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6, 2019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三乘菩提概說第118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教外別傳(四)
三乘菩提概說影音連結

各位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

阿彌陀佛!

首先先問候大家:少病少惱否?色身康泰否?遊步輕利否?道業精進否?眾生易度否?

現在您所收看的節目是「三乘菩提概說」。正覺同修會,將一些想要學佛的人平常應該具有的基礎知見,分門別類地把它整理起來,統一地為大家解說。

在前面的課程當中,我們講到了 玄奘法師所帶回來的《真唯識量論》。那因為 玄奘法師他所說的這一些唯識種智,本來就是為了地上菩薩所說的,所以曲高而和寡;一般的大眾連如來藏都尚且難以證得了,更不要說是悟後起修的唯識種智。所以,玄奘法師這一支教派大概兩代以後就中衰了,甚至連 玄奘法師的證量,大家也都忘掉了,對他的記憶大概就只剩下《西遊記》裏面的唐三藏了。以上所說的這一種狀況,一點也不讓人訝異;因為佛法的實相一向是難會的,釋迦牟尼佛才離開不久,這種情況就已經在教團裏面出現了。

阿難身為 世尊的侍者,他親聞了 釋迦世尊一切的教誨,也早已經證得了真如實相;後來再加修智慧、禪定三昧,在二乘法上,他成就了俱解脫的大阿羅漢;而在大乘法上面,他成就了初地菩薩的功德。在《付法藏因緣》這一本書裏面提到,當 阿難年老的時候,某一天他來到了一處竹林之中,忽然聽到有比丘正在背誦偈語。因為在古老的印度,所有的人必須要把所學的東西,一首一首地背下來。比丘背誦著:「若人生百歲,不見水老鶴,不如生一日,而得睹見之。」(《付法藏因緣傳》卷二)當時年老的 阿難尊者聽到以後,就嚇了一跳,然後心裏感覺非常的難過。因為 阿難發現,世尊才入滅沒有多久,怎麼 世尊所傳下來的正法,這麼快就遭受到扭曲了!佛法竟然衰敗如此地迅速!

於是 阿難就糾正這一位正在背誦偈語的比丘,說:「比丘啊!你現在所背誦的這一首偈,它不是來自於佛語,不可以依照這一首偈來修行。你聽好,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會因謗佛而下墮三惡道:第一種是讀了很多的書,博學多聞,但是他的觀念思想有所偏邪;另一種則是不瞭解佛法的大意,顛倒的、妄自地解經論。只要有這兩種惡行,那就會導致一個人自我的衰減,沒有辦法讓這個人離開三惡道。現在你仔細地聽,我來為你演說正確的偈語:『若人生百歲,不解生滅法,不如生一日,而得解了之。』」

這位比丘回去以後,就把 阿難糾正他的偈語,向他的老師報告。結果他的老師對這個比丘說:「哎呀!你不要理阿難啦,阿難年紀大了啦,老年癡呆了啦!他的話裏面有很多是錯誤的,根本不可信的,你只管按照我教你的這個東西繼續去修行就對了。」後來 阿難又再次聽到這名比丘依然重複之前錯誤的偈語,並沒有修正,於是 阿難就問比丘:「為什麼會這樣子呢?」比丘就把他老師所說的話轉達給 阿難知道。

阿難聽了以後非常的感慨,自己身為諸長老之首,是教法的傳人,而自己當年從 佛所親聞的法語,竟然受到了後輩的懷疑與輕賤。那麼正法的未來要怎麼辦呢?誰又能來接下 阿難的重擔呢?阿難想不到未來到底在僧團裏面有誰可以接他的棒子,繼續領導這個僧團承續法脈。阿難竭盡能力地去想,甚至入禪定去觀察,竟然找不到一個人可以擔此重任。於是阿難心中生起深深的感慨,他想到:

「哎!無常竟是如此的可怕,將過去所有的聖者一一地催化入滅了。從此眾生將長處於黑暗之中,在黑暗當中摸索怖畏前進。邪見如此的熾盛,不善法又不斷地增長,眾生口不擇言,毀謗如來,斷滅了正法,眾生就會永遠地沈淪在生死大海之中,開惡趣門,閉人天路,會在無量劫中受諸苦惱。可憐啊!世間從此將又陷入黑暗。我今天親自為這個比丘解說正法,無奈他卻寧可信受邪說,不接受我的教誨。這樣的事情我又能向誰說呢?一切有為之法,竟是如此的無常,如此地迅速,在一轉眼間、在一次的呼吸當中,就已經經歷了四百次的生滅;如同虛空當中一聲雷,如同暴雲、風忽然就起了,但是一下子又散了。五欲如此地不堅固,也像這個樣。就算是夫妻、情侶、親友、家人等等,平常好像感情非常的好,安隱、恩愛,享受快樂;但是當無常一到,又有誰能夠躲得過呢?既然世間眾苦如此之深,甚難久居,看來我也不需要再留戀在這一邊了,不如就趁今天入涅槃吧。大師佛陀以及同梵行——當日與我一起修行的這一些諸大阿羅漢,都已經一一的滅度了,我又豈能久留在世間呢?」

阿難決定了之後,就想到他曾經承諾國王阿闍世王,在自己入滅前一定要通知他;所以當晚 阿難就前往王宮,告訴守門的侍衛,請侍衛轉達。可是因為當時已經是深夜了,阿闍世王已經入睡了;阿闍世王非常的兇,所以侍衛都很害怕國王,不敢去打擾國王,所以就回覆 阿難,跟 阿難講說,等到國王醒來以後他們會通報。阿難也不為難這些侍衛,就淡淡地說:「如果國王醒來的話,請告訴他,我阿難曾經來過。」說完就離開了。阿闍世王當晚似乎心有感應,睡夢當中作了一個惡夢,他夢見了大傘蓋的支撐的棍子斷掉了,他立刻嚇醒。侍衛見到國王醒過來了,就把 阿難來過的事情告訴國王。阿闍世王一聽就知道大事不妙,心中過於激動難過,就昏倒在地上。旁邊的人趕快拿了冷水,來替國王灑面,阿闍世王久久才醒過來。

醒過來以後呢,阿闍世王發聲痛哭,非常的悲哀,搥胸呼喚,極其難過。他哭著說:「鳴呼哀哉啊!世尊如同世間的眼睛一樣,已經入滅了;現在阿難又要離開,三界的苦惱從此以後要由誰來救濟呢?想到昔日世尊慈悲深厚,能為眾生作大依止,但是自從大師世尊入了涅槃之後,世間從此陷入了孤單當中。偉大的摩訶迦葉繼承了 世尊的法脈,演法教化,可是他也已經滅度了。正法就這樣子越來越衰減了。瞻仰阿難尊者猶如日月,沒想到今日他也要入涅槃了,叫我從此以後還能依靠誰呢?世尊的法水清淨,能夠洗滌塵勞,可是從此之後,又有誰能來演說世尊的法義,饒益一切的有情呢?一切的眾生常有渴愛,從此之後又有誰能夠澍大法雨,來撫慰眾生的心靈呢?三界當中所有的眾生,難道就要這樣子繼續流轉下去,受諸苦惱,何時有窮盡之日呢?現在魔王歡喜了,因為他們大得眷屬,善法漸漸地要滅盡了,諸惡越來越熾盛啊!」

這時候國王就立刻問侍衛:「阿難往哪邊去了?」侍衛答覆,阿難尊者往毗舍離方向離去。阿闍世王就趕緊帶著隨從兵眾,前往恆河邊上,正好趕上 阿難正在河中的船上。阿闍世王就立刻跪地叩首頂禮,哀求說:「懇請尊者千萬不要入滅!三界的明燈世尊已經棄我而去了,我現在只能依靠尊者您,求願尊者切勿入涅槃。」但是 阿難默然不肯答應。就在這個時候,大地發生六種震動。

此時雪山,也就是喜馬拉雅山,裏面有五百位已經證得五神通的外道仙人,他們看見了大地震動之後,就懷疑是什麼因緣有此異象;於是用神通看到,原來是 阿難尊者即將滅度。所以,這五百仙人就以神通力往虛空中飛過來,立刻來到了 阿難的面前。五百仙人來了之後,一起跪下,額頭觸地,向 阿難叩首頂禮,懇求 阿難能夠接受他們出家。阿難尊者知道這些人是他入滅前最後的弟子了,他就為眼前的五百仙人,如他們所說的為他們說法。此時五百仙人聽完 阿難說法之後,立即鬢髮自落;聽完了 阿難開示之後,這五百個人就一齊成就了阿羅漢,然後才在阿難之前就入般涅槃了。

此時 阿難想起 佛陀以前曾經預言,在罽賓國有一個比丘名叫末田地,他能夠在他的國土流布正法;於是 阿難就以神通到了罽賓這個地方,找到了末田地,並且把傳播正法的任務交給末田地。罽賓這個地方有二種說法,一個說法是說它在中亞,另外一種說法是說它在西北印度。

好,最後 阿難此生的任務已經了結了,他以神通飛向虛空,又回到了阿闍世王的面前。然後展現了十八種神奇的神變,之後進入風奮迅三昧,以神通將自己的肉身火化掉。火化的時候,他所化出來的舍利子,就飛向河的兩岸。火化後的舍利子分為四分,一分送給忉利天,送給釋提桓因天主到天宮供養,一分送給毗舍離的人民,一分送給阿闍世王供養。就這樣子 阿難尊者入滅了,國人就在四處建起了寶塔,供養 阿難的舍利子。

意思是說:各位啊,要珍惜!佛法能夠出興於世,是非常難得的事情。更何況是現在 佛的如來藏正法,又能再一次的重興於世間,這是甚為難得稀有的,切莫作等閒想。

好,回來課程。佛才剛剛離開世間不久,不過幾十年,正法便已經敗壞,這就是事實,也是無可奈何的因緣。所以在僧團中,即使是在僧團裏面能夠信受正法、修習正法的人,一向就是少數中的少數;在僧團裏面人數最多的,勢力好像最大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凡夫僧罷了。這個法則從古至今都是如此的。所以各位可想而知,佛滅度不到百年,僧團裏面能夠證得正確的二乘解脫道與佛菩提道的人,就已經非常非常少了。勢單就一定力薄。譬如說 阿難之後,正法的繼承者是末田地,可是有沒有發現到末田地尊者在哪兒?根本不在印度,而在罽賓國,或者說印度的邊界,西北印度,也就是遠離印度了。這是代表什麼意思?佛陀所遺留下來的僧團,竟然在幾十年當中,已經敗壞到沒有人可以繼承 佛的如來正法了;此時佛法只剩下一個表相了,因為它的核心沒有了。即使是如 阿難尊者,也改變不了這個狀況,因為因緣就是如此。所以接下來,正法就交給了邊地,交給遠方的正法僧團去弘傳了。這樣子,各位看懂了 佛在世時候的預記了嗎?

事實上,在印度中心正法的敗壞,從另外一個方面來看,它伴隨著外道思想不斷地滲透進入僧團當中,這是同一件事情的二個面相,所以總歸為正法衰敗。很多人都以為,釋迦牟尼佛的出現,使得全印度都信奉佛法,使得佛法成為印度最強大的宗教;這種想法是錯誤的,是過去的佛教行者自我感覺良好,粉飾太平所說出來的。事實上,即使是 世尊在世的時候,佛教也從未成為印度最大的宗教。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呢?

今天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為各位介紹到這邊。下一次我們再接著說。

阿彌陀佛!

三乘菩提概說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