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掀開譚崔十四根本墮戒的神秘面紗 第四則:譚崔金剛乘的真面目(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掀開譚崔十四根本墮戒的神秘面紗 第四則:譚崔金剛乘的真面目(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4/04/05     08: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正覺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張公僕表示,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諸上師所修學的「譚崔金剛乘」,自詡為「果地修行法門,誇大能夠「即身成佛」。深究之,「譚崔金剛乘」所謂的「成佛」,只是浮誇的說法,並不是真的「成佛」;乃男女行淫時,由於男女性器官的相互接觸所引生身體的「觸樂」,如是而已,說穿了只是意識心去領受「覺受」,落在欲界中最粗重的欲中,與成佛所需的開悟明心、證真如,毫無關聯。

宗喀巴著作《悉地果得》這一本書的最大目的,就是束縛修學「譚崔金剛乘」者的思想與行動,故而將「根本墮戒」作了整理。首先宗喀巴在解釋《金剛乘根本墮戒》的書名意義,先就「所依密續名相意義」言:「譚崔金剛乘的意義,如同阿底峽的上師桑提巴在其所著《蓮花量論》中,第十五章<不動金剛密續>中所說『金剛乘乃無上乘』之含意:整個大乘佛法,整體展現為六波羅蜜行門。六波羅蜜行門則以方便與智慧法門為主體。種種行門,則歸結為菩提心行。如是,即是譚崔金剛行者之觀行見,此即是金剛見。菩提心即是金剛,即是乘,因此,金剛乘者,即是真言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cd9265d0101iq8g.html

http://www.wujinde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794&extra=

從文中所言得知,宗喀巴、阿底峽、桑提巴一致認同「金剛乘乃無上乘」;這句話於佛法的真實義而言,乃正確無誤的說法。問題是他們三人所認知與修學的「金剛乘」是「譚崔金剛乘」,不是佛教中說的常住不壞的金剛法性實相境界,只是他們老祖宗的「床笫把戲」;這種「金剛乘」是上不了正式場面的,只能以文字上說說、騙一些不知情的初機學法者而已。

宗喀巴將他與諸喇嘛上師之所修,於開宗明義處就已經說得非常清楚了。換句話說,藏傳佛教諸上師認定「譚崔金剛乘」是「無上乘」,而非佛教三乘菩提中的佛菩提;顯然藏傳佛教諸上師的所修、所學與佛教中人之所修、所學,於「金剛乘」的認知上,有著明顯的相異之處。

真正的「金剛乘」乃指佛菩提道的實證者,是以常住不壞而且能生萬法的「金剛」法性為其修行門,意思是說,以「金剛」作為修行的主軸。佛教所說的「金剛」乃指「金剛心」,意謂著此「」性如「金剛」,永不毀壞;此法是「法住法位、法爾如是」,三界中無有一法能夠毀壞此「」,故謂之為「金剛心」。依於此「金剛心」所修學的法門謂之為「無上乘」。「無上乘」乃指「無上法門」,意思是說,這個法門無有一法能超越其上,佛教的大乘佛菩提即是「無上乘」;諸佛成佛時的「無上正等正覺」即是此處所說的「無上乘」。

藏傳佛教所說的「譚崔金剛乘」,乃是發動慾心之時,以男性的「金剛杵」硬挺不軟而稱為金剛,此性器官的享樂境界作為修行的主軸;但密宗的「金剛杵」是標準的色法,指的是生起慾心時「男性的生殖器」,依於色身的出生與死亡而有的生滅現象,也不可能恆時硬挺而不改變。故而「譚崔金剛乘」根本沒有資格說為「金剛乘」。宗喀巴所言「金剛乘乃無上乘」乃魚目混珠的說詞。

現今的紅、白、花、黃四大派的「藏傳佛教」,正覺教育基金會將之定位為「藏傳佛教」,是有其因由所在。乃因在達賴五世之前,西藏出現一個覺囊巴的宗派,這個宗派是以弘揚「他空見」1 為主軸,也就是現今正覺同修會所弘揚的如來藏法義。那時的覺囊派乃弘揚正統佛教的法義,故謂之為「藏傳佛教」;現今到處流竄而又以弘揚「譚崔金剛乘」思想的「藏傳佛教」四大教派,其法義與本質,從裡至外,根本與佛教無關;正覺教育基金會將之定位為「藏傳佛教」,有時候說之為「譚崔佛教」。

正人說邪法,邪法亦正」,覺囊派篤布巴曾經把具有譚崔思想的《時輪金剛密續》給予修改,使其轉為大乘唯識的本際如來藏法義,想要把藏傳佛教喇嘛教導歸真正的佛教教義中;對此,宗喀巴不以為然,所以他認為應該予以再作修正,以還原於原本譚崔戒律所獨有的無上瑜伽部性交雙修的法義。「藏傳佛教」的「真假」問題顯現,真藏傳佛教藏傳佛教之間,於此更突顯其衝突之處。

話說回頭,宗喀巴言:「整個大乘佛法,整體展現為六波羅蜜行門。六波羅蜜行門則以方便與智慧法門為主體。」這樣的說法並不正確。嚴格的說,「整個大乘佛法」全都圍繞在第八識如來藏,也就是說,是以第八識如來藏為大乘佛法的中心,才是實證之標的,而方便是實證之方法,智慧則是實證之結果,但實證之標的是第八識金剛心,名為如來藏。其行門可分為地上菩薩與三賢位的行門;三賢位之內又有七住位前的凡夫位所修學的「外門廣修六度波羅蜜」,以及七住位開始廣修的「內門廣修六度波羅蜜」。

大乘的成佛之道,有菩薩修學的五十二階位:十信位、十住位、十行位、十迴向位、十地、等覺、妙覺。十信位乃於佛、法、僧三寶起信,屬於信仰階段,此其間福德的培植,需時一大劫2乃至一萬大劫,端看個人的精進度。十信位滿足之後,廣修布施行,開始進入十住位的初住位,二住位的持戒行,三住位的忍辱行乃至六住位的智慧行;此時所修學的「六度波羅蜜」,因為般若智慧未開,故而所修學的「六波羅蜜行門」,乃外門廣修菩薩行。

當凡夫位菩薩在外門修學「六波羅蜜行門」一段時間之後,若有機緣得遇真實的善知識,在其教導之下,得以「一念相應」而「明心開悟」;此時的菩薩才是「七住位」真實義菩薩,進入內門廣修菩薩六波羅蜜行門」。從「七住位」開始到「十迴向位」滿心,必須歷經一大阿僧祇劫的菩薩六度萬行,才得以進入「地上菩薩」。從「初地」到「十地」的聖位菩薩,乃廣修「十波羅蜜行門」;「初地」到「七地」是進入第二大阿僧祇劫階段;「八地」以上到等覺、妙覺,是第三大阿僧祇劫。故佛教所說,成佛必須歷經三大阿僧祇劫的修行階段。宗喀巴所說的「整個大乘佛法,整體展現為六波羅蜜行門。」並不具體,也不正確。

宗喀巴又言:「六波羅蜜行門則以方便與智慧法門為主體。……」這樣的說法,是將「譚崔瑜伽雙身法的行門張冠李戴,妄說為「六波羅蜜行門」。「譚崔瑜伽雙身法,乃以「勇父」與「佛母」的行淫為主幹;亦即「勇父」以「方便法門」讓女方達到「性高潮」,而「佛母」也以「智慧法門」讓男方也達到「性高潮」,學術界謂之為「雌雄等至」。佛教的「六波羅蜜行門」乃指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有分成開悟與未開悟之內門與外門的修行差別。縱使有別,也不至於離譜到是以「男女行淫為主體」。

又說:「種種行門,則歸結為菩提心行。如是,即是譚崔金剛行者之觀行見,此即是金剛見。菩提心即是金剛,即是乘,因此,金剛乘者,即是真言乘。藏傳佛教本質即是唐代的「真言乘」,也是自己宣稱的「金剛乘」,乃因全都修學「譚崔金剛乘」故。內文所說:「菩提心即是金剛,即是乘」,若於佛法的真實義來說,乃正確無誤;因為佛法所說的「菩提」,就是「金剛心」第八識如來藏故。

但同樣的一句話,宗喀巴所言「金剛」,卻是指「譚崔金剛乘」實修中的男性「金剛杵」,落入物質生滅法中;所以宗喀巴所言「菩提心即是金剛」,乃是「意有所指」,他所說的真實義為「菩提心即是男人的金剛杵」,就是以「金剛杵」作為「」--修行法門。所以宗喀巴所說「種種行門,則歸結為菩提心行。」意思已經很清楚了,「譚崔金剛乘」的「種種行門」,「歸結為金剛杵的性交淫樂行」。

宗喀巴所言的「譚崔金剛行者之觀行見」是說,在真實修學「譚崔金剛乘」之前,必須有一段「觀行」;此「觀行」內容「精華」,不外就是「金剛杵」與「蓮花3的捉對廝殺,宗喀巴將之說為「金剛見」。當「觀行」有所成就之後,就是「種種行門,則歸結為菩提心行」之時。

所以「譚崔金剛乘」的真實內涵,乃以「無上瑜伽雙身法作為修行主幹,一般人很難從字面上去了知這些喇嘛在暗地裡究竟在幹什麼。藏傳佛教諸上師以「魚目混珠」的方式,盜取了諸多佛法名相,混入「譚崔金剛乘雙身法中;又施設「譚崔十四根本墮戒」,作為「譚崔金剛乘」的保護傘。諸多《密經》與《密續》所說之「金剛乘」,有幾人能知其真實內涵;這些「金剛乘」雙身法,已被日本密教真言宗全都編入《大正藏》中,又有多少人知道其邪謬之處。時值末法之際,妖邪充斥,邪師說法如恒河沙;若學法者的正法因緣薄弱,想擺脫藏傳佛教諸上師的謬說、謬行而不被誤導,還真的要看運氣。奈何!(採訪組報導)20140405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1如來藏為一切法出生的根本因,由如來藏藉緣所生之三界一切法皆空無自性,謂之為「他空」

2一個星雲漩系的生、住、異、滅壽命,說之為一大劫。

3蓮花於假藏傳佛教而言乃女性的生殖器官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320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