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4, 2019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菩薩正行第61集
由 正光老師開示:如何使菩薩道心更堅固不退?(一)
菩薩正行影音連結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

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正覺同修會所推出一系列的電視弘法節目,這個主題名為「三乘菩提菩薩正行」,裡面有很多子題,今天所要講的子題是:如何使菩薩道心更堅固不退?

大家都知道菩薩菩提心真的很難得,也很尊貴,因為菩薩所發的願是盡未來際不斷地利益一切眾生,要安置一切眾生於大涅槃中,教化一切眾生都能具足般若波羅蜜;這樣廣大的心願是為無上大願,世間的誓願以及出世間的誓願都無法超過它。如經中開示:「一切世間所有誓願,及出世間所有誓願,無有能勝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是誓願無勝無上。」由於菩薩所發的廣大誓願不是世間人及二乘無學所行境界,所以二乘無學的阿羅漢,因為畏懼再一次受生而枉受生死輪迴苦,因而不敢發如此廣大誓願;二乘無學尚且如此,更不用說凡夫能夠發起無上正等正覺心。

由於菩薩才敢發窮盡三大無量數劫廣度眾生的誓願,顯示菩薩真的很難得以及殊勝的地方。所以在經中曾如是記載:有一位阿羅漢其座下有一沙彌,有一天二人一起出城,阿羅漢叫沙彌弟子揹著包袱並走在阿羅漢後面,後來沙彌弟子在路途中思惟:人生於世間沒有不受苦的。當行何種行才能免除此苦?思惟後認為:佛常讚歎菩薩很殊勝,顯然修菩薩道才能免除此苦,所以我今天應該發無上正等正覺心。這位阿羅漢有他心通,知道沙彌弟子發無上正等正覺心,所以將沙彌弟子身上的包袱拿過來改由他揹著,並叫沙彌弟子走在前面以示尊重。後來沙彌弟子想到菩薩要盡三大無量數劫才能成就佛道,真的很難達成,所以退失菩提心;阿羅漢知道了,包袱改由沙彌弟子揹著,並叫他走後面。從這個例子可以知道,能夠發菩提心而廣度眾生的菩薩真的很難得,因為那是菩薩種性,真的很尊貴也很殊勝,連阿羅漢都另眼相看。

所以佛在另一部經曾開示:如果能夠度滿三千大千世界的人成為阿羅漢,反而不如度一個人發菩提心。為什麼?因為阿羅漢很少度眾生,而且死後入無餘涅槃,從此在三界中消失了,不再度眾生,不如度一個人發菩提心;因為這一個人發菩提心後,未來可以窮盡三大無量數劫,來廣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而這些無量無數無邊眾生行菩薩道,還可以度更多的無量無數無邊眾生來成就佛道。再者,當菩薩成佛後,依著初地前所發的十無盡願,繼續在利樂無量無數無邊眾生無有窮盡。這告訴大眾,度一個人發菩提心遠比度滿三千大千世界的人成為阿羅漢來得殊勝,這是因為菩薩可以廣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的緣故。

又 釋迦世尊在《大方便佛報恩經》曾開示:自己因為初發菩提心的關係,不僅脫離地獄苦,而且很迅速成就佛道。在過去無量劫以前 世尊的前身因為有很重的煩惱,因而造作身口意的大惡業,死後下墮八大地獄一一去受苦,於火車地獄受苦時,與另一人同拉著火車行走。這裡所說的火車乃是地獄的車輛,自己能夠發起火焰,燒灼罪人身體焦爛而死。待獄卒對罪人說:活過來。罪人又活過,來被火車輾身十八次,粉碎如微塵一樣;如是生了又死、死了又生,不斷地受劇烈的苦痛,這當然不是尋常的苦,所以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當時有一牛頭獄卒在火車上,手執鐵杖鞭策,兩人非常痛苦拉著火車而行;由於另一位同伴個子小、身體瘦弱、沒有力氣,所以走在後面,牛頭獄卒看到同伴走在後面,便用鐵叉對這位同伴腹部刺去,並且用鐵杖鞭打其背,使得這位同伴血流不已,這位同伴因為非常痛苦的關係,便高聲叫喚父母、妻子,雖然呼天搶地叫喚著,但都無濟於事,根本無法免除痛苦。當時 釋迦世尊前身看到這樣的情形心生憐憫,因而發無上正等正覺心,希望未來能夠救度眾生,使他們都能脫離痛苦、得解脫,乃至能夠成就佛道。因為心生慈憫而發菩提心,便對牛頭獄卒說:我這位同伴真的很可憐,請獄卒能夠憐憫他,不要再刺他、鞭打他。牛頭獄卒聽了生起了瞋恚心,便用鐵叉刺我的頸部,所以我很快就死了,因為這樣的緣故,便脫離火車地獄一百大劫的苦。由於我在當時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的緣故,不僅脫離火車地獄苦,而且未來也很迅速地成就佛道。

從 釋迦世尊前身親身經歷的例子可知,一個人初發菩提心真的很殊勝,當菩薩造下惡業因而下墮地獄受苦時,它能夠使菩薩迅速的脫離地獄之苦,而且未來很迅速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所以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當您聽到這樣的訊息時,如果您還沒有發菩提心,應該趕快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因為它不僅能夠讓您廣度眾生,而且於三大無量數劫後,可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然而行菩薩道所經歷的時間是三大無量數劫,其時劫非常漫長,所以菩薩在行菩薩道時,很容易碰到挫折而退失菩提心。不說別的,菩薩於剛發菩提心時就有可能退失菩提心,如同前面所說的沙彌弟子,剛發菩提心後不久,想到菩薩道真的很辛苦,要頭給頭、要眼睛給眼睛,不是他自己所能辦得到的,不如取羅漢道,早一點離開生死輪迴苦來得好,因而退失菩提心。又譬如菩薩如果沒有碰到真善知識教導,菩薩的成佛之道時程變得很漫長,而且也不容易達成。所以經中曾開示:「菩提妙果不難成,真善知識實難遇。」也就是這個道理。更何況在末法時代,常見外道、斷見外道以及男女邪淫外道之邪師如恆河沙非常多,使得菩薩行佛菩提道這條路真的很漫長而且也迂曲,想不退失佛菩提心還真的不容易。既然初發菩提心,得以碰到真善知識教導,以及往後能夠明心見性,值遇真善知識攝受得以位不退,乃至得以圓滿菩薩五十二階位而成就四智圓明的究竟佛更是不容易。所以菩薩在修行過程中,能夠保持不退菩提心而成就佛道真的很重要。

這也是從今天開始連續幾天主講,來連接前一位親教師所說的,真實義菩薩所需具備三十種條件,才能成為真正的真實義菩薩以後,如何使菩薩的道心在修行過程中,得以更加堅固而不退菩提心。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知道這個道理以後,可以調整自己的心態,得以初發菩提心,以及堅固不退當初所發的菩提心而往成佛之道邁進,乃至最後得以成就四智圓明的究竟佛,廣度眾生無有窮盡。當菩薩具足前面所說的三十種條件以後,如何確定自己就是真實義菩薩?佛曾開示:菩薩摩訶薩於修苦行的時候,都要告誡自己的心。如何告誡自己的心呢?佛曾提起祂自己過去無量劫以前所經歷的過程如下:我釋迦牟尼佛在無量劫以前修菩薩道,因為沒有機會聽聞佛法,所以跟隨外道修苦行,怎麼修苦行呢?以灰塗在自己身上;每天只吃胡麻一粒、小豆一粒、粳米一粒、粟米一粒、稻子一粒來對治飢餓之苦;夜晚睡在很硬的木頭上,或者睡在地上及石頭上,來對治自己貪著之苦;生病的時候以牛屎、牛糞為藥來治病;於盛夏的時候,在身體四周燃燒烈火,使自己的雙手雙腳及頭部之五體受熱來磨練自己;在寒冬的時候,用冰凍的冰襯在身體之下,使自己的身體受寒凍之苦,藉著炙熱及寒冬來消除自己的業障;或者有時吃草、有時吃根、莖、葉、果等等。像這樣的苦行,一者、完全是禁欲的,以現代不禁欲的標準來看,現代人是無法忍受的而且也做不來。二者、這些外道所修的苦行,乃是藉著身體所受種種苦來消除自己的罪業,可是這樣的苦行非但沒有消除罪業,反而讓自己白白受苦。為什麼?因為消除罪業的方法,要針對自己所造的罪業去彌補,罪業才能消除;如果不針對自己的罪業去彌補,反而讓自己的身體去受種種苦,非但沒有消除罪業,反而讓自己白白受苦。這也告訴大眾一件事實──修苦行是無法成就佛道的。所以佛在經中曾開示:祂故意示現六年修苦行,日食一麻一麥,導致自己身體如皮包骨一樣非常瘦弱;可是這樣的苦行不僅無法利益眾生,而且自己的智慧仍然無法發起,所以世尊最後放棄修苦行,轉修不苦不樂行,於尼連禪河接受牧羊女的乳糜供養後,身體恢復健康,最後在菩提座下明心,成就上品妙觀察智、平等性智以及大圓鏡智,於夜後分夜睹明星眼見佛性,成所作智現前,成為四智圓明的究竟佛。

雖然 釋迦菩薩在外道修苦行,對自己對他人沒有什麼利益,可是釋迦菩薩當時心無退轉,仍然繼續修苦行。為什麼?因為 釋迦菩薩雖然沒有機會修學佛法,可是祂仍然堅固其心而不退轉,一直想修學佛法,雖然修的是外道苦行,可是這樣的苦行仍然勝過一切外道所修的苦行。從這裡告訴大眾一件事實,菩薩若是為了修學佛法、若是為了利益眾生的緣故而修苦行,其功德遠遠勝過一切外道所修苦行的功德。又譬如佛在《菩薩本行經》曾開示:「自己在過去無量劫以前,於無佛時代,為求佛法、為求智慧,願意割自身一千處當油燈來供養外道的啟示」。佛開示在過去無量劫以前,閻浮提有一大國王,名度闍那謝梨,統管八萬四千國,其國豐盛,人民安樂。有一天,國王於正殿坐著思惟:今世的榮華富貴乃是過去世勤於布施行善所得;然而這些榮華富貴終究是無常、是虛幻的,有智慧的人應該求智慧、求正法才是。於是遣使諸國尋找有智慧者,當時有一婆羅門來應王命,國王歡喜,頭面頂禮婆羅門,並告訴婆羅門:國內珍珠寶物隨汝之意供給。婆羅門告訴國王:我不稀罕珍珠寶物,如果國王能割自身肉當作千燈來供養,我就為國王說法,如果國王不這樣做就不為國王說法。國王隨即答應,於七日後割自身肉點燈供養。當時國中臣民聽到這樣的消息,猶如死了父親、母親一樣,非常悲痛,都來勸阻國王不要燃燈供養。國王告訴臣民:我從無量劫以來,於五道生死不斷輪迴,從來沒有為法而喪身捨命,今日為法的緣故以身作燈來供養,將以此功德上求佛道,普為十方無量眾生作大光明,去除眾生貪瞋癡三毒;當我成佛時,一定為你們普施智慧的光明,去除你們生死輪迴之苦,普遍開演涅槃安隱法,你們不要再阻擋我求無上道。臣民聽了以後,再也沒有人勸阻國王,為法喪身捨命。七日後,國王命左右持刀割出一千個洞,並安燈炷及酥油於洞中,如是安排後,便告訴婆羅門:先說經法然後燃燈供養。婆羅門便說出一首偈:「常者皆盡,高者亦墮,合會有離,生者有死。」這首偈大概的意思是:眾生所認知的常法終究會有盡的時候,儘管再崇高的地位最後還是會消失不見,既然會聚集在一起,當然有分離的時候,既然有出生,當然也有死亡的時候。國王聽了歡喜踴躍,便命臣民皆悉誦持,也告訴婆羅門可以燃燈。這時國王發起誓願:我今為正法的緣故,捨身燃燈供養,不求作轉輪聖王,乃至天人之榮華快樂,也不求證二乘解脫生死而出離三界;願以此功德求無上佛菩提,普為十方六道眾生作大光明,普遍照耀眾生種種的暗冥。

國王發是願已,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諸天宮殿都震動不已,諸天覺得很恐怖,便以天眼觀察閻浮提,到底是誰令天宮普皆震動?觀察的結果發現是菩薩發無上正等正覺心的緣故,使得天宮震動不已。諸天於是到人間,釋提桓因也到菩薩面前讚歎:善哉!善哉!菩薩到底是為什麼不惜身命而燃燈供養呢?菩薩答言:我不求作轉輪聖王、天帝、魔王及梵天王,不求色聲香味觸等五塵,也不求二乘阿羅漢、辟支佛果;願以此功德求無上正等正覺,普為十方無量眾生得到智慧光明,照耀消除眾生種種貪瞋癡三毒,普令眾生離眾苦證得涅槃樂。釋提桓因又問國王:身上燃千燈一定很痛苦,不知菩薩後悔嗎?國王答言:既不痛也不後悔。釋提桓因再問:如何證明菩薩沒有後悔呢?國王發誓:我今日為正法的緣故,不惜身命燃身千燈,持此功德求無上正等正覺,如果未來能夠成佛,千燈之瘡恢復如前無有疤痕。作是語已,不僅身恢復如前,沒有任何疤痕出現,而且比以前更端正殊好。當時釋提桓因、無數諸天、臣民等異口同聲讚歎菩薩發此廣大誓願。

接著佛開示:菩薩正法、為求智慧,應該像這樣精進啊!從佛的開示可知,縱使在無佛法的時代,菩薩為求正法及求智慧的緣故,應該發廣大誓願,不惜自己身命去作種種供養,以培植菩薩未來明心見性應有的福德資糧;乃至為了圓滿佛菩提,應該很努力很精進的為眾生付出,願作眾生大火炬來照明眾生種種貪瞋癡暗冥,讓眾生智慧可以啟發而親證三乘菩提任何一個菩提。像這樣的菩薩才是佛所說的真實義菩薩。說到這裡,時間剛好到了,今天就講到這裡。

敬請各位菩薩

下次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菩薩正行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