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掀開譚崔十四根本墮戒的神秘面紗 第二十九則:無名相法的正說與邪說(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掀開譚崔十四根本墮戒的神秘面紗 第二十九則:無名相法的正說與邪說(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5/05/13     08: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正覺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張公僕表示,本則為第十一根本墮戒:對無名相諸法起錯誤妄想。本則照例亦先說第一點:於何對象違犯過失

宗喀巴云:「第十一根本墮戒,謂對無名相諸法起錯誤妄想,亦分兩點說:一、於何對象違犯過失?謂無名相諸法的究竟法相而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cd9265d0101iq8g.html

http://www.wujinde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794&extra=

看到宗喀巴所云之第十一根本墮戒戒條:對無名相諸法起錯誤妄想,就楷定此人違犯根本墮戒,這真是太武斷了。佛教界諸多學法人士、「佛法外道」之藏傳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諸上師,有多少人如實了知「無名相法」的真實義?如果只是「起了錯誤妄想」,而說此人違犯了根本墮戒便要下「金剛地獄」,豈不是變成了不學不解佛法的人沒事,學了佛法而只是錯會就得下地獄?萬一將「無名相法」會錯意了,就得要下地獄,那麼在藏傳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裡面學這種法,豈不是太冒險了?依宗喀巴自己的說法,他一生極力否定「無名相法」第八識如來藏,他現在應該已經住在地獄中領受極痛苦的果報了!正是挖了陷阱自己跳進去。

然而追究其實,只是宗喀巴自己誤會一場之後的妄說。此說為何意?因為藏傳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諸上師,從本以來自相灌輸錯誤的佛法知見,將「一切法空」妄說為「無名相法」;認為一切法到了最後皆成為空無,清淨無為,沒有什麼法相可言。這是很嚴重的佛法錯誤知見,是與斷見外道合流。諸上師以此被誤導的錯誤知見,再次誤導其他學法者;並以此根本墮戒強逼學法承認「一切法空」就是佛法的究竟法相,否則就是犯戒,卻沒有想到這種主張會與自己弘傳的雙身法境界真實不壞的說法自相矛盾。然而第十一根本墮戒「無名相諸法的究竟法相」的說法,真的符合佛法的真實義嗎?

佛法中實有「無名相法」的存在,意思是說,法界中確實有一個「沒有色相,也沒有受、想、行、識法相的真實軌則」。「無名相法」乃說第八識如來藏,有真實的自體性,卻空無形色,法住法位,法爾如是,能藉緣出生萬法,所謂「一即是多」;當緣滅之時,所幻生之萬法,歸於空寂,回歸本來,所謂「多即是一」。雖然萬法幻滅,外表看似「一切法空」,卻非是「斷滅」;依於「無名相法」的運作,能藉父母的和合之緣,再營造出另一個新的「緣起」,「生命的真實相」就是如此。

假法必須依於真實法」才能出生及存在、壞滅,「假法」即五蘊、十八界法,「真實法」即「無名相法」第八識如來藏,這是 佛陀在《佛藏經》中的明確開示。由於「無名相法」是真實法,常住不滅,當五蘊、十八界法之「假法」緣滅而成為「一切法空」之時;與五蘊、十八界「非一非異」的「無名相法」第八識如來藏,依然常住不滅,此時才能夠說「一切法空」非是斷滅。此處所說,突顯出「無名相法」與「一切法空」有很大的不相同處;「無名相法」沒有生滅法相,而生命所顯現的一切相,乃至到最後的「一切法空」,是不離生滅法相的;然而「一切法空」是指五蘊、十八界等一切法的生滅無常,不是指實相法界的「無名相法」第八識如來藏生滅無常故空。換句話說,三界中一切生滅法相,之能夠生住異滅循環不息,端賴「無名相法」的常住不滅與能夠出生萬法的體性所導致。

簡單的說,「緣起性空」、「一切法空」乃二乘解脫生死輪迴的法,是「滅度之法」,修行者必須在死亡「滅亡」以後,才能夠得到解脫,是滅盡現象界中的五蘊、十八界等生滅法;而解脫得以成就,完全是「無名相法如來藏不生不滅的體性所導致。亦即「一切法空」的法相,必須依賴「無名相法」在背後支撐,才會有蘊處界諸法的生起及壞滅,滅盡蘊處界成為「一切法空」之後才不致落入斷滅空。佛法中有言:「孤法不生」,必須是「真實法」與五蘊、十八界「虛妄法」互為因緣,方能成就三界一切法;「虛妄法」消滅之時,「真實法如來藏依然是不生不滅,方不致落入斷滅,才能夠在空無法相之中,由「真實法如來藏這個「無名相法」藉緣再出生另一個緣起,這才是無名相法的真實相。也因為「無名相法如來藏的常住不滅,解脫者才能夠在死後,真正的放捨自己入無餘涅槃,成為「不受後有」的無餘涅槃,再也沒有五蘊、十八界存在。

依於「譚崔金剛乘雙身法所施設的第十一根本墮戒,可以肯定的說,是個失敗的施設,正是指責自己。試想,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中人有多少學法者,對無名相法有真實的了知?豈止可以說是「鳳毛麟角」?根本是古今並無一人。了知「無名相法」的真實內涵,對開悟法界真實相的菩薩來說,卻不算是難事;然而對一般的學法人而言,乃甚深又極甚深。藏傳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諸上師,否定第八識如來藏在先,那麼對於「無名相法如來藏真實義的瞭解,可以說已經「絕緣」了;終其一生,早已註定了「對無名相諸法起錯誤妄想」的命運。此第十一根本墮戒的施設,無疑是「大水沖倒龍王廟」,整到自己人了。

由於宗喀巴對「無名相法」的錯誤認知,自己陷入「對無名相諸法起錯誤妄想」而不自知,因此才寫出這篇〈十四根本墮戒釋〉來砸自己的腳。「無名相法」的運作乃離三界一切法的見聞覺知,故「無名相法」離三界一切法的心行;亦即「無名相法」中無三界一切法,然卻能了知三界眾生的所有心行。從宗喀巴所言「無名相諸法」,即可了知他是不了知「無名相法」、也是誤會「無名相法」的人。

宗喀巴所說的「無名相諸法」,是說「沒有名相的一切法」。意思是說,一切法到了最後都是空,既然是空,就沒有名相可言。由此可見,宗喀巴所言的「無名相諸法」,根本就不是佛法中說的「無名相法」。宗喀巴引《勝樂金剛密續蓮花度母論》裡說:「離一切妄想得自在,謂對諸法生、住、滅法相離於妄想,知諸法皆空,無有生、住、滅法相。又言:說空有種種相,此即妄想……

宗喀巴所要表達的意思是說:「知諸法皆空,無有生、住、滅法相」。此說大有盲點與缺漏,也不符合佛法的真實義。以人為例,人有出生,從嬰兒到小孩、青年、壯年、老年乃至到最後的老死。換句話說,人有出生的法相,也有成長的法相,有從小到大、到老的變異法相,乃至最後的死亡法相。人的一生只是一種過程,這種過程就是「生、住、異、滅」的種種法相。宗喀巴所云之「知諸法皆空,無有生、住、滅法相」,是在說死亡以後,一切成空,自然就沒有「生、住、滅法相」,此乃極錯謬的說詞;修學佛法之人,重要的是去觀行「生、老、病、死」的過程,從中去體會佛法。如果以一句話說「一切法到最後都是空」,沒有生、住、滅的法相,意思是說,「一切法空」是不生不滅的清淨境界與法相。然而在活著的當下,生、住、異、滅的法相乃層出不窮;宗喀巴之所說,與眼前所見之真實現象相違背,難免落入戲論。

若如宗喀巴所言:「知諸法皆空,無有生、住、滅法相」,這種說法能夠成立的話,那麼人一旦死亡,一切法皆空,再也沒有「生、住、滅法相」;那是不是說,人死亡以後,就不會再出生了?宗喀巴自言「離一切妄想得自在,謂對諸法生、住、滅法相離於妄想」,在說這些話的當下,自己卻先墮入妄想而不自知。

如果宗喀巴所言「諸法皆空」,是在說活著的當下,依於想像,「無有生、住、滅法相」,那也是錯誤的想法與說法。宗喀巴有言,要「慈悲」諸有情,讓諸有情得到「愛的滋潤」,要「博愛」全天下女人,此乃標準慈愛、淫慾心「」起的具體顯現;當他與女弟子「上得床笫」進行「譚崔金剛乘雙身法,乃至「杵蓮合」之「你濃我濃」,此乃「住、異」法相;如果一時興奮過度,忘了「關門」,成了「滑鐵盧」的敗軍之將,此乃標準的「」法相。雖然宗喀巴口中說「諸法皆空」,但不可免的,「譚崔金剛乘雙身法卻顯現出「生、住、異、滅」的種種法相;但宗喀巴卻同時主張五蘊是真實不壞的常住法,又主張依於五蘊才能存在的樂空雙運境界是常住不壞的報身佛境界,顯然宗喀巴已經陷入有及沒有「生、住、異、滅」的自我矛盾妄想中,卻沒有智慧了知這個自我矛盾,還寫出來獻醜。

宗喀巴引《金剛戒道果》言:「將無生、住、滅的一切法,妄想認為有生、住、滅法相。」若真要說一切法沒有「生、住、滅」,成為名符其實的「一切法空」,除非是二乘解脫道的聖者入了無餘涅槃的解脫境界;乃因無餘涅槃是「無名相法」第八識如來藏的獨住境界,而如來藏的體性是離三界一切法的見聞覺知故。宗喀巴所說的「無生、住、滅的一切法」,本身就是一種矛盾的說法。既然已經明白說出一切法,就必定有生、住、滅的法相出現,這是不容否認的事實。擺在眼前的三界一切法,是具足「生、住、異、滅」種種法相,如果硬是要說,這些法相最後會「成空」,所以沒有這些法相存在,那是「睜眼說瞎話」。換句話說,不能夠拿結果,來否定眼前存在的真實,那不在說佛法,簡直就是「硬拗」。所以說宗喀巴所言「將無生、住、滅的一切法,妄想認為有生、住、滅法相」,其實正是宗喀巴不懂佛法的虛妄想。

接著《勝樂金剛密續蓮花度母論》又言:「說空有種種相,此即妄想……」在此處可以很清楚的看出,藏傳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諸上師全都落入「一切法空」中;他們全都認為「一切法空」中是沒有一切法相,是清淨無為的,是究竟法相的。這是標準不懂佛法的虛妄想。「」有「空性」與「空相」,「空性」是指「無名相法」第八識如來藏,「空相」是指五蘊、十八界的三界一切法相。「空性」有真實體,然「空無形色」,有能藉緣出生萬法的自體性;「空相」乃「空性」藉緣所生,緣滅則滅。「空性」無相,是常住法,「空相」有種種法相,是生滅無常之法;「空性」、「空相」互為因緣,衍生三界萬法。真正懂得「」的人,才了知「空相」是三界的一切生滅法相且生生不息,不是妄想;而不懂「」的人,難免將「」誤解為「一切法空」,落入誤解佛法的「虛妄想」。

宗喀巴又引《金剛真實光明密續》裡說:「錯誤妄想,是指對無變異的空起諸妄想。宗喀巴自己解釋說:「此義是說對無變異空起於妄想,於無自性的諸法起諸妄想。」此處所說的「無變異的空」,當然是指「一切法空」,意思是說,一切法成為空無之後,就不可能再有「生、住、異、滅」的變異法相了。最大的問題是一切法成為空無之後,接下來呢?不可能說,一切法成為空無以後,就毫無下文可言,那還談什麼佛法!縱使二乘解脫道的聖者,將三界一切法滅盡以後,入了無餘涅槃;然而無餘涅槃中非是「空無所有」,而是有「無名相法」第八識如來藏獨住其中。所以宗喀巴認為「一切法空」就是「無變異的空」,乃是對「」的真實義不瞭解,而有「錯誤妄想」。

宗喀巴所解釋的「錯誤妄想」,乃說於「無自性的諸法起諸妄想」。三界一切法固然沒有真實的自體性,然其出生,卻是「真實法」第八識如來藏藉緣所生,所以才有三界一切法的「緣生緣滅」的法相。宗喀巴最大的問題所在,就在於一切法滅盡以後的「一切法空」;誤將「一切法空」說為不生滅的清淨法,也將「一切法空」以後,妄說沒有一切法相。

依於「生命的真實相」來說三界一切法,乃是「生、住、異、滅」循環不息;「」是依「無名相法」第八識如來藏藉緣所生,「」亦是如來藏依於緣滅而滅。三界一切法只要有「無名相法」的不生不滅,就有三界一切法的「生、住、異、滅」法相循環出生;這是「生命的真實相」,也是法界不變異的軌則,卻是宗喀巴一生之中所極力否定的,他的一生是極力主張五蘊真實有、五蘊附帶而有的樂空雙運是真實常住的境界,反對 佛陀所說五蘊及其附帶的境界都是生滅虛妄的聖教。(採訪組報導)20150513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377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