第一位?就代表說,以後修行人,佛以祂的天眼明來告訴我們,將來會有很大關於男女淫慾的過失;也就是說,最嚴重的過失,反而是這一項,它會從表相中直接摧破整個佛法。所以 佛用祂的佛眼、智慧眼、天眼、種種的法眼來告訴我們不要這樣做;因為這樣做的話,一定會給自己帶來很重的後果。所以出家的菩薩以及出家的比丘、比丘尼,都不應當做這樣的事情;即使有人用邪教導告訴你說「這樣可以快速成佛」,你也不當來信受;因為你是佛弟子,不是邪教的弟子。

我們繼續來看經文(【必使婬機身心俱斷,斷性亦無,于佛菩提斯可希冀;如我此說,即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楞嚴經》卷六):「『必使婬機身心俱斷』,就是讓婬的機緣在身、在心都斷除,乃至於連斷的意念都已經不存在,不需要這樣再作加行,這樣在佛菩提上才有機會;像我這樣說,就是佛說;不這樣說,就是波旬魔王所說。」

因此有的人說:「我身在作男女事,可是我心裏面沒有作;這樣的話,你不能說我沒有斷除這婬欲的貪。」可是 佛說的是哪裏、什麼都不能作;如果還有這種的念頭,甚至還出現乃至於身體作,而強說自己沒有念頭,這些都是違背於 佛陀的教誨。而且 佛直接就說,「這中間沒有其他的差別,只有我說,或是魔王說」;不可以有任何人在中間作轉圜,在中間作一些差別、比對,就說「實際上這個人是怎麼樣,所以要怎樣怎樣」,這些都是胡說——佛說這已經不是胡人所說,根本就是魔王所說。所以這樣情況下,大家要能夠瞭解。而且修行的境地要達到什麼,佛也點出來:你要連那個斷除這個婬念的那個意念都不需要發起的。就代表說,已經沒有婬念的念頭這樣才算是修行。

我們繼續來看下一段(【汝修三昧,本出塵勞;殺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殺,必落神道。】《楞嚴經》卷六):「『汝修三昧,本出塵勞;殺心不除,塵不可出』,就是說你沒有這個殺心,這樣才算是可以出這個輪迴;不然即使你有智慧、禪定,如果不斷除這個殺,一定落到鬼神道裏面。」接下來我們繼續看:「這樣的鬼神他還有很多徒眾,他每個都說他們成就無上的佛道了,然後在我如來滅度以後,末法的世界」,就是 佛在一千多年以後,就進入了末法的世界,我們現在已經離佛兩千多年,這也是在末法世界之中;這種情況下會怎麼樣呢?「多此鬼神熾盛於世間,自言食肉」,自己說吃肉可以得證佛菩提。(《楞嚴經》卷六)

所以你就會看到,現在有一些佛門,他們也自稱自己是出家人,他們喝酒吃肉完全沒有避諱,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把 佛所說的話放在眼裏。他們認為,他們這樣是可以救度眾生,他們有的人甚至說:「我只要唸唸咒,這些肉,牠們本來的這個有情就可以超度了,牠們就可以離開這個畜生道。」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地那麼多有情,你怎麼都不拿來吃呢?毒蛇你也可以吃啊,蟑螂、螞蟻啊,我們家、哪一個人家,甚至到處都有,你為什麼不吃呢?所以這樣的人,他根本就是在那裏依自己的見解來誹謗佛法

然後我們再看經文(【汝等當知:是人食肉縱得心開似三摩地,皆大羅剎,報終必沈生死苦海,非佛弟子。】《楞嚴經》卷六):「『汝等當知』,大家應該知道,食肉的人即使他能夠開悟證解,他們都是羅剎;然後他們受報了以後,這個捨報以後一定沉落於生死的大海;而且這樣的人並不是我的弟子。」

所以 佛已經先說了,不論這個人穿上了是哪一種袈裟,不管他的顏色,身色是什麼,甚至他自稱他是比丘、比丘尼都好,這樣的人 佛已經先說:「這個人跟我佛教沒有關係,跟我所創立的教誨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們不是我的弟子。」所以大家也應該親自從這些現象去觀察,如果說你認識的人他在做這樣事情,而他又現出家相,這樣的人你應該遠離。

再來我們看經文:「『汝修三昧』,就是要離開這個塵勞;『偷心不除,塵不可出』,就說如果說你有些偷竊心一直在,即使是說你有智慧、禪定現前,一定會落入邪道。」就是說,想要利用佛法來滿足個人自己的慾望,這樣的話就會偏邪,走向外道法去。這樣的人,他們會怎麼作呢?

佛又說明(【彼等群邪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我滅度后,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熾盛世間,潛匿姦欺,稱善知識,各自謂已得上人法】《楞嚴經》卷六):「這樣的人會有徒眾,他們也稱自己成就無上佛道;在如來滅度了之後,他們這些人都會自己稱自己是善知識,他們都會說我自己得到上人法。」

許多的語言他們在稱來稱去,都說「我是某某上人」,甚至「我是某某某」;甚至說有一個外道法,在一個中國的西方邊疆地區,他們自稱的一個名號,翻譯過來就是「上人」。為什麼這些人喜歡作的是上人?就簡而言之,想要偷竊世間一切諸法,想要從佛法中來謀利,這都是 佛所禁止的,佛說不可以如此。

乃至說有人會大妄語,我們看經典怎麼說(【若大妄語,即三摩提不得清淨,成愛見魔,失如來種:所謂未得謂得,未證言證。或求世間尊勝第一……求彼禮懺,貪其供養,是一顛迦銷滅佛種。】《楞嚴經》卷六):「如果大妄語,得到三摩地,他就不會清淨,他會失去如來的種性;所謂未得謂得,就是你根本沒有得證這個法,卻說自己得證這個法。或者是求世間的一切尊勝……這樣的人實際上他為的就是貪求自己的供養。」所以 佛說:「這種人是可憐憫者,這樣的人都會遠離開佛陀的教誨,成為一闡提。」

然後我們繼續來根據 佛所重要的叮嚀(【我教比丘直心道場,於四威儀一切行中,尚無虛假,云何自稱得上人法?】):「我教比丘應該用直心的道場,來作諸法的現觀,不應該來稱謂自己所不當說的;在一切四威儀、一切諸行中,不可以虛假來假冒自己證悟,何況是自己稱自己得到是上人法?」自己稱自己是上人,不管是中文所說的上人,還是其他語言所翻譯過來就是上人;這樣的,佛說你都要注意小心。

乃至於 佛又說(【譬如窮人妄號帝王,自取誅滅;況復法王,如何妄竊?因地不直,果招紆曲;求佛菩提,如噬臍人,欲誰成就?】《楞嚴經》卷六):「就像是這樣的上人法,都不可以自己稱,何況是自稱為法王;如果是有人敢自稱為法王,剽竊佛陀的名號,這樣的人就像是吃自己的肚臍,最後的話,他吃的美味實際上是自取滅亡。」所以我們看今天到底這個世界上,有哪些人進入佛門,而自己稱為自己是上人,自己稱為是法王,這都應該避免;如果有這樣過失的話,就應該在佛前懺悔,不要再戀棧這種名號,因為這樣名號對自己是沒有好處的。

我們再看最後 佛一段的教誨,佛跟阿難說:「有十種魔,在末世時會在我的法中出家,他們或是附在人體之上,或在佛弟子身上,或是自己現形,他們會稱呼自己已經成佛;這些人會讚歎這些婬欲法,會破壞佛律儀,來施設種種的特別的戒律,來讓自己和弟子用婬欲法來相傳,來互相傳遞這樣的不清淨的法;會讓真正修行人不管怎麼樣都沒有辦法逃脫他們的蠱惑;在九輩子到一百輩子,即使你真心學佛,最後還是會修婬欲法而墮入無間獄。」所以我們應該透過這樣來警醒。

今天我們就說到這裏。

阿彌陀佛!

宗通與說通線上閱讀(會隨著弘法進度新增章節)

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