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掀開譚崔十四根本墮戒的神秘面紗 第三十六則:宗喀巴口中的女人(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掀開譚崔十四根本墮戒的神秘面紗 第三十六則:宗喀巴口中的女人(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5/09/02     08: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正覺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張公僕表示,本則為第十四根本墮戒之第二則:戒之犯行,內容為:輕慢侮辱女性。

宗喀巴云:「此戒之犯行,是指輕慢侮辱女性。對於智慧佛母,任何一種輕慢的表達,都是犯戒。對於一般女性,有輕慢意圖,用言語說出,亦是犯戒行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cd9265d0101iq8g.html

http://www.wujinde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794&extra=

尊重女性乃至尊重一切眾生是一種美德,然而宗喀巴在此處所說尊重女性的話語,乃另有所圖,是標凖的「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眼。從宗喀巴的說法中可以看出,「譚崔金剛乘雙身法的基本精神就維繫在「智慧佛母」與「一般女性」。換句話說,藏傳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諸上師所以要尊重「智慧佛母」,是因為諸上師在進行「譚崔金剛乘雙身法的當下,若有行淫經驗老手的配合,是相當愜意的一件樂事。若碰到「一般女性」,需要費神引出她的「聖性」才會願意提供身體,還要以「慈愛」之心,加上「方便法」的慢慢導引,才能有機會將「一般女性」訓練,成為願意合修雙身法的金剛乘修行者的「佛母」;若機緣不巧,「以熱臉不幸貼上了冷屁股」,那可要「吃不完兜著走」,自找麻煩了。不過「譚崔金剛乘雙身法的推廣,端賴無知的「一般女性」的持續有人參與加入,陣容才得以不斷壯大,貨源才能源源不斷,諸上師才能夠不捨「菩提」而「慈愛」全天下的女人。

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諸上師的度眾方式,必須「親力親為」,決不假手他人;因為「譚崔金剛乘雙身法是標凖的「上師法」,只有「根本上師」才有機會能引發「一般女性」的「聖性」,進而慢慢教導成為老手,成為「智慧佛母」。當「一般女性」升格成為「智慧佛母」以後,「根本上師」會找機緣提拔他的男眾弟子實施「灌頂」,將他受用過的「智慧佛母」轉交給這位「出師」的男眾弟子,如此的「代代相傳」,「金剛乘」的傳承才能不絕於途。所以第十四根本墮戒的施設、建立乃至發揚光大,得力於「智慧佛母」與「一般女性」,任何人只要對「智慧佛母」有「任何一種輕慢的表達」,或是對「一般女性」有「有輕慢意圖,用言語說出」,就是違犯根本墮戒。

此處所說犯戒有其輕重之分,據宗喀巴的說法:「雖然是犯戒,但是誹謗自己的佛母,比起誹謗一般女性,是更為嚴重的犯戒行為。宗喀巴如此的說法,透露出不為外人所知的玄機,代表說「自己的佛母」與「一般女性」,對宗喀巴來說,是有很大的差別所在。「自己的佛母」明顯的說出是已經與宗喀巴上過床,也共修過雙身法的女人」,而所謂的「一般女性」,是還未接受宗喀巴慈愛」光輝的女人。簡單的說,宗喀巴於「譚崔金剛乘雙身法確實是浸淫多年,乃箇中老手了;所以才會說出「誹謗自己的佛母,比起誹謗一般女性,是更為嚴重的犯戒行為」,宗喀巴如是說,四大教派諸上師亦復如是認為。

不過話說回頭,宗喀巴將女人分成「自己的佛母」與「一般女性」兩種不同「性經驗」的女人,就有「自己掌嘴」的意味。因為在前一則宗喀巴曾言:「因為她們的本質即是智慧故」,宗喀巴自己也將「本質」解釋成「本初的存在」;而現在卻分成「自己的佛母」與「一般女性」兩種不同「性經驗」的女人,顯然是自語相違。「一個巴掌拍不響」,宗喀巴不檢點「金剛上師」的「本質」,現在卻反過來說,女人的「本質」是有行淫的「智慧」,對女性來說,不但不公平,且有污蔑的意味成分。因為「一般女性」也是由於諸「金剛上師」的引導而引發「聖性」,在諸「金剛上師」長時間的「慈愛心」光輝照耀下,才能成為今日的「智慧佛母」。如果沒有「金剛上師」的「金剛杵」作孽,又何來「一般女性」之登堂入室,也沒有後來「自己的智慧佛母」的產生;宗喀巴說女人的「本質即是智慧」,乃是將自己「好淫」的罪過,全都推給女性來承擔,對女性來說並不公平。

也因為宗喀巴將女人分成「有性經驗的智慧佛母與沒有性經驗的一般女性」,演變成「誹謗」有輕、有重的差別。將女人如此分級的這個爭議,宗喀巴引桑提巴言:「由於凡夫貪愛女色,智慧勝者於中化身女貌,撫慰眾生。因此,修行者不應輕慢誹謗女性。宗喀巴亦云:「或說桑提巴意指:修行者不應輕慢誹謗女性,因為不知何者是化身女性的金剛亥母。因此,很明確的,桑提巴是採用廣義的解釋,認為應將全體女性一視同仁看待。

在此處宗喀巴與桑提巴倒是說了實話,「凡夫貪愛女色」,從達賴以下,諸法王、諸活佛、諸仁波切等金剛上師,全都是譚崔「雙身法」的箇中好手,「貪愛女色」乃是諸喇嘛的「本色」。這不是「無的放矢」,因為諸喇嘛金剛上師修學「譚崔金剛乘雙身法,並傳授此智慧灌頂給予弟子的關係,將「五蘊本質」妄說為「五方佛」,當然無法斷除我見,必定永保凡夫的地位,乃至面對佛法的所說時,不免全部落入生滅法的身觸境界中,不但與「自性如來」第八識如來藏不相應,就連最粗淺的「初禪」離欲境界都無法發起,乃道地「凡夫中的凡夫」。

宗喀巴與桑提巴兩人「慈愛心特重」,建議「應將全體女性一視同仁看待」,因為「金剛亥母1」有時會化身女人來「撫慰眾生」,兩人全都認為錯過「金剛亥母」的度化,是對「金剛亥母」不敬,乃是一種大罪過;故而提倡「寧可錯殺一百,也不放過一個」,只要是女性,全都逃不過諸喇嘛上師的「慈愛心度化」。

宗喀巴云:「因此,桑提巴在引用《密集金剛寶冠論》時,即說:『勝者宗喀巴以莊嚴身,化為女性,現身於阿彌陀佛前。此時帝釋天對宗喀巴說:『這位女眾,勿擋如來,不得無禮。』如來言:『善男子!出言應有所解,由不知而言此故,汝將遭受苦果。勝者為禮如來故,化現女身,不應稱喚其為女性。』帝釋隨即懺罪。』宗喀巴言:『我希望你於將來能夠得免如來所說苦果。』即於此時,示現鬼王菩薩白於佛言:『帝釋應有何報?』佛言:『若無懺悔,帝釋於後八萬四千世中,世世為女。』故應慎言。

宗喀巴與桑提巴(阿底峽之根本上師)兩人相互吹捧的方式,乃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諸上師的一貫手法。諸上師的想法,反正學法眾生看不懂,瞎捧又有什麼關係!不過有時候,吹捧過了頭,牛皮過大,難免就有吹爆的危機。桑提巴的存歿年代早於宗喀巴,他死亡時宗喀巴尚未出生呢!宗喀巴引用的這段話,乃標凖的「吹牛不打草稿」所衍生的後遺症,就當是宗喀巴所引桑提巴之語是真的吧,內容也還是錯誤連連。

桑提巴第一個牛皮:「勝者宗喀巴以莊嚴身,化為女性,現身於阿彌陀佛前」。宗喀巴與桑提巴皆為「凡夫喇嘛」,無法如諸佛一般,有法身、莊嚴報身、應化身三身宗喀巴乃肉體凡胎,不是天人,也不是鬼神,更不是妖精,想要變化?等死亡以後再說吧!就算他有化身能力,好好的宗喀巴本來面目不用,卻要化身為女性:「化為女性,現身於阿彌陀佛前」,所為何來?難道說,宗喀巴也曾化身為「金剛亥母」,去「撫慰眾生」不成?此乃標凖對 佛陀不敬的「性暗示」!不管宗喀巴身在何處,在 釋迦如來入滅以後,娑婆世界乃是無佛的世界;宗喀巴能夠現身在西方極樂世界,還能夠面見 阿彌陀佛?就像地上的一隻螞蟻宣稱「我有能力飛到月亮去」一般,宗喀巴與桑提巴兩個人還真的會鬼扯淡,根本就是看見鬼了!!!顯然這些上師把「妄語」不當一回事,也間接「污辱」了眾生的「智慧」。宗喀巴若真能夠「化身」,也能夠「現身於阿彌陀佛前」,顯然宗喀巴是八地以上的大菩薩;如此的菩薩,還會喜歡大搞男女「雙身法」嗎?竟然還沒有斷我見而在《廣論》中公開主張五陰真實不壞,公然主張五陰我所的淫觸是常住法;像這樣流轉於生死中的凡夫,竟然宣稱擁有八地菩薩一樣能夠變現化身的功德,謊稱曾在 阿彌陀佛面前現「女人相」,簡直是「一派胡言」,套句俗愚癡童騃的話說:「媽媽咪呀!

桑提巴第二個牛皮:「帝釋天對宗喀巴說:『這位女眾,勿擋如來,不得無禮。』」帝釋天只說了這些話,就被桑提巴與宗喀巴拿 阿彌陀佛「汝將遭受苦果」的大帽子扣住,可能嗎?當然是吹牛皮!帝釋天乃欲界忉利天天主,既然是帝釋天在 阿彌陀佛面前,對著宗喀巴所變女人)說了這些話,顯然這種場景是在娑婆世界而不是在西方極樂世界,不是吹牛皮是什麼?更何況帝釋天所言,乃依事實來說,絲毫沒有輕蔑女性的「根本心」,也沒有施設方便污辱女性,何來苦果?如果宗喀巴真能夠往生淨土,那也只是羅剎惡鬼所住的「烏金淨土」,乃血腥淫穢之場所,所見的阿彌陀佛勢必是諸夜义、羅刹所化,不是見鬼是什麼?拿 阿彌陀佛與帝釋天作為說法的幌子,居心可議!

桑提巴第三個牛皮:「佛言:若無懺悔,帝釋於後八萬四千世中,世世為女」,帝釋天依於事實說了宗喀巴所變女人),勿擋如來,就要懺悔;如無懺悔,就有「八萬四千世中,世世為女」的業報。試問這種「說女人勿擋如來」為「」,就能成立「世世為女人」的「」,這種「因果」的立論,能成立嗎?「因果」講究的是「因緣果報」,「」與「」之所以能夠成立,端賴一個「」,才能有「業報」的「異熟果」。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諸上師,不懂因果之所從來,卻又要妄說「因果」,簡直將「因果」當成小孩子在辦「家家酒」!再說,宗喀巴才說不能輕忽女性,馬上又說犯了錯的帝釋要「生為女人」,公然貶抑女人,豈非二套標準?

《悉地果得》這本書是宗喀巴寫的,他引用桑提巴說的話,拐了一個大彎,來暗示自己是不得了的「勝者」;一個我見具足的生死凡夫,可以隨隨便便化身為女人,跑到 阿彌陀佛面前,說要以女身供養 阿彌陀佛;如此公然侮辱 阿彌陀佛,還能整到帝釋天,這牛皮也未免吹得太離譜、也太不像樣了。寫書寫成如此露骨,又臉不紅、氣也不喘之「自抬身價」寫法,真還是第一次看到。

總之,宗喀巴最主要的用意,就是要學法大眾「博愛」一切女人,千萬不能輕慢女性,因為眼前的女人,說不定是「金剛亥母」所化,是要來「撫慰眾生」。對於「金剛亥母」的態度,不能有「任何一種輕慢的表達」,否則就是犯戒;乃至對待「一般女性」,也不能有「輕慢意圖」,而用言語說出,認為這些都是違犯根本墮戒。換句話說,女性的「蓮花」是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諸上師的最愛,不管是「智慧佛母」抑或是「一般女性」乃至豬母的「蓮花」,這些上師終其一生是決不棄捨、也絕對會「慈愛到底」的。(採訪組報導)20150902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1「亥」是十生肖之一支,即是豬。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401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